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寂火

王冠之上,镌刻着血与火交织的荆棘花环,战士的魂灵飞舞,轻掠,穿梭于夜空,地狱...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四章 夺舍(下)
章节列表
第三十四章 夺舍(下)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宏伟而肃穆的主殿之中,恭立着寥寥数人。



教皇那苍老的语声正从长阶顶端回荡下来,如夕阳沉沦时的晚钟般,透着难言的萧瑟,“召你们来,是因为上次派去温蒂尼的降临天使和随行人员,都已经英勇殉教。身为天父的仆从,本该以救赎感化为首任,但对于这些毫无理性可言的暴戾之徒来说,的确没有什么比‘审判之光’更适合他们的了。”



九座独立偏堂环抱下的圣灵主殿,几乎将建筑物本身所能展现出的辉煌完美,发挥到了极致的高度。任何瞻仰过殿堂全貌的人,都不会觉得大陆上哪个国家的皇宫,再有半分美感可言。



此刻瘦小枯干的教皇却像是磁石,一个人就占据着整个建筑内部,所有目光的焦点,“成功降临的各阶天使,已经远远超出了预计数字。奉吾主创世神至高圣谕,光辉之炬的安置过程,也正在逐步进行。迄今为止,除了宣称君主抱恙的巴帝和摩利亚之外,只有少数处在战乱中的国家还没有正式接受御令。倒是温蒂尼这个无政府地域,竟然妄为到公然渎神,屠杀天父侍奉者的地步。”



说到这里,他略顿了话语,有气无力地扫了眼下方的众人,“西顿裁判长,关于这一点,你有需要补充的吗?”



昔日孤身杀尽三千余名作乱异端的圣裁所最高统领,顿时惨白了脸色,颤声道:“陛下,请您再给我一个月的时间,银衣分部必定能找到温蒂尼的入口......”



“够了。愿意的话,他们派出的刺客,能在一个月里杀光各国各地的高级神职。”教皇淡淡地打断,望向他身边魁伟的圣骑团团长,“沙利略,总殿里还剩多少十字圣骑?”



“除了分批护送光辉之炬的那些,总共还有六千不到。”



身着古朴铠甲的沙利略浓眉厉目,仅肩宽就要超出常人近半,站在那里犹如一座无可撼动的堡垒,“我以圣骑团的荣誉向您承诺,只要出动一半人和七名神佑骑士,温蒂尼将在一周里变成废墟。”



“这么多年了,你的性格还是一点没变。”教皇若有所思地笑了笑,轻咳了几声,“雷奥佛列骑士,说说你的看法。”



作为十字圣骑团建立以来,最快晋升到神佑骑士的狂信徒,雷奥佛列以绝对谦卑的神态,整了整身上陈旧的袍衣,单腿跪下,每个动作都做得一丝不苟。“陛下,温蒂尼的整体力量不算什么,真正构成问题的地方在于,那里处在教廷难以达到,难以控制的特殊区域。沙利略老师曾经说过,不了解一个敌人,就无法顺利地战胜他。所以我认为,想要连根拔起这股新生势力,并让它永远也难以复苏,最稳妥的方法是有人先渗透进去,而绝非一味的强攻。”



“很谨慎的想法,是考虑到那层魔法屏障的关系吗?”教皇微微摇头,叹息道,“时间未必充足啊!”



“尊敬的陛下,再完美的魔法屏障,也必定会在压制性攻击之下暴露弱点。不过,我是想要以最短的时间,最小的代价获得胜利,毕竟温蒂尼还不值得教廷付出太多。”雷奥佛列平静地回答。



“在陛下面前不得太过放肆!”圣骑团团长低声呵斥,言语间喷发的气息带着钢水卷涌般的低啸。



教皇满脸刀刻般的皱纹尽皆舒展开来,整个人都随着这个笑容而充满了生气,“沙利略,你这个关门弟子,的确很有意思。潜入温蒂尼不是没人想过,只不过始终没能做到罢了,既然他现在又提了出来,想必有了相当的把握。年轻人有胆魄,有冲劲是好事,但有时候难免会欠缺细节上的经验。嗯,这样罢,你作为辅应,让雷奥佛列骑士全权接手之后的征伐事宜。人员调配方面,各部必须无条件配合。”



“谨遵谕旨。”众人悉数恭应。圣裁所两名副裁判长均是低垂着头,斜乜向跪在地上的年轻人,眼神阴冷之极。



教皇眯起双眼,看了雷奥佛列一会,挥手道:“总共也给你一周时间,去着手准备吧,立即动身。至于这次随行的降临天使,我已经有了最为无垢虔敬的人选,就让法偌雅圣女,去净化那个所谓的地下世界。”



