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寂火

王冠之上,镌刻着血与火交织的荆棘花环,战士的魂灵飞舞,轻掠,穿梭于夜空,地狱...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章 进退(上)
章节列表
第三十章 进退(上)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拂晓时分,豪全无睡意地望着手中淡而无味的一小壶果酒,感觉到腮帮子在隐隐发疼,两道浓眉几乎已快要拧断。



身为第一龙将,这条威猛如狮的大汉在魔龙一脉乃至整个德古拉穆尔族的地位,都是极为尊荣的。即便魔界无可争议的最高掌权者暗魔皇,在面对所有十三名龙将以及数百头深渊魔龙的时候,也会表现出适度的敬意。



然而现在他却只能捧着这壶连水都不如的烂酒,坐在狭窄的帐篷里,充当那一老一小两个混蛋的听众,根本连插话的机会都没有。



尽管满肚子都是邪火,但豪还是保持着克制,仅给过撒迦一点点暗示——他的确已经很不耐烦了,秃鹫般犀利的目光三番五次地扫过对面仍在侃侃而谈的精灵长老头颈,同时在心里盘算着用什么样的角度把它扭断,才比较有新意。



当然,这只是想一想而已,类似于此的情形,他早就不是第一次碰到了。或许在其他魔族眼里,龙将和龙套永远也不可能扯上半点关系,可豪却十分清楚,这世上还有着一个年轻人,能够让自己作出并不情愿的妥协。



“我只是跟着蓝菱来,想尽一个朋友的本分而已。请不必过于客气,这种事情,算不了什么的。”撒迦第三次强调‘朋友’这个词,豪同时在心里恶狠狠地冷笑了一声。



“对您来说可能是小事,但对于我们就不一样了。”拉瑟弗长老很诚挚地看着他,笑容亲和得有若阳光,“曾去过摩利亚的那些族人,向我提及过您很多次。我想说,不管是蓝菱,或是他们,能认识您这种朋友真的属于福分。”



撒迦似乎也厌倦了这个话题,尽可能委婉地道:“摩利亚人和那些蛮族,应该暂时不会再构成麻烦了。没有其他事情的话,我得早点回斯坦穆去,再留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



拉瑟弗沉吟着,“不知道您听过有关老鼠的一个寓言吗?”



“什么?”撒迦微怔。



“很小的时候,族里的智者就告诉过我,一场让千万人丧命的洪灾,最初的起因很可能是由于几只微不足道的老鼠在大堤上筑了窝。任何从表面看起来毫无关联的人或事,其实都存在着一定的维系,只不过有些很明显,而另一些极少被察觉。说实话,精灵族并不像人类想象中那样闭塞无知。早在您入主希斯坦布尔,裁决威名传遍大陆的时候,我就已经在想,作为昔日的东家,摩利亚将会对你们这股崛起在身边的新势力采取什么样的行动,敌对?示好?还是置身事外冷眼旁观?现在看起来,答案实在是有点出人意料。”



帐篷很小,仅在角落里燃起了一盏昏暗的魔晶灯,地面上铺展的草皮还是很湿,再不拘小节的主人于如此环境下都会感到或多或少的尴尬,但拉瑟弗的神态却仿佛是伯爵在富丽堂皇的府邸里会见宾客。“摩利亚的那位皇帝陛下,暗地里帮了您不少忙啊!更让我觉得奇怪的是,他好像从来不考虑回报,甚至连女儿也送到希斯坦布尔,在您手下担任小小的内政监察职位......”



撒迦抬起两根手指摇了摇,淡然道:“闲聊了半个晚上,你真正想表达的应该不会是情报收集能力罢?其实这些都算不了什么,就连让你说出来的必要都没有,我也从来没有打算要去隐瞒它们。”精灵长老突然间的单刀直入没给他带来半分讶然,那黑白分明的眸子里依旧沉寂着超越年龄的坚忍与淡定,宛如幽深千年的古井。



“我觉得呼啸森林的这把火,放得也太巧了点......”拉瑟弗像是感觉到言语中的欠妥,不由得赧然一笑,“抱歉,我只是猜想,有人正算计着所有的环节,包括你我,包括蓝菱,也包括了整个精灵族。”



“我们走。”撒迦霍然起身,掠了豪一眼,“再呆下去,我恐怕会做出些出格的事情。”



“那才比较有意思。”魔龙将冷笑,将手中陶制的酒壶抛到地上,随他之后大踏步走向帐外。



拉瑟弗瞠目结舌,想要留住两人,却又不敢。仅靠着单人之力横扫了整个部落联盟外加摩利亚特使的撒迦,恐怕就连三岁孩子都能想象出他的可怕,更何况还有一整支所向披靡的铁军和四个独立行省作为后盾,那加起来简直可以在眨眼间让精灵全族死得干干净净,连声惨呼的余地都没有。



