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寂火

王冠之上,镌刻着血与火交织的荆棘花环,战士的魂灵飞舞,轻掠,穿梭于夜空,地狱...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五章 偏锋(中)
章节列表
第二十五章 偏锋(中)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整个大篷逐渐陷入了静寂,数百个男人状若痴呆地注视着同一处所在,可怜的滑稽剧主角已经把双手环抛的草帽增加到了二十六顶,可投向台上的目光却始终寥寥无几。



从记事后接触人类开始,蓝菱就已经对这种混杂着欲念的眼神毫不陌生。此刻他依旧保持着文雅的坐姿,悠然与旁边的同伴低语,仿佛所处的并非滑稽剧场,而是阳光下开满白色小花的幽林之地。



“图鲁之瞳,他们唯一正式的自称。传说蝎足犬首的图鲁王是冥界司职刑罚的狂暴领主,敢于在任何形式上冒犯他的人不会太多,你的敌人显然就很有胆量。”精灵翻转着手中那枚独眼徽章,瞥了眼正襟危坐的撒迦,终究还是忍不住绽出一丝笑靥,“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你的变异术要比现在高明得多。”



“我现在已经做不到这点了,况且,戈牙图的手艺还算不错。”撒迦叹息着捋起额前垂下的一缕头发,半秃的顶门在灯光下熠熠生辉,“关于那个刺客组织,请继续说下去,我对他们更有兴趣一些......”



魔龙将留下的精神桎梏仍然坚如磐石,撒迦曾无数次想要以体内破魔刃硬撼那几道阴冷气息,可惜沉睡中神器却未曾有过任何反应。自告奋勇的地行之王在用所谓“祖传秘术” 替他易容时,显然没有当初染发泡妞的投入劲头,折腾半日的最终结果,却是造就出如今这副秃头龅牙的丑陋形象来。虽然就逼真程度而言,连贴身护卫都无法分辨出,眼前大腹便便的灰眸汉子究竟是谁,但恐怕只有后者才会知道,完成那些伪饰的过程有多繁琐。



正如年轻时的戈牙图出于某种见不得人的念头,才会硬着头皮向族中巫医学上两手改头换面的把戏一般,撒迦与蓝菱之所以会出现在帝都这家名不见经传的小旅馆,也同样存在某种必然前提。



最初巴帝人打着援助邻国的旗号,向斯坦穆大举调动军力之时,苏萨克首领索尼埃就在撒迦的说服下精选了一支小队潜入帝都。后者对战争走向的敏锐嗅觉,于不久后被验证无误,而这批混入表演者行当的伏兵,也早已适应了全新的身份,就此蛰伏下来。



几天前找上门来的故人,令所有正当红的“滑稽明星”惊喜交集。与老巢失去联系的漫长时日里,关于苏萨克被清剿的传闻可谓比比皆是,但马贼们仍然相信着,呼啸草原的同伴不会如此轻易地溃败。回归的日子,也终究会在某日来临。



撒迦与数十名随从带来了企盼已久的消息,同时也将他们心中最后一丝幻想碾得粉碎——索尼埃真的死了,正如斯坦穆政府还存在时,北方援军大肆宣扬的那样。



有了这些暗藏杀机的向导,库卡城的新访客并没有费上太多周折,便寻获了想要的目标。对于寸步不离身边的蓝菱,撒迦似是已然忘却对方的立场,与下属商酌大小事宜时均毫不避忌。微妙的是,前者也全然收敛了往日毕露的敌意,有时候,还会为这个临时同盟做上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蓝菱喜欢冒险与战斗的感觉,却历来排斥杀戮。来到帝都以后,撒迦总能找出各种各样的理由,来说服他去扮演清道夫的角色。尤其是那套时常挂在嘴边的说辞,往往会令骄傲的精灵当即妥协,毫无招架之力。



