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寂火

王冠之上,镌刻着血与火交织的荆棘花环,战士的魂灵飞舞,轻掠,穿梭于夜空,地狱...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章 温蒂尼(中)
章节列表
第二章 温蒂尼(中)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身为神弃者,并已被颁发了独眼徽章的主考官惨遭新人淘汰,在温蒂尼还是有史以来的第一次。



可是整件事态的始作俑者——那名外表平凡之极的年轻人,却没有丝毫韬光养晦的觉悟。自从破出暗室,被图鲁之瞳的警备队带到住宿地之后,他很快就厌倦了全封闭化管理的新人制度,一定要拉着其他同伴去找个地方喝酒,举止间竟是透着前所未有的霸道。



蒙特尔和洛克当然不敢说不,精灵的俏脸上虽然早已蒙上了寒霜,但终究还是极不情愿地跟在了后面。



于是许多早就来到宿区外的好事者,总算看到了超级新人的庐山真面目,并在随后发生的一系列事件里大大满足了八卦欲望——负责巡防的上百名一级警卫,由于阻止四人走出规定区域,全都被打得筋断骨裂,哼哼唧唧地躺了满地。更加美妙的是,那唯一出手的年轻人并没有感到满足,反倒在唯恐天下不乱的会员指引下,径直向着温蒂尼最大的销金之地翡羽宫行去。



这爆炸性的新闻很快就传遍了公会总部,成千上万的会员从各地赶来,在四人身后汇聚成一股越来越庞然的潮头。他们大多都带着幸灾乐祸的心理,而并非应有的敌视,温蒂尼已经平静了太长时间,如此强悍逆天的菜鸟几乎让每个人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甚至连一些平日里清高惯了的旗首也都放下架子,急匆匆融入大流成为忠实的八卦党徒。



不但有热闹可看,而且还完全牵涉不到自身利益,这种机会在总部发生的概率,比见鬼还要低。



就雄伟壮阔的建筑风格来说,温蒂尼绝不逊于任何一个国家的帝都,美轮美奂的自然景观更属世间罕有。放眼所望,高耸参天的尖顶钟塔与恢宏大气的复式楼阁井然林列,构筑出主城几近完美的全貌。一些叫不出名字来的奇异植物探伸着触手,绽放着紫色花蕾,生机盎然地矗立于街道两侧。天穹澄澈得仿佛被水洗过,看不到半丝流云,月芒星曜在纤尘不染的地面上映落淡然皓青,就连空气中都带着直透心脾的清新雅致。



很少有人会不喜欢享乐,在这座奇异而神秘的城池里,同样有着赌场酒馆,风月之地。值得一提的是,整个大陆上能排上前百名的美酒佳酿,这里的哪家酒馆都有着足够淹死人的窖存;赌场里最小的受注单位是十枚金币一块的筹码,最大的则直接以钻晶计量;无论美艳性感,还是青涩娇柔,只要心目中能够想象出来的类型,妓院的鸨母们均能变戏法一样找出完全符合要求的尤物,满面堆笑地送入客人怀中。



如果说整个温蒂尼是融合了华贵与精巧的王冠,那翡羽宫便是点缀其上最璀璨的一颗明珠。总共十三层塔楼式结构与占地半个街区的广阔基体,使得主城里的其他建筑,都臣服在它的雄姿之下。极尽奢华之能事的装修布局,只是在底层正门内直铺而出的纯手工银边地毯,以及赌场大厅中央那眼纯以魔晶石作为动能的七彩喷泉,便足以窥出一斑。



通宵营业是翡羽宫雷打不动的规矩,从开业至今,它每天的帐面收入都维持在天文数字的高度,尽管拥有的固定客流都是些杀人不眨眼的冷血家伙,但却从未有过半桩纠纷发生。



刺客也是人,也同样需要放松消遣。更何况,这群荷包鼓涨的豪客很少会拿钱当回事,即使输到了不剩半个子儿,也依旧保持着迥异于寻常赌徒的气度。



然而在这个晚上,翡羽宫却迎来了一个例外,确切的来说,是一个新出炉的例外。



底层赌场之中,那些一边享受着输赢揭晓的瞬间快感,一边轻呷杯中醇酒的刺客,几乎是同时被大门外传来的古怪声响所惊动,纷纷转过视线。



当看到那四个还没领到会员制服的新人,大大咧咧地走进翡羽宫,满身鲜血的警备统领从后追上,却被其中一人直接踹飞出门时,整个赌场轰动了。没过多久,源源涌进正门的人流,更是让数百名漂亮的女荷官瞠目结舌。这个时间段算是一天里的客流低潮期,可现在似乎连门窗都要被挤垮,有些魔法师甚至直接飞上高层楼道,抢占起最佳的观望位置。