至于那条长须汉子,长老的潜意识中则是完全颠覆性的概念。对方全无形迹的精神波动与肉体自身磅礴的威压,让他觉得看见了一座移动中的巍峨山脉,一条浩然奔流的大川。所有试图阻挡在前的物体或生命都必将被碾成碎到不能再碎的粉末,那几乎就像森林之神的存在一般毫无实据却不容半点质疑。



面对着这样两个人,拉瑟弗敢于说之前的那番话,自然是有原因的。



蓝菱等人返回部族后,同时带来了部落溃败的消息和两名神兵天降的煞星。巨大的喜悦很快便席卷了精灵营地,拉瑟弗却是极少数能够保持清明的例外之一。通过阿洛的描述,他敏锐地嗅到了一丝阴谋的气息,这些天来苦思不解的谜底也于心底现出模糊轮廓。



一切都过于巧合了。偏偏他又向来对人类世界的战事纷争极为关注,全族就这方面投入下去的人力物力,绝不亚于任何唯恐战火燃及己身的小国。



而此刻,这位精灵中的军情分析专家兼最高首领,则犹如一个姿色平庸却叫嚣着不倒空口袋就别想爬上床来的**般,眼睁睁地看着本以为是羊牯的主顾吐了老大一口唾沫后扬长而去,就连半分继续讲价的兴致也欠奉。



望着空落落的帐篷,拉瑟弗突然很想给自己来上两个耳光。早知道撒迦根本不吃这一套,那套先揭破表象再坦诚相见最终皆大欢喜的说辞就连想都不应该去想,弄巧成拙的悔恨像是烧红的针在穿刺着体内的每块脏腑,当疼痛混杂的羞辱达到最高点时,他拔腿冲出了帐外。



“撒迦阁下,撒迦阁下!”巡行在雨中的几名警卫吃惊地看着儒雅的长老喘着粗气,在泥泞中挽起袍裤一溜小跑,全然不顾点点泥浆纷飞上后身,“有谁看到了刚才那两个人类?他们往那边去了???”



懵懵懂懂的族人中有着一人举起了手臂,指向东南方。拉瑟弗立即大失风度地低吼了一句他所知道最恶毒的诅咒,向着那处直追下去。



幸好,这次森林之神仍旧对他眷顾有加。



小型帐篷连绵而成的营地边缘,撒迦正在和三名天傑星低声交谈着,一群德鲁伊站在周围,豪却已经不知去向。



“撒迦阁下,我想您一定是误会了刚才那些话,请允许我加以解释。”拉瑟弗长老快步走近,瞪了蓝菱等人一眼,“只不过让你们再出去一次,结果却用了这么长时间。况且,蓝菱,我记得让你留下来陪着客人的。难道精灵族应有的基本礼仪,真的已经比不上一点幼稚的好胜心了么?”



“呼啸森林......”蓝菱像是没听见这句斥责,喃喃道,“呼啸森林又成长起来了,比以前还要茂盛。”



拉瑟弗的眉头皱得更深,在外人面前讨论这个话题显然不是他所希望的,“那又怎样?至高神泰芮千万年来都充当着精灵族的守护者,我们的家园受到神辉庇佑,原本就很正常。”



“再也不是家园了,那里......那里......”阿洛接口,年轻俊朗的脸庞上有着迟暮般的黯然,“那里已经成了地狱。”



很少有人能够想象,一片本是森林的焦土,在短短几天之后居然又勃发出生机,并奇迹似的蔓延出参天林带来。在精灵的眼里,这却不足以称得上匪夷所思。真正令天傑星感到震惊的,是他们所见到的每株树木,都已不能再算作纯粹的植物,而根本就是猛兽和实木的结合体。



同样隆出地面的虬结根须,同样布满褶皱的粗大树身,同样能拔足而起合拢致命枝杈的行动能力,但这些“树兽”跟自然术士召唤出的古木守卫,还是存在着极大的差异。



变异成苍鹰的精灵德鲁伊第一眼从远方看到森林全貌,便全都产生了一种错觉:那是数千万头恶魔集结而成的海洋。



它们的树干上生满了大大小小的半透明块垒,依稀可见一团团蠕动的活物蜷曲其内,鼓胀凸起的表层仿佛随时便要狰狞爆开,流出满地浓汁来。浓密的枝冠在风中无声而狂暴地呼号着,簌动着,近乎本能地向天空中飞过的精灵探出枝梢。甚至还有许多株特别高大粗壮的个体,带着飞溅的土块向空中跃起,奢望能够将这些血肉之躯遥遥撕碎,再大口吞咽下肚。