“如果你不这样做,接下来的步骤会变得很艰难。要知道满城都是巴帝人,一旦发生意外,我没有半点把握能活着逃出帝都......”台上的表演已渐近尾声,蓝菱耳边却低低响起熟悉的台词,“我想我能理解你的心情,真的很遗憾,来帝都之前没能及时解决这件事情。如果顺利的话,明天早晨我们就可以在不受干扰的情况下公平一战,当然,前提是所有人都已经回到了希斯坦布尔,那会让我感到放松。”



几名黏着浓密假须,坐在附近的近卫已掩饰不住眼中的笑意,撒迦却依旧一脸肃然,“条顿行省的少数高级军官,以及圣胡安牧场的主人汤姆森,都在渴望着和亲人团聚,所以我才会来到这里。包括那位前任财政大臣,每一个目标的所在地现在都已被确定,今晚我就要带走他们,并且不希望出任何纰漏。”



蓝菱冷下脸来扫视着周围的人群,等到那些或暧昧,或痴迷的目光纷纷回避,才转首望向身侧,“以前的撒迦应该不会为了任何事情找借口,可是最近这段时间以来,我不得不去适应你的新脾性。行了,又要做些什么,就直说罢。在离开这里以前,有一点得先提醒你,我已经为了这次远足舍弃了弓箭,别再妄想其他过分的要求了。”



随着压轴戏结束后的鼓点渐轻渐稀,散场的人流带着难舍的情绪,穿行过蓝菱身边。其中绝大多数视线,都集中在他身旁的撒迦手上,那儿正横托着一套惹人遐思的舞姬裙装。



混杂在新一轮观众当中的裁决军士快步行入大篷,示意一切均已就绪。撒迦悠然起身,随手抚平了裙装上的细微褶皱,“走罢,在今天晚上,总得有人去付出些什么的。”



盏茶时分之后,出现于皇宫附近的蓝菱总算明白了,诡计百出的对手言语中蕴含的意味,早先不祥的预感也在这一刻化作现实:那身惹火到极处的露脐裙衣,已代替了原本的装束,为清丽绝伦的精灵增添上几分难描的妖冶。



“你一定会为此付出代价,撒迦。”蓝菱从牙缝中迸出威胁。完全等同于周遭女法师的乔装打扮,让他苦苦抑止着杀人的冲动,尤其在注意到众人古怪的表情时,怒火更是由心头肆虐,快将全身烧沸。



“不经过伪装,就无法通过那些岗哨,这你应该比我更清楚。”撒迦知道,连日来刻意安排的刺探行动,必然使得精灵对皇宫警戒的严密程度了如指掌,“以我现在的这副模样来说,女装显然要更适合你,而且那位被囚禁的皇帝,也一定会很高兴看到有新面孔出现。”



“遭天谴的家伙!”蓝菱冷冷地诅咒着,目光却直瞪撒迦。



“好了,姑娘们。这一行的规矩,是不能让主顾等得太久。”撒迦整了整皱巴巴的礼服,几枚暴发户才会青睐的硕大戒指以及猥琐不堪的笑容,将准皮条客的特征彰显无遗。



如预料的那般,这批单独行事的裁决成员毫无波折地通过了哨卡盘查。由偏门进入皇宫的短途之间,巴帝士兵亢奋的口哨声此起彼伏,蓝菱与一干女法师裸露出的如玉肢体让他们几乎想要嗥叫,走在队伍前方的撒迦却根本没人去望上半眼。



早在入侵者的铁蹄踏破皇城之后,斯坦穆的最高统治者卡夫·德鲁·里察德便彻底沦为了阶下囚。这位生性懦弱的皇帝并没有像当初受冕登基时宣誓的那样,守护王土子民直至生命终结,事实上巴帝人的威逼利诱根本还没来得及起到作用,他就已经以最卑微的姿态匍匐在皇宫正门前,迎接敌军的到来。



从“兵援邻国”到“肃清内敌”,希尔德大帝在众多旁观者面前堂而皇之地主导着这场侵略游戏。至今未能打下的四个行省,使得前者对入主斯坦穆皇宫毫无兴趣。另一方面,谋士们提出的藩属国构想,也正是卡夫和斯坦穆皇族能够活到今天的最大原因。



