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寂火

王冠之上,镌刻着血与火交织的荆棘花环,战士的魂灵飞舞,轻掠,穿梭于夜空,地狱...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章 炎巢(上)
章节列表
第四章 炎巢(上)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如同从古老的神话典故之中,活生生破图而出,完全成形的菲卓拉昂起了头颅,扑了扑火翼,向着众人傲然长鸣了一声。



地炎宫殿里所有的神弃者都已飞起,于高空中交织穿梭,似是在迎接王者的到来。九名公会议长纷纷额首触地,以最卑微的姿态表征臣服。



整个空间里的炎流高温,降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程度,肉眼难辨的火元素均被抽汲吸空,投入到凤凰庞然的身躯中去。蓝菱等人周围的魔法屏障,早就在这头远古巨禽出现的瞬间土崩瓦解,但他们却不再感到丝毫灼热,连呼吸也变得轻松顺畅起来。



“我以为凤凰是那些魔法师无聊时杜撰出的产物,没想到居然真的存在。”在这种情形下还能保持镇定的,就只有撒迦,“菲卓拉是么?”



“撒迦阁下,在称呼菲卓拉大人的时候,请您用尊称。”一名瘦如骷髅的议长冷冷插言,脸庞上尽是难掩的怒色。



“没有关系,众生平等是我一贯恪守的教条。”强大的意念波动潜潮般振荡而起,凤凰遍体环绕的苍白火焰倏地亮了一亮,“年轻人,希望你能明白,以真身见你,是一种诚意的体现。对斯坦穆的战局,炎巢已经关注很久了。裁决军团称得上全大陆最骁勇善战的部队,独立四省的民众也很团结,但这些都不能构成吸引我的前提。一股实力不弱的新生势力只能算作筹码,等到它完全踏上坎兰大陆这张大赌台,最终是输是赢还得看那位领导者的目光是否长远。”



“如果不是正站在你的面前,我真的要以为,在跟一个沉迷权势的人类说话。”撒迦叹息着摇了摇头,有些啼笑皆非。



菲卓拉思索了片刻,再次传出精神力,“你提醒了我,也许换成同样的形貌,会对沟通有所帮助。”



逆卷冲天的焰浪瞬时如巨型礼花般爆开在宫殿内部,狂涌四溢的气流挟着白色火苗形成了漫天碎雨,飘扬洒落在每处空埕之上。等到视野重新变得清晰,九名公会议长围拢的圆形区域里,赫然出现了一个女子身影。



她的个头很高大,甚至给人以强壮的感觉,近乎透明的白金长发打着卷曲,狂野地披拂在浑圆肩头,一直垂落到腰间。蓬松的前刘海下额头宽广,鼻梁高挺,如有魔性的眸子又大又明亮,丰硕肥厚的嘴唇里,似乎随时都会探出一根分叉血信,把每个成年异性扼杀在欲望海洋的深处。



女子是完全**的,古铜色的皮肤仿佛最丝滑的绸缎,双腿修长而结实。与腰肢的纤细程度相比,那对浑圆挺翘的**是如此不成比例,没有半分赘肉的平坦小腹下,芳草茂密的三角地带就像个若隐若现的梦幻。



面对着这个比魔鬼更魅惑千百倍的尤物,可怜的洛克和蒙特尔不约而同地捂着鼻子,生怕一不小心就会喷出血来。而蓝菱则是偏过了视线,连腻洁的颈项上都在现出大片红晕。



“现在这个样子,我们可以定下心来谈一谈了么?”菲卓拉骄傲地举起双臂,成熟到快要喷火的躯体慢慢转了一圈,“人类都喜欢在平等的环境下谈判,即使它只存在于表面。”



撒迦直视着她,冷酷的眼神中找不到一丝一毫的情欲存在,“对于你的迁就,我很感激,但并不觉得有必要。”



对方超越年龄的沉稳,令菲卓拉感到了惊讶,“最直接的诱惑,往往是最难抗拒的。欧鲁姆议长提出的同盟建议,恐怕连当今教皇也会动心,可你却连交换条件是什么都没问,就直接选择了拒绝。年轻人,请原谅我的好奇心,你到底在为了什么而战斗?难道不是欲望吗?”