“什么叫乐子,这就是了!”充满好奇的赌客,从熟识口中得到的回答如出一辙。



大暴乱般的场景,很快就在会员们的自发疏导下变得有序。赌桌边除了荷官以外再也看不到半个人,所有的八卦众和准八卦众站满了各层楼面的过道转角,用近乎病态的目光注视着刚登场的四名新人,盼望立即就会有血腥大戏上演。



“这里不错。”死寂之中,年轻人掠了眼周遭神情奇异的刺客,忽然笑了笑,“我想买杯酒。”



“我带了钱,嘿嘿......”五大三粗的洛克假装看不见精灵投来的冰冷眼神,从怀中摸出只钱袋,恭恭敬敬地递上。谁的拳头最硬,谁就是老大,他从没怀疑过这一点。



虽然一路上不断遇到的麻烦,都在那个人的铁拳面前变得不再麻烦,但蒙特尔却越来越担心即将来临的风暴会更猛烈,“我说,稍微呆上一会儿,咱们是不是就该回去了?”



“是啊,诸位的确应该回去了。”一个和和气气的声音从后堂传来,听起来就像憨厚的主人,在劝醉酒的老朋友返家,免得亲人着急。



“哦,你们准备关门了么?”年轻人注视着鱼贯走出的十几名黑衣男子,他们的领口处悉数绣着两道飞扬的暗金火焰,灯火映射之下如在燃烧。



“这里只招待会员,抱歉了。”说话的是个大约四十岁左右,脸上皮肤布满点点凹坑的胖子。他的衣衫上要多出几簇金焰图案,分布在臂膀及前胸处,肚腹以一个夸张的弧度向前鼓凸着,随着行走微微颤动,显得颇为滑稽。



赌场里所有的目光都落在这胖子身上,尽管他的身边还有着其他同伴,但如同没人会去看老虎身边的豺狼一样,那种真正的凶煞气息足以让弱者在瞬间被忽视掉。



底层的人流已在悄悄回缩,向二楼挪去,空间里的呼吸声骤然沉重了数倍。图鲁之瞳所属成员在着装上有着极为严格的划分,非任务期间一般刺客主要以灰、褐两色短打为主,旗首级别的则是深蓝立领袍衣,至于这批劲装黑衣人,却是隶属另一个独立部门。



在很多时候,他们代表着至高法则。



“初次见面,我是炎巢的波普。”胖子自始至终将全部心神放在那名年轻人身上,仿佛旁边的人群,不过是些会动的傀儡,“我大致听说了关于你的事情,新人能有这样的实力,的确很少见,桀骜一点也算正常。公会就用人方面历来识才重才,不过规矩就是规矩,没有通过正规编制,你们还不能算作会员,被允许的行动范围只该在宿区。”



“既然已经出来了,我想喝口酒再回去。”尽管那些黑衣人的出现让气氛变得肃杀凝重,年轻人淡漠的回答还是让每个八卦党亢奋不已。



“给他一杯。”波普抬起双手,阻止了怒不可遏的随行人员。



一名高挑曼妙的女侍走上前来,放低手中托盘,将七分满的水晶杯呈在年轻人面前,“您的酒,请慢用。”



“我的同伴,难道是透明的么?”年轻人接过酒杯,却不沾唇,冷笑得像个占尽上风的纨绔子弟。翡羽宫里倒抽凉气的声息随即响成一片,楼层间面面相觑的刺客几乎连眼珠子都快瞪出眶来。



波普的粗眉狰狞地挑了一挑,放声大笑,“有意思,有意思......没听到他的话么?酒呢?!”



精灵等三人的手中很快多出了一只高脚杯,那年轻人从从容容地抬腕,饮尽酒液,“我突然又想赌上两手,时间太早了,回去怕是睡不着。”



还没等大多数刺客反应过来,黑衣人中暴起一声忍无可忍的低吼,紧接着纵出的壮硕身影带着整个赌场的灯火都颤了一颤,随即风神的怒啸就遽然降临了这片楼宇间的区域。



比斩马刀锋更坚硬更锋锐的罡流,从各处瞬时涌来,旋绕在那男子周身,织成了一张绞杀大网。随着他挥出的指掌,几道长达丈余的风刃狰狞凝起,竟是带着如雷咆哮腾空翻转,当先向那年轻人怒斩而下!



