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寂火

王冠之上,镌刻着血与火交织的荆棘花环,战士的魂灵飞舞,轻掠,穿梭于夜空,地狱...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章 涅磐(上)
章节列表
第七章 涅磐(上)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胸前的肋骨已经碎得不能再碎了,有几块还倒戳进肺里,令大量血沫涌出喉头。整个身体仍在那一击的余威之下暴退,双脚在地面上直拖出长而深的沟渠,石屑横飞。



就算从菲卓拉口中得知,神魔竟然全都是远古人类时,撒迦的震惊也不会大于此刻。



那紫眸女子还活着,已完全扩开的传送门也安然无恙。在出手的那个瞬间,他的肘部忽然就扭转了过来,将足以摧毁半堵城墙的龙魄罡流,结结实实地按在了自己的左胸上。



尽管在最后关头,大半力量被强行收回,但这次毫无征兆的“敌袭”,还是让他当场重伤。



久未有过动静的意识之海深处,已卷起了滔天的黑色浪潮。惊怒交集的撒迦感觉到另一个灵魂正在体内躁动咆哮,急不可耐地想要夺取身体的控制权——适才的自残行径,正是出自于他的手笔。



“你作甚么?!”撒迦终于跄踉着稳住身躯,低吼出声。如此混乱凶险的情形下,任何一点小小的倏忽都有可能导致整个局势走向失控,对方取而代之的意图显然来得绝不是时候。



大批亮银甲胄红十字披风的圣骑士以及银衣圣裁,开始从传送门中涌出,愈来愈强的神圣气息无可阻挡地充斥了整个地炎宫殿。数万名如梦初醒的神弃者这才纷纷发动,从四面八方袭来,与深入巢穴的强敌展开了混战。



法偌雅依旧站在原先的位置上,静静注视着伏击自己,却莫明放弃的年轻异端。空洞呆滞的眼神加上虔诚圣洁的表情,让她看起来就像一座活生生的雕像。记忆中无从寻觅的这个男子,竟存在着一种莫明的熟悉感,那双同样深紫色的眼眸,更使得沉寂已久的心旌悄然荡起了涟漪。



“大人,您准备好了么?”两名掠出虚空的副裁判长无视激烈的战团,一左一右滞浮在了侧方。



法偌雅微微颔首,三对幻化出的洁白羽翼轻盈拍动,随他们向着岛腹高处飞起。似有意似无意的一瞥之中,她赫然看见那黑发男子猛地向前栽倒,委顿,大口呕出血来,不禁怔了一怔,顿住了动作。



两名副裁判长立即觉察出异样,其中一人迟疑片刻,开口道:“法偌雅大人,恐怕我们得尽管完成光辉之炬的法阵构架......”



“我有点累,想稍微歇一会儿。”法偌雅漠然打断,仍是目不稍霎地凝望着那处。就在刚才的一刹那,预知能力又在她脑海中展示出清晰画面——那男子遍体涌动着纯正的辅助圣光,狰狞无比地格杀着神职,而向他施术的,竟然是自己!



“难道我被黑暗力量侵蚀了?这怎么可能?”法偌雅迷惘地想着,觉得头又在隐隐作痛。



突兀袭上后心的重击,犹如将一条神圣力量凝成的长川大河,硬灌入了撒迦体内。即使在空间风暴中磨砺而出的钢筋铁骨,也无法承受这样可怕的摧毁力。精灵留下的箭创几乎是将每一滴鲜血都毫不吝啬飙射了出来,背部的几处骨骼已经完全碎成了粉末,如果没有龙魄凝成的防护层在阻隔,恐怕他的整个上半身都会被立时扯成碎片。



能够挟着恐怖的高速和雷霆般的威势,发起这一击的人,只能是沙利略。



撒迦喘息着回头,凤凰原先所在的位置上,有着几簇苍白色的残火,在空中凄然缭绕。它那庞然如山的身躯,在倾颓之后只剩下了一堆冰冷的灰烬。



就连沙利略本人也没料到,这头苍老的远古神灵,实际上早就走到了生命的尽头。炎巢中魔力枯竭的地炎晶矿再也不能为它提供半点给养,九名议长造成的创伤,更是让濒临熄灭的火之本源加速了消亡。



“巴帝和斯坦穆的部分神职,都曾向教廷上报过关于希斯坦布尔一役,至高无上的战神对你的判定。”对于菲卓拉的不堪一击,圣骑团团长显得异常失望,当撒迦急促喘息着在眼前站起时,他的脸上隐约有了赞赏之色,“年轻的异端,战乱让你暂时逃脱了审判,这已经算得上幸运。现在,我可以让你像武者那样荣耀地死亡,而不是被绑上火刑柱烧成焦炭。嗯,做得很好,站起来,把这场战斗继续下去......”



“别碰他,不然我就杀了你。”冰冷的警告从不远处传来。



沙利略缓缓转过视线,一个柔美的身影随即映入眼帘,“是你?”



