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寂火

王冠之上,镌刻着血与火交织的荆棘花环,战士的魂灵飞舞,轻掠,穿梭于夜空,地狱...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九章 运筹(中)
章节列表
第十九章 运筹(中)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人去楼空的希斯坦布尔总督府,早已被充作办公场所,每天总有络绎不绝的文职官员出入其内。有关后勤军需,及战后重建的申报文件,经过层层批阅后颁布到各级城镇,由当地行政机构完成执行。



战争时期的纷乱繁忙是超乎想象的,曾经井然有序的一切都被硝烟与杀戮打破。度过劫难的行省像是风雨后飘摇的蛛网,尽管坚韧如故,但想要将累累创痕修复如初,却绝非易事。



好在人类并不像蜘蛛,在某些特定的时候,倒是更类似于蚂蚁——协作能力让很多浩大而繁复的工程,最终得以实现。一双手的力量和千万双自然不可同日而语,关键在于,让人群凝聚起来的前提条件。



“绝望和混乱向来都是双生子,如果不想令民众失去信心,逆境中的统治阶层就必须制造出看似安定的氛围。要知道,谎言之所以会变成真理,是因为它度过了漫长的考验时期。你能够帮撒迦的地方并不多,一个坚实的后方,才是军队真正意义上的基石所在......”



望着眼前堆积如山的卷宗,坐在总督办公桌前的玫琳不禁微蹩黛眉,临行前摩利亚皇意味深长的话语又在心底回响,疲倦的思绪也随之扩开波澜。



步步紧逼的巴帝大军仿似一支引弦待发的利箭,所有处在射程里的斯坦穆人都在危机感下做着力所能及,甚至平日绝难完成的事情。北部城关从修筑到竣工,仅用了短短月余时间。抗敌的信念如同火山喷发出的熊熊烈焰,自发投入工程的无数平民通宵达旦地忙碌劳作,大部分石匠就连轮班休憩也是直接在城墙边倒头入睡。



新一轮的扩军狂潮,也在条顿行省脱离困境后席卷而来。彼此间再无阻隔的四个行省,令希斯坦布尔不得不去容纳越来越多的外来者。随着屡次战事而名动天下的裁决军团,正扮演了那块吸引人流的磁石——强大的武力才是平定生活的唯一保障,经历过太多创伤的斯坦穆人深知这一点。



民众本就抱着无偿的念头在付出劳力,预备役的数万新兵也不曾考虑过军饷问题,但长公主却并不认为临时政府因此便可以卸下重负。正如普罗里迪斯所言,安定,是必须存在的虚幻表象。达成目标的方式有很多,但最为直接的却唯有一种。



“钱,钱,钱......”她喃喃低语,手中的鹅毛笔已紧握得快要断折。



这位金枝玉叶的天潢贵裔,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为了黄白之物犯愁。捉襟见肘的财政现状让她开始怀念起童年时光,那块不知遗弃在哪个角落里的皇冠宝石如果放到今天,至少能让十万名以上的工匠领到酬劳,或者派发上同样数量的士兵饷钱,且足够丰厚。



一个无法维持正常支出的政府,即使拥有生命力,也是极其短暂的。自从接管行政最高行政权之后,玫琳便下令逐批调拨款项,坚持让参与再建的民众领到应有的工钱。



事实上捐粮捐物的风潮没有过片刻歇止,军需处的数十间仓库悉数堆得满满当当,金钱在如今的大部分军民心中,早已不如往日般看重。然而长公主依然想让每个人去坚信,新生的希斯坦布尔是座无可撼动的高山,不论军事抑或内政,都足以庇护它的子民。



安抚民心的手段起到了立杆见影的效果,另一方面,几乎被前任总督大人卷空的财政司,很快为赤字阴影所笼罩。军部近乎于打劫的数次行动,虽然狠敲了寻欢作乐的阔佬们一笔,但这毕竟是杯水车薪。