洛克是最先有所反应的,于暗室外拾回的破山斧在他手中霍然就燃成了一团烈火,一轮骄阳。瞬息袭至的巨型风刃将四人的头发衣袂尽皆激得向后扬起,冲到最前端的大力狂魔咆哮了一声,举臂,斧身上的炎气已腾起尺余高低。



无声无息的撞击仅仅震起了一次,洛克上半身的衣服便被狂涌的劲气扯成了无数碎片,接合不久的肋骨再次断折;再一道风刃撞上斧身时,他脚下的大理石地面龟裂出无数细纹,双膝处骨节炸响,全身肌肉怒凸得犹如快要撑开皮肤;第三、第四、第五道风刃斩落,这条雄狮般威猛的大汉身躯微晃,口中血泉疾喷而出,终于软倒。



凶险而酷烈的攻防过程,不过是弹指一挥间。等到洛克勉力支撑起身躯,望向仍在高速掠来的敌人,却愕然发现那名老是冷着脸的精灵,站到了自己身前。



他身后的长弓已在手,弦开满月。



“这一次,我赌你的人连一击都接不下,要不要玩玩?”后侧,年轻人漫不经心地抛弄着钱袋,直视波普。



波普的脸色铁青,却没有答话。不仅是他,翡羽宫的任何一个人都可以看出,精灵搭在弓弦上的右手,凝聚着何等可怖的元素力量。仿佛是被某种契机触发了异变,人和弓的魔力律动已经完全契合,并以越来越强劲的势头收缩吞吐,连带着赌场各处的鎏金壁灯忽明忽暗,无数纸牌纷纷扬扬地飞离桌面,直冲上天。



实力不同,视角也就不同。



在刺客眼里,被洛克挡下远程攻击的黑衣男子,仍在前冲,仍在飞掠,只不过势头更猛更烈更狂暴,犹如一匹龇出青森利齿扑向猎户的孤狼;所有的旗首却察觉到,无数足以撕裂磐石的风刃正在被奇异魔力引导,压制,此刻的他已经成了一股即将成形的能量飓风!



如此匪夷所思的攻击方式,精灵还是初次遇上。敌手轻易便把风系魔法化成了布满尖刺的甲胄,并渐渐有着横向扩张成风墙的趋向。这似乎不再是人操纵着气流,而是气流在自行聚拢,带着施术者和滔天威势向着前方浩浩荡荡地碾压而去。



一支三尺余长的绿色光箭早已成形,但精灵却始终引弦不发,像在等待什么。战局之外的年轻人带着冷笑,凌厉的目光仍紧盯在波普脸上,后者怔怔地望着两个高速接近中的身影,额角有冷汗滑落。



“住手,住手!”他突然沙哑地开口。黑衣人当即骤顿了身形,退后,空间里涌动的风潮随之消散。



尽管不愿承认,但自从精灵开弓,元素波动突兀暴涨的刹那,波普就已经知道属下胜出的概率几乎为零——即使是一头真正的风之巨兽,在顶极法器的面前也不会比羔羊强上多少。让他更为不安的地方在于,那乖张不羁的青年,根本连实力深浅都无法看透。



“都想死么?你们这是在挑战温蒂尼的法则!”刺客们愕然见到,平日里沉稳持重的炎巢头目,神态间竟透着从未有过的狂躁,“要不是教廷的那些混蛋太容易区分,我早就把你们当成了另有图谋的入侵者,杀个干干净净了!”



“所谓法则,只不过是少数强者才能制定的行为规范。人们会服从它的原因,是由于自身的软弱渺小,这就和牛马会被关在畜圈里,甘心受到驱使一个道理。”那面貌平凡的年轻人睥睨着波普,冷冷地道,“来这里之后,我还以为会遇上一些真正的精英,但现在却很失望。如果你想要维护什么法则和尊严,那么就用拳头来证明,图鲁之瞳并不是个三流匪帮。”



被蒙特尔扶起的大力狂魔放声怪笑,惨白的脸庞上满是讥嘲,“这儿的考官还真厉害,杀新人像杀鸡一样,连眉头都不皱半下,不过倒下去的时候,跟条死狗也没多大区别......嘿嘿,公会够大了不起么?来入伙的只要不够实力,就非得被弄死不可?操啊,老子倒想问问,有哪个刺客是生来就喜欢干这行的?有哪个不是被逼到绝路,才把脑袋暂时拴在裤带上存着,拿起刀子养家糊口的?呃,我们的考官大人好像也提过什么规则一类的东西,现在突然间又听到这些,老子除了砍人以外再也没有别的想法了。”



洛克的这番话引发了哗然,刺客们大多现出感慨之色,想必回想起了当初加入公会时,同样九死一生的情形。



嘈杂声浪之中,精灵走到那名年轻人身边,低低道:“你到底想要作甚么?”



“在找捷径。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已经找到了......”年轻人注意到门外又走进了数名黑衣男子,而眼神彻底冷下的波普在听完来者言语之后,居然对着自己笑了笑,同时欠下身去。



“抱歉打断一下。”这胖子的语声又恢复了平和,仿佛适才浓烈起来的满身杀气,和他本人没有半点关系。“议长大人有请,诸位跟我来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