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寂火

王冠之上,镌刻着血与火交织的荆棘花环,战士的魂灵飞舞,轻掠,穿梭于夜空,地狱...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二章 决断(中)
章节列表
第十二章 决断(中)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佣兵们的脚步在纷纷退却,古扎罗也不例外。两名不速之客的言语举止中处处透着诡异,那矮小汉子展现的能力更是超出了理解范畴,再留在这片临时营地里,似乎只能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收了兵器,都上马,动作快一点!”雷狮团长一步步向后挪着,竭力想要让自己显得镇定些。到了这个即将完成委托的节骨眼上,他可不想再出任何岔子。



“头儿......”后方传来鲍勃的低呼,语气中透着难掩的震怖。



古扎罗应声转首,只见马群俱已四蹄发软地瘫卧在地上,无论佣兵如何拉扯缰绳都只是悲声长嘶,竟不敢起身发足。再看那几条斗杀过无数妖兽的大獒,却早就已经逃得不知去向了。



正惊疑不定之际,一股怪异沉闷的呼啸遽然拔地而起,仿佛掩藏在地表下的火山口终于露出了狰狞面貌,并即将在震颤抖动中喷发出第一道冲天烈焰。古扎罗脸色剧变,再次望回对峙中的两人,那陌生汉子正如同蹩脚傀儡师手中操纵的提线木偶一般,以极其缓慢机械的动作收臂,回肘。



放慢了近百倍的出拳姿势,在他身上却显不出半点滑稽或突兀的味道。百丈范围里的空气都在被这一拳的拳势所带动,他背后的那袭血色披风已经扯得像把出鞘的刀,眼神则比刀还锐利。



所有想要逃离与正在逃离的佣兵,都在愈发狂暴紊乱的力场中跌跌撞撞难以自控。随着气流的强劲涌动,极远处的一片稀疏树林变为了纸糊的摆设,轻易就被连根拔起再撕扯成漫天的残枝碎叶,向着这方卷荡过来。



天与地都在那汉子一己之力的作用下遽然惊醒,咆哮出声。他的右拳仍在向后拉回,蓄势,躯干早已倾斜得像尊扭曲的铜像,手臂上贲起的血管与肌肉如同大块大块纹路粗犷的花岗岩在相互挤压,迸发出令人牙酸的“咯咯”钝响。



“愿天国的光辉永沐我身,圣主的慈爱庇佑常随不离。”正对着风暴中心的智天使只是施放了一个最常见的祝福术护体,衣袂发梢均在纷飞不已。



那汉子冷笑,双脚悄然无息地陷入地底,直至没膝。战栗的大地开始迅速龟裂,自行从土壤中剥离出来的石块碎岩雨点般逆卷上天,当所有的声浪气潮凝聚到了再难逾越的顶点时,他终于出拳。



无法想象的狂暴力量,让千百块巨大的土石混合体沿着一条笔直线路相继拱出,爆裂。能够被拳劲席卷的一切都在旋绕中碎成了齑粉,两排灰蒙蒙的气墙向着外围汹涌扩开,就近几名佣兵立即被抛上了高空。



“完了。”较远处,古扎罗绝望地想着。



他眼中的这次攻击根本就是天崩地裂的导火索,短小汉子挥出的拳风不仅清晰可见,而且就算用耳朵去听,用鼻子去嗅,也一样可以感受到浓烈的死亡气息。



想象中的黑暗并没有袭来,反而是一股浩然无比的光亮笼罩了世界。那隔空一拳在地面上犁出的可怕鸿沟,恰恰到了智天使的身前便戛然而止,足以将山丘夷平的摧毁力最终化成了一股轻柔流风拂过她的周身,就此了无痕迹。四溢的冲击气浪也像是撞上了无形崖壁,眨眼间便消失得干干净净,只留下空中跌落的数具尸体在证明着之前的狂飙并非虚幻。



“是天使,天使来搭救我们了!”一名灰头土脸的魔法师忽然跪倒,满脸都是敬畏神色。继他之后,雷狮团的全体成员很快便伏满了一地,向着伸展出两对深蓝羽翼的艾哲尔喃喃祈祷不已。



