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寂火

王冠之上,镌刻着血与火交织的荆棘花环,战士的魂灵飞舞,轻掠,穿梭于夜空,地狱...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五章 纵横(中)
章节列表
第十五章 纵横(中)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凄艳如血的火光跃耀间,那股愤怒的,嘶哑的,急欲洗刷耻辱的声浪,正在慢慢沉寂下来。



不仅仅是兰帕尔和身边的众多将官,包括后方大营中追袭而出的无数军士都已完全僵在原地,瞠目结舌地注视着那头赤色野兽连杀数十人后,直扑刚刚架设完毕的第二波火器机阵而去。



没有任何人能料到撒迦竟会对城关前如火如荼的战事以及随时便会血肉横飞惨死当场的属下毫不在意而在匆匆一瞥后便断然掠向巴帝军阵前沿只是单手便抄起了其中一张已经装配上地炎晶石的精铁巨弩!



他狞笑转向!!!



精神本体受到的桎梏,并未影响到灵识感应。早在冲入巴帝军营时,撒迦便已觉察到一些强大而奇异的能量,被压制在附近某处,如同铁笼中的困兽般躁动不休。随着距离逐渐接近,与之前那次强烈爆炸如出一辙的魔力波动愈发清晰地透射而来,浓烈如实质的火系元素是如此骄横地证明着自身的存在,其中却始终隐呈些许冰寒缭绕不散,将可能出现的喷发裂变牢牢束缚。



北部城墙虽尽毁,但兰帕尔的本意却是要将滔天火焰倾泻入行省内部,为狮兽军团彻底扫清可能出现的一切阻碍。如今眼睁睁看着己方火器瞬间易主,目光毒辣的敌人却好整以暇地站在原地,以近乎挑衅的态度睥睨着数万巴帝铁军,上将急怒攻心之下一股甜腥逆冲喉头,本就因箭创而虚弱不堪的身躯再也支撑不住,从马背上颓然栽落。



“你们的配备相当不错,可惜人却蠢了点。”撒迦扫视着畏缩退却的敌兵,手指轻扣,机簧触发声响震起之后弩身剧烈地弹跳了一下,长达九尺的可怖巨箭怒射而出!



想象中的烈火赤云并没有出现,长箭摧枯拉朽般接连贯穿了近百名躲闪不及的巴帝士兵,斜斜插入大营中央的空埕上,尾端颤动不已。



撒迦微怔了怔,随手执起身边端放的另一架钢弩,拆下前端所缚的黝黑晶石,屈指大力扣击。这近乎自杀的动作吓得正在庆幸先前震荡没有引发爆炸的巴帝人轰然四散,满地都是抛落的刀枪剑戟。



每块经过炼合压制的地炎晶石都足以产生相当火系禁咒的爆破力,在不知死活的疯子面前,即使是以骁勇善战闻名大陆的虎狼之师,也同样失去了一贯胆色。



零距离接触下,晶石内部游走不定的冰寒暗流变得愈发明显。撒迦恍然之余不禁讶异于制造者居然能够将两种属性相克的魔晶融合在一起,如何解除其间遏制力量在以前可能很简单,对现在的他来说,却是个太过奢侈的念想。



无法激发出半点精神力量的躯体像是柄空心战斧,尽管经过异界的魔化洗礼后强悍度要远胜往日,但仅是如此,还远远不够掌控这些巧夺天工的杀人玩具。



昏厥的兰帕尔很快被护送到后方营帐,密集箭雨及各种魔法攻击呼啸着袭向撒迦,空中一时厉啸纷响。由于军阵的大幅回缩,开阔地域中唯有他独自伫立,看上去倒有如个人对战整支军队,情形古怪到了极点。



庞然无朋的暗云于此时猛恶涌至,悬滞于撒迦上空。随之而来的罡风咆哮劲起,将千万支激射的利箭尽皆吹散。尘烟弥漫之间,巴帝军营中的大半油炬悉数泯灭,士兵彼此扶持,却依旧在狂风中摇摇欲坠。



