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寂火

王冠之上,镌刻着血与火交织的荆棘花环,战士的魂灵飞舞,轻掠,穿梭于夜空,地狱...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章 温蒂尼(下)
章节列表
第三章 温蒂尼(下)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谁都没有料到,地下世界的总部根本不在地下,而是在天上。



从温蒂尼的主城门直出,越过护城河,出现在众人视野中的赫然便是一道数丈宽阔的崖口。走到垂直如削的断崖边缘向下鸟瞰,只见朦朦云海之间山川隐现,陆地上的一切都宛若沙盘上微缩了千万倍的模型,叫人难分现实抑或梦境。



如果不是见到了那辆等候在崖边的四轮马车,蒙特尔还以为,自称什么“炎巢”所属的黑衣男子们其实就是些冥界使者。而己方四人被带到此地,多半会提前走到人生的终点,再也没有扭转绝境的余地。



天上的城池。光是这结论,就已快要令他昏厥。



马车的车体很宽大,很普通,是那种大街上最常见的样式。特殊的地方在于它没有车夫,也并非由马匹来拉动,套在车辕前端的竟是只遍体覆盖着深蓝羽毛的成年雷鸟。在这种双翅展幅超过六丈,能够用利爪活活撕裂大象,并通过勾喙释放强大电流的猛禽面前,连个头最壮硕的洛克也变得像个没发育完全的孩子,战斗力方面甚至连婴儿都不如。



曾经在南方大陆上有过一段惨痛经历的蒙特尔从来没有想象过,世上居然会有人用雷鸟来拉车。这简直就像奢侈的帝王派出第一流的骑士团去驻守城门一样,价值观的混淆错乱足以让所有旁观者为之瞠目结舌。



那个叫做波普的胖子自从引着众人走出翡羽宫后,就一直没怎么说话,此刻他正拉开马车的车门,作出恭请的手势。“到了炎巢以后,会有人迎接诸位。”



“你们不去吗?万一这车出了什么毛病,谁摔下去可都不是好玩的。”蒙特尔用委婉的方式表示怀疑,语气中多少有些战战兢兢。一路上他始终不明白己方的首领人物,为什么会毫无异议地邀请,骑虎难下的感觉实在让人不怎么好受。



“议长只吩咐要见诸位贵客,在下不敢有任何怠慢,更不会出半点岔子。”波普谦和有礼地回答,“经过驯服的雷鸟是最稳健便捷的代步工具,车厢板材融合了魔法材料,并镌刻着小型空间法阵,就算是能让水溢出杯口的颤动也不可能产生。所以,请尽管放心。”



“贵客”这个称谓,似乎与新进会员扯不上太大干系。年轻人却显得较为满意,和精灵默然交换了一个眼神,先后上了马车。



蒙特尔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洛克一把揪起,重伤未愈的大力狂魔依旧有着牛一般的蛮劲,“别罗嗦了,想要干掉咱们的话,这帮家伙没必要兜个圈子。”



车厢门被从外闭合,巨大的雷鸟遽然引项清鸣了一声,振翅飞起。正如波普所说的那样,从离地的一刹那直到完全破空追风,四人并未感到过丝毫的颠簸震荡。整个车身仿佛已变成了雷鸟身体的一部分,高明之极的法阵架构使得清风毫无阻碍地透窗而入,却温柔得连发梢也无法拂动。



行走在云端之上的感觉无疑是极其美妙的,尤其当雷鸟借着一股高空气流不再拍动双翼,而是平稳地盘旋上升时,连精灵都产生了一种错觉——即将前往的也许不是什么刺客公会的隐秘处所,而是传说中的天国。



温蒂尼的全貌已随着雷鸟圆周形的飞行路线,逐渐变得清晰明朗,它就像一簇镶嵌在巨岩中的水晶原矿,以自身的存在傲然证明着大自然鬼斧神工的造物力。草莓形的空之岛被主城和岩山分割成两个截然不同的部分,它们彼此依赖,彼此融合,以极其缓慢的速度自转着,下方找不到任何依托,犹如切切实实不容辩驳的神迹般冲击着马车里每个人的视觉。



“这是什么地方?难道我们已经死了吗......”蒙特尔两眼无神地盯着窗外,大腿上突然传来的剧痛让他剩下的疑问转成了一声尖叫。



“好像还没死。”洛克收回黑毛丛生的右掌,对同伴敏锐的反应感到相当满意。



“要是这次能活着回去,老子一定到盖伦哈尔揭了那张通缉榜,然后把你小子交给皇室。”蒙特尔恶狠狠地咆哮,“有上千金币不赚的人,绝对是头蠢驴!”



