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寂火

王冠之上,镌刻着血与火交织的荆棘花环,战士的魂灵飞舞,轻掠,穿梭于夜空,地狱...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一章 殊途
章节列表
第十一章 殊途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银色的破魔刃像是孤独飞舞的魅灵,在穿透胸腔后,发出阵阵低泣似的颤音,倏地隐回撒迦体内不见。



下一刻,天地间异变陡生。



似是无形的巨手在瞬间拉拢了天幕,正值当空的九轮血日逐渐黯淡,继而泯灭。铺天盖地涌来的黑暗仅仅维持了极短时间,就被另一种比阳光炽烈千万倍的光源所驱散。



那是一扇门。巨大的,高耸的,威严不可逼视的天界之门。



淡金色的圣辉自内喷薄而出,洒落异界,构筑成无边无际的茫茫光域。蛰伏于地层之下、奇岩间隙的无数魔物纷纷在哀吼中暴跳挣扎,相继焚为飞灰。沉寂的死亡森林迅速燃起了大片烈火,腐臭而潮湿的地表蒸腾出浓烈烟气,袅袅直升高空,集结为厚重浑浊的暗云。



这个被神明创造出来的杀戮世界,正在一分分溃塌崩裂。远方嶙峋的山峰开始陆续喷发出熊熊火舌,大陆之外的黑海犹如开了锅的沸水般涌动起伏,滔天巨浪中一场可怕的大海啸已初现端倪。



飓风独特的咆哮声方自从远方响起,塌山区域便已传来细微震动,桌面大小的裂岩表层不断剥落下灰褐屑片,仿佛正在簌簌发抖。等到狂暴骄横的风势袭至近前,森林中巨木瞬时倒伏,断折的树干于空中相互触撞,汇聚成连绵不绝的奇异声潮。



缭绕回荡的神之赞歌像是诸多的唱诗班在九霄之上虔敬祝祷,数百名白翼执戈的战斗天使从天界之门中掠出,隐隐排列出攻击阵型降临地面,随后现出形态的座、智两名上阶天使直如光源深处最耀眼的两颗星芒,缓慢而轻盈地展翅飞落。



那座悬空滞浮的石堡,早已在她们的神识威压下化作齑粉随风飘散,十三枚翡翠之羽轻灵流转着回归米加达拉的翼身,残留下一路纷杨洒落的曼妙荧光。



此刻动荡的异界中,或许唯一还能保持原状的区域,便是豪脚下所踏的锥立之地。这片不过数丈的范围里完全没有圣光透入,周遭陆续塌陷的山体逐渐将倒卧的撒迦身边隔出刀劈般的垂隙,但始终不能撼动他壮硕的身躯分毫。



法偌雅仍然被那双坚实手臂紧抱着,原本惨白如纸的颊边,已现出了些许红晕。那浓密而黑亮的长睫,正静静合拢,整个人伏在同样昏厥的巨灵胸前,如若熟睡。



尽管两人身下的血泊厚浊得近乎可怖,土壤吸收的速度甚至跟不上新鲜血液的奔流;尽管撒迦胸背处的贯穿伤口还在缓慢愈合,翻起的肋骨间几乎可以清楚地看见体内脏器,但豪的粗犷脸庞上却不再有半点焦灼神情,反倒显得极为恼怒。



对于那些气势摄人的降临天使,他就连眼角也懒得扫过。



豪根本没料到那该死的小鬼到了最后关头,居然会玩出一手匪夷所思的装死把戏。要害处的重伤看上去的确很唬人,可普天之下再也不会有人比豪更清楚,后者如今的这具躯体拥有多么强横的生命力,别说是区区一处贯穿伤口,就算把整个心脏捏爆,他也绝对不会去赴冥王的约会。



而现在,望着“昏迷”中的撒迦,豪几乎连亲手撕了对方的念头都有。正如企盼中的好戏到终场时刻,主角却突然变成了小丑,他还能感到的就只是被愚弄后的怒意,以及愈燃愈旺的杀机。



“邪恶的异端,竟敢亵渎光辉晨星统治下的圣地!”一名四翼力天使越众飞出,双手合执的阔剑在电射过程中全力扬起,当头向豪斩落。



“圣地么?”豪若有所思地重复着这个颇具嘲讽意味的称谓,雄壮身躯如折尺般凭空叠起,弹放,就此诡异消失。



“如果这里能称作圣地,那所有被造出的魔物是不是也得换个名字,比方说‘光明神兽’?”嘲讽的语声顷刻间在那名力天使身后响起,骇然之下,他当即振翅疾飞,同时反手挥出了势大力沉的一剑。



鼠蹊处传来的剧痛,是力天使泯灭神识之前仅存的感知。悄然出现在后方的豪探手揪住两支扑展中的主翼,低吼声中硬是将高大俊美的敌手生生撕成两半,爆出漫天金色血液!