等到所有的魔法辉芒都相继消弭,茫茫泥尘流转落定,黑发激舞的撒迦仍然身处原地,似乎从未闪避过那些致命来袭。在他的身后,双眸妖赤的雷鬼默然挺立,左臂上泛起的暗紫在夜色中隐耀异芒。



高达十余丈的血色巨兽,正狞然盘踞于两人身侧,肉翼收拢,长尾游曳如蛇。



那一架架巨弩上所缚的地炎晶石,都被红用锐爪扯落,囫囵吞落下肚。相较于赤炎獠的摄人体形而言,这些小石头连牙缝也未必能塞满,但它却显得甚为满意,甚至在吃完魔晶后还打了个大大的饱嗝。



目睹着这一幕的数万巴帝军人,已经完全石化。



“你们去把那边的爬虫都杀了,不用理会这些。”撒迦抛弄着手中唯一没有被充当食物的地炎晶石,轻拍了拍红俯下的头颅。



“是的,蒙达。”雷鬼转向城关,左手指端的锐爪逐渐刺出皮肉,乌黑森然,“我一直在盼您回来,等着去做些什么。”



嗜血的欲望使得红犹豫再三还是悻然放弃了索食,扑展起横阔的肉翼,探爪将独自前行的鱼人高高拎起,疾飞交战中的赤地而去。连日来的相处使得一人一兽之间多少存在着默契,早在牧场就感应到撒迦气息的赤炎獠也是以这种粗暴方式携着雷鬼一路而来,后者却毫不惊诧,任由肩头被坚硬的爪缘磨得鲜血淋漓。



雷鬼永远都记得,他的兄长曾经说过,野兽要比人更值得信任。



风声猎猎,杀场瞬息即至。扑鼻的血腥味刺激得红厉目中凶芒大盛,猛然间一个俯冲后,它将雷鬼轻抛至战团中,随即轰然落地,如勾的双足下已是活活踏死了几人。



“是蒙达,蒙达回来了!”雷鬼左臂直探,当即将一名扑来的狮兽军官刺倒,劈手抢过对方阔剑再斩数敌,狞声长笑道,“有他在,世上没人能攻得进这个行省!”



绞杀成一团的攻守方早已潮水般溃退出大片范围,红扫视着周遭扑杀的大量残尸,意犹未尽地仰天闷吼了几声,忽地振翅高飞,后仰硕首,一口气当真是吸得惊天动地!



“全军后撤!!!”爱莉西娅远远望见赤炎獠的异常动作,电光火石间想起了曾经与蛮牙人对战时那团焚尽一切的烈火,当即以扩音魔法厉声尖叫。



她怎么也没料到原本计划的反攻,居然因为异兽的去而复返变成了退却。红最多只可能辨别出曾在牧场生活过的诸人气息,至于战场上混杂的希斯坦布尔军民,在它看来根本与食物毫无区别。



事实证明爱莉西娅的揣测,是正确的。



赤炎獠生吞的大量地炎晶石虽然并未裂变,而是被奇异体质溶解吸收,但短时间内如此“进食”仍然使得它腹鸣如鼓,燎灼热浪直如成群虫蚁般蹿行于体内各处,似在寻找宣泄出路。焦躁不安的感觉让红本能地选择了喷吐烈火,血口方始大张,怒涌而出的赤浪已然斜向摧入人群,接触地面后直腾出一道阔达数里的火墙,猛恶至极地向着远端巴帝军营摧去。



破茧后彻底踏入成年期的赤炎獠,是任何生灵都不愿遭遇的噩梦。爱莉西娅早就听闻过这种上古妖兽的强大,但依旧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惊——红的躯体仿佛连通着地壳深处的熔岩之海,那源源不断喷出的火焰几乎在以瘟疫般的速度蔓延扩散,所过之处唯余焦埕。由高空斜刺划下的暗红之线还在急剧向着前方侵袭,于是这片涌动死地也就变得愈发广阔,人体焚烧后残余的飞灰赫然弥漫了大半夜空。



