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寂火

王冠之上,镌刻着血与火交织的荆棘花环,战士的魂灵飞舞,轻掠,穿梭于夜空,地狱...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章 绝弈
章节列表
第十章 绝弈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异界,死亡森林。

  混沌与血腥交织的圆舞曲,早已随着黑夜逝去而寂没。正午的丛林昏昏欲睡地沉默着,偶尔会有兽嗥低沉啸起,在闷热肃杀的域面里荡开凄厉涟漪。

  前方的潮湿地面上,一条金鳞蝮蛇迅速蹿出粘稠的腐蚀层,游过虬突的巨树根节,遁去无踪。撒迦木无表情地看着它消失的方向,缓缓迈动步伐,继续起孤寂旅程。

  像这般阴险而致命的游荡者,丛林中可谓比比皆是。从初来时起直到现在,他已在遭遇过程中亲手扼灭了不计其数的生命,其中有庞然如山的魔物,也有出手狠辣无情的紫眼同类。

  永不休止的杀戮逐渐令撒迦感到了厌倦,但威胁却不会如期望的那样彻底绝迹。随着远端逐渐开朗的光源映入眼帘,一阵奇异而雄浑的咆哮,如闷雷般同时传至。

  片刻之后,出现在眼前的景象令他怔在原地,半晌缓不过神来。经过了数日跋涉,这头魁伟的黑发巨灵竟又鬼使神差地回到了塌山区域。凝固着大片黑色血渍的岩石山体残留着激战后特殊的印痕,所有新鲜的,腐烂的尸骸都被贪婪魔物食之一空,森然骨架杂乱无章地横呈在阳光下,黑洞洞的眼窝仍在无声凝视冰冷异界。

  山体高处,几块巨岩探出土层斜刺苍穹,其下阴暗的罅隙内,一头成年亚龙正拢翅蛰伏,灯笼般的碧绿眼眸眨也不眨地注视着撒迦,神态极为凶恶。这头在夜间被“猎物”生生震晕的飞兽虽然早已醒转,但畏光的天性令得它始终不敢脱离岩层范围。

  对于逐渐行上山体的不速之客,亚龙本能地有些畏缩,厉目中凶芒却愈发大盛。食肉猛兽之间的狭路相逢若非有一方退却,就只能是惨烈厮杀的结局,而在魔物的意识里,似乎从来就不存在嗜血以外的东西。

  撒迦并没有过于在意漏网的巨兽,目光略为触及后便随即转向别处,仿佛看见的不过是只菜牛。

  靠近对侧丛林的一方,远远站立着几条身影。显然,他们只顾着全神对峙围困住的敌手,对于后方悄然无息多出的巨灵,则毫无所觉。

  与豪的短暂接触,给撒迦带来的全新冲击是超乎想象的。初经尝试之后,摒弃精神力的攻击方式已赫然证明了如今这具躯体的强悍程度。那种种骇人异变根本就是为了杀戮而存在,连生满锯齿般锐骨的长尾,也在与兽群的对战中自行矫游穿刺,宛如苏醒的魔神之鞭。

  意外的结果多少令他感到了震惊,就像一直爬树摘果的农夫,在某天突然发觉只要伸手轻微摇撼树干,成熟的果实便会如雨点般纷纷坠落。

  同样的结果,不同的步骤。省略繁琐的关键之处,无疑在于人体本身蕴含的力量,而现在,这对撒迦来说已经不再是个问题。

  倾泄的日照虽然炽烈,但诡异地透着冰冷,没有半分温度。远端的对战已然爆发,少数的那方似乎就只有一人,却占据着微弱上风。

  撒迦默默地观望着,脸上神态犹如此刻的精神气息,完全是一潭死水。随着视野中的杀局愈发酷烈,他的眸中逐渐有奇异光芒耀现,最终燃成熊熊火焰。

  “吼!!!”对战中的双方俱被骤然爆起的咆哮震惊,纷纷转过视线。

  干涸龟裂的山体之上,黑褐色的岩石与惨白骨架构成了鲜明的对比,除了那头不走运的亚龙以外,再也看不到任何活物。场中势众一方隐然是名面目阴骛的中年汉子为首,谨慎扫视过各处后,他狐疑地与同伴交换着眼神,精神气机依旧牢牢锁死在敌手身上,丝毫不敢懈怠。