由于针对风月场所的新税法才刚刚出台,玫琳又无意在战后不久征收诸如土地、牧口、劳工等赋税,故而近日里雪片般飞来报批的文件里,提及经费的几已高达八成。



在如此被动的情势下,她只能庆幸,身边还有一群默默分担压力的同伴。



暗党的特殊机制,造就了无数独当一面的人物。他们或许没有机组同袍的强横实力,也难及宫廷法师的魔法修为。伪装与潜伏正是暗党成员需要掌握的全部,每个通过选拔的新人为此付出的艰辛,却要远远大于其他分部的同袍。



作为谍报机构的特殊衍生体,暗党无孔不入地监控着摩利亚所有十三个军团,渗透范围之广阔甚至直达内阁。为了将不同机构中需要扮演的角色以假乱真,暗党中人尽皆经过种种极具针对性的训练教习。即将融入国会的,在正式迎接下一个身份之前就已经变成了完完全全的政客,在丰富的学识与辛辣老道的谈吐上,他们不会逊于任何一名资深议员。



随玫琳前来希斯坦布尔的近百暗党,囊括了军事内政各方面的翘楚之材。动荡时期的行省虽然被撒迦以非常手段所掌控,但高速膨胀的军力以及乱麻般毫无头绪的后勤管理。却让这匹烈马随时都有脱缰的可能。好在第一流的训兽师适时到来,将整个临时政府高速规范化,一个独立且卓越的统治阶层,已在他们的不遗余力下初现雏形。



相比于那些年轻而精悍的下属,长公主无疑承受着更大的重负。撒迦毫无保留地放权,使得每一件城级以上的内务都必须经过她的首肯,才能够得以实施。



想起那该死的恶魔几天里一直陪着其他行省前来的高级将领四处巡视,晚间回到圣胡安总是神态轻松得仿佛没有半点心思,几乎快要被财政危机逼疯的玫琳不由恨恨地咬住了樱唇,只想一把火烧掉眼前数之不尽的文件卷宗。



“总监察长大人,特洛达城的执政官坚持要见您。”



两记剥啄打破了良久静谧,门外随即传来警卫恭谨的声音。自从长公主及相关人员进驻总督府后,撒迦便授意调来一支裁决编队,警戒可谓森严至极。



玫琳依旧垂目于手中文件,步步进逼的诸多官员让她感觉到快要无路可逃,“说我不在,要是还赖在外面,就把他扔出去。”



警卫大声应了,匆匆离去。不过片刻,玫琳只听得步履响动径直而来,紧接着办公室考究的紫檀木门被人轻轻推开,萧瑟寒气随之卷入,引得壁炉中旺盛的火苗拂动不已。



“你胆子不小......”长公主冷哼了一声,抬头望向来人时不由怔住。眼前的贸然闯入者身着裁决制服,一双紫眸深邃澄净,不是撒迦却又是谁?



“条顿行省同意归属联盟,明天恐怕要辛苦你一趟了。”撒迦望着她明显消瘦的脸庞,略带歉疚地道,“等到接管条顿以后,你暂时放下所有事情,先回牧场休息几天。”



玫琳显得毫不领情:“条顿那批人放弃军权是迟早的事情,你有时间去说服他们,倒不如多关心一下这个行省的财政现状。”



“我带了点东西放在外面,想请你验收。”撒迦温和地笑了笑,拉开密实合拢的天鹅绒窗帘。



玫琳诧异地起身,走到落地窗边。由最高楼层的总督办公室望下,府邸外围的偌大护院尽收眼底。积雪皑皑的空埕上几辆马车满载着成箱金币,数百名裁决士兵正在搬卸这些沉甸甸的宝贝儿,旁边看热闹的文职官员俱是一脸痴呆表情。



“这次又杀了多少人?不是说过让你别打贵族的主意么?”玫琳很快从震惊中清醒过来,明眸里燃起了愤怒的火焰,“行省的内务再艰难,等到撑过这个冬天就会开始好转。如果因为暴政而让那些世袭者产生恐慌,动荡的局面就会一直维持下去。要知道,是他们在维持着大部分农户和手工者的生计!”