比起那些因亡国而惶惶不可终日的子民来,卡夫则在软禁生活中表现出了足够的适应能力。虽然皇宫里的大部分侍女仆从都在战争中期溜之大吉,但慷慨且仁慈的新主子还是允许他继续行使有限的权力,当然,对象仅限于那些未能逃离皇宫的斯坦穆人。



据说人类遇到极大的压力时,潜意识便会产生逃避的念头或者干脆无视,卡夫似乎继承了这一点,并将其发挥到极致。往年闲暇时分才会召来的歌舞表演,如今已成了老皇帝打发时光的最佳方式。尽管御用剧团早就出逃殆尽,好在巴帝军方总能在允许范围之内满足前者的任何要求,包括从宫外募集众多高级舞姬,和其他奢靡至极的享受。



家花没有野花香的定律,很快就让老皇帝迷恋上了这种昂贵的召妓方式。流行于民间的“膝上舞”,蕴含的火辣激情往往会让男人们难以招架,有趣的是,在这方面行将就木的卡夫却表现出了令人吃惊的能力。以几名巴帝高级将领的话来说,他总算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战场。



当撒迦一行人通过处处岗哨,到达卡夫所在的后宫之际,蓝菱的风姿立即征服了所有人。就连年仅十五岁的小皇子,也同样在怔怔地注视着美丽的精灵,如同场地周围的巴帝士兵一般,表情古怪到了极点。



竖琴与长笛的合奏曼妙响起,杀戮舞剧也就此拉开帏幕。镶着银边的猩红地毯宛如一幅抽象派画卷,点缀其上的女法师于瞬间将奇幻之美绽放到极致,所用的却并非舞姿,而是魔法。



纵横交错的元素球像是一柄柄圆润而锋锐的刀刃,毫无滞塞地贯穿了每个巴帝人的头颅。大蓬飙射出的血花在空中爆出千万枚凄艳碎瓣,随即形成的静默屏障竖起四面皓青高墙,彻底将宫内的声息隔绝。等到所有的尸身颓然倒地,撒迦已经走到那些面色惨白的斯坦穆皇族面前,取下了虹膜上覆盖的浅灰色软晶。



“我是撒迦。”几乎是在这温和言语响起的同时,两名束着高贵发式的皇妃便直接晕倒过去,连惊呼声也未能发出。



“你们终于还是来了,摩利亚人。”卡夫叹息一声,恋恋不舍地从蓝菱身上收回目光,转向那闻名已久的紫眼魔王,“如果没猜错的话,你的同伴应该正在其他地方做着同样的事情。格林将军可以抵挡住敌人的强大攻势,却不能忍受远离母亲的痛苦。任何一位成功的统治者,都应该时刻洞悉部下在想些什么,就这一点而言,你真的很高明。”



“除了格林的母亲,前财政大臣和其他一些人也将得到解救。”撒迦缓缓扫视着眼前十余名皇族,微笑道,“卡夫陛下,说起来还是你给了我这样的机会。格林的主战倡议,似乎是他由帝都调任条顿行省的唯一原因。至于希斯坦布尔守战中殉国的特洛尼达中将,知道是什么让他同意了诈降计划,并且甘愿自残诱敌么?我的部下只告诉他,无论巴帝派来多少军团,也无论将来会发生什么样的变故,只要我们当中还有一个人活着,行省边关就永远也不会**上巴帝的战旗。”



“特洛尼达......”卡夫茫然重复着这个并不陌生的名字,浑浊的眼眸中现出复杂神色。



“只凭着一句承诺就付出生命,对于你来说,这应该有点难以想象。不过,比起传言中那位昏庸且懦弱的皇帝,你的从容还是让我感到了惊讶。”