其他战斗天使纷纷发出了愤怒的叱喝,从四面八方展开合击,其中更有几名天使长展翅掠下,兵刃前端喷薄的圣焰化作道道光矛,直刺向撒迦所在。



“砰砰”闷声连番大作,一层几近透明的光膜完全阻挡了圣焰来袭,爆开无数炽烈火芒。比蝉翼还要薄上三分的半圆型屏障看似脆弱得一捅即破,但就连战斗天使飞近后的全力穿刺,除了能够扩出层层细微波纹以外,再也无法撼动其分毫。



这散发着些许能量痕迹的隔绝体像个硕大的蛋壳,将撒迦与法偌雅牢牢护于其内,活跃在狭小空间的能量体恰如肉眼绝难捕捉的各系魔法元素,实质上却有着迥异的差别。



至少在撒迦的感应之下,它们是全然陌生的。



和豪猜测的一样,撒迦除了失血过多略有些晕沉以外,简直可以用生龙活虎来形容。略睁双眼打量了一番四下情形之后,他施施然坐起身来,饶有兴趣地远眺着空中酣战的双方,唇边渐渐浮现出愉悦笑意。



几个还在挥戈不休的天使仿佛是不能接受现实,定要将坚韧的光幕屏障打破才肯罢休。从一开始,撒迦就压根也没瞟过他们半眼,一双暗金色的魔瞳所向,始终不离那名以寡敌众的长须汉子。



尽管不愿承认,但他还是再次被豪展现出的杀伤力所震撼。



身为强者,对敌手的实力评估往往来自于一组动作,一簇跃动的精神气息,甚至是一个瞬息眼神。在来到异界之前,撒迦就有七分的把握格杀智天使并全身而退,经过种种异遇后的如今,更是暴涨到了信心十足的地步。



至于那些战斗天使,在他看来和沙场上冲在最前列的步兵毫无区别——有争战的地方,自然需要格挡敌人刀锋的物事,哪怕是血肉之躯。



事实证明了这种观点并非虚妄,豪每次出手都能纷纷扬扬地卷起无数洁白羽毛,天使特有的金色血液赫然洒满了大半塌山范围,被撕裂的残缺躯体却由于火种未曾泯灭而哀嚎不已,直令人毛骨悚然。



这黝黑强壮的大汉早已是遍体浴血,**的上身布满了肌肉坟出的狭深沟渠,厉目中杀意森然。虽然同样身处半空,但他的滞浮方式却和天使有着极大的区别。



把所有的战斗天使比作一群翱翔中的鹰,那豪无疑便是生出双翼的猛虎!前一刻还在百尺之外的煞神眨眼间便到了触手可及的位置,天使们惊异地发现他并非靠驭风来飞行,而是完全倚仗着幽灵般飘忽的瞬间移动!



数量相差悬殊,实力对比则反之的博杀,很快便初次迎来了暴风雨后的静谧。



粘稠的白羽簌簌而落,豪抛落了最后一名天使长血淋淋的残尸,自撒迦旁侧弹身疾纵,等到虚空中扩开的罡流微痕缓缓平复,他赫然已出现在了两名上阶天使面前,进退之间当真是有如鬼魅。



“作为混沌之园的创造者,我们欢迎任何到来这里的客人;作为暗魔一族永久的天敌,我想说的是,你的潜入或许会是个错误的选择。”艾哲尔环视着数百名遭尽歼的战斗天使尸骸,最终将目光定格在豪的脸上,“邪恶的异端,你控制精神气息的能力令人惊讶,能够成功蒙蔽神明双眼的存在,似乎不应该是个无名小卒。我记得上次神魔大战的时候,你并没有出现过,说明来意和身份罢,这是强者之间应有的礼仪。”



“九阶之智天使?旁边的那个,应该就是米加达拉了。不错,我是德古拉穆尔一族的后裔,至于在族内的身份,你们还不配知道。”豪冷然横了眼被翡翠火焰笼罩的女子,直呼其名的傲慢令对方盛怒不已,“来这里之前,几位长老就曾经向我提起过,光明族人除了历来的自大以外,还极工于心计。现在看起来,或许并非如此。近年来整个坎兰大陆关于异端的传闻逐渐增多,几经暗访过后,我族最终察觉了这个有趣的计划。混进所谓的‘圣地’,其实没有花上多大周折,我只不过杀了个你们造出的玩偶,然后呆在他生前的住所里,再制造出少许混乱的魔罡气息。虽然等待的时间长了一点,但总算还是被诸位带来此地......”



