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寂火

王冠之上,镌刻着血与火交织的荆棘花环,战士的魂灵飞舞,轻掠,穿梭于夜空,地狱...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章 葬送
章节列表
第七章 葬送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一头畏首畏尾,被无聊人性所感染的蠢驴。

  以横扫的劲气一举清空了周遭地域之后,撒迦终于在心中得出,对自身的完美定论。

  夜色已笼罩大地,混沌之雾像是从沉睡中苏醒的魅灵,静静飞舞在死亡森林的每个角落。由绵密蛛网间透下的微弱月光,就连丝毫都难以透入这愈加沉暗的空间。既便是咫尺之遥的所在,也仿佛隔阻着地壳深渊中涌出的浓烈烟尘。

  各色燃烧的炽芒纷然流动在森林各处,放眼望去密密麻麻不计其数。它们从地底破出,自雾霭中涌现,带着凄厉的恶嗥,充斥了林间空埕。

  这些或为妖红,或现惨碧的光芒,每一双,都是独立而强大的高阶魔物,幽幽燃烧的凶睛。

  优胜劣汰,历来便是无可替代的生存法则。正如那些实力强横的幸存者一般,撒迦亦在面对着千万魔物组成的怒潮冲击,一次又一次,不知疲倦地挥出利爪,疯狂杀戮。

  他早已被淹没,却并未沉沦。

  厉啸疾旋的破魔刃如同一只嗜血的守护天使,围绕着撒迦曳出道道凛冽电痕,但凡光华瞬时暴涨,就必定有大蓬的血泉飙射而起,细细簌簌地泼洒尘埃。

  延绵数里的粘稠血潮,来自于地面上层叠倒伏的兽体尸山。从入夜时起一路博杀至此刻,撒迦已然记不清扼灭了多少条戾魂。吸饱鲜血的泥土早就化作稀软沼泽,陷落他的脚踝,进退之间,足下的黑红之物便会在低低的践踏声中四溅开来。

  对于那个女孩的邀请,撒迦最终还是选择了拒绝。对方的意念力像是盘踞在阴暗处的金坔蛇,无声无息地吞吐着长信,虽不至于主动袭人,但从未放弃过森然戒备。

  他感觉到多少有点可笑,危机四伏的环境足以将任何可能萌发的信任感降到最低,这是早就明知的答案。然而在女孩澄净的紫眸里,流露出的渴望却没有半分伪饰意味。

  畏惧孤独的心绪与强烈敌意,是如此毫不协调地共存于她身上,宛若美丽的蝴蝶生出了剧毒蛰刺般讽刺之极。

  作为名义上的同类,撒迦能够猜想到多舛的命运给女孩带来过什么。那些遭遇足以将正常人变成野兽,虔诚的信徒化作恶魔。

  “共存”这种形式,对于他和她而言,或许唯有邂逅的片刻,仅此而已。

  两名上阶天使制定的游戏规则,注定了将会有绝大部分参与者被淘汰出局。撒迦无数次尝试过扩开一条空间通道,就像初来此地时,智天使以神力轻易完成的那样。

  他痛恨**控的感觉,但异界的空间罅隙,却在屡屡试探下不曾现出过些许端倪。

  像斗兽一样博杀着,并活到最后,从高高在上的存在手中,获取生存权利——这看似并不复杂的过程,似乎正是现今应该去完成的全部。

  挥手间,撒迦斩下了一头猛扑而至的铁甲巨蜥头颅,并大力轮起沉重尸身,风车般怒卷疾挥,于沉闷连响中将四下袭来的数十只魔物撞得鳞甲横飞!

  对人类血肉的极度渴望,使得整片区域内涌动如海的魔物已在焦躁地彼此践踏。每一头更为强壮,更为巨大的个体都在极力向着中央地带屹立的那条身影扑去,无双石魔隆隆的脚步之下就连大地都在微微颤抖,手捧赤红头骨的暗灵祭祀召唤出大群魅影尸鬼,虚无形态的暗黑傀儡们飞纵于各处,硬生生将弥漫沉雾撕裂成千万道飘散丝帛。