“没有人会不喜欢征服和统治的感觉,但是在那之前,你得清楚自己将要付出些什么。从继位以来,我始终在避免与别的国家发生利益摩擦。有了巴帝、摩利亚这两个强大的邻居,任何国家的王者都会活得很累,当然也包括我这个没什么野心的老头子。很不幸,战争终于还是来了,就像每个斯坦穆人所担心的那样。这些日子以来,我承认自己表现得像个懦夫,但却并不会感到羞愧。”



“哦?我有点觉得,正在听一个不算高明的笑话。”撒迦冷然嘲讽。



“撇开这身皇袍,我仅仅是个贪恋生命的老人。我的妻妾们都很美丽,几个孩子也算得上乖巧,每天晚餐时看着他们坐在周围,实在是人生中最快乐的事情。如果躺在冰冷的坟墓里,除了亲人的泪水和雏菊以外,很遗憾,你将再也得不到其他任何东西。”略顿了顿,老皇帝艰涩地笑道,“只要能活下去,我不在乎国家的命运。”



终于觉察到异常的外殿守卫开始源源不断地涌入宫内,与撤去静默屏障的裁决法师展开了激烈对攻。蓝菱在撒迦的注视下极不情愿地投入战团,未曾携来帝都的“人马之辉”没有给这名神射手造成太大的不便——在抢过巴帝士兵手中的短弩之后,他射出的每一支箭矢,都必定令一名敌人彻底丧失战斗能力,然而却并不致命。



“有你这样的皇帝,斯坦穆会亡国也就没什么值得奇怪的。很明显,阁下更喜欢把自己看成普通人,而不是统治者。”撒迦仿佛正置身于希斯坦布尔军部那间巨大的办公室,周遭不时横飞的血肉唯一产生的影响,便是令他的语气变得更加平缓温和,“这的确令人遗憾。因为我们来到帝都的原因之一,就是想带一名斯坦穆皇族回希斯坦布尔。”



人体倒地的闷声和压抑的惨呼已经充斥了整个内宫,但从所有皇室成员绝处逢生的惊喜表情来看,他们还是清晰地听见了刚才那句话语。无论如何,残暴且贪婪的巴帝人都不是值得信任的对象。能够离开这座变相的牢笼,去向传说中的自由之地,或许会意味着一个崭新的开始。



“他必须拥有皇位继承者的身份,这样才有资格为四大行省联盟效力。”撒迦直视着老皇帝骤然黯淡的眸子,简简单单地道,“希尔德不杀你们,是为了构建傀儡政府,我也有着类似的想法。”



“我才是现任的皇帝,你们为什么还要重挑人选?!”卡夫急剧地喘息着,低嚎得像只即将遭到屠杀的老羊,“从希斯坦布尔守战爆发开始,直到条顿破围,我始终在猜想你们总有一天会来帝都。也正是为了这个,宫外的表演者才会被频繁召来,好让没有受到邀请的客人有机可乘。撒迦,你这个彻头彻尾的疯子。包括希尔德在内,很多人都被那支裁决军团的谨慎作风所蒙蔽,但我很清楚,四个行省根本就满足不了你的胃口,整个斯坦穆才是最终的目标......”



老人的声音慢慢微弱下来,由于危机而迸发出的力量正在无声无息地离他而去,本就衰老的面容更是显得了无生气,“我的儿子们还太年轻,年轻到不懂得什么叫做演戏。撒迦......不,撒迦阁下,请带我走,您将发现自己找到了世上最忠诚的仆人。”



“我说过,只需要一个人选,那不是你。”撒迦残忍地打断他,目光转向几个年龄不一,表情却雷同的皇子,似是想要化解他们的惊恐般,微微地笑了笑,“以前在摩利亚的时候,贵族们总是喜欢赌马,但赌得并不坦荡。每到赛事开始以前,对手之间针对马师和赛马的种种暗算,可以说是岩重城里最频发的事端。现在,我想让诸位清楚,这里不会有任何一匹马被留给巴帝人,想要活下去,得靠竞争。”