虽然豪说得轻描淡写,但两名上阶天使已同时微微动容。只有暗魔中最古老,最高贵的脉系才会以“德古拉穆尔”自称——在他们的语言里,那意味着黑暗之神。



然而眼前这条大汉却显得相当陌生,其周身涌动的力场更是闻所未闻的怪异。至于他所描述的潜入步骤,分明便是一场策划缜密的暗战,因为所有的合成活体俱是被分别投放到大陆各处的荒僻地带,最初的一批已将近存活了四十年之久!



“你顽强的耐性,真是令人赞叹。”智天使望向远处光膜屏障中的撒迦,道,“这年轻人,应该就是你唯一的目的罢?”



“除了承载着赫马森火种的伟大存在,世上没有任何事物能够令我等待十五个年头。你们制造出的其他人形傀儡虽然足够强悍,但在我族看来根本就没有注意的必要,如果企图以这些杂质生命混淆德古拉穆尔的视听,甚至是血脉,那不过是痴人说梦罢了。”豪淡淡地回答。



智天使目中的异色一闪而逝,随即微笑起来:“暗魔族能够与众神抗争至今,果然有着不容低估的理由......你们的洞察力相当敏锐,可我还是不明白一点,这年轻人直到来混沌之园后才真正觉醒了属于赫马森的部分力量,此前你又怎么能确定众多合成活体当中一定会存在那枚火种碎片?”



“掌握一柄稍需打磨就能使用的神兵,我想任何人都不会拒绝这种诱惑。况且,在追求力量方面,光明族要比任何异类都更加贪婪。”豪的浓眉渐渐拧起,紧握的双拳骨节炸出一片肃杀低响,“你们让世上最强的战士不再拥有完整的魂灵,现在,我便来夺回它!”



能量膜层完全阻隔了铺天盖地的圣光,却未能屏蔽声息,撒迦默然聆听着双方的对话,魔瞳中神色变幻不定。关于迷离的身世,现在看来又多了些突兀转折,自从知悉其余的同类尽皆灭亡之后,他就隐约觉得神族不会再舍弃仅存的两人。



利用与被利用,向来就存在着极其微妙的依附关系,没有人会愿意做得不偿失的事情。



豪的出现彻底颠覆了撒迦对于武技一道的观念,但他从未认为过前者会是那些紫眼同类中的一人。在这生死只隔毫厘的杀戮之地中,放弃猎物的不是疯子,就是另有图谋。



是啊,疯子。



撒迦无奈地笑了笑,豪的强横就像山峰般无可撼动,如果这样的家伙会是疯子,那世界也未免过于可怕了一些。倒是自己并不高明的演技,才表现得像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不经意间,他略略低头,望向臂弯中鼻息轻缓的女子。后者恬静地合拢着眼帘,颊边带着一抹婴儿般纯真的嫣红,银发掩隐下颈项欣长而精致,柔软的唇瓣依旧紧抿着,透着几分楚楚动人的倔强。



或许是被豪描述中苦苦求生的不屈形象所触动,也可能从一开始,就不曾起过真正的杀意。撒迦无意去细想救人的动机,只是觉得比起那些死在自己手里的同类,这尚存童真的女子不知要顺眼了多少倍。



骄傲如他,自然不会认为初次对战后萌生的激赏之意,也是几度手软的部分原因。能够完败他的人,那月色下的小恶魔还是第一个。



隆隆震动的大地已经现出了无数条深不见底的裂缝,整片森林连同塌山区域一并缓缓沉没,喷薄着烈焰的岩浆狰狞溅出地壳,所及之处灼出大片焦埕。



撒迦环顾着末日降临般的异界,皱眉扯开了女子胸前衣衫。飞行在如今还是件难以掌控的事情,想要脱出困境,只得尽快将对方弄醒。当初雷鬼被再次撕裂臂膀的时候,痛嚎的声音几乎堪比千万头垂死的妖兽在嘶声咆哮,但经过短暂血液融合,痊愈速度快得直如火焰席卷。



黑色袍衣间现出的伤口,位于右侧锁骨偏下少许,粉红色的新生肌体之外已覆上了半透明的薄膜,似无大碍。正当撒迦犹豫着是不是该贯穿旧伤时,却愕然发觉一股冰冷的气机凝上了自身前额,粒粒寒疹当即自眉间肌肤炸起。



“你在做什么?”法偌雅的紫眸不知何时已悄然睁开,直直凝视着他。



“当然是救你的命......”撒迦不耐的回答忽而顿住,瞠目结舌了半晌,再也说不出半个字来。



汹涌而出的地火像是道道喷发的赤泉,扶摇着直上半空,曳出无数条炽烈的焰尾。强光辉映之下,他所抱的女子从**的双足直至垂瀑银发,直是如画似摹般美得毫不真实,那一双清澈而深邃的剪水双瞳,足以令任何星辰都相形失色。