随着细微的步履声,一干高级神职相继行出大殿。教皇后方的连绵帷幔,忽然簌动起来。紧接着一名身着主教长袍的老者行出,望着殿门方向默然良久,才转首道:“陛下,您真的打算遣法偌雅前往温蒂尼?光辉之炬一旦完成法阵构架,献身的降临天使就必定形神俱灭,这您应该比任何人都更清楚。”



“是啊,我应该算是最了解这种法阵的凡人了。”教皇眸子里的光芒黯淡了下去,对那人责问的语气如若未觉。



那老者闻言浓眉轩起,满面俱是焦急之色,“既然是这样,您还让她去送死?谁都知道,分身亿万只不过是个自欺欺人的笑话,就算六大主神,也没可能拥有那样强大的精神本源。这次所有的降临天使里,智、座两位所被剥夺的分身最多,我已经在尽全力压制,不让她们的本体间接受损,您却在......”



“既然你也知道用‘剥夺’这个说法,那就不用解释什么了。”教皇仿佛苍老了数十岁,连语声中都透着疲惫,“埃罗顿啊,该来的总是会来。就像几天前我说过的那样,智天使的责罚,至少还能够承受。你这就去安排一下罢。”



“是,陛下。”那老者踌躇半晌,终究还是黯然转身。



“摩利亚的薇雪儿公主,也让她早日携着天国的容光回归故土,多去上几位降临天使的话,那位固执的皇帝也好有所权衡。还有,巴帝那边,叫他们开个适度的条件出来。”教皇叹息了一声,道,“大净化之日即将降临,在一些无关原则的细节上,我们得学会让步。”



“您和我还有加洛沙,在神学院里度过的那段闲适日子,再也不会回来了。”埃罗顿长叹着离去,“有时候我在想,如果没有坐上枢机主教的位置,他就不可能被那些异端当作刺杀目标。或许死的那个人,应该是我......”



主殿就此静寂下来,教皇脱力似的倚靠在王座之上,从发梢至指尖再也看不到半点动弹,仿佛变成了被抽干生命力的泥塑木雕。也不知过了多久,一名中年神职从外匆匆而进,来到长阶下跪倒,“陛下,圣裁所传来的消息,瑟多大神官在水牢里自杀了。”



“什么?”教皇霍然站起,神态之转变与先前判若两人,“你说的是自杀?!”



感到震惊的,绝不止这位人世间的最高权柄者。



阴暗水牢里随处可见杀气腾腾的银衣圣裁,十几个渎职的守卫分别遭到了极为严格的盘问,近半犯人更是被直接拖出监区,在刑具的冰冷亲吻下竭尽可能地回忆出发生过的一切细节。



斜靠在墙角的瑟多早已僵硬,嘴角犹自带着丝诡笑,像在嘲讽着急于找出致命伤,却始终毫无头绪的仵作。那支散落在水底,碎成金属颗粒的缚魔镣铐,则将这个嘲讽放大了无数倍,凝成一只无形的拳头痛击在西顿裁判长的脸上。



还从来没有人,能够在融合魔晶材料与百炼合金的镣铐桎梏下,做出哪怕一丁点过大的动作,更不用提武技魔法的运用了。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任何圣裁都会把瑟多的死因归于意外,而不是刻意自杀。



此刻站在教皇面前的西顿,简直比那些遭拷打的犯人还要神情惨然,心中翻来覆去想了千百个理由却无一敢说出口。毕竟,前红衣神官犯的是亵渎天使的大罪,没有一场正式而庄穆的火刑仪式,似乎在哪个方面都难以交代。



“都出去罢,让我一个人安静会。”以‘羽化术’站在水面上的教皇浑身纤尘不染,柔和的圣光正氤氲在方圆三尺的空间里,令他看上去威严直如神砥。



不出片刻,水牢中的各条甬道已变得空空荡荡。教皇默然望着瑟多的尸体,久久不动,魔晶灯的黯淡光芒下,他脸上的每条皱纹都更深了几分。



悄然无息的,近百道纯净之极的银色光束,从这高冠华袍的老人手中绽放,瞬时扩展成浑然无隙的光之域界。几乎是整个地底都被辉耀得有若白昼,每块存在的污物,甚至每寸水面,都在突兀形成的强光下“咝咝”消融,蒸发。



囚室里未被押走的犯人,大多哼也不哼地栽倒在地,彻底分解成细小的粉末,于光晕中流转飞起,悄然消逝。少数能以精神力抗衡的强者,也只是支撑了极短时间,便像遇上火的蜡人一样,融化了遍体的肌肉骨骼。



没有惨呼声,亦没有半点血光。这种残酷而华美的杀戮方式,竟隐透着几分悲天悯人的救赎气息。



“啧啧,不愧是教皇陛下,连杀人都杀的这么有气势。”水牢深处,一个沙哑难听的语声喘息着响起,“难道教廷的粮食不够了,打算省下几份牢饭?或者,你已经对这些再也榨不出半点油来的废物失去了耐性?”