“光辉之炬......”短小汉子竖起了浓眉,森然凝视着远方的燃烧平原之上,天穹中耀落的磅礴光影。仿佛夜与昼在那片极为辽阔的区域中得到了转换,绝对的光明饱含着笔墨难描的神圣与庄严,遥遥望去竟像是天国一隅降临到了世间。



“不仅仅是温蒂尼,用不了多久,整个坎兰大陆就会完全沐浴在神辉的洗礼下,任何灵魂都将得到最终的净化升华。”智天使微笑着抬起手,指向那汉子,“连你们,也必将匍匐皈依。”



“看样子,今天要杀你的话会很难了。”汉子的眼眸中有着什么东西燃烧得更猛烈了一些。



那支光辉之炬的存在,该是对手敢于应战的最大原因。就在刚才的刹那,艾哲尔甚至没有半点闪避动作,她体内的神圣法力便骤然触发了光辉之炬,并藉着这股庞然无比的力量化解了来袭。



“神说,那亵渎不敬的,应当灭亡......”智天使的大预言之术如丧钟般响起,燃烧平原上的光域很快就扩大了千百倍,半边天空都被燃得通透。



没有人能快得过光,即使是龙将。



雷狮佣兵的宿营地被光辉笼罩的刹那,那汉子当即仰天痛吼,遍体蹿起了熊熊圣焰。随着空中的预言咒文逐字逐句震荡回响,他的吼声更显狂躁可怕,一条生满鳞片的巨尾忽然从焰团内部疾游而出,挟着凌厉至极的风声抽向智天使。



“就算你剥去了伪饰,也绝不可能对抗得了光辉之炬的威能。”艾哲尔轻而易举地让过来袭,响彻云霄的圣歌正昭示着这场战斗的结局,不会跟她预计中存在半点偏差。



“卑劣的家伙,公平一战对光明族人来说就那么难吗?”漫天光源都在向着一处聚焦,怒吼的龙将已成了灯罩中无处可逃的夜蛾。



艾哲尔温婉地笑了笑,目光掠过地上跪拜不起的众多佣兵,“我们把机谋当作武器,你们更习惯用爪牙和蛮力。这场战争从一开始,就是最公平的。”



“公不公平,还是由别人来判定比较好。”



燃烧着的光团急剧膨胀无数倍后爆裂了,一具如山的身躯出现在那汉子原先的位置上。密密麻麻的黑色鳞片布成了天然甲胄,覆满了这头巨灵的周身。它背后的肉翼在展开拍动时投下的阴影,已将众人完全吞没,狰狞如鳄的头颅上斜吊着双琥珀色的凶睛,那磨盘大小的可怖尺寸足以让任何一个被瞪视的对象为之心胆俱裂。



深渊魔龙,传说中唯一凌驾在巴托恶魔之上的黑暗生物,就这般活生生地出现在佣兵们眼前。然而此刻的这群冒险者已经不再懂得害怕,只是一味地伏在地上,状若痴呆地低声祈祷。智天使却微微变色,在她的预想中,魔龙将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突破这最终形态限制的。



“我以为赫马森死后,你们再也不会以原形作战了。”艾哲尔笑容不减,身形却在悄然后退。预言术也有着一个扼杀极限,实力以几何级增长的对手,已经从猎物变成了威胁。



飞腾到空中的深渊魔龙没有作出回答,而是骤然掠到光域远角,发出了一声遒劲亢长的咆哮。深红色的龙息从它大张的血口中狂潮般喷发,虚空中立即被撕扯出豁口,一团古怪臃肿的暗影随即在空间风暴的吹袭下跌了出来,砰的落到地上散成几截。