“很久以前,我的马贼朋友就已经拿出了这笔钱。”撒迦直视神情渐变的长公主,平静地道,“形式总能逼出人们的底牌,我也不例外。”



“你应该是这个样子的,你本来就是这个样子的......”玫琳勉强绽出一个笑容,心头冷若死灰。



撒迦沉默了片刻,一语不发地走向门外。记忆中那个喜欢提着裙角奔跑,如蝶儿般美丽骄傲的红发女孩儿,已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长成。她和他,注定再也无法回到过去。



“有时候我觉得,你和父皇是同一种人。他明知道仇恨不会被淡忘,却还把我送来斯坦穆,而你也无条件地选择了接纳。”长公主的声音从后方幽幽传来,犹自带着一丝颤抖,“我就像某种筹码,被用来证明男人之间奇异的信任。最可笑的是,你们始终都只关注着对方的反应,从来没有人会在意我的想法。”



“愿意的话,你随时可以离开。”撒迦随手拉上办公室房门,淡漠的话语仍然回荡在空间里,不曾散去,“有些事情,的确是想忘也忘不了的。”



“你一定会后悔,一定会......”



玫琳久久地伫立在落地窗前,眼前倒映的投影是如此清晰而真实,便在那面色苍白的女子眼中,饱含的恨意已在沸腾。



“大人,我们这就回牧场,还是去军部看看?”等在总督府前的戈牙图远远迎上,两匹雄壮战马在后面不时扯着脖子,让手牵缰绳的侏儒举步维艰。



撒迦看了眼尚未被暮色侵蚀的天际,翻身上马:“条顿人的建议不错,你说呢?”



地行之王怔了怔,暗自诅咒着那添乱的少将,口中却在大声附和:“是啊是啊,多几个能带兵的家伙,总是不错的。呃,不过您已经有好长时间没去过军部了,如果今天还有时间,我想那些新招来的菜鸟一定乐于见到心目中的传奇人物......”



“调你去裁决的事情,我会考虑。”撒迦似笑非笑地打量着侏儒,策马而行,“海伦的性格很单纯,你不一样。”



“天!您怎么可以这样评论一名忠心耿耿的手下!”戈牙图满脸愤慨地爬上马背,这看似简单的活计对他的身高而言,无疑是个考验,“等等我啊,大人,别忘了您答应过我的!”



希斯坦布尔域级监狱,座落在行省西部的荒芜之地。连绵起伏的矿山将这座占地广阔的建筑体,掩藏于沉暗无尽的冷色深处,唯一能让马匹出入的通路,仅有谷地间干涸千年的河床。



近乎与世隔绝的生活,并未把监狱长希尔转变成不谙世事的木讷人物。事实上每周一次从城里来的马车,除了会运抵酒食和姑娘以外,还会免费提供些外界发生的新闻趣事。在回乡探亲的短暂假期里,拥有男爵头衔的希尔历来则是当地贵族圈子里广受欢迎的对象。谁都没办法保证自家的浪荡子永远与祸事绝缘,多了这么一位特殊意义上的朋友,牢房会变得有若天堂。



无论酒会上举止优雅的男女,抑或床底间婉转承欢的尤物,近段时间人们谈论最多的话题,便是关于裁决。



强大的入侵者袭来又溃退,仿佛永远不知疲倦的海潮。战火洗礼中的希斯坦布尔屹立如初,巴帝人没能夺走半分土地,却造就了这个如日中天的名字。模仿裁决军服制作的黑色猎装,正在上流社会成为风潮。名媛淑女尽皆幻想着能够邂逅一位冷酷而英挺的铁军成员,藉着捐献款物而刻意去军部转上半天的千金小姐多得令几名书记官不得不带上口罩例行公务——上百种香精胭脂混杂的味道,实在要比任何腐蚀魔法更令人生畏。



如同每个希斯坦布尔民众一般,希尔对战无不胜的守护军团亦充满了敬畏。可当他在监狱正门第一眼看到那名穿着裁决制服,没有任何军衔标识的男子时,本能的反应却是难以置信。



极为罕见的紫色眸子和束在身后的及腰黑发,在那方鎏金将印还未出示前就已经切实证明了造访者的身份。监狱长全然没有料到被无数军民称作“裁决之父”的撒迦,居然是个清秀温和的年轻人。关于对方的种种传闻,早就将强横及恐怖烙进了他的心底,独自叫阵巴帝三军的彪悍形象无论如何也同眼前的男子联系不到一起,但事实显然确凿得不容置疑。



