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寂火

王冠之上,镌刻着血与火交织的荆棘花环,战士的魂灵飞舞,轻掠,穿梭于夜空,地狱...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七章 降临
章节列表
第十七章 降临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晚祷的钟声回荡在唐卡斯拉群山之中,悠长而雄浑。几只散落在雪地上觅食的拉索云雀“扑刺刺”震起了双翅,掠向暮色下的莽莽山麓,只余下一路洒落的连串清鸣,半点落寞。



严冬的夜晚,似乎总是离不开萧瑟寒风,与天穹中无尽倾漏的飞雪。足以没膝的雪层早就将整个唐卡斯拉山脉覆盖在厚重的冷色下,那片幽谷深处终年透射的圣光,却在阴霾的天地间构筑起柔润域界,氤氲出如春暖洋。



瑰丽而巍峨的光明总殿,座落于群山环绕的光之结界中央,渺无人烟之地。



这庞然有如神迹的建筑体完全由洁白的大理石建成,其间又分宏伟主殿与九座独立偏堂。高耸石堡之间,象牙般皓洁的护墙折射出令人目眩的光泽,十二幢直刺云霄的尖塔仿佛巨人肩头探伸的甲胄刺芒,纤尘不染的圆锥形塔基遥遥相隔,勾勒出一个巨大的星芒图案。



银花飞溅的喷泉带着丝丝缕缕的地热,盛开于轩阔广场的石阶两旁。高空中倒覆的圣光屏障,令最细微的雪片都无法沾落神圣净土。执剑绰戈的战斗天使雕像屹立于主殿正门之前,横展洁白羽翼,神容肃穆,栩栩如生。



正门顶端悬刻的光明印鉴,正在这威严压抑的景象中喷薄着不可逼视的苍白火焰,既便是长年生活于此的神职人员,仰望它的时候也会油然而生卑微之心。神明赋予的荣耀,是任何人都难以抗拒的,对于很多虔敬的信徒来说,枯燥且死板的修行生活,等同于通往永生的阶梯。



打开手中厚厚的光明教义,瑟多先是垂首低诵了一段祷文,随即默然环视神坛下方整齐肃立的唱诗班,神情显得有些阴骛。



连同他在内的六名红衣神官,主持每日早晚时分的例行祝祷已经很久了。时光荏苒,一年年新晋的各国主教及高级执事,都会陆续前来光明总殿聆听诲授。长达数月的光景,虽然对每个苦熬多年方得出头的侍神者都是一种折磨,但圣地之行能够给他们带来的光环,却足以辉耀一生。



人类在付出些什么的时候,首先考虑到的会是回报,既便神职人员,也不会例外。



自从德维埃王国的新皇继任以后,坎兰大陆上由教廷间接掌控的国家已达六成。瑟多在德维埃游刃有余的表现,将一个连说话都磕巴的皇子直接推上了王位,同时也让教廷高层对他的质疑声息,像风中烛火般逐渐消泯。



四十二岁,这个年龄意味着曾经的年少轻狂,已连同旺盛的体能化作流水逝去。每天清晨醒来能够感受到的勃发生命力,也不知从何时起转化为挥之不去的疲倦,失去幻想的生活正变得灰暗而冰冷,看惯万般虚假的双眸镌刻着世故与内敛,却永远不复半分锐气。



瑟多颠覆了这一切。



作为一名在马棚中长大的孤儿,过于苛刻的生活环境自小造就了他深沉多疑的性格。长久以来苦修不怠的神圣魔法修习,也使得体力时刻保持在颠峰状态。他就像一头外表老迈的狮子,隐藏着锋利依旧的爪牙,尽管蓬勃的野心没有一刻停止过躁动,但那股如若火焰燃烧的灼痛感,早已让灵魂适应了煎熬。



“至高的神,愿万生万灵都沐浴您的恩泽,遵循您的旨意;光辉的荣耀来自于天堂,降临在地上,净化世人的罪孽;虔诚的子民将膜拜前行,去往吾神指引的方向......”