“想法不错,但你忘了件最重要的事情。”洛克满不在乎地大笑,“你狗日的打不过我。”



即便被超出常识的景象所深深震撼,精灵仍被两人逗得不禁莞尔。那名从一开始就扮演着滋事角色的年轻人,却沉默得可怕,之前的张扬狂妄已如同水洗般消失得一干二净。



沿着空之岛迂回往上,雷鸟很快便飞临了主城背面,岛体最高处的石笋峰尖。随着岩山表层不断加深的赤褐色泽,空气中的温度开始变得越来越炽热。等到马车突兀一个由上至下的转折,垂直投入石峰顶端的隧洞之中,车厢的四壁已在隐隐发红,大力狂魔无意中撑上窗沿的手掌当即就冒起了一阵青烟,大片焦臭发黑的皮肤在抽手的瞬间脱落下来,散落成满地碎屑。



“操他妈的,难道真的是想弄死我们?”洛克没有咆哮,更没有因为愤怒而失去理智,从他口中冒出的每个字眼都在完美诠释着冷静的定义,“这么大的阵仗,他们就只用来杀人?”



“不止是杀人,我觉得更像又一个可笑的测试。”年轻人冷冷地接口,望向精灵,“蓝菱,麻烦你。”



在空间魔法的作用下,垂倾的车厢内部稳定如初,四人像是被牢牢吸附在座椅上,连最基本的坐姿都未曾变过。精灵摘下长弓,结出连串咒印,一股翠绿欲滴的光华随即从弓身上蔓延开来,水般淌满了厢体各处。奇妙融合的自然元素充盈在空间法阵里,将水的冷凝与风的清新发挥到了极致,逼人的热浪立即消弭了下去,非金非铁的古怪板壁也渐渐褪尽暗红。



收拢双翼的雷鸟风驰电掣般高速下坠着,峰顶的那处入口已变得犹如针尖大小。马车两侧不断掠过的景物如同一个又一个接踵而来的幻梦,而它们的颜色,俱是火一般的赤红。



这里应该算是天光难及的岛腹深处,但即使正午时分的外界,也绝没有如此耀眼的光源存在。愈到下方愈是广阔的空间完全就是块纯粹的发光体,每片岩层,每道渊隙,都在喷发着烈日似的赤芒。雷鸟周身涌动的蓝白电光已经强烈得仿佛一张随时便要爆裂的大网,“噼噼啪啪”的电流炸响在数十丈开外都清晰可闻,谁都能看出这头猛禽正倾尽魔法力抵御着高温的侵袭,将车身外部烤成了烙铁的炎流似乎令它也难以承受。



终于,连续几次大力扑展翅身之后,雷鸟带着马车稳稳地落在了实地上。坐在精灵身边的年轻人抬手,拉动暗销,车门开处只见十六名同样身着黑衣,但金焰图案要比波普多上数倍的女子排成两列,盈盈向他欠下身去,“欢迎您,尊贵的客人。”



“住在这种地方,你们不热么?”年轻人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走下车,随手拈起地上的一块燧石,并指搓了一搓,“这么多地炎晶矿丢得满地都是,巴帝人看到一定很心疼。”



黑衣女子俱是抿嘴微笑,其中一个身材高挑的扮了个俏皮鬼脸,亮晶晶的眼眸中写满了好奇,“知道脚底下踩着它们,您就不害怕么?”



“怕,简直怕极了!不过想到一旦发生爆炸,恐怕连天都能破出个窟窿来,我就觉得逃也没多大意义。”年轻人叹了口气,由于走动而逐渐脱出精灵的元素防护范围,仿佛对他并没有多大影响,“走罢,让好客的主人等得太久,未免有些失礼。”



“吹牛,我看他连一点也不怕。”先前那女子气呼呼地皱起小鼻子,颊边却悄然绽出两点梨涡。



众人身处已是岛腹的最底端,随着雷鸟拖起空车,沿来路飞向石峰顶端,眼前赫然只剩下了一块空阔赤地。无数枚大小不一,形状各异的地炎晶石组成的奇异世界里,没有半点土壤沙砾。透过断裂的岩壁,可以清晰见到一条由岩浆凝成的暗河缓缓流淌在较远处的涵洞深处,宛如鳞甲耀目的巨蟒。



这是种古怪至极的感受,视野中的任何角落,都看不到一星半点真正的火焰。可偏偏每个初来者都认为,自己吸下去的是光,喷出来的是烈火。直如置身于洪炉之中的压抑沉闷,不仅仅缘自于燥热到快要结块的空气,那种冥冥中对身心无孔不入的酷烈侵蚀,就像是饮饱了沸腾钢水的洪荒野兽,在狰狞注视着走入腹中的蝼蚁——只要一个饱嗝,或是一次喘息,它就能把体内的一切变成最原始的飞灰。