即使是对美色向来无动于衷的撒迦,也不由感到了些许眩晕,但更加糟糕的是,直到此时他才省觉法偌雅看上去已近双十年华,再也不是那个小女孩,惘然间却又窥见对方伤口边缘的肌肤晶莹若玉,半掩衣衫下淑弧隐现,似乎是大大的不妥。



“啪”的一声脆响炸起在撒迦脸上,法偌雅俏脸含霜掩起袍衣,不知怎的,却始终没有发动凝聚起的意念力。



撒迦本能地动了动手腕,悻然片刻,终究还是放弃了还击的打算。体形相差极为悬殊的两人就这般僵在原地,挨打的那个依旧直愣愣抱着布娃娃般轻盈娇小的女子,狞恶脸庞上现出古怪至极的表情。



“放我下来。”法偌雅的视线始终对向别处,双颊隐现红晕,“下次再敢这样,我就杀了你!”



很快,魔罡劲流便充满了豪留下的防护屏障。颇为诡异的是,那层透明的薄物就连圣光也无法穿透,却逐渐与魔罡水**融,形成一团涌动不休的暗黑气团。法偌雅以双手牵引着施放出的丝丝能量,逐渐将整个气团包裹于旋风之中,携着两人升上半空。



豪与上阶天使之间的对战,早已进行得如火如荼。



圣光能够对豪形成的伤害是微乎其微的,威能最强的圣焰也不过在他身上留下处处灼痕,竟连皮肉都难以融化。面对铁铸般的敌手,两名天使仅仅依靠着轻灵身姿和变幻莫测的飞行路线避开一次又一次的致命打击,完全处于劣势。



随着天界之门缓缓掩合,统治着异界的光域也随之消弭。黑与红构筑了整个空间浓烈的基色,塌山上空所见,唯有电射中的一点深蓝,一点碧绿,以及不时爆开的大蓬圣焰之芒。



屡次扑空的豪默然望了眼下方悬浮的撒迦,低哼了一声,目光中隐现焦躁。以意念操控瞬移对他而言并不像法师驭风般得心应手,在高速与精确之间,往往难以达到一个完美的平衡,这便直接导致了两名上阶天使总能在刻不容缓间逃脱。



宿敌之间相互了解的程度,有时候甚至要大于朋友或亲人。敢于孤身犯险的豪自然对光明族有着十足的防备,位列九阶之二、三的两名敌手连同那些充当牺牲品的战斗天使,在他看来不过是主菜前的开胃甜点罢了。光明族绝无可能让任何暗魔自眼皮下轻易逃脱,这在千百年来已经形成了一种铁石般坚不可摧的定律。



他也不会例外。



惊涛骇浪般的攻势下,座天使的闪避动作已显得有些仓惶,百丈开外的艾哲尔虽然同样在应对毫无规律的敌袭,但依旧保持着淡定神态。那名暗魔发动的多点瞬移宛如织成了一张绵密而凶险的大网,充沛的力量使得他一直在不间断地迅猛冲撞着。从地面仰望,竟是可以清晰看见整片天空尽皆充满了高速掠动而残留的影像轨迹,无数道凌厉曳痕之间,两名天使扑展羽翼飞舞冲突,却始终无法摆脱被死死束缚的困境。



终于,追袭者的一次刻意转折正正截在了米加达拉的疾飞路线之前。远处的智天使当即尽展蓝翼,瞬息掠至后方,纤手挥动间星星点点的圣焰脱离翼身,自四面八方合袭暗魔。



豪挥出的铁拳并没有因此而收回,对于智天使的逆袭,他甚至连必要的闪避动作都不曾做出。



强大的自信是对敌时取胜的关键之一,但偶尔,也会带来意料之外的惨痛。



危机下的座天使全力退却,双眸中倒映出的那只拳头却越变越大,口鼻间猎猎灌入的气流像是磨钝的獠牙在撕扯着心肺,钢刀般刮过肌肤的罡风已迫得她红发倒卷,激扬如火。



“噗噗”微响卷起了一阵残酷声浪,豪的攻势顿时变得迟滞,黏附着炽烈圣焰的各处皮肤逐渐鼓起,继而飙射出大股血液,整个人直如扎破的牛皮水袋般遍体鳞伤。



“光明一族,永远也不应该成为敌人轻视的对象。”艾哲尔凝住身形,四翼微微起伏。



随着她的动作,豪猛地爆起一声嘶哑痛吼,体表遭无声侵蚀的伤口纷纷裂开,千百枚蔚蓝之羽自内挣出,在空中汇成一道晶莹光带,回归智天使翼身。



“那诸神统治下的生息之地,必将以光明驱散黑暗,正义战胜邪恶。”冰冷而威严的祈语声回荡在空间里,艾哲尔徐徐飞升而起,几点刺目欲盲的强光随即划破寂暗天穹,利刃般割落尘世,“当迸裂的大地喷出岩火,当深渊中的魔爪探出瘴雾,无上的审判便会降临世间,洗涤一切罪恶,将万物归于凡尘......”