“为了一些相信会有天理存在的人。”沉默良久之后,撒迦自嘲地笑了笑,“其实我也找过它,等到发现世上根本就没有这种东西以后,就做了个决定。”



蓝菱难以置信地转首,望向印象中和暴君划着等号的男子,嘴唇哆嗦了一下。



“我要用战争,用杀戮,独立出一片土地。在那里生活的种族,永远都不再信天,信神,而是信自己。”撒迦淡淡地说,“公道,才是真正的天理。”



“公道......”蓝菱回味着这个词的含义,隐约觉得内心深处的某个东西,崩裂了冰封的表层。



撒迦对血族、精灵、甚至人类的胁迫威逼,乃至种种顺我者昌的雷霆手段,似乎都有了解释——各族和睦共处,民众夜不闭户的情形,的确只有在希斯坦布尔才能见到。



菲卓拉从躬身走近的几名议长手中接过一袭丝袍,优雅地披上身,“看来我找到了值得信赖的同盟者。幸好,前段时间派出的两批刺客,还没有把局面变得无可挽回。在继续下面的话题以前,你介不介意先送走这些同伴?”



“我也有这个意思。”撒迦唇边绽出温和笑意,“蓝菱,你身边带了几支传送卷轴?”



“只有两支。”携着大量魔法材料迁入希斯坦布尔的精灵族,使得本就在建造中的六个军用传送阵提早完工了数月,蓝菱携带的正是首批卷轴成品。



撒迦皱了皱眉,望向神情古怪的洛克和蒙特尔,“你们俩有谁愿意去希斯坦布尔?需要的话,日后也可以把家人接到那边。”



“我去!”两人同时回答,像是在争夺什么无上的荣誉。天知道继续在温蒂尼呆下去会不会被人活活捏死,在裁决和公会之间,就算是个笨蛋都该知道如何选择。



“让他们回行省罢,我留下来。”蓝菱的语声很轻,第一次显得不那么生硬,“我和你一起出来,就一起回去。”



传送魔法的光芒挟卷着两名刺客消失在虚空里,同去希斯坦布尔的,还有着撒迦口述的军令——潜行方面的行家对奔雷大队来说,有着无可估量的价值。



菲卓拉不动声色地看着这个黑发青年安排好一切,正要开口时,却被后者冷冷打断,“如果你说出来的理由不能打动我,图鲁之瞳从今天开始将永远消失,这座浮空岛上,也不会留下半个活口。”



包括蓝菱在内,听到这句话的所有人都已完全怔住。撒迦脸上的笑容还在,却带上了狰狞的味道,“那些来杀我的废物,欠了裁决几十条人命。我来这里原本就是讨帐的,对于联盟,连想也没想过。”



作为神灵一脉的至高存在,菲卓拉已经不记得有多少年没有动过怒了,但现在她的全身都在发抖,发热,苍白火焰直接从躯体上现出了形态。“狂妄的人啊,不算炎巢里的蝶族,温蒂尼的刺客数量就超过了十万。我想知道,你用什么来杀光他们?”



“几百头深渊魔龙够不够?”撒迦的指端悄然腾起了一团暗雾,酷似巨大蜈蚣的龙蜥倏地显出形貌,亲昵地绕着他游弋了几圈,随即轻巧摆尾,眨眼光景里赫然出现在殿外的空中。



数万名神弃者已然鸦雀无声,怒不可遏的公会议长们沉默了,就连菲卓拉的脸庞上也现出震惊表情。谁都能看出这头黑背赤纹的魔仆拥有着穿越虚空的能力,想要将它的行动束缚,除非是把整个炎巢变成铁打无隙的牢笼。



“我以为暗魔才是你的底牌,没想到居然连魔龙一脉也......”菲卓拉很清楚眼前的威胁代表的含义,有了魔仆引路,那些狂暴嗜血的深渊王者便能轻易寻来此地。



即便是她,也没有把握在魔龙的合击下全身而退,至于其他生灵,更是只能充当后者的食物。



“现在,我们应该能好好谈一谈了。”撒迦略为挥手,龙蜥通体幽蓝色的光芒立时一黯,凭空隐去了身形,“表面上的平等,我不需要。”



高处观望的神弃者之中,早些时候引路的那名高挑女子,美眸里已充满了异样神采,“我从来没见过有人敢这样和主母说话,他可真是胆大。”