丝丝缕缕的灰白烟气,幽灵般滞浮在虚空各处,只是在众人行近时,才会因为气流的微弱动荡而缭绕起来。正前方大约里许开外,大片巍峨的巨影已隐约从浓密雾霭中现出了轮廓。



那是一整块庞然无朋的地炎纯矿,最保守的估计,也要将近百丈高低,六十丈宽阔。仿佛被巨灵神手中的斧凿切割过,它的整体呈现出比例完美的金字型,底部开有拱门长阶,赫然便是座完工已久的宫殿。



体积大小历来是决定各种晶石魔力蕴藏的先决条件,面对着这样一块足以夷平小半个大陆的恐怖矿体,连那名始终处变不惊的年轻人也不禁微微动容。



据他所知,世上唯一适合住在此地的生灵,应该就只有赤炎獠。



如果说外面的赤地是随时便会喷发的火山口,那宫殿里的炙温,无疑便只有烈日中心能够比拟。自从踏入殿门,蓝菱所维持的环形绿色光晕就黯淡了下来。如此高热严酷的环境是他生平所仅遇,兼顾着周遭的群体防护,更让体力流逝达到了一个危险的高度。



掠了眼喘着粗气迫出炎气力量,藉以支撑屏障一角的洛克与蒙特尔,再望向走在光晕之外东张西望的年轻人,蓝菱握在长弓上的右手不禁紧了一紧,碧眸中已在孕育着怒火。



天晓得部族长老们都在想些什么,居然会满口应承这恶魔的要求,让自己陪同前来温蒂尼。尽管在游历生涯中对图鲁之瞳多少有着一些了解,但比起这家伙从被俘刺客口中得到的,根本就不值一提。要知道成见可不像清晨的露水一样容易消失,被敌视已久的对象无缘无故地选作临时旅伴,对谁来说应该都是一种折磨。



“您的同伴没事吧?请再坚持一会儿,我们马上就要到了。”说话的还是那名高挑女子,或许是太过年轻的缘故,她的笑容总是显得异常纯净。



所有的黑衣人周身都没有魔法防护的痕迹,在这足以让钢铁消融的空间里,她们悠然自若得像水中的游鱼。



年轻人转过头,打量着快要脱力的蒙特尔,随后跨进屏障内部,陡然握住了精灵另一只纤巧柔软的手掌。肌肤相触之下蓝菱大为羞恼,全力一挣却是仍被对方牢牢握住,顿时白皙的脸颊飞起了两抹潮红,“你作甚么,快放手!”



“我的妈呀,还让不让人活了!”一旁的洛克几乎看直了眼,暗自感叹着至今不知名的老大非但够强够嚣张,连身边带的随从也美得出奇。姑且不论后者的真正性别,只是这刹那间的醉人羞态,就把他见过的所有姑娘全都比了下去。



“咦?怎么回事?”精疲力竭的蒙特尔忽然觉得压力骤消,再一定神只见环绕在四周的绿色光晕倏地浓烈了起来,并以疯狂的速度扩张着领域,短短片刻就形成了一只有如山丘的翡翠半球,甚至连十六名黑衣女子也一并罩了进来。



“拿走你的邪恶力量,精灵族的战士在任何时候都不需要怜悯和施舍!”那只修长而干燥的手掌很有力,很温暖,在说出‘邪恶’这个词时,蓝菱的心中第一次有了动摇。



从指端源源传入体内,潮涌般冲进每条经脉的罡流,虽然是他从未接触过的力量本源,但内在特质平和中正,并未蕴含半点黑暗气息。如同溪流被瞬时拓宽到河川的程度,防护屏障里的各系元素完全是在欢呼,在雀跃,将暗火之力压制到了溃散的谷底。



“力量是不分正邪的,关键在于使用者,众神可以用它来屠戮,魔鬼也可以用它来拯救。所以,你们精灵族一直坚持的立场,在我看来不过是个笑话而已。”年轻人淡淡地道,“几次带你出来,就是希望你能有所改变,适应不了规则的人,迟早会被这世界淘汰。”



“可笑,你凭什么干涉我所信仰的东西?!”也许是因为明知正确,才会感到恐惧,蓝菱从未像此刻这般想要击溃眼前的男子,让他再也说不出那些诛心刻薄的话语。



“凭我曾经和你一样,愚蠢地相信总会有天理存在。”年轻人将目光投向前方,瞳孔中倒映出来的熊熊烈火,在他漠然的表情上,添加了一丝狰狞。



蓝菱怔了一怔,口唇霎时褪尽了血色,尽管心中涌动着千万个理由想要去反驳,但终究再也说不出半个字来。



宫殿内部并没有分设楼层,而是完完全全的烟囱式结构。蜂巢般密密排列的无数间居室里,一些身影正不断掠进飞出,身后俱是生着两枚绚烂光翼。底层大厅的正中,喷薄着硕大的一团火焰,九个高矮不一的老者跪伏在四周,神态虔敬呆板得近乎于雕像。