哪怕是再相熟的同族,见到此刻的蓝菱,也绝对会大吃一惊。他的脸色比死人还要惨白,下唇全是咬破的齿印,注视着撒迦的眼眸中,除了深深的愧疚痛苦之外,更有着一丝疯狂。



精灵特有的优雅沉稳,在他身上已经找不到半分了。从沙利略旁侧经过,一直到扶住撒迦,他手中的那张“人马之辉”才略敛了逼人的元素光辉。



“我未必能救你,但一定会和你死在一起。”简短之极的话语中,却透着异样温柔。



早成了血腥之海的宫殿内外,由于主母身亡而陷入疯狂的无数神弃者,正在和集结出数道攻防阵型的神职人员,绞杀成一环套一环的巨型战团。交相辉映的魔法光芒,地面上随处可见的尸骸残肢,以及耳边不断响起的惨呼声,都在刺激着每个参与者更加投入生与死的角逐。



半空之中,法偌雅俯视着美丽的精灵护在撒迦身前,秀眉已微微蹩起。



跟火凤凰对战时,沙利略便触发了“阿修罗之牙”。撒迦的狡诈令他愤怒不已,而击溃对手的快感,却在蓝菱出现后消失殆尽。



他很好奇,以精灵的实力居然敢于站到自己面前,居然还存在着杀气。只要一次攻击,不,应该是一挥手,一弹指,这渺小的蝼蚁就会死得连渣子都不剩。难道所谓的森林之神能够教诲信徒的,仅仅是狂妄自大?



沙利略很久没有这样轻松过了,就连一怒之下过早解决撒迦的那点遗憾,都被冲淡了不少。随着最后一批援军完成传送,部分银衣已在神佑骑士的严密环护中,布置起圣祷法阵。想到“审判之光”就快降临这座赤色宫殿,圣骑团团长一贯冷漠的脸庞上甚至露出了微笑。



在下一刻,他的笑容中带上了冷酷气息。



骄兵必败的道理,伽利略自然很清楚。所以在几近完胜的情况下,他还是骤然掠出,向前方的两人袭去——猫爪下的老鼠,也该是丧命的时候了。



蓝菱没能看清他的动作,因为那不是肉眼所能够捕捉的。凭借本能射出的六道光箭刚一离弦,那团呼啸的气流便已扑到了近处,“扑扑”闷响声中足以洞金裂石的元素之箭只是荡起了些许空气波纹,便即消散。精灵心中了然无幸,不禁闭上双眸,后退了一步,背部传来的人体触感,竟是令这个死亡时刻变得如此平静。



神圣魔力的嘶吼,在拔到最高点时戛然而止。满头长发飞扬而起的蓝菱随即睁眼,只见沙利略正伫立在面前,保持着挥拳的姿势,满脸全是惊骇。一只从自己肩后探出,生着黑色锐甲的手掌,将他的拳头,乃至整个人都牢牢固定。



“你的实力很强啊!”精灵听到一个沙哑的声音在后方低低响起,同时周遭充斥的圣光,逐渐黯淡了下来。



“干你娘的,能强得过我么?!”撒迦歇斯底里地咆哮了一声,抖腕。圣骑团团长偌大的身躯仿佛一下子失去了重量,从蓝菱头顶上方翻过,还在空中就被迎来的膝盖顶中了面门。尽管“阿修罗之牙”的无形气罩卸去了极大一部分力量,但夹杂着七八枚牙齿的大蓬血花还是很干脆地从他脸上爆开,鼻梁骨断裂扭曲得不成体统。



沙利略痛吼,只觉得一千面大锣在耳边同时敲响,整个头颅都在嗡嗡发震,情急中反手握拳全力击出,想要逼着对方松脱己身。撒迦也的确像他希望的那样放开了手,不过,却是在转身跨步引臂发力之后。



“阿修罗之牙”不愧是最顶阶的神器。犹如弹丸般被掷出的沙利略以躯干在混战人群中清开了一条极长血路,但凡被擦着挨着的无不筋断骨裂,他却连油皮也没伤着半块,只是在翻翻滚滚换了无数个姿势后极不情愿地晕了过去。



“又见面了,小精灵。”撒迦那双竖成尖针的魔瞳向着蓝菱凝了凝,旋即身影扭曲了一下,就此消失。再出现时候,已是到了空中。



两名副裁判长在照面之间便成为了死人,漫天的血雨之间,撒迦向着怔怔望来的法偌雅伸出了手:“跟我走。”



“万恶的异端,你蛊惑不了我......”法偌雅刚开了个头便发现,这套正义的斥责实在是毫无意义。因为那黑发男子根本没有理会的意思,直接冲过来就将她单臂搂紧,继而瞬移回地面,抱起了执弓的精灵。



“我知道女人都很罗嗦,但现在请你们暂时闭嘴,更不要动。”撒迦分别瞪了眼同在挣扎的两人,感觉她们简直重得要命。



虽然不清楚法偌雅的古怪变化,是否和那些天使有关,但现在明显不是追根究底的时候。



教廷援军出现时就悄然放归的龙蜥仍未带来魔龙一族的回音,神弃者的尸体又已经堆得像山,再加上那个狗屁法阵眼看着就要完成——这种局面下就算是木头脑袋,也该知道如何选择了。



愈发浓烈的黑暗气息,吸引了大批神职的围追堵截。撒迦连动手的兴趣都欠奉,靠着还不太熟练的瞬移冲出宫殿,掠向通往外界的山口。



两个连木头脑袋都不如的笨妞像比赛一样不停挣动着身体,精灵似乎还有些畏惧,法偌雅却已经腾出手来,用圣光术贴身招呼撒迦。尽管她的魔法攻击力可能连司门员都不如,但三番几次下来,撒迦不免也大感头痛。



好在炎巢的空间并不是十分广阔,未过片刻,三人便到达了当初雷鸟降落的地点。然而在仰望了一眼出口以后,撒迦忽然就停了下来,叹了口气。



“这就急着走了么?我们还没来得及叙旧呢!”密密麻麻悬浮在高空的千百名神职当中,雷奥佛列的笑声还是那么的亲切柔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