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寂火

王冠之上,镌刻着血与火交织的荆棘花环,战士的魂灵飞舞,轻掠,穿梭于夜空,地狱...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九章 初妆
章节列表
第九章 初妆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光明历744年,瑟秋之夜,漫山枫叶纷扬如火。

  厉兵秣马的巴帝军终于在斯坦穆境内全面燃起硝烟,总数超过六十万的援兵同时自边界大举进犯,两个割疆划分的行省赫然已成为各支入侵军团的临时驿站。

  战事爆发的消息一经传入深宫,沉浸在和平美梦中的斯坦穆国王除了语无伦次地叫嚷着全民抵抗以外,连半点应对决策也未能作出——内阁官员及军方高层大多和年轻的巴帝统帅兰帕尔达成过协议,早早就带着妻儿老小迁入敌国兵营,享受起同盟者应有的安全护卫。

  朝野上下一时人心惶惶,遭罢免已久的少数激进派纷纷被连夜急召入宫,财政大臣安姆罗尼亦身处其中。

  重新手握重权的感觉无疑是美妙的,但安姆罗尼却更为在意远在希斯坦布尔行省的独子。那懵懂的胖小子根本就不懂得天高地厚,财政大臣只希望在巴帝人彻底夷平希斯坦布尔之前,自己派出的亲卫队能够找到他,并将其完整无缺地带到帝都来。

  被吓破胆的斯坦穆皇已经亲自接管了最高军部,并连下数道喻令召回附近几个行省的守军,以求皇城能够固若金汤。尽管安姆罗尼对这般仓惶的举措微感不屑,可在频传战报面前,他同样无奈地认识到,用不了多久全国唯一安全的地域或许唯有帝都。

  由此以北的每座行省里,都存在着无意归乡的恶邻。敢于以区区十万滞留兵力先发制人的巴帝军队,充分展现了对这场战争必胜的信心。堪比狮子与羔羊的对决几乎没有任何悬念,整个博杀过程能够维持上多长时间,已成了如今攻守双方心照不宣的关注点。

  事实上在入侵者的铁蹄面前,斯坦穆各地驻军的确是一触即溃,极少会出现固守某座城池死战不退的现象。敢于和蛮牙兽人争锋的巴帝军团无论士气还是战力,都要高出守方不止一筹,精良的军械配备更是斯坦穆人难以比拟。由国境边缘悍然进逼的数道锋线像是巨人手中挥出的利刃,轻易将这个草原国家分割成若干块战火燎天的独立沙场。各自为战的守军部队俱是在突兀而猛烈的攻势下慌作覆巢蝼蚁,短短一夜内整个北部的边关隘口都已被里应外合的强敌攻陷,局势岌岌可危。

  国王畏怯的待客之道没能换回橄榄枝,反倒在身边留下了一条足以致命的毒蛇。

  前一刻的友军,转眼间变成了兵戎相见的敌人。在很多失守的行省里,骤然发动突袭的巴帝人几乎没有遭到任何抵抗,便尽俘了心胆俱裂的斯坦穆军士。随即大开的城门迎来了汹涌而至的入侵者——飘扬的恶兽军旗之下轻骑兵倒绰刺枪,汇成一道茫茫无尽的暗色洪流;其后的重甲步兵编队迈着整齐划一的步伐,隆隆震颤大地;以金银叶徽章为军衔标识的魔法师成千上万地飞掠过半空,脸庞上均带着征服者才会有的倨傲神情。

  用“虎狼之师”来形容巴帝军队,还不足以完全体现他们的残忍与嗜杀。任何程度的反抗都会在第一时间被扼灭,敢于出户的平民悉数被当街格毙,俘军更是鲜有活口,大小城镇内无不赤地延绵,血流几已成河。

  知子莫若父,财政大臣自然清楚汤姆森在遭遇危机时,能够应对的能力会有多么微弱。然而等到长夜将尽,从战地前沿传回的战况却让他焦躁的心绪立转惊喜。除了光明神的眷顾以外,老人已想不出还有其他理由,能够解释如此及时到来的奇迹。

  诸多沦陷的疆域之中,敢于悍然抗敌的斯坦穆守军罕如凤毛麟角,但绝非不存在。希斯坦布尔本部军营,正是这少数逆袭力量中的一股。

  作为斯坦穆最大的行省之一,希斯坦布尔自然受到了入侵方的特别关注。担任本部总军团长特洛尼达中将如料想中那般,面对城区中友军的突袭当即下令全线反攻,但等到巴帝境外援兵连破数省源源赶至,这名性如烈火的掌权人物早已被下属军官囚禁,城关也悉数大开迎敌。

  整个行省的控制权由争战转向,直到完全易主,巴帝人几乎未损一兵一卒。

  事态的转折并非出自变节的少将准将之手,与那位明哲保身的总督大人一样,他们没有任何勇气去面对昔日同僚。巴帝统帅兰帕尔亲率两个混合军团进入行省境内后,当先接见了这次主导哗变的功臣,并即刻授意,将诸人归属于麾下编制,并各自晋升原有军衔。