平板的,没有一丝波动的祷告声,荡彻于殿堂之中,唱诗班的合诵随之响起。数百名圣女披散着柔顺长发,统一式样的华贵袍衣遮掩不了其下骄傲起伏的曲线,哪怕一个不经意的动作,也会引发细微的波动扩散开来。



注视着眼前这些从大陆各地信徒中严格筛选出来的无暇处女,瑟多没有感觉到半点视觉上应有的享受,愈来愈盛的厌恶情绪几乎快要让他抛下手中教义,找个无人角落大口喘息一会。



光明总殿并非以前出访过的大陆诸国可比,除了必须严格遵守的戒条之外,这里不存在红衣神官能够接受的那种异性。确切的来说,是泄欲对象。



还是孩童时,那名体臭熏天的女主人把猥亵瑟多当成了一种乐趣。成人后的他每每回想起那根带着粘稠唾液,吸吮自己下体的肥舌,就会抑止不住强烈的呕吐感,以至于直到今天,也无法有些许改变。



纯洁而青涩的**,能够令人联想到的唯一事物,便是蔷薇花瓣上剔透的露珠。瑟多喜欢这种完全掌控的感觉,惯于享受每一声痛苦尖叫带来的欢悦。近段时间以来,他还能做的却只有在总殿中日复一日地忍受圣女们淡淡的体香,而不是借着公干的便利,去哪个国家找上些久未尝试的乐子。



“无上的光明驱除万般邪恶,愿神与你我同在。”清越的钟声终于再次响起,瑟多暗自长嘘了一口气,宣布晚祷仪式结束。



数百名圣女以极尽优雅的仪态盈盈施礼,鱼贯行出所在的偏殿。将近三个月的时间里,数以十万计抱着虔诚信念参与选拔的妙龄女子,终于只剩余了最后一批幸运儿。包括六名红衣神官在内的大批教廷高层,几乎是走马灯般倾尽全力**既定圣女。礼仪、咏唱、学识、以及种种神圣典故的传承,在所有九个偏殿中日以继夜地进行着,各国神职选修乃至其他事务皆已暂停。



这还是千百年来光明教会首次大规模筛选人类信徒,和其他神官一般,瑟多并不十分清楚教皇陡颁的喻令意味着什么。遵循与服从,才是他人生旅途中始终矗立的里程碑。



掩合上大门的殿堂变得静谧而空洞,庞然结界中源源轮回的圣光,确保着建筑体的每一处角落罅隙都沐浴在柔和的明亮下,就连瑟多身躯的投影,都被这充足光源彻底分解,再无一丝得以残留。



黑暗与阴霾,于神圣之地是绝不允许的存在。大神官颇为落寞地仰望着穹顶上方纤毫必现的古老壁画,龙马战车上正俯瞰大地的巨幅神明形象,是如此威严而凝重。基调部分喷薄的亮银衬托着肃杀天际,那些云层下作出种种溃败姿态的异端,显得渺小有若蝼蚁。跪地祈祷的人类高举着双臂,或匍匐,或仰望,虔敬之意跃然而出。



“卑微的傀儡......”瑟多喃喃自语,狭长的眼眸中燃起了两簇恶毒火焰。



生活在光明总殿中的苦修士不在少数,即使对于红衣神官这般地位尊荣的高层人员而言,前者都是一群难以理解的怪物。司职刑责的圣裁所与十字骑士团之所以能够令无数修魔者谈虎色变,皆因其中精锐成员出身苦修士的比例极高。那痴迷于光辉之源,近乎病态的信仰,激发出了深不可测的神圣力量,在生活处事方面,他们却单纯地仿佛幼儿。



正如世袭领主首先要求几百名妻妾的不是美貌,而是忠贞一般,神族对侍奉者的回报也充满了霸权意味。在瑟多眼里,这根本就讽刺得犹如德维埃皇权之争的最终赢家,会是那头用两条腿行走的猪。



“大神官阁下,下一批圣女已经在等候了。”偏殿大门被悄然推开,年轻的执事只迈入了几步,便远远躬下身去。



瑟多略略颔首:“请她们进来。”对方甫一出现,他的眉宇间已铅云尽散,仿佛之前的情绪转变,来自于另一个毫不相干的魂灵。



“就在刚才,这些圣女通过了‘自然之眼’的最终洗礼......”那执事犹豫了一会,终于还是顿步,委婉提醒道,“教皇陛下亲自主导的仪式。”