教皇凝视着那间空间封印下的独立囚室,磅礴的圣光并没能渗透进去。涌动于此的黑暗浓烈得近乎于实质,丝丝缕缕从栅栏间探出的漆黑光束,不断将迫压过来的银色域界切割得支离破碎,看上去直如有着自主意识的妖物在挥动触手。



“他的死,是你们造成的吗?”教皇望了眼瑟多的尸体。



由于体内残留的神圣法力产生了共鸣,后者没有像其他囚徒那样化为灰烬,依旧完好无损地靠在墙边,保持着空洞邪异的笑容。



“你不知道这里有多无趣,简直闷得要死。偶尔来个高级神职做伴,哦,对了,还是个红衣级别的,我们不好好招待招待,未免也太对不住自己了。”那人笑得像匹血夜里吠月的狼。



教皇仿佛没听出对方话语中的怨毒之意,淡淡地问:“你的意念控制,已经到了能突破‘空间牢笼’的地步?”



“没试过,这些都是那个老鬼干的,偶尔在旁边看热闹的滋味挺不错。”



“自从加洛沙以生命为代价强行打开异次元之门,把两位送来圣殿受制以后,从来没有听过你开口说过一句话。我很好奇,今天是什么原因,让这种傲慢的习惯改变了?”



那人阴阳怪气地道:“用脚后跟想想都应该知道,老鬼不在这里,当然只有我来陪陛下谈天。”



“哦?我很长时间没有听过笑话了......”教皇的瞳孔微微收缩了一下,枯槁的手掌随即抬起,空间里的圣光顿时强烈了百倍以上,“以吾主之名,邪恶黑暗的将溃散,要光明,要辉煌。”



暗色如潮退却,霍然透彻的囚室内部,只见一名黑袍人正盘膝坐在地上,双手掐结着术印。周身仅余的稀薄暗雾显然已不能阻隔圣光烧灼,他的全身都在冒出青烟,面罩下的两簇碧火却依旧亮得惊人。



封印法阵是完好的,没有遭受破坏的痕迹,但栅栏内部,看不到第二个人的存在。



教皇的眼神中终于现出了一丝惊怒,圣光倏地黯淡下来,然而身后传来的声音,则将他剩余的镇定也打散得无影无踪。“巴格维尔,你是在找我么?”



回过头,教皇看见了既没有心跳,也没有呼吸的瑟多,就站在面前,用死鱼般的眼球瞪视着自己。



“您是怎么做到的?”对着这具完全是自行动作的活尸,教皇忽然平静了下来。



瑟多的脸庞,脖子上,乃至每个裸露出皮肤的部位,都在大面积地凸起凹下,像是体内隐藏着一头魔物,正焦躁地蠕动肢节。“说起来还得感谢这位神官大人,要不是他贼头狗脑地溜出来扭曲了法阵一角,我恐怕真得老死在那里面。巴格维尔,人人都说披上了神职外衣的家伙会变得虚伪,倒是半点也不错啊。他到底死在谁手上,恐怕你最清楚罢!”



“不错,六名神官合力完成魔法阵的时候,并不知道我在咒文里留下了智慧女神授予的禁制。无论他们中的哪个,或者全体,有一天想要自行破解都会遭到魔力反噬。这已经是我能想出的,杜绝意外最稳妥的方式,没想到,还是让您找到了机会。”



“虽然这家伙没能支撑到法阵被冲破,但那一点破绽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就足够了。”极为僵直地转过脑袋,瑟多看了眼囚室里缓缓站起的黑袍人,“他的伙伴,临死前留下了一点东西。所以我才能以现在这副模样,恭候陛下的大驾。嘿嘿,你一直都是个很谨慎,很多疑的人,知道不寻常的事情发生,一定会亲自过来看上几眼......人老啦,每天都在变得更懒,想来想去,还是杀了你再离开这鬼地方,省得日后麻烦。”



“如果我没猜错,现在看到的,应该是顶级黑巫术‘夺舍转生’的完美制品。”教皇涩然一笑,“恐怕就是那位授技的巫师,也没想到身兼黑暗、神圣两系法力的您,居然还能学会,并掌控这个术。”



“那家伙经不住空间风暴,快死的时候老子才答应学的。倒是没想到,还真派上了用场。”瑟多惆怅地叹息。



“老东西,让我出来。”空间封印中的黑袍人冷然插言,“我要把这条光明族喂养的老狗,变成活尸傀儡。”



不复强烈的圣光将他身上的每处灼伤都呈现得清清楚楚:那些包裹着骨骼的灰暗肌体像枯草败叶一样垂挂下来,小半边烧焦的面罩下看不到嘴唇和鼻翼,有的只是曝露在外的乌黑牙床,覆着极薄膜状物的丑陋颧骨,以及维持呼吸的深凹孔洞。