豪难以置信的抬头,暴退,到得撒迦近前横展双臂,再度扩开一层喷薄的半透明光晕,“走,快走!狗操的想要拼命!”



裹挟在圣焰内部的羽刃能够造成的伤害并不致命,但仍然令豪受创非轻。清越吟唱起古老咒文的敌手赫然又在引导一场威能撼天的攻势,短短几个音节在空中荡起之后,他便惊觉智天使正欲发动的,竟是光明主神才能够掌控的“审判之光”!



距今百年之久的前次神魔大战中,超过三万名黑暗斗士在战神帝波尔主导的“审判之光”下灰飞烟灭,修为高深的摄魂师亦是折损不知凡几。豪没有亲身经历过那场酷烈的战事,在族人的种种描述下杀意沸腾已久,但觉察出异常能量动态的他还是在第一时间选择了退避。



他没有想到智天使体内隐藏着如此可怖的力量,更加震骇于对方居然毫不顾及撒迦和那女子的存在,悍然以摧毁力最大的无界域神术袭敌!



只靠着先前布下的防护结界,是无法抵御“审判之光”的。豪在高速退后的同时双掌连动,顷刻间连布十三层能量光晕,于半空中筑起一道暗黑天幕,整个人紧护在撒迦身前,向远端高速退去。



强横躁动的气息像是无声侵入的蛇,正游走在法偌雅体内,将一丝丝残余的创痕逐渐修复。这不属于本体精神力的异动涓流,隐呈着几分与身边男子相似的邪恶,从醒来的那一刻起,遍洒在两人身上的鲜血就已经印证了某些事情。



她不是十分清楚撒迦究竟做了些什么,心中却奇异地存在着安然宁静。



由于火种内蕴含的暗魔属性,高空中逐渐成形的大片光华引发了众人本能的警觉。那骄横不可一世的苍白光源更像是在燃烧,汹涌怒卷,无情燎灼,在智天使的祈语声拔到最高点时骤然大炽,无情奔流而下。整个异界瞬时沉闷地呻吟了一声,大块大块的土岩爆裂飞起,死亡森林所在已被一个深不见底的巨坑所替代,裂渊下沸腾的岩浆飞溅着曳出道道黑红,空间中流动着飓风,喷薄的却是火焰!



“这本该是属于我的战斗。”暗黑天幕在飞速溶解,撒迦缓缓抬头望了眼高空,语气里带着丝惯有的不屑,“如果他死了,你就不再有选择的余地,那些天使未必想毁掉最后的试验品,所以活下去不是件多难的事情。”



狂暴的罡流卷袭中,法偌雅竭力操控着护身气团不至溃散,明眸顾盼间显得极为镇定:“为什么天使会攻击我们?是因为他?”



“就算没有他的存在,我们或许也同样会受到这种礼遇。”撒迦古怪地打量着铁塔般护在前方的豪,诡笑道,“现在看起来,暗魔一族要比想象中有意思得多......”



“审判之光”的威能几乎是没有任何力量能够抵御的,强横如豪,也是在生生相克的神圣光能下有若困兽。高空中的暗黑屏障每薄上一分,他所承受的重压就凌厉上一分,到得后来全身俱是在强温下皮肉焦灼绽开,形如恶鬼。



“我一旦打开空间之门,你就直接冲进去,不用再管其他任何事情。”豪的精神波动悄然响起在撒迦意识深处,犹自带着桀骜的霸气。



撒迦微愣了一愣,迎上他投来的目光,极缓地摇头。



“区区两个上阶天使,还没有被老子放在眼里过。”豪似乎有些悻然,“说起来还算幸运,本来是想让你在离开这里之前,顺便拿这些大鸟祭天,没想到她们倒是留了一手......行了,回去那边以后,记得控制本体精神力,别让光明族的家伙抢在我们前面找到你。”



撒迦正待拒绝,豪已然咆哮着挥出一拳。十丈开外的虚空顿时裂开罅隙,极不稳定的能量风暴由内旋涌溢出,逐渐扩散至周遭区域,黑沉沉的风洞犹如恶魔睁开的巨眼,狞然窥探着即将崩溃的异界。



高空中两名上阶天使同时清叱一声,振翅拦截。完成祈施环节的“圣光审判”正值全炽时分,只见白茫茫一片刺目光域中,掠向空间通道的一条黑影倏地调首转向,与斜刺袭来的米加达拉重重触撞,爆出沉闷钝响。