侥幸逃过大难的部分狮兽军士仍在拼死冲袭防线,对营地是否会遭火袭半点不作理会。对于这些当之无愧的精锐而言,执行军令要远远高于一切。他们坚信大营中的同袍能够应对任何危机,一如坚信着那位功勋彪炳的统帅将带领大军彻底征服眼前的这座行省,乃至整个斯坦穆。



信念是美妙的,但终究并非现实。



红终于感应到远远行来的熟悉气息,极不情愿地终止了狂暴喷吐。折损惨重的对战双方开始沿着犹在燃烧的火墙重新集结,包括那些冷峻如岩的狮兽成员,也迟疑着止住了攻势。



一些人在转首看着城门内鱼贯行出的大批巴帝骑兵,他们被绑着双手跌跌撞撞地拖在马后,矮小的地行侏儒则纷纷取代了骑士的位置,一路上得意洋洋高声喧哗不已。更多的幸存者,则把目光投向了巴帝军营所在的方向。烈炎之地并未能真正侵袭到营地范围,炼狱般燃烧的旷野中正有一条修长身影缓缓现出,炽烈火舌已将他衬映得有如天神。



正如施施然离开敌军阵地时无人敢于阻拦一般,撒迦径直穿越火海,从林立的巴帝部众之间淡漠走过,始终没有遭到任何形式的攻击。



数股清泉也似的透明罡流,轻柔环护着他的全身。这几近于无的微弱龙魄,却是由于红的莽撞而瞬间逼发——如果仅凭着肉体去抵挡袭来的火浪,恐怕漫天的尸骨灰烬便已多出了几片焦黑。



体内的另一个灵魂,以前也曾利用过这种极端的方式激出潜能。撒迦并不认为自己是个疯子,没有选择躲避炽火的原因,只是由于厌倦了退缩。



望着迎上前来的前皇家军团成员,以及随大队战俘策马行出城门的那个俏然身影,他先是厌恶地皱了皱眉,随即带上些许诡异的笑容,闭合眼帘,就此僵立不动。



神情阴骛的狮兽团分部统领不知该如何应对眼前局面,两万余名被俘的己方骑兵虽然近在咫尺,但随时都可能会变成敌人的刀下亡魂。视野中从城内飘扬而出的血色鹰旗,更加令他的心坠到了无尽谷底。



“降军不杀!”爱莉西娅掠了眼投来视线的长公主,陡然厉喝。



“降军不杀!!!”闷雷般的齐吼自苏萨克口中爆起,声震原野。



注视着被踢倒跪地的大批同袍,以及架在他们头颈的雪亮钢刀,那巴帝统领一时心如死灰,颓然下令道:“不用再打了,都给我退回营去。”



再冷酷无情的军人,也无法承受这样的精神折磨。相隔数十丈森然对峙的攻守方骤然失衡,巴帝人犹如潮水般退却,只余下闭目待死的万千俘虏。



撒迦再次睁眼时,魔瞳已彻底还原成正常形态。环顾着身边景象,他的冷漠面容上隐约现出了惘然之色。沉睡的恶魔除了留下了觉醒的龙魄之源,还首次附上近乎完整的记忆——除了法偌雅。



“撒迦大人!”戈牙图夸张地冲到近前,抱住他的小腿再也不肯松开,“您离开的这些天,我可是足足瘦了一圈啊!”