  对所有起到关键作用的叛军所属,年轻的上将历来不吝于实质褒奖。尽管在他的眼中,斯坦穆全境不过是块盘中的硕大蛋糕,但兵不血刃的战斗无疑是每位领军者都希望见到的。

  例行布防警备进程过半,一袭猩红披风的兰帕尔在众多将领簇拥下走上边关城头,随行的还有那三名已经更换制服的前斯坦穆高级军官。

  城上,高高竖立着一排绞架,特洛尼达中将以及若干誓死顽战的亲随皆被套上绳圈,只待行刑时刻到来。

  街道之间,剑戟森然的入侵者齐整排列,阻隔出大片空埕。数万叛军茫然集结其内,目光俱是投向遍体鳞伤的中将,气氛沉闷抑郁,遍场了无声息。

  有很多种不同手段,都足以摧毁敌人的意志。兰帕尔钟爱的方式,便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扼杀敢于阻挡巴帝铁蹄的存在。人类愚蠢的行为必定会导致付出相应代价,中将还能面对的命运,唯有在大批下属面前充当一回遭绞杀的活例,仅此而已。

  鉴于将军的特殊身份,先后有大批民众被驱赶至城下,市政官员也在人群中颤抖伫立,观望这出残忍剧目。各处耀起的火把光亮,将整片地域映射得有如白昼,乍起的瑟瑟冷风拂动着中将纷乱的须发,直到黑布头罩蒙上面门的那一刻,他始终在放声大笑,唇边却有热血呛出。

  “帝国能够将你们从战乱中解救出来,也同样可以用武力毁灭这一切。每个人都向往和平年代,因此睿智的君主选择以征服更辽阔的疆土,去赋予子民保障与安宁。亡国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统治阶层昏庸无能。现在开始你们将永远告别斯坦穆国民的身份,伟大的巴帝将接纳全体归顺者,连同这片草原。”兰帕尔冰冷的行刑宣言,听起来像是某种意味上的政治直白,“宵禁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任何形式的顽抗,都将被视为敌对势力遭到铲除。请记住,军方的宽容只限于帝国子民,而并非敌人......”

  “吱吱”的绞索绷直声息已细微炸响,刽子手脸庞上的横肉渐渐拧起,按住的轮盘机括只等兰帕尔话语结束,便要立即陷落绞架上立足的木基,将具具人体吊成风中垂荡的尸肉。

  后方不远处,三名投诚军官中唯一的女性默然脱下了法师头罩,似是为即将死去的诸人默哀。那满头如火的红发瞬间划破夜色,吸附住巴帝上将的眼神。

  进城后照面的瞬间里,兰帕尔就隐约觉得,这娇小玲珑的女法师无论形貌还是气息,都有几分熟悉。此刻目光掠见的激扬红发,却带着乍现的灵光唤醒了记忆。恍惚间,他仿佛又回到那个阴森血腥的清晨,隔开广漠荒野,怔怔注视着神明与凡人之间的博杀。

  那些骄傲的,白色的身影,是他这辈子见过最美丽的魔法师。她们如鹰隼般直上高空,毫无畏惧地迎向云端之上的金甲神人,后方纷乱交错的身影中,便存在着一簇完全类似的火红。

  “撒迦的人?!”兰帕尔联想起这可怖的答案,立时心头一紧,神情却丝毫不变,甚至还伴随着言论比了几个有力的手势。

  同一时刻,他身后两名刺刀般精悍的巴帝军人默然交换着眼神,隐秘地向红发女子靠拢过去。掌握整套繁复的战地手语,对于野战军团出身的兰帕尔来说可谓是看家本领,侍随多年的贴身副官几乎用耳朵都能听出那连串动作蕴育的含义——左后方,两男一女,杀。

  城头上唯一的女性,正是爱莉西娅。从诈降直到此时,她与另两名裁决成员就始终处在严密监控下,更无片刻松懈。生性机警的巴帝统帅之所以会首次饶过数万俘军不杀,是因为他不相信世上会有人用如此妄为的方法诱敌深入,就战力而言,两个混合军团足以横扫数倍以上的斯坦穆人。如果这是出戏,幕后主导者无疑疯了。

  再者,特洛尼达中将身上的十余处入骨刀伤和断折的左臂,绝非伪饰。对这位在国宴上屡次出言讽刺己方的强硬人物,兰帕尔自然印象深刻。“不战则亡”一贯是前者挂在嘴边的桀骜言论,能令他以悲惨的被俘形象出现在敌军面前,除了真正的兵变之外,似乎再无可能。

  而现在,所有看似合理的疑问俱已迎刃而解。在巴帝第一虎将看来,撒迦,本就是个暴戾嗜血的疯子。

  “将军大人......”火光映射下,爱莉西娅打量着缓缓靠近的两名副官,微笑着将视线转向兰帕尔的背影,“还有些事情,我忘了禀告您。”

  上将的威严陈词戛然而止,整座城关顿时一片死寂。巴帝军规之严格森凛没有任何国家能相提并论,即使高上一阶的直系长官在训话时下级军士也俱是噤若寒蝉,更何况在无数目光注视下,遭打断的对象还是巴帝三军之首!