确切的来说,是扶持在一起的几个人,由于跌撞而松脱了相互之间的维系。



“终于还是等到了啊!”智天使望着魔龙缓缓飞临地面,落在了那名遍体鳞伤的黑发男子身前,脸上的表情变得复杂起来。



菲卓拉转来的部分本源之力,正是撒迦得以从“审判之光”中逃生,并能够独立破开虚空的最大原因。尽管连他自己也不清楚,在危机关头遍体爆出的火焰结界究竟从何而来,但毫无疑问的地方在于,每个人都低估了那头看似衰老虚弱的远古神兽。



由精火形成的潮流直到渗入体内,也仍然带着焚尽一切的霸道。除了魔罡龙魄之外,连被“审判之光”击溃后融回躯体的破魔刃,都在这股沸腾的外力侵蚀下逐渐分解、融合。还没等三人完全穿越空间乱流,互不相容甚至彼此排斥的几道力源便被彻底吞噬,只剩下更显狂暴紊乱的热潮几乎要将撒迦的每一根骨骼、每一条肌肉都燃成最彻底的飞灰。难以想象的高热之下,他根本已没有力量再完成空间穿越。



那团金黄色的护身火焰虽然熄灭了,但屏障的气劲还在,温度也没有半分减退。撒迦很是疑惑,烈火焚身的痛苦好像就只折磨着他一个人,对于身边的法偌雅与蓝菱则丝毫没有影响。最终从这个空间传来的引导力量,令传送得以险象环生地完成,两股相生相克的暗潮几乎是同时找到了他们的位置,直到此刻也没有停止过片刻纠缠争夺。



“还没死的话,就站起来。”深渊魔龙垂低了肉翼,前端超过丈余的乌黑锐爪微微拨动了一下撒迦,“伟大火种的继承人,跟我回深渊去!”



“撒迦,七夜轮回的下落,我想我已经得到答案了。”智天使适时插口。



还没等脱力的撒迦有所反应,魔龙便倏地昂起长颈,狞然望向艾哲尔,偌大翅身重重扫向了地面。凄厉强劲的破空声顿时大作,一大片土石沙砾犹如蝗灾般密密麻麻地向着后者飞扑而去,半途中波及的数十名佣兵连半点声音都没能发出,就已经被打成了一具具血肉模糊的筛子。



“最本源最崇高的力量并没有正邪之分,这一点你应该比谁都清楚。作为那些低等生命的守护者,难道永恒安定的归宿不是你想给予他们的吗?”智天使腾身飞起,闪过席卷着石雨的风暴后十指连扬,再度大炽的圣光在空中构筑出奇异的绞索形状,套上了撒迦的身躯,将其拉离龙将旁侧。



深渊魔龙暴跳如雷地低吼出声,又是一口龙息喷出,将圣光索齐中截断。毫无动静的撒迦笔直坠下,在即将着地的瞬间,被一双欺霜赛雪的手臂轻柔接住。



“没人能逼他去任何地方,除非我死了。”法偌雅身后的羽翼正在一分分散落凋零,澄澈的紫眸中全是冷漠。



“你敢背叛我?”智天使怒极反笑,“失去我赋予的神识,你只是个肮脏卑贱的异端。想要忤逆天国的权柄么?你那可悲的灵魂将永远被投入炼狱底层,在烈火中感受忏悔与绝望!”



“就算是异端,也有拒绝或接受的权利。不要以为你们这些主宰者就能够随意安排一切,掌控一切,至少在该说‘不’的时候,我们懂得怎样开口。”蓝菱站到了法偌雅身边,空间风暴的连续摧袭让他透着从未有过的狼狈和疲倦,但握弓的那只手却仍旧稳如磐石。



“你错了。有的时候,他们并不是主宰者。”一个冰冷的声音从场外传来,淡淡地道,“撒迦大人在的地方,没有其他人可以发号施令。他说谁是朋友,是同盟,就意味着生存和保护;他说谁是敌人,谁有恶意,按照我们的习惯,那一方就得死,得全灭。这是不是空洞的威胁或无聊的口号,那边的两位大可以试一下。说实话,人杀多了未免会觉得无聊,神也好魔也好,只要敢于向裁决发起挑战的,我们都随时欢迎。”