瑟多眉峰微扬,淡然道:“你叫什么?”总殿中的新一代神职不下万人,像这般玲珑剔透的下级却是少见。



“回您的话,小人叫做帕特。”那执事保持着谦卑的神情,语声中却透着抑止不住的欣喜,“帕特·罗伯逊,今天刚调来深蓝之殿。”



“下去罢。”大神官不置可否地低哼了一声,瘦削脸庞上死气沉沉地不见丝毫异样。



作为最纯粹透彻的精神透视魔法,“自然之眼”能够让任何伪饰或蛰伏的暗之魔力都无从遁形,人性对于信仰的任何变节甚至质疑,也会毫无遗漏地被施术者洞悉。瑟多历来不认为自己能够通过这类测试,幸运的是,从披上代表着荣耀与权威的神官红袍之后,他再也不必因此而焦虑。



整个教廷之中,通晓“自然之眼”施术咒文的不过十余人,而如今还有资格聆听瑟多忏悔的便唯有教皇而已。当然,长年累月与各国王储打交道的六名红衣神官与南北枢机主教,都不可能蠢到主动去验证灵魂的纯净度。高风亮节这种东西想想也就罢了,没有人会付诸行动,野史传说中的圣哲之辈,毕竟谁都不曾亲眼见过。



有了执事的点醒,瑟多匆匆整理完仪容,走出偏殿门外迎接那些初蒙神泽的女子。透过平整而空阔的广场,只见近百窈窕身影正从远端宏伟的主殿中逐一走出,婷婷袅袅径直而来。



再平凡的花朵,也会因为天潢贵裔的青睐,转眼间身价百倍。尽管大神官厌恶圣女,一如厌恶那些木讷蠢笨却实力超绝的苦修士,但他还是不失矜持地微欠了身,以平和而沉稳的姿态迎接着众人到来。



银剑之十字、暗金镌刻的镂空花纹、水平方向伸展而开的羽翼。



象征着至高权威的光明印鉴在最后一条纤影行出主殿正门时,竟是骤然大放辉芒。那从未黯淡过的苍白火焰像被注入了某种奇异的生命力,徐徐蔓延流淌,缭绕在那引发共鸣的个体旁侧,轻柔如水。结界内部突兀形成的流风穿行在总殿各处,掠过虚空时发出的声息似呢喃,若轻吟,隐合圣歌韵律,却要比后者更为清越纯净。



注视这一幕的每个人,都已经完全怔住。



白色烈焰开始忽明忽暗地由她体内喷出,与光明印鉴释放的神圣炽流相融,再也不分彼此。这熊熊燃烧的异像迅疾引发了结界内部激涌的圣光怒潮,短短片刻之间总殿所在的山谷已化作了一片光辉之海。



“神识?!怎么可能......”瑟多难以置信地发出呻吟。就在前一刻还和他同样茫然失措的诸多圣女,在电光火石间便被游走蹿来的火舌所席卷,她们惶然惊呼着,但随即便发现周身挥之不去的白焰全无温度,连衣衫也灼不透半点小孔。



“赞美创世神。”教皇那苍老而威严的语声响起在主殿内部,隆隆荡彻结界,“圣焰所向,世俗的双眼终将驱散蒙蔽;神说,要有光......”



“于是,黑暗即溃散。”一个清冷如冰的声音接着划破沉寂,镜面般垂落的银发逐渐从四散的火焰中现出,紫色眼眸亮如晨星。



瑟多骇然直视着光明印鉴之前,缓缓升上半空的这名女子,广场各处的神职人员纷纷惶恐跪倒,他却宛若失去意识的泥塑木雕,再也无法作出丝毫反应。



那紫荆花开的季节,惊艳绝伦的蝶舞;那暴雨滂沱的午后,稚嫩无助的女孩......回忆中狰狞的杀戮景象,再次活生生地出现在脑海里。现实与虚幻瞬间重叠,**早就泯灭,取而代之的则是刀刻般的恐惧。



三对洁白如雪的羽翼正轻拂于她身后,宣告着唐卡斯拉山脉,光明总殿之中,天使已降临。



--------------------------------



迟到的祝愿:pig康、混吃等死-H、獠·牙,望三位考核顺利。



真心感谢所有还不曾放弃《寂火》的朋友,我欠你们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