“我看过你原来的样子,比现在好看多了。记住,呆会儿无论听到什么要求,都千万别说‘不’。”年轻人的意识之海深处隐约荡起涟漪,那引路的高挑女子朝他美目流盼,微笑着随同伙伴飞起,脆声道,“议长大人在等你们,请快点上去回话罢。”



年轻人默不做声地目送着这批黑衣人幻化出光翼,投入宫殿高处的暗影之中,方才缓缓转身,“回话?看来高估自己的,不止我一个。”



“撒迦阁下,请留步。”老者中的一人嘶哑开口,颤抖的声带仿佛几百年没拉过的破风箱,再次发出干涩呻吟,“对于您的到来,我们期盼很久了。”



“撒迦?!”洛克和蒙特尔同时惊呼,直愣愣地看着年轻人周身耀起光华。一阵透明涟漪无声扩开之后,那双全大陆最出名的凶睛以及标志性的黑发,已经出现在他们面前。



“你们怎么知道我会来,难道是哪个环节上出了岔子?”撒迦冷峻如岩的脸庞上,全无半点应有的惊异。



“看得出,您的‘形貌异化’刚学会不久,但掌控得很不错。这种黑暗斗士常用的小把戏耗费不了多少精神力,严格来说甚至不算魔法,而是该归属于障眼术。对于您这样纯粹的武者来说,实在是再好不过的伪装方法了。”那老者站起,有气无力地点头,似在赞叹,又像惋惜,“出错的是别人,而且错得很厉害。”



风声急剧啸起,高空中抛下的一具尸体砰然落在了众人身前,强大的冲击力让它的腹腔立时便爆了开来,血肉内脏横飞四溅。那颗破裂大半的头颅已经像个被踏过一脚的煮鸡蛋,但从仍旧完好的半张脸上,撒迦认出了死者。



“这不是那个旗首么?来圣胡安做客以后,我记得回去的时候他还很完整。”撒迦露出一个事不关己的淡漠笑容。



“第一次派去刺杀您的会员,反被魔仆侵入体内以后,我们就对传送阵作出限制,让他永远留在了外界。至于这个盲目回到公会担任内应的蠢货,却不知道自己是被恐惧所蒙蔽。因为您根本就没有命令魔仆潜伏,而仅在他身上留下了几个用作震慑的伤口而已。”



“分析得不错,你们的应变速度确实超出了我的预计。”撒迦向前跨了一步,有意无意地站在了蓝菱身前,“来到这里以后,我越来越感到好奇。像图鲁之瞳这样庞大有序的组织,怎么会接二连三地派些小角色去希斯坦布尔拜访,难道反复失败的刺杀,就是幕后雇主想要的?作个不算大胆的假设,巴帝人提供的这些地炎晶矿,总该是有偿的罢?”



老者发自内心地笑了起来,“能来到炎巢只不过是实力的体现,但您的心机和胆魄,却是获得认可的真正通行证。撒迦阁下,开诚布公地说,我们感兴趣的不是您的生命,而是您的势力。如果能够达成协议,炎巢中三万四千名完成进化的神弃者将成为裁决军团最强大最坚定的盟友,坎兰大陆上任何一个国家的君王,都将匍匐在您的脚下战抖哀嚎。”



“很有诱惑力的条件,可惜我对征服一类的事情向来没什么兴趣。”撒迦冷然拒绝,“你们九个人就是什么议长罢?奉劝一句,别把统治层的意志强加在子民身上。”



“炎巢是一个高尚自治的整体,能够为它作出决定的人,绝不是我们。”那议长再次跪了下去,低垂的目光已灼热,“请允许我来向您介绍,图鲁之瞳的缔造者、炎巢的守护神、远古泰坦时期唯一的遗民:菲卓拉大人。”



前方那团凭空存在,没有任何可燃体维持的火焰,突然间炽芒大放,膨胀了千百倍体积。整个地炎宫殿都随着这次喷发而黯淡了光泽,空气中凝固的高温一扫而空,呼啸的火元素从四面八方汇聚而至,赤红的焰浪逐渐变得发蓝,继而纯青,短短片刻之后竟化作了白色。



这华美而妖异的炫白之火,给人的感觉是冰冷的,像跃动的冰。底层大厅完全被它笼罩,除了撒迦等人以外,每个图鲁之瞳的议长都直接置身于火海里,却毫发无伤。



厉眸,长颈,巨翼,鹰背,七十三根优雅的尾翎逐一成形。飞扬的白焰分出间隙,一头浴火而生的神鸟,正缓缓现出了全貌。



菲卓拉,坎兰传说中的不死凤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