对着这样一个比丧尸还要狰狞上三分的同伴,瑟多却以哄孩子的语气,懒洋洋地道:“待会儿再放你,行吗?瞎了大半辈子,突然又有了双眼睛,你总得让我先适应一下光线。别着急,会尽快的。”



“来到总殿以后,我只是下令将二位羁押,却从未问过您背弃光明的理由。那是因为,我一直都认定,为了追求力量的极致,像您这样伟大的魔法师即使堕入黑暗深渊,也总有醒悟的一天。”教皇缓缓举步,无数天使幻像从圣光中隐现,地面上残余的积水分开道路,露出齐整光洁的石板,“神魔大战中,您曾是我最崇敬的人类,但今天,站在这里的却是头被欲望蛊惑的恶魔。出手罢,能与您公平一战,是坎兰大陆每个魔法师的梦想。”



“妈的,差点被你感动到流猫尿,要不是老子多了个心眼,大概成千上万的神职就已经冲下来,压也压死我们了。”瑟多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教皇的脸色已大变,对话间悄然发动的六次“幻影转换”与十三次“圣战号角”,都犹如泥牛入海。那股中正平和,透着神圣气息的力场像是润物无声的春雨,等到发觉的时候,它早就取代了圣光,成为地下空间唯一的主宰者。



既逃遁无门,又无法通知救兵,教皇已把自己困在了从未有过的危险境地里。但他的斗志还在,杀气也未曾消弭,双手微动之下,一层融合了“祝福术”、“石肤术”、“鹰眼术”、|“迅捷强化”、“泰坦之力”、“圣灵庇佑”等十几种辅助法术的光甲,便立时闪耀于体表。



神圣系法术本就是所有魔法中威力最大的,巴格维尔本人更是教会中不世出的天才。多年勤修苦练的历程宛如布满荆棘的山路,每当站在顶端回望时,自信心就会被点燃到一个极其膨胀的程度,此刻亦是如此。



再强的法师也会老,会衰弱。没有什么神话是颠仆不破的,即使眼前的敌手代表着人类在魔法领域能够达到的颠峰,迟早也会被他人取代。



教皇长长吸气,出手,掠后。看着两道从掌中瞬发而出迅猛成形,开始在空中咆哮嘶吼的大禁咒,再望了眼那具苍白丑恶,毫无反应的尸首,忽然觉得自己就是取代对方的不二人选。



他甚至有点后悔,本该留下几个旁观者的。



魔法摧毁力将第一块震荡中飞起的石板碾成齑粉时,瑟多还是没有动,动的是整个水牢。



原本压抑封闭的空间一下子就被无限拉伸了,放大了。囚室外围的铁栏瞬时膨胀为两人合抱的擎天巨柱,地上的每块石板大得都像主殿之外的坦丁广场,原本丈余高低的水牢穹顶俨然变成了无际天幕,冷冷俯视着身下卑微如尘的生灵。



两道经过压制的大禁咒都命中了目标,却只是激起了一蓬暗淡火焰,一道微弱电光。



如同蝼蚁般大小的教皇,浑身战抖地仰视着前方的庞然活尸,以他的角度望去,后者的下半身就已经比山还高,“意域?!”



“吃牢饭的好处,可不是你能够想象得出的。”瑟多抬起右足,踏下,铺天盖地的暗色顿时压落。



“空间牢笼”之内,黑袍人直直瞪视着远端木立不动的瑟多和教皇,心急如焚。



无处宣泄的几股魔力渐渐开始了融合裂变,眼见着就要引发一场可怖的爆炸,而地面上探来的数十道强大念力则在频繁触探着水牢入口,似乎对封闭此地的奇异力场惊疑不定。



终于,教皇的口鼻中有血线渗出,心跳戛然而止,头颅随之垂落;瑟多则直直向前仆倒,以一个死得不能再死的姿势趴在那里,再也不见动弹半分。



“喂,老伙计,你可别吓我!”黑袍人心急如焚之下语声更是沙哑得出奇,眼眶中的碧火剧烈摇曳了起来。



“少罗嗦!老子怎么说也是个半神了,跟他干架连毛都不会掉一根。”瑟多还是趴在地上,略抬了抬右手,独立囚室环绕的魔法阵当即崩溃,那些躁动的能量风暴亦悄然散去。



黑袍人阴气冲天地掠出牢门,带着狞笑站到了教皇尸首旁侧,“走罢,我们上去杀光所有的人......”



“杀?为什么要杀,我想到了更有趣的主意。”瑟多站起身,反手对着刚刚摔断的鼻梁骨放了个高级回复术,懒洋洋地道,“从现在开始,是你做教皇呢,还是我?”



----------------



友情推荐:《神器》 书号167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