密密麻麻的巴帝士兵仿佛倾巢的兵蚁,从各个角落里爬出,张开强有力的鄂齿不断袭来。裁决法师虽然在人数上处于绝对劣势,但多年战地生涯造就的默契与经验,却使得她们牢牢维持着对战爆发起便迅速构筑的防御阵型。所有掩近的敌人都在蓝色长蛇组成的交叉火力网前倒下,强大的电能令全钢铠甲以及刀剑都变成了传播死亡的帮凶。远端巴帝魔法师小心翼翼的辅助反击,在这些前摩利亚皇家军士的眼里,则根本就和小孩子的把戏般不值一提。



一柄被电系魔法击中的阔剑从高空中呼啸落下,恰恰斜插在众皇子前方不远处,扭曲如麻花的剑身衬着依旧青森的刃口,看上去如同一条垂死的蝰蛇。



“想好了么?时间已经不多了。”宫外传来的警讯长号和足下地面的隐隐震动,都在明确无误地告诉撒迦,整个皇宫乃至帝都,用不了多久就会成为连苍蝇也飞不出去的铁桶。



“撒迦阁下,如果产生了最终的人选,您愿意赋予他什么呢?”大皇子洛南直愣愣地瞪视着地上那把杀人利器,空气中湿润的血腥气已不再让他恐惧,而是唤醒了些许萌芽般的杀

机。



“活着。”撒迦轻松地回答,“比起那些由于皇室而被放逐、被斩杀,以及在战火中丧生的军民,能活着就已经不错了。”



“我还想得到另一些东西。”洛南努力挺起胸膛,期望用男人的方式得到对方尊重,“能让我感到满足的权力,还有......”



两团巨大的火球喷吐着张牙舞爪的热浪瞬时射至,在空中折出诡异弧度之后,于大皇子所在的位置合而为一。对撞产生的冲击波挟卷着火焰和碎尸,暴雨般喷得到处都是,等到那蓬耀眼的强光完全散去,这过于自信的男子还剩下的,就只有一双齐胯折断的腿。



“就算是神,在我们大人面前也没有讨价还价的资格。”出手的裁决法师叫做维罗妮卡,点缀着雀斑的娇俏脸蛋已变得狰狞无比,“要么就服从,要么就死亡。”



就在旁侧对敌的蓝菱目睹了整个杀戮过程,对于这名平日文静内向的姑娘突兀间产生的情绪变化,不由得感觉到了一丝震惊。紧接着,他这辈子见过的最丑恶残酷的景象,映入了眼帘。



全无征兆的,战团中央这一小块空地,就怒放出了新鲜血花。平日里养尊处优的皇子们狗一般斗杀起来,除了年龄最小的唐克尔迪·里察德以外,所有人都在向亲生兄弟痛下杀手。那阔剑连番转换着主人,每经过一只手掌的掌握,乌黑色的液体便会随即爆出,飞溅在人丛中。妃子和皇后的哀求劝阻没能挽救任何人的生命,反而将她们自身推入了冥界深渊——初经博杀的年轻人或砍杀,或撕咬着一切接近的物体,恐惧转化而成的疯狂让他们再也不能分辨,面对的究竟是敌手,还是哭喊的母亲。



由于惊吓,十五岁的唐克尔迪趴在地上,拼命向不远处的父亲爬去,这近乎本能的举动挽救了他的性命。等到终于和老皇帝相偎在一起,身后癫狂博杀的皇子连同无辜者已经悉数倒了下去,唯一还活着的那个,仅剩了一条臂膀,连整个鼻子都被人咬去。



“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那人犹自紧握着阔剑,跄跄踉踉地走向唐克尔迪,血流披面的形貌令他似极了发现猎物的食尸鬼。