智天使和深渊魔龙同时怔住了,傻眼了。光幕难及的夜色下,成千上万手持劲弩的黑衣士兵如潮水一样涌来,很快将这片地域围成了铁桶。随着其中一名军官挥出的手势,十几具高大狰狞的战争傀儡越众走出,绷直了掌中的弩炮机簧,超过成人长短的巨型箭矢上固定着大片细密的暗色晶体,类似于魔法阵的排列方式让人很难相信它们只是装饰品那么简单。



“你们以为,凭着这些武器就能够和神族抗衡了?!”智天使仿佛看到了一群张牙舞爪的蚂蚁,不知是该愤怒,还是该感到可笑。



而下一刻,光辉之炬散发出的无际辉芒,已在惊天动地的爆破巨响中泯灭。远方的燃烧平原之上,分裂成若干块的浮空岛携着飓风从云层间相继陨落,与地面撞击产生的强烈震荡带着整个世界都颤抖起来。滔天的沙尘化成了一朵朵庞然无比的混沌之花,直腾到百丈多高的空中方才缓缓扩散。



“奔雷大队向您报到,听从您的调配。那岛上的光源太显眼了,我怕您会不喜欢,就让人毁了它。”一身戎装的雷鬼走到撒迦面前,单腿跪下,像在请示何时发饷般平淡地道,“这个光明族的女人,要不要立即杀了?”



智天使的脸色已铁青,却没有任何动作。她已然惊觉周遭无数支弩箭上的奇异附着物,所散发出的火元素波动,与先前摧毁温蒂尼的那次大爆炸如出一辙。这些未知物质显然蕴含着闻所未闻的恐怖能量,装备着它们的裁决军团即使仍是一群蚂蚁,也等于生出了致命的毒牙。



不破不灭的永生形态,毕竟还没有成为现实。面对着这些嘲笑信仰蔑视生命似乎只为忠诚与杀戮存在的军人,感受着这股完全烧红发烫比野兽更野兽的凶煞气息,智天使心中第一次有了寒意。虽然只是一瞬,但对她而言却意味着太多。



“魔龙没到的那批援兵,是你们拦下来的?”撒迦低垂着头,灼热的鼻息像是钢水在喷涌低啸。



智天使意味深长地望向法偌雅,“透过她的双眼,我看到了一切。战斗是必须经历的成长方式,所以我不希望有其他人去干扰你。”略顿了顿,她的目光重新落在了撒迦身上,“你的火种很特殊,进化方式更加令人惊讶。其实从异界回归以后,光辉晨星一直都在等着你真正地作出选择,我也一样。”



“豪在去救你的半路上遭到了伏击,伤得很厉害。”深渊魔龙沉重的精神振荡中透着些许焦急,“他让我转告你,你一定得跟我回去,最好就是现在。”



“你们都回去罢,该去哪儿做客,我自己会作出决定。”撒迦缓缓抬首,一目仍是龙睛形态,另一目却赫然化作了无尽火焰,“在没有彻底翻脸以前,你们得学会一点尊重......”



这个漫长的夜晚,对雷狮团的成员来说宛如一场梦魇。那些残存的记忆碎片是如此荒诞绝伦,以至于每个人在惊醒时,都不敢相信它们真的发生过。



十多年没有晨祷习惯的古扎罗,在虔诚跪伏了很久以后,望着那名遍地血迹中幸免于难的捕获对象发了会愣,喃喃道:“天父说,世间众生尽皆平等,不如我们放了他罢?”



“头儿,你在说什么呢?这家伙可值上千金币啊!”鲍勃龇牙咧嘴地包扎着身上的伤口,怪声叫道。



“是啊,我在说什么?我......我这是怎么了?”古扎罗狠狠给了自己一巴掌,满脸茫然地环视四周佣兵。



没有人能告诉他答案。



远方的燃烧平原,正在朝阳下迅速蹿起了热浪。空之岛如山的残体颓壁之间,有着半截少女尸身,肌肉体肤都已经变得如水晶般晶莹透明。



她那高举过顶的双手似极了一朵夭