  异界的夜晚,历来便是掠食者狂欢的乐园。

  天穹、流云、月芒、星曜,撒迦漠然注视着视野中的一切,身边激荡划过的气流凌厉如刀。

  强劲的腾跃已令他摧枯拉朽破出层层蛛网,神砥般踞临于高空,下方收势不住的魔物潮流轰然击拍于一处,激起千百具被瞬间撕裂的尸骸。

  前方十数里处的密林间,赫然可见溃塌山体堆积成累累暗影,探出树梢百尺有余。那座孤零零的空中古堡仿佛已与漫天星辰毗邻,盘旋于周遭的大群血翼亚龙织就了一片涌动的黑云,隐有绿芒由其内现出,透射着与异界毫不协调的瑰丽色泽。

  危机之下的肉体爆发力仿似缘自于血液中流淌的本能,将近衰竭时魔罡能量随即发动,托举着魁伟而狰狞的身躯缓缓坠落。直至视线逐渐被巨树梢头所遮,撒迦才不再望向悬浮古堡,暗金瞳仁随即所对的,已是凶险大地。

  如影随形的破魔刃在低啸声中当先掠下,立时在密无间隙的魔物中荡开一块空埕,随即落地的撒迦双手直插入地底,狂吼,腰腹猛然发力。

  贯穿地面的魔罡劲气凝固着大片土石块屑,甚至是株株参天古树一同被狞然掀起,前方地面似是怒海中骤然失衡的冰山,诡异绝伦地倾斜直竖,继而一飞冲天!

  未被波及的掠食者纷纷僵住了动作,直到那块庞然至极的块垒翻转着落在极远处,轰然大震中激荡的狂飚席卷过整个空间,随之坠落的魔物才簌簌如雨地漾出凄惨微声来。

  因欲望而杀戮,因死亡而瑟缩。

  那头凶戾强横的黑眸巨灵已缓缓举步,沿着地面上现出的深坑孤傲前行,无边无际的魔物暗潮仍将他围困在中央,不过却在战栗退却着,无一敢于有所攻击。

  更为强大,更为凶残,同时也更为致命。混沌之园中从来就只有一种存在,能够令不知恐惧为何物的魔物后退——那便是处于食物链顶端,蔑视任何生灵的王者。

  日渐充沛的体内力量像是潜伏在黑暗中的洪荒怪兽,无时无刻不在咆哮躁动,急欲喷发出肌体汹涌溢流。对于这明显的转变,撒迦略为感到了诧异,却并没有过于思索缘由。

  这异界,这森林,这混沌,本就是一场丑恶而荒谬的际遇。他只想以双手撕裂任何横亘在眼前的阻碍,躯体内外的种种变异虽然匪夷所思,但同时也让杀戮变得更为简便易行。

  自甘毁灭从来就不是撒迦的风格,无论上阶天使制定的游戏结局会是怎样,他已决意,去全力颠覆。

  神明?天使?俯视万生的无上存在?归根结底,不过是同样能够灭亡的生命而已。

  撒迦讥嘲地笑了笑,高速掠向先前所见的塌山位置,所过之处暗潮溃退,魔物惶然避伏。多年后的今天,他心中从未淡忘过的除了边云,还存在一份必须坚持下去的桀骜。

  那个被称作“父亲”的男人,对他的全部希望与荣耀之属——赤色刀锋。

  崩垮的山体压毁了大片丛林,由边缘处直掠高端的撒迦倏地凝住了身形,冷冽月光正挥洒在他的周身,浇铸上一层寂寥青芒。

  死亡森林宛若无际迷宫,每棵树,每块地域,都会随着时差而变幻方位。细微到难以察觉的丛林迁徙,注定了像撒迦这般机缘巧合寻至此地的幸存者几近于无,然而在他的眼前,正确确实实地存在着一片独立而硕然的暗影。

  是的,暗影。

  幕天席地,前方唯有一人。

  他并不算高大,但只是站在那里,就仿佛屹立于天地之间。粗壮臂身犹如最坚固的石碑,几乎是方形的身躯遮掩着月芒,将投影拉呈出极为诡异的横阔区域,狞然覆盖了整片塌山区域。

  “我的名字叫做豪。”那人低沉开口,其声直若金铁交击,“豪·塔·西巴鲁达。”顿了顿,他缓缓抬首,傲慢地望向撒迦,“人世间有一种生物叫做羔羊,想必,指的就是你了。”