整个接洽过程进行得简短且顺利,包揽全部发言的地行之王让希尔见识到了什么叫做傲慢与威严。在巨厦已倾的现今,监狱长自然知道谁才是真正的东家。如果犯人也能像乳酪般打包附赠,他绝不介意将那些枯瘦的猴子统统转手给侏儒。



史无前例的卫队护送,让所有被提出监区的本部军官都误以为将要被押解去的所在,会是某位大人物莅临的刑场。远远行在囚队后方的戈牙图一反常态地保持着沉默,再次途经谷地两侧的露天铁矿,对他而言是种折磨。



不仅是地行之王,撒迦注视着成千上万在矿场区域里开采劳作的犯人,亦在微微动容。长年累月的囚禁生活,让每个曾经强壮的个体都变得形销骨立。如出一辙的呆滞眼神加上裸露在衣衫外的惨白体肤,令人群看上去如若蠕动在阳光下的活尸。



埋藏在薄沙层下的矿床已经裸露出大片身躯,凹陷的坑体内部只闻得凿动声响连绵不绝。排成蜿蜒长队的囚犯费力搬运着磨盘大小的菱铁矿石,一根根生满锈迹的脚镣在地面上拖出浅浅印痕。超负荷的体力支出,使得很多人都处在崩溃边缘,唯一还能令他们感到畏惧并支撑着身心的原因,便是那盘旋在低空中的大群秃鹫。



任何倒下的犯人,无论死活都会被狱卒扔到不远处的山丘上,成为空中墓园埋葬的亡灵。冷血的监管者从来也不会在意劳力不足的问题,永远人满为患的域级监狱能够减少些膳食供应,无形中会在他们口袋里增添上几个叮当作响的物事。更何况眼见着活人被血淋淋地撕成碎片,正是打发无趣时光的方式里,最为有趣的一种。



正如来时一样,只有少数犯人机械地转过目光,漠然望向缓缓行进的撒迦与戈牙图,仿佛眼中所见的并非同类,而是某种毫不相干的生物。



或许是想表达对撒迦那身黑色制服的敬畏,一名狱卒突然踹倒了就近处直视谷底的囚犯,怒声咆哮道:“军部的大人也是你配看的?肮脏的杂种,是不是几天没挨鞭子浑身难受?!”



含混而凄惨的哭号声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山谷,戈牙图皱起眉头看着那狱卒拳打脚踢了半晌,终究还是忍不住讥嘲道:“喂!说你呢!他妈的是不是很过瘾啊?这么能打,怎么不去战场上和巴帝人玩两手,光在这里威风有个屁用!”



动手的狱卒怔在原地,正挤出满脸谄笑间却被旁边扑来的一条身影撞倒,接连挨了几记重拳后蜷起了躯体,痛苦地呻吟不已。四周观望的看守立时抽出腰刀,神情戒备地围拢上来,古怪的是却没有一人随即发难,反而俱是显得有些踟躇。



突如其来的袭击者,是个人类囚犯。与被击倒的狱卒相比,他瘦弱得像根一折就断的柴禾,在那张乱须虬结的脸庞上,却嵌着双恶鬼般幽冷的眸子。



“这家伙是谁?好像和其他人有点不一样啊!”



戈牙图大生敌忾之感,不自觉地微勒缰绳,放缓了胯下战马的速度。前方察觉异样的押解卫队陆续停止行进,为首的军官远远拨转马首似是要返回请示,却被撒迦以手势止住。



逆境中嘶吼的困兽总是很容易就能令同类产生共鸣,这一次,似乎也不例外。



那汉子确实如戈牙图所言的那般,颇为与众不同。六根刻满奇异符文的锁链贯穿了他的肩胛膝弯,死死限制着动作幅度,每条链体前端均已没入皮肉深处,与骨骼接合得毫无间隙。每次举手投足间,“叮当”脆声轻促而鸣,交织出凄冷韵律。