“你以后可以不用这样叫我了。”撒迦淡笑,抬手抱住飞扑而来的红。后者早已在第一时间变成惹人爱怜的小巧模样,不断以头颅挨擦他抚来的手掌,喉中发出猫儿般的咕噜声。



油滑的地行之王很快便察觉到异样,不由长松了口气,正兴冲冲地想要邀功一番时,却瞥见火势未及的旷野中地表松动,数千名遍体血污的族人陆续钻了上来。



“怎么就这么点人?其他的呢?”戈牙图脸色大变。



“遇上了骨魈,都死了。”当先行来的几名侏儒中,一人低声答道。



狭路相逢的血战从开始爆发直到结束,完全是靠着同行的女性侏儒在支撑局面。被称作“悍妇”的她们无论体力还是胆量,都要远远超过男人。眼见着自家婆娘在对战中割麦般地倒下,诸如戈牙图之辈的勇气终究被鲜血唤醒。虽然杀尽骨魈的代价,是地行族人赔上了两倍以上的死亡数量,但这一次,他们当中没有逃兵。



“扑你老母!”听完叙述的戈牙图血红着双眼抽出兵刃,正欲有所动作时却被身后探来的手掌按住。



撒迦凝视着逐渐微弱的火势,温和地道:“我来罢。”



未过得多久,巴帝阵营中的几名高级将领便惊讶地看到守军退回城关,只留下了那些被俘骑兵与同样数量的地行侏儒。由于体形相差太过悬殊的缘故,侏儒们纷纷将身前骑兵摁倒,单脚踏在对方头颈上,手中刮刀冷芒森然。



“不要把我想得那么卑劣,没有人会要求你们退兵。”黎明的第一缕曙光已然洒落,撒迦的语声缓慢而低沉,远远传入巴帝三军耳中,“如果贵方有任何人能够打败我,这些战俘都会被无条件释放。是的,你们没有听错,这就是个游戏,玩与不玩,我无法勉强诸位。”



“噗噗”连声闷响爆起,上百名俘军已被侏儒刺穿了后脑,乌血顿时流了一地。



“大人,我的手不小心滑了下。”地行族人中传出阴阳怪气的高呼。



撒迦轻抚着肩头上低低清鸣的红,微笑道:“没关系,剩下的还有很多。”



被怒火焚尽理智的巴帝将领先后派出了包括顶阶炎气修习者在内的诸多好手,到得后来就连贴身护卫中的大魔法师也尽遣出场,但除了几十具血淋淋的尸体之外,最终一无所获。



撒迦几乎是以虐杀的方式屠尽了所有挑战者,在对战法师时,那股尚在萌芽状态的奇异力量所能够达到的攻击范围及摧毁力,已远超魔罡。



“大人,我们是不是要使用火器齐射?”几名高级参谋在短暂商议后,婉转地提出舍弃俘军。



“放你妈的屁!撤军,立即撤军!”接替兰帕尔统帅权的中年上将铁青着脸怒吼,天知道再和这群魔鬼折腾下去会有什么结局,有那头血色异兽存在,火器最多只能算作开胃甜点罢了。



士气降到最低点的巴帝大军浩浩荡荡拔营而去,卷起一路烟尘,注视着最终得来的惨胜场景,无数希斯坦布尔军民放声欢呼,更多的则是在默默流泪,寻找或许已经尸骨无存的亲人。



嘈杂的人群中,摩利亚长公主走到撒迦后方,凝视着他标枪般挺直的身形,静静地道:“如果刚才你下令突袭,全歼敌人的把握会在七成以上。”



“这样的话,我们会在明天迎来又一场更加残酷的战事。”撒迦没有回头,“活人传播恐惧的速度,比死尸要快得多。”



“你还是一点没变。”玫琳冷然道。



撒迦转过身,望向长公主:“你来这里,是普罗里迪斯的意思?达到师团编制的巴帝骑兵,现在却被当作礼物,看起来我又欠下人情了。”



玫琳迎上他骤然锐利的眼神,唇角微抿,忽嫣然笑道:“你的确欠了人情,但对象不是父亲,而是我。”



朝日的淡金辉芒披拂在这冰雪般的戎装女子身上,为她镀上了一层朦胧的柔婉。后方城关下,血色鹰旗之侧,纵列着一支编队,多为身着黑色制服的精悍军士。



这股从摩利亚远道而来的援兵,不过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