“我和你,也许真的能算作亲人。趁现在走罢,希望没有再见的机会。”沙哑的低语声还在耳边回响,法偌雅怔怔看着纵出护体气团的撒迦刹那间化成一团人形火炬,不由心中震颤。



“审判之光”的直接灼烧,用不了多久就能将他焚作最原始的灰烬,但在与座天使的对战中,那孤傲身影始终不曾后退过半步,甚至还发出数道魔罡劲气分袭一旁的艾哲尔,完全是只攻不守的蛮悍打法。



洞开的空间裂缝近在咫尺,法偌雅静静地悬停在空中,不曾动作。此刻在她的眼中,那燃烧生命的酷烈景象,已是永恒。



惊怒交集的豪再也无法兼顾暗黑结界,连番瞬移后来到撒迦身边,探手将他拦腰拎起,随即从臂身上涌出的蒙蒙气劲转瞬笼罩了两人,将附体火焰尽皆摧灭。



“你他妈的想死?!”这坚忍如岩的大汉随手格开敌方攻击,斑驳着灼伤的脸庞因愤怒而青筋暴跳,“你觉得留下来很有骨气?或者认为这条命是捡来的,随时都能丢掉?老子告诉你,这狗娘养的大鸟根本就没有尽全力,换了真正的‘审判之光’,恐怕你连骨渣都不会剩下半点,早就神形俱灭了!”



“只要你还没死,我又怎么可能有半点事。”撒迦体表的菱形坚甲已纷纷扭曲变形,散发着浓烈焦糊味,但眼神中却现出轻松的狡黠,“那个什么赫马森,对暗魔似乎很重要?”



豪壮硕的身躯微颤了一下,放下撒迦,随即沉默下来。正如他所言,智天使确实未曾全力发动攻袭,“审判之光”在急剧明暗了数次后,寂然消敛,天穹中再也不复半点光亮。



以“狗娘养的大鸟”来称呼上阶天使,豪恐怕算是古往今来第一人了。相继振翅飞远的艾哲尔与米加达拉却并无怒色,反倒神态恭谨地滞空悬停,盈盈欠下身去。



同一时刻,撒迦感觉到豪周身涌动的气态,竟如刺猬般绽开了无数锋棱!



整个异界的风与火,如被冰河急冻,无声无息地凝固,静止。一条修长身影自两名上阶天使上方的虚空中现出,傲然至极地降临场中。



随着俊美到笔墨难描的形貌逐渐显现,他身后六对极缓拂动的羽翼亦由无形转为亮金,每一根优雅的翎羽都仿佛经过了历经千年的雕琢,数之不尽的细小光点荧动流转,在翼身表层覆上梦幻般的色泽。



“我是克雷斯菲尔·伽南。”这名更像是炫目金星的男子雍容地抬起手来,向着豪招了一招,“年轻的暗魔,我赋予你公平一战的权利。”



豪微眯了双眼,雄浑的喉音中有着猎食前的亢奋:“炽天使?”



“世人更习惯称呼我为,光辉晨星。”克雷斯菲尔淡淡地道。



炽天使,抑或光辉晨星,不同的称谓对于豪来说却意味着同一个象征。



最强!!!



活过神魔大战的德古拉穆尔族人,切齿仇恨的对象并非杀性最重,收割暗魔性命最多的战神帝波尔,而是炽天使。光明族的种种神术奥义无不蕴含着摧山填海的莫大威能,众多参战的族人之中,只有克雷斯菲尔是个特殊的例外。



他不屑于借用任何一种外力去对敌,风、雷、水、火、土各系元素甚至是神圣之光,都被完全摒弃。



令无数魔族战士及摄魂师切齿痛恨的地方正在于此——斗杀中的光辉晨星不仅仅是以无可沛御的自身力量虐杀任何一名敢于迎战的敌人,他那近乎狂妄的骄傲也同时无情践踏着每个暗魔视如生命的尊严!



这优雅的光明族人宛如一团金色烈焰,他撕裂黑暗,他化作梦魇。即使时隔百年后的今天,身处九幽之地的暗魔一族还会有人自沉睡中霍然惊醒,嘶吼着炽天使的名字,在刻骨铭心的仇恨中长声怒嗥。



“我曾经向历代先祖祈祷,希望能尽早遇上你或帝波尔之中的一个。现在,总算是如愿了。”豪跨步行出,全身各处灼伤已消失得干干净净,“赫马森大人战死的时候,我和我的同伴还处在孕育期。没能追随在他身边参与神魔大战,是我们最遗憾的事情,否则的话,如今的世上已经不会再有光明族存活。”



克雷斯菲尔凝视着铁碑也似的敌手稳步行近,斜飞双眉不易察觉地微微扬起。敢于在他面前以如此口吻说话的,豪还是第一个。



“你的力量虽然不够强大,还算敏锐的心智却弥补了这一点。”豪的视线转向撒迦,脸上带着几分粗犷笑意,“可能是因为几天来我表现得有些操之过急,居然连你都能看出异样,想想还真是失策......好罢,既然不肯走,就给我站到旁边看着。你的命虽然重要,但老子好不容易才遇上个够分量的对手,一会儿还能顾上你几分,就顾上几分罢!”