  撒迦微微的,后退了半步。惊疑不定的感觉并非来自于别的,而是这未知存在,居然没有半分能量波动透出,连精神力的感应也一无所寻。

  他竟像是完全虚无的。

  丛林中没有风,存在于法偌雅耳边的气流划响,来自周遭魔物挥出的利爪。

  以她娇柔的身躯为圆心,空间中星星点点飘散的火种已织成了一道起伏不定的光圈,颅骨破裂的兽体倒卧四伏,厚浊血液寂然流淌在地面上,蒸腾出大片腥臭气息。

  偶尔间,会有几枚失去宿体的魔物火种被吸附至近前,温润表层剥离四裂,只余下微小而耀眼的芒点轻盈流动,融入法偌雅的前额中去。

  较为强大的个体,才会存在她需要的能量本源。魔物很少会拥有纯净的,没有半分杂质的生命元素,对她而言,能够酣畅收割的对象,似乎唯有人类。

  从年幼时的嗜血,直到如今直接汲取火种能量,法偌雅经历了一个循序渐进的觉醒过程。随着时间推移,她越来越清晰地知悉,无论精神还是躯体,唯有吞噬才能够带来勃发生机。

  成长缘自于他人的泯灭,这让法偌雅感到了悲哀。

  “这世上你能相信的,就只有自己。能够在关键时候救你的,也只有你自己的力量......”罗刹女团长死去已久,留下的忠告却像是不曾熄灭过的火焰,时常将女孩内心灼烤得生疼。

  法偌雅至今还记得,与那名化作巨灵的年轻男子,第一次交手时的每个细微环节。尽管后者的脸庞由于背光而模糊难辨,短短瞬时的犹豫不决却在动作上显露无遗。随后迸发的意念力扼杀只是在他前额上扯出狭深伤口,便被破出的银色光刃所隔阻,迅猛从各方扑至的空中飞兽紧接着将他们冲散,轻易得一如风卷叶屑。

  有些时候,温暖的触动,就是来得如此简单。

  草原上的血色童年,注定了孤独将在灵魂中长存,罗刹佣兵团的覆灭更是将重新燃起的些许希望摧得灰飞烟灭。命运仿佛是一匹难以驾驭的烈马,无论如何颠簸起伏,马背上的法偌雅都只能随之前行,去向那未知的前方。

  女孩仍然向往着梦想中的宁静生活,并善良如初。即使是在步步凶险的异界,所遇的杀戮纷争亦皆由他人引发,更无例外。异变后的黑发男子再次出现在面前时,她的第一反应并非惊愕,而是隐约的欢喜。

  然而无关博杀的平和情绪,并未能维持多久。

  令人望而生畏的巨灵,要比近日来遭遇过的任何同类,都更为危险。真正令法偌雅不曾松懈过自身戒备的原委,却是在两人对峙时,意识之海深处漾起的奇异警兆。

  突兀而来的破碎景象,犹如那场掳走全部的梦魇般,纤毫毕现地流淌过眼前。在电光火石的刹那,她看见迸发血光飞溅在残月清照之下,自身躯体无所依托地高悬着,被贯穿的前胸处传来撕裂剧痛,眼前正对着的,赫然便是黑发丛中,一双暗金魔瞳。

  灵识范围内的那丝熟悉波动,自入夜后就在持续闪烁着,犹如一小簇黑暗中的火光。当另一股几近于无的诡异精神体骤然出现在它附近时,法偌雅感觉到前者的气息当即暴涨,显然是在与敌交手。

  犹豫了极长时间之后,这丽色清绝的女孩终于向着巨灵方向掠起,纯粹的精神力量化作无形风翼,挟裹着她娇柔的身躯破开混沌暗雾,电射而逝。

  生存的危机,早在由孤山坠落时便自行触发了驭风能力,此刻,也悄然将杀意复苏。

  同行的邀请,本就出于对威胁的应变。黑发年轻人毫无余地的拒绝,无疑证明了已然有所戒备。法偌雅并没有把握能够在单独对战中胜过对方,而现在,多出的那名不速之客,却将杀戮的主动权,慢慢拨回了她的手中。

  “都是伪饰吗?”法偌雅想起日间时分,巨灵眼中逐渐消逝的凶芒,不禁冷笑。

  警兆的准确程度,早就在卡斯旺亲王主导的杀局中得到验证。面临再度袭来的冰冷梦魇,无论成功的概率有多渺茫,她都必须用双手去改变结局。

  活下去,走出这片死地,然后,去为罗刹诸人做些什么。

  初来此地时,智天使已经轻描淡写地告诉过女孩,那红衣神官,还活着,并且要比任何人都更为健康。

  她得找到他,与此之前,仅是全力生存。

  以及,葬送。

  -----------------------------------------

  “豪·塔·西巴鲁达”,谨以这个桀骜的名字,缅怀曾经的《苍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