  长时间的博杀早已使得每个幸存者身心俱疲,但同时也让求生的欲望更加强烈——七日之期已然将尽,等到夜色再次回归大地,或许异界就会像座天使所言的那般灰飞烟灭。

  早些时候遭遇的孤身敌人将中年汉子及身边同伴悉数击溃,继而诱至此地。通透天光和高空悬浮的古堡构成了一幅美妙至极的画面,几名被袭者怔然许久都不敢相信,从未遇过的强敌带来的竟会是生机,而并非泯灭。

  然而他们没有料到的是,那留着长须的古怪家伙虽然就此消失无踪,可通向古堡的短短路途,却依旧坎坷异常。

  黑袍,银发,紫眸,她赤足坐在粗陋的裂岩之上,身边搁着双过于窄小的牛皮蛮靴,整个人与这丑恶阴暗的异界是如此格格不入。

  这女子似是不屑于回答任何问题,战斗在单方面的只言片语之后便即爆发。窥出她衣襟上未干血迹的中年首领当先全力出手,合作已久的同伴则四下夹击,空中顿时魔罡劲气纵横交错,杀机弥漫逼人。

  能够活到现在的个体绝不是弱者,但敌手的强大,还是让众人感到了吃惊。她似是厌倦于交流,自始至终保持着缄默,已如烛火般黯淡的精神力量虽犀利如故,却仅能维持不败局面。

  那前胸伤处不断渗出的殷红,正在将生命力一丝丝抽离躯体,银发女子很清楚随着时间的流逝会出现何种结局,被连日杀戮逼迫到疯狂边缘的同类们也同样知悉这点,并在无声狞笑中企盼着最后时刻的到来。

  记忆中的猎人叔叔偶尔会说些老掉牙的童话,故事中的公主总是有个恶毒后母,骑着骏马的王子会携着长剑和勇敢的心,打败恶龙,将公主从阴森的城堡里救出,几乎千篇一律。

  和每个热爱幻想的孩子一般,银发女子曾经也期望着有一天,会有为已而来的救星。那人可以不英俊,甚至丑陋,但是必须得很有耐性。

  因为她想要个安静的聆听者,来分享许许多多或欢喜,或悲伤的往事。

  就在那声狂躁的厉吼传来之际,银发女子瞬时变色,再度迸裂的伤口中血涌如泉,高挑而纤美的身形已是摇摇欲坠。几名对敌的汉子纷纷停下攻势,茫然寻找着声源所在。因高速而穿越了局域空间的撒迦倏地自场中现出身形,利爪挥出的刹那间,他低低狞笑一声。

  法偌雅眼中的景象开始变得模糊,交错重叠的人影伴随着沉闷惨呼声相继栽倒,大片大片的暗色飞起,再坠落,像是急剧变幻的云彩。待到周遭逐渐沉寂,意识之海也终于陷入黑暗。

  正如那些童话中所描述的,她等到了救星,不过来的不是王子,而是恶魔。

  遍地撕裂的尸骸之间,撒迦打量着软软倒地的女子,略显诧然。几天前的那个晚上,他索然无趣地离开塌山,重新返回密林深处。身后的地面上,她静静躺在血泊里面,眼神已涣散得如同风中飞舞的发丝。

  此时此刻,本该死去已久的劲敌却仍在眼前微弱呼吸着,胸襟前一滩赤色正迅速扩开湿痕。撒迦垂低视线,一动不动地站在旁侧,直到后方有细微响动隐约传来,才缓缓转首。

  “我找了你很久。”他古怪地笑了笑,牙齿在阳光下白得耀眼。

  “今天是最后的期限,我就是想躲,也没有时间了。”慢悠悠行来的豪像是座山峰在自行迁徙,近乎虚无的精神气息却喷发着极为浓重的压抑感,“你看上去已经突破了某些束缚,找我,是想再战一次?”