可惜语言是无法杀人的,就在这名重伤的皇子走到胞弟近前的时候,一支弩箭轻啸而来,贯穿了他的头颅。



“跟我走吧,没事了。”蓝菱拉起唐克尔迪的手,后者茫然无措地仰视精灵,除了跟着迈步以外,再也做不出其他反应——过度的恐惧,快要让这少年崩溃。



接近两丈高的巨型火焰墙猛然腾起,替代了原先的防御阵型。双方法师修为上的天差地别,在这一刻显露无疑:全体裁决成员已在有条不紊地发动传送阵,并逐一撤离,被熊熊烈火阻隔在外围的巴帝人仍然显得手足无措,连番射至的冰锥水龙无不化作蒸气散去,仓促间就连半个缺口也未能打开。



随着空间里漾起异样的波动,深蓝而幻丽的传送大门悄然扩开。蓝菱异样地沉默着,走向那处,拉住小皇子的手背上隐隐暴起了青筋。在经过撒迦身边的瞬间,他冷冷地向对方投去了一瞥,目光中饱含的愤恨与鄙夷,能把冰山融得对穿。



对精灵而言,斯坦穆算个较为熟悉的国家。他也知道,这些懦弱的皇族之所以能活到今天,最大的原因是他们觉得几十万军人的战死,连同王国的覆灭,都没有自身生命来得重要。为了固守城关,库卡城里七成以上的民众都被强行征集过,其中甚至有着女人和孩子。



平心而论,蓝菱蔑视这个自恃高贵的群体,但撒迦那令人发指的手段还是让他动了杀机。更为可悲的一点在于,刚才的压轴演出,撒迦自始至终都没有跟他提过任何细节。



换句话来说,他从来没有真正得到过信任,即使是暂时的。



面沉似水的精灵引着小皇子举步跨入法阵,再也没有回头看过一眼。随着涟漪般轻涌的波纹一次又一次荡开,裁决法师们也相继被传送到帝都的某处城郊。同时行动的几路伙伴已经等待在那里,玫琳操纵的神器将带着所有人回到希斯坦布尔,不留半点痕迹。



“你怎么能这样对待一个老人?”满地的血污之间,卡夫双眼无神地望着撒迦。失去魔力维持的火墙在逐渐消融,他的余光可以看到无数身影向这边冲来,但一切,都已经不再重要了。



撒迦没有作出回答,没有望向四面八方疾掠而来的敌人,更没有片刻稍顾那道越来越小,即将合拢的传送门。他只是背负双手,看着洁白如雪的宫壁之上,龙飞凤舞的一排大字:“天父的恩泽永佑斯坦穆”。



“守护这个国家的不是什么神明君王,而是一些微不足道的人。不过,像你们这样的大人物,从来都不会在乎罢?”撒迦的目光仿佛穿透了墙壁,那片遥远的鬼域近在眼前。



带着些萧索,他微叹了口气,伸手在卡夫右肩上拍了拍,整个人陡然从原地浮起,身躯诡异地扭曲起来。



合围上来的巴帝守卫没能把敌人留住,事实上他们的目力只捕捉到了连串飘忽的虚影,连撒迦的衣角也没能沾上半点,就这般被其轻易地掠出宫殿,鬼魅般纵越而去。



短暂的嘈杂忙乱过后,部分军士注意到低垂着头颅木然站立的斯坦穆皇帝,仿佛有些异常。等到这矮小的老者,终于在喝骂声中仰天倒下时,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往后退了一步。



卡夫的面目上,正伏着一只斑斓可怖的生物。它的体形类似于大到离谱的蜈蚣,头部却生着坚角耸耳,二十八对须足爬附的皮肉表层,完全变成了墨汁般的浓黑色。随着这生物轻松咬开卡夫的前额,将整个身躯钻入颅内后,再由顶门血淋淋地游出,牙关打战的声音顿时响彻了内殿。



直到灵魂沉入黑暗的那一刻,在场近千名皇宫守卫也没能明白,这邪恶之物究竟从何而来。而片刻间将飞行轨迹遍布整个内殿的后者,在豁开最后一名巴帝人的腹腔,咀嚼着脏器自行向撒迦消失的方向追出之际,倒是打了个大大的饱嗝,显得心满意足之极。



诅咒法师体内的蛰伏经历,着实是把它憋坏了。



——————————————————————



我回来了^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