整个森林区域连同周边数十里方圆,已然见不到飞禽走兽的踪影。就连地面上谨慎靠近的天傑星,在接近林带边缘时,也都相继站定,被那股潜伏至深的血煞波动迫得难以呼吸。



正值最前沿的数百株巨树挪动着沉重步伐,向三人围拢过来之际,一个不过常人膝高的身影从林间骤然掠出,冷冷地低喝了句什么,那些庞然大物便蹒跚折回扎根的位置,如同驯服的巨兽般静默下来。



陆续降落的德鲁伊认出了这披着覆面斗篷的怪人,便是另一名参与攻陷呼啸森林的摩利亚特使。历来无所畏惧的天傑星却没有作出敌对应变,悉数立在原地。最终那人尖锐地开口,吐出连串急促难明的音节,并单臂指着身后的森林划了个半圈,往颈上比了一比,就此扬长而去。



“我知道六种以上的异族语言,还是听不明白他在说什么。不过,却看懂了那个手势。”望着听完叙述后满面阴沉的拉瑟弗长老,阿洛迟疑地道,“他在警告我们,再回森林的只有死。”



“你们是天傑星,是族里最强的战士!难道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邪恶在属于精灵的土地上生根?!”拉瑟弗咬着牙,额角隐约有青筋凸起。



蓝菱沉默了片刻,缓缓道:“我们比你更清楚面对的是什么。就算全体天傑星到齐,对战那怪物的赢面也不会超过三成。更何况,它背后还有着数不清的树妖,那是全族都无法匹敌的力量。”尽管是在向族内长老称述利害关系,但他的目光却始终紧盯着撒迦,全身袍衣都在由于欲爆的斗志而拂动不休,“等部族找到新的家园后,我会独自回呼啸森林,直到流尽最后一滴血。可现在,每个战士都得把命留着,死人是不能对部族的安危起到任何作用的。”



“多一个人,就多一分走出去的希望。”内斯塔铁青着脸接口,身为天傑星的自傲,已随着这个长夜的消逝而灰飞烟灭,“我们只能再去寻找一块清净的地方安家,没有别的选择。”



“是这样么?”拉瑟弗长老微微地叹息着,掠了眼默然垂首的德鲁伊们,神态随即平静下来,“部族的利益大于一切,你们做的很对。只不过,大陆虽然广袤,但要找到理想的容身之地,会比想象中困难得多。”



那片忽然冒出的可怖森林,自然与生脉之泉的力量存在着脱不开的干系。令他难以接受的是,摩利亚人不仅真的找到了泉眼所在,而且还立即派上用场,造就出这么一批邪物来。



这恐怕是个深谋远虑的计划。昔日盟友或许早就觊觎着,能够将植物生机短期内摧发到极致的生脉之泉。更加微妙的是,他们把动手的时机选择在了二十万精灵合族以后。也就是说,无论上次摩利亚特使提出的要求是否被接受,同盟关系是否可以继续存在下去,这股魔泉都会是近百年来精灵所引发出的,魔力蕴藏最为充沛的颠峰之作。



并且,它都会被摩利亚收为己用。



回想起当年那位二皇子为精灵族走出分裂所做的种种努力,拉瑟弗不禁打了个寒战。正如一个快要输光全部筹码的赌徒,才发现手中的每张牌都被对手算得清清楚楚一样,死灰色的沮丧正悄然填充着他的内心。



“小子,你到底来不来?”虚空中突兀荡开的层层波纹中央,魔龙将伸出了半个脑袋,翻着眼睛怪吼,“一个人喝酒真他妈的没意思极了!”



“我该告辞了。要是以后还有需要帮忙的地方,你知道怎么找我。”撒迦向着蓝菱微笑示意,转身走向逐渐扩开的空间黑洞。



望着老大不耐烦的豪犹自悬浮在充满能量风暴的异空间里,轻松得像个刚刚叩门从隔壁过来闲聊的邻居,三名天傑星的脸色已经比看到异变森林时还要惨白。最先反应过来的倒是精灵长老,满脸和煦的笑容使得他又恢复了标志般的优雅可亲,“撒迦阁下,请留步。过会儿我将会召开一次各部首脑会议,希望您能够作为贵宾,留下来旁听。”



“有那个必要么?相信我,被人猜忌的感觉绝不好受,”撒迦仍旧笔直地走着,连头也未回一下。



“当然有必要。因为我们将要讨论的话题,是关于从此加入希斯坦布尔。”拉瑟弗长老略顿了一顿,用斩钉截铁的语气道,“加入您的阵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