  “上校,你想说什么?”兰帕尔没有转身,语声平和得异乎寻常。

  “塞基城外死去的皇家英灵,让我替他们向巴帝转达问候。”爱莉西娅淡淡说完,温婉地笑。

  旁侧,阿鲁巴倏尔抬头,急剧兽化的体形刹那间暴涨,一声遒劲而狂暴的嘶吼已自血口中震起。布兰登的胖脸依旧波澜不惊地像是老婆偷人已多年,相继弹出的十指射出多枚炎气光球,准确扯断了绞架台上众人套缚的绳圈。

  哗然四起的惊呼仿佛草原上燎灼的野火般迅速传遍人群,兰帕尔沉默着纵起身形,后方那一股骤然现出的热浪已将缭蹿的焰舌舔至近处,他始终不曾回首顾盼过半眼。

  不相信部下的长官,永远也迎不来胜仗。如果说这世上还有什么是能够和亲情相提并论的,那就只有军人之间经过生死磨砺,不带半分杂质的铁血情谊。两名顶阶炎气修为的副官均是从当年野战编队中一直追随至今的嫡系下属,兰帕尔信任他们,甚至要超过远在巴帝的发妻。

  一双焦黑残缺,却仍然保持拦护姿态的尸骸,证明了他执拗的观点。十二阶炎气修习者爆出的临死咆哮,却是饱含着惊骇的称谓:“神弃者!”

  狂舞喷发的火云直如怒探而出的巨掌,城关上的巴帝军官相继焚作飞灰,残余的几人飞越而出,尾随着兰帕尔跃下城头,落入茫茫士兵人潮。

  数里内轰然陷落的地面深坑,以及井喷般涌出的无数侏儒,终于解开了上将心中最后一丝疑虑:那疯子预谋的计划根本不是诱敌而战,而是彻头彻尾的屠杀!

  地行一族天生就带着强烈的表现欲望,甫一登场便肆无忌惮地占据了主角位置。寸余长短的钢针在空中密集四射直如飞蝗,巴帝士兵不论以炎气还是魔法凝成的护身屏障都遭立破,一手精巧吹筒一手刮刀的侏儒们不出片刻已然横扫出大片死地。

  陡生的变故使得巴帝一方阵脚大乱,原本温驯直若羔羊的斯坦穆降军纷纷拔出暗藏短匕,怪嗥着冲入人群,为本就血腥至极的场面更是添上了一笔浓浓赤色。比恶魔还要凶残的裁决小队早已取代各自师团中的最高长官,转为大多数士兵心目中最为畏惧的对象。所有曾经视敌如虎的软蛋,或许在如今的博杀中双腿战抖依旧,但至少他们已能迈步直上,而不再畏缩退却。

  痛打落水狗的过程无疑是美妙绝伦的,加之被杀戮环境逐渐激发出的兽性,斯坦穆人很快发现其实敌军远没有想象中可怕,闭着眼几刀砍下去,照样会血肉模糊。

  这场凶险杀局的最终胜出者,从这一刻起已毫无悬念。

  阴险的伏击方关闭了城门,却没能挡住大型驭风术的发动,在上千名高阶法师的拼死护卫下,胸腹连中数箭的兰帕尔终究得以逃出生天。昏厥前的最后一个念头,他仍是在诧异撒迦及诸多摩利亚叛党的动机。早在初次邂逅时,后者眼眸中隐藏极深的敌意就证明了希尔德大帝动过的招揽念头无非是一厢情愿,而现在,上将更是隐约感到了彻骨寒意。

  周旋在国家战争之间意图谋取些什么的对手,已经不仅仅是疯子,而应该归属于狂人了。

  希斯坦布尔一役,巴帝阵亡人数超过五万,两个混合军团几近覆没,守方折损兵力则不过数千。战报传出举世为之震惊,一时诸如“无敌战神”之类的夸张称呼,纷纷被好事者想当然地按在那位不惜以身试险的斯坦穆将军头上,殊不知他已在当夜伤重不治。

  没有人,正确的来说,没有一名军官,知道那些新晋同僚是如何说服中将批准这次疯狂行动的。特洛尼达死得时候很安详,像是去赴一场阳光下的约会,唇角边甚至还带着笑容。

  完胜的战事给斯坦穆士兵乃至平民带来了极大信心,中将的死却令整个行省蒙上了浓重阴霾。就连拖着鼻涕的孩子都知道,希斯坦布尔和其他即将沦陷的行省一样,永远也等不到援军。各自为战的可悲事实,赫然将每块独立地域中的每条生命紧密地维系在一起,生存下去的倚靠只剩下身边或相识,或陌生的同胞。

  以及,手中的武器。

  在大陆各国军情机构的高度关注下,这场被极少数人主导,引发,最终顺利完结的战事,彻底扼灭了希斯坦布尔部分民众不战而降的想法,并直接促使一股隐在暗处的杂牌势力,带着初描的妆容,羞答答地加快了登场步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