  撒迦摇头,道:“我现在只想知道你真正的身份,以及来这里的目的。”

  “我和你一样,是那些神族的试验品。”豪简单地回答。

  “我的运气实在是不错,就连在这种鬼地方,也会有帮手出现。”撒迦半是嘲讽地接口,冷笑道,“要不是亲眼看到世上有你这样的人,我没可能相信会有纯粹的体力攻击方式存在。任何人做事情都会有目的,挥鞭是为了策马,贿赂是为了回报。我从不相信来自陌生人的无故馈赠,如果你始终不肯拿出令人信服的答案,共处应该会变得很困难。”

  豪望向一旁的法偌雅,锋锐目光中渐渐现出复杂神色:“我说过,只想找些值得信赖的同伴,实力是衡量入选资格的唯一准则。这几天我走遍了森林的每块地方,勉强挑了些还算过得去的家伙赶过来,结果都被这女孩杀了。当然,我不可能出手干预,连她都无法战胜的个体,根本就没有存在下去的必要。”

  “你在和那些家伙做着同样的事情,难道就不觉得无趣?”

  “虽然还活着的就只有我们三个,但在光明一族之前动作,会减去很多不必要的麻烦。这女孩是我见过最顽强的人,天赋也不在你之下,在对战中以意念吞噬来修复肉体所受的创伤,我看就连真正的摄魂师也未必比她做得完美。”豪的身躯上找不到半处伤痕,连一身皮制软甲上也是纤尘不染,像是刚刚从自家的后花园中走出般从容不迫,“几天以来,她始终在尝试飞去石堡,但躯体上的致命伤处却禁不起更多折腾......很可惜,一个快死的人,对我们是没有半点用处的。”

  “的确没什么用处。”撒迦微微颔首,心不在焉地附和着。

  豪走向远处的巨岩缝隙边,单手探入,揪住那头庞然飞兽的颈皮硬生生将其拽出:“昨天晚上运气不错,总算是逮住个活的。”轰然如雷的震响之中,亚龙大力扑展着双翼,长达十数丈的身躯挣扎滚翻,将周遭土石激得块块突起,却依旧如鸡雏般被拖动前行。

  一连遭到几次重击后,那亚龙依旧张开血盆大口,凶狠啮向身前渺小的人类,粗壮前爪也连连挥起,扯得土屑横飞四溅。豪不经意间被横扇而来的巨翼拍中飞起,瞬息间纵回的他似是性发,所着软甲竟片片撑裂,露出满身鬼斧神工的肌肉来。

  于是另一个空间中的几位上阶天使,便开始瞠目看着水晶球中的长须汉子拎起亚龙长尾,将后者屡次凌空摔出,重重过肩顿地!

  这简直和绵羊绊倒大象毫无区别!!!

  体形上的巨大差异,给豪带来的麻烦仅仅是他也会随着每次重摔而下陷。因为那血肉模糊的亚龙正随着狂暴摔打动作,将地面一分分地撞塌下去。以豪为圆心的龟裂区域不断延伸扩展,到他手中唯独只剩一根残缺龙尾时,几已阔达百丈!

  “他也是合成活体中的一员?”金壁辉煌的晨星大殿里,座天使的语声透着异样波动。

  亚龙虽然只是区区魔物,但那汉子展现出的非人体力,却着实令她感到了震惊。继撒迦之后,再次隐现的强大能量几乎使得整个异界都在战抖呻吟,毫无疑问,这并不属于预计之内。

  “你认为呢?”智天使望向脸色隐变的同伴,悠然反问。

  斗大龙首凄惨至极地飞出极远,才在山体边缘激起细微尘灰。豪抛去手中长尾,有意无意地掠了眼天穹中的九轮血日,大笑道:“他妈的!本来想给你找头龙骑上去,看样子现在只有我亲自来背了......”

  转首间,他却呆立当场。

  “你的语气,倒是和光明一族毫无区别。”撒迦横臂抱起了法偌雅,由躯体内迫出的破魔刃正在他的头顶上方冷冷盘旋,“你怎么知道,我不能凭自身的力量拿到那些可笑的鸟毛?你又凭什么断定,这女人就他妈的一定会死?”

  豪骤然空洞的瞳孔内,银色破魔尖啸着穿透了黑发巨灵的胸膛。大股血泉立时涌出,溅满法偌雅全身,同时也涓涓渗入那处难以愈合的伤口。

  自从踏入异界以来,撒迦第一次真真正正地畅怀大笑:“我用这样的方式,治好过一个长着鱼鳍的家伙。说起来还得感谢伟大的神明,救人的滋味的确不错,而且还能顺便偷下懒......”随着血液急速流逝,他的语声也逐渐变得低缓,“老子赌的就是,你是个暗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