“是啊,而且又帅又有男人味,光是看着那双眼睛,就让人全身发软呢!”旁边一人轻拍着背后光翼,俏皮地调侃,“丽洛塔,你可要小心,别让我们抢走了哦。”



一片银铃般的轻笑声中,丽洛塔羞红了脸,微嗔道:“别胡说,我只是怕主母杀了他......一个看上去很坏的好人,不该死在这里的。”



“放心啦,他们不是已经开始谈了么?”先前那女子语气轻松,“主母的决定,从来不会轻易改变。”



跟撒迦预料的一样,想要买他脑袋的人,正是巴帝国王希尔德。



大批量的地炎晶石对菲卓拉而言,如空气之于人类般无可替代。从火中诞生,在火中存活,这是每头凤凰都必须遵循的生命法则。寻常空间里的火元素含量,根本无法维持这种巨灵的消耗,就算到了火山炎海之地,也同样收效甚微。



全大陆地炎晶矿储量最丰的巴帝,无可避免地成为了炎巢的索取目标。庞大的国家机器自然是刺客公会难以抗衡的,但在几次不大不小的正面冲突之后,巴帝方面突然一改强硬态度,转而与后者谈起了条件。



或许是图鲁之瞳的名头,让希尔德大帝产生了忌惮心理。源源不断的地炎晶矿开始被运送到温蒂尼,而撒迦的画像,也从那一天开始摆在了议长们的桌面上。



有了先例,自然会有第二次、第三次,乃至永无休止的需求。九名议长并不想成为希尔德手中的刀,前期调查的结果,也在很大程度上让他们感到了担忧——裁决军团、摩利亚、暗魔一族,这些象征强大与毁灭的名字,无一不和撒迦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放眼整个大陆,敢于同时招惹它们的势力几乎不存在。就连最迟钝的人也能想象出,图鲁之瞳一旦完成委托,将会面对何等可怕的浩劫。



于是两次不那么高明的刺杀行动,便开始陆续上演。还没等觉察出蹊跷的巴帝人发难,刺客公会便已主动拒绝地炎晶矿的收受——从沉睡中醒来的菲卓拉中止了这场尔虞我诈的闹剧。



“很多年来我不断长眠,又不断苏醒。原本以为这段走向生命尽头的旅程会一直平静下去,却没想到孩子们为了我,差点连最后的道德底线也沦丧掉......”菲卓拉不胜感慨地环视着殿内,每个神弃者的目光均投在她身上,氛围安宁之至。



“大陆上的地炎矿脉本就稀少,炎巢能够维持到今天,也算是个奇迹。生命的意义在于相守,失去所有同族的我,早就没有再活下去的必要。年轻人,你应该能明白,出卖灵魂是弱者才会有的行为,我不希望这些孩子沦为某种交易的牺牲品。”



“裁决的副军团长也是一名神弃者,如果她来到这儿,肯定会很惊讶。”回想起爱莉西娅时常流露出的忧郁神情,撒迦暗自叹息了一声。



“泰坦族在世间留下的血脉,相传几率很低,炎巢里的三万四千名,已经是我近百年来找寻到的全部数字。”菲卓拉略顿了顿,冷笑道,“神弃者这个称呼,是光明族强加在他们头上的折辱。那些卑劣的伪神以为代表着天道,却忘记了身为人类时的渺小卑微。”



撒迦不禁耸然动容,“你说什么?!”



“在如今的大陆上,建立最早的国家,也不会超过一千年历史。那是因为曾经存在的古文明,被泰坦和伪神的战争波及,近乎完全毁灭了......”菲卓拉的语声渐渐低沉,像是在叙述一个从未遗忘过的梦魇。



“还记得混沌山上的天火,那时候都变了颜色。百丈高的海啸卷上陆地,飓风和雷暴撕裂着泰坦族的躯体,鲜血遮蔽了天空。被他们教会如何掌控天地之力的部分人类,在罪恶欲念的驱使下一波波袭来,藉着数量上的优势杀尽了众神,并最终成为这个空间的最高统治层。少数不愿参战的强者,从此以后便遭到了永无休止的追杀清剿。这场人类之间的争斗一直持续到今天,在你们的口中,它被称之为‘神魔大战’。”



——————————————————————————————————————



附:第一次要票,希望老书友们帮个忙,把准备给俺的推荐,投给沧海一梦的《极速人生》。



他那本是新书,目前冲榜中,谢谢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