超过寻常人类甚多的身高,让他看上去更显瘦削。望着周遭缓慢逼近的大批狱卒,这名囚犯忽然龇出满口白森森的牙齿,扯出一个狰狞到极点的笑容,随即探出鸟爪也似的大手,轻松扼死了地上剧烈抽搐的同伴。



“睡罢......睡着了,就能离开这该死的地方,再也不会觉得痛苦。”



颈骨断裂的尖锐炸响虽然短暂,却令看守们手中的长刀颤抖不已。瘦长汉子低语着抚上了死者眼帘,起身跨过被他击倒的狱卒首领,旁若无人地对上了撒迦投来的目光,“小子,你从哪里来,现在就滚回哪里去。想自杀的话,就去找个没人的地方,不要连累我们。”



“穆拉尼,我看你是真的活腻了!”狱卒首领挣扎着从地上爬起,铁青着脸地低声怒吼,“那位是裁决的大人,裁决!该死的,我就知道不该放一个疯子出来晒太阳,你会毁了我们所有人!”



“裁决?就是你们平时说的救世主?”那汉子沉吟着,随即冷笑了一声,返身走回犯人队伍,“不懂得恐惧的家伙......”言语未完,整个人却已是僵在了原地。



“活着是件奢侈的事情,所以我不太明白,你刚才提到的自杀是指谁。”



鬼魅般出现在面前的黑发年轻人凝视着他,语气平和。附近的犯人与狱卒尽皆茫然而立,半点也不明白眼前这匪夷所思的一幕究竟是现实,还是幻觉中的假象。



穆拉尼满是污秽的脸上现出一丝震惊,但很快就被轻蔑之色所替代,“自大和浅薄有时候不但能让炼金术士送命,也会害死其他无辜的人。你身上的那块粗陋货色,只要稍微受到触撞,就可能把半个矿区炸成平地。像你这种没有半点魔力波动的家伙,也敢带着它出门,这不是自杀是什么?”



撒迦微微一怔,挥手示意看守们退开:“你也是个炼金术士?”



“别用这丑陋的名头称呼我,它只适合那些钉马掌的蠢货。”穆拉尼舔了舔干裂的嘴唇,低笑道,“先把那小玩意拿出来,我有好些年没碰过魔晶了。”



“你刚才的所有举动,作戏的成分很大。”撒迦从怀中摸出一物抛给对方,赫然便是那块战场上缴获的地炎晶石,“希望你的能力和心计一样出众,要知道,机会不是每天都能遇上的。”



“敢把这种东西带在身边的不是白痴,就是急于获得力量的野心家。如果说机会真的存在,受益者绝不止我一个人。”穆拉尼翻来覆去地把玩着条形晶体,眼神狡黠得如同一头刚刚抓到雏鸟的老狐狸,“很纯净的地炎原矿,再加上少量冰晶......的确是不错的想法,融合方式也很新颖。同样的材料我只能把威力扩大三倍,但是稳定性会远远高出这块破烂。愿意的话,撒迦大人,火神会永远站在您这一边。”



撒迦微笑起来:“你早就已经知道是我?看起来监狱并不像传言中那样闭塞。”



“狱长和他手下的每个人,总会有这样那样的事情来找我。当然了,大多数是为了做些饰物去讨好娘们儿。作为回报,我在里面过得不算太差,消息也要比其他家伙灵通上一点。”穆拉尼晃动着上身固定的锁链,目光已变得狂热,“教会的杂种几乎完全封印了我的力量,您应该会明白,雄鹰无法飞翔的痛苦。”



站在远处忐忑观望的狱卒首领,终于在撒迦径直走近时惨变了脸色。然而后者却带着温和笑容,仿佛和那名冒犯者攀谈得很是愉快,想象中大难临头的场景,根本未曾出现。



“不管他是谁,从现在开始,这个人属于裁决。”撒迦简简单单地说道。



----------------------------------



可能大家都已经知道了,但还是帮网站宣传下。VIP运营即将开始,据说是到5号正式收费,感兴趣的书友可以点首页的宣传广告看看,有具体的加入方法。



另外一件事情,我自己买了几张VIP点卡,边远地区不便充值,或是正在读书手头拮据的兄弟,可以通过站内短信联系我,免费奉送。



这几天会尽力多更新些免费章节,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