“永远也不要告诉我该做什么,有资格说教的人只有一个,他已经死了。”



撒迦仰首看了眼空中古堡消失的所在,整个人突然从原地掠起,高速之下身形骤然消失,再次出现时,已到了促不及防的米加达拉面前。带着抹极其轻佻的笑容,他伸手挑了记后者的下巴,继而暴退,手中多出的十几枚翡翠之羽,赫然是在座天使翼身上生生扯下的。



“如果按照你们的规则,这场游戏我应该算是胜出了。”他大笑着环视呆若木鸡的众人,魔瞳中饱含浓烈的讥嘲,“开始罢,两位,别让我这么个小人物干扰了你们决斗的兴致。七天的时间可不算太短,我有些厌倦这里了。”



从惊愕中清醒过来的米加达拉怒发欲狂,四翼待展时炽天使却投来了冰冷的一瞥,当即令她顿住了动作。



立于远处的法偌雅眼波盈盈流转,终究还是不禁莞尔。世人顶礼膜拜的光明神族与邪恶暗魔就真实地站在眼前,而这黑发男子却表现得仿佛他才是整个空间的王者,嘻笑怒骂,殊无半点顾忌。



这究竟是不知死活的愚昧,还是桀骜不驯的胆色,法偌雅无从辨别。她只知道,在他冰壳般冷冽坚硬的躯体内,跃动着的,是一颗不曾泯灭情感的心。



“很像,果然很像......”豪神情古怪地打量了撒迦良久,咧嘴冲炽天使笑道,“我们是不是的确应该开始了?”



“如果你懂得尊重敌人,请尽全力。”克雷斯菲尔浅浅欠身,两手横拉之间,一柄璀璨到不可逼视的光剑已然成形。



笑意缓慢地自豪脸上隐去,对视着炽天使燃烧的眼神,他的一双厉目中首次有了肃然敬意:“是我失礼了......”



不带任何属性的清澈罡流,如条条巨蟒般从豪的周身瞬时成形。它们彼此缠绕着交融游走,穿透每一寸完好肌体,将本就壮硕的身躯拉伸成几近恐怖的程度。两支弯曲的坚角随即从颅顶探出,獠牙参差的血口狞然裂变,冷泛着金属光泽的大片鳞甲像是雨后滋生的苔藓,层层扩展为坚硬躯壳。一根生满锐利骨齿的长尾倏地游出,摇曳于体后,血淋淋地张扬着邪恶力度。



悄然涌现的浓烈暗雾,不知何时已吞噬了炽天使绽放的千万道金芒,将双方对峙的间距,切割为整整齐齐的独立区域。



一半是光明,一半则是黑暗。



“我的名字,叫做豪·塔·西巴鲁达。”体形暴涨到三丈有余的人形恶兽闷声开口,其声直如金铁交击,向前探伸的鼻骨之上,暗黑如故的眸子幽幽燃起了暗金焰芒,“德古拉穆尔族,第一龙将!”



“有意思。”克雷斯菲尔似是早已有所预料,手中光刃遽然炽芒暴现。旁侧两名座、智两名上阶天使不约而同地对视了一眼,俱是在对方眼中看见了震骇之色。



豪狞笑着跨前,指端狭长的黑色锐甲斜插入自身腰侧,在皮肉剥离的“嗤嗤”声响中抽出一根弯曲肋骨,随手拗直:“来罢!”



同样垂直如针的魔瞳,同样的利爪鞭尾,同样浓烈到令人心战的邪异气息。



变异后的第一龙将,在形貌上与撒迦相似得惊人。仅存的差异之处,就是他顶门上多出了那对奇异骨角,整具躯体要更为魁伟雄壮,由虚无陡然萌发出的浑厚气机仿似无形甲胄,将整个人防护得无懈可击。



“魔龙将......”撒迦在心中默念着这个全然陌生的名字,自幼以来一直在追寻的答案,已经隐约现出了端倪。



他不能算作纯粹的暗魔,但他的双眼,却是切切实实的龙睛。邪恶的力量之源来自于灵魂中那枚古老生物的火种碎片,现在它已被唤醒,并在禁锢中焦躁咆哮。



就在距离地面数尺高的虚空中,豪缓步前行,每一步跨出引发的空间力场变异,都在不断向他周身吸附暗黑元素,将厚实而浑浊的气墙越筑越是坚固。这奇异的攻击前奏恰如步兵阵列最前端的巨型盾牌在逐渐推进,浑然无隙的防御层后,森冷斜戈的正是那支滴血骨矛!



黑暗的域界逐步侵蚀了光明,金色星芒却并未因此而黯淡,反而炽华大放。中心地带的那条人影赫然像是身处火焰环绕之下,饱含神圣属性的光能为威严形貌镀上了一层刀刻也似的轮廓,尽管他始终屹立于原地,但迫人眉睫的杀机已使得风云都为之变色!



一动一静,动者渊停岳峙,静方却占尽锋锐。



这大违常理的攻守场景,在神魔二人的强横气态下竟平衡得近乎于完美。当豪挟卷着暗色方自逼入炽天使的护身光域边缘,后者身形微动,迎着扑面而来的力潮向前迈了半步。



只是半步。



数道金线无声无息地穿透暗黑屏障,由于阻力作用最终轻柔划过豪的体侧,在各处坚甲上留下淡淡割痕。眉心处传来一点彻骨冰寒,却如昂首窥视着他的金坔蛇般吞吐长信,不曾偏移过丝毫方位。



“你在犹豫些什么?”豪冷漠地顿步,凶睛中倒映出的敌手正双手执剑遥遥相向,攻势悬而不发。



“赫马森的存在,已经引发过神魔共同的浩劫,没想到他还留下了你们这些后裔。”克雷斯菲尔久久凝注着豪,索然撤剑,“我说过,希望你能尽全力。魔龙的最终体或许还值得我出手,你以现在拥有的微弱龙魄应战,是对我的侮辱。”



“最终形态的龙将,只能为了赫马森大人而战,即使是死亡也不能改变这一点。”



“他已经不复存在了,你们捍卫的究竟是忠诚,还是愚昧?”



豪忽地纵声长笑:“像赫马森那样伟大的战士,你认为有什么是真正能够将他毁灭的?这年轻人体内的魂灵,不也蕴含着他永难熄灭的火种碎片么?!”



“如果我猜的不错,暗魔皇并不知道你所做的事情。”炽天使直视神情微变的敌手,沉吟良久,淡然道:“赫马森虽然是个没有人性的疯子,但的确也算得上枭雄......在我还没有改变主意之前,带上他的继承者,走罢。”



“什么?”豪有些难以置信。



“乱世来临的时候,如果少了些足够强大的对手,会是件很无趣的事情。”克雷斯菲尔似是自嘲般笑了笑,破出虚空,就此消失不见。



“你不肯离去的目的,是不是为了那件魔器?等到有一天,你能够感应到万般虚幻的不同,就会轻易发现它的踪迹。任何事物,任何空间,都是有迹可寻的,关键在于用心去看,而不是双眼。”对着撒迦投来的目光,艾哲尔微笑着道,“希望在下次见面时,你已经拥有了真正的力量。”



“至于你。”智天使转向法偌雅,略显怜惜地招了招手,“如果愿意,光明族将是你今后唯一的依靠。”



“我要的不多。”法偌雅轻声道。



米加达拉冷哼了一声:“我们能赋予的也不多,但会是你不曾拥有过的。”



记忆中的血色梦魇再次翻涌浮现,法偌雅暗自咬牙,掠向天使方位,经过撒迦身边时涩然微笑:“世界很大,可我已经不想再逃了。”



撒迦怔住,直到豪将他携起,没入扩开的虚空裂缝,一直在沉默回望。



两滴紫色的血液,就在此时从智天使指端飞出,穿过漫天火影流风,不易察觉地附上撒迦与法偌雅的身躯,轻易融入体内。



炽天使的离去加剧了异界的毁灭速度,陆地相继沉陷,黑海怒啸如沸。当天穹雷动隆隆汇聚,劈落在地火之炎深处,一团闪耀着蓝芒的光球骤然现形,随即无数倍地扩大,爆裂!



顷刻间化为乌有的异界引发出强烈震荡,与豪共同飞掠在空间风暴里的撒迦清晰感受到,那股庞然毁灭力正在意犹未尽地碾压着通道入口,仿佛走脱了猎物的暴躁巨兽。



“世界是很大,我们又何必去逃......”充满裂变能量的归路像是永远也没有尽头,撒迦漠然想着,却不知被锐甲刺破的掌心正一滴滴地溢出血来。



他无法去干涉,也无意去干涉法偌雅的任何选择,只是隐隐约约地感觉到,也许用不了多久,便能再次见到这名曾在清冽月色下孤独杀戮的银发魔女。



她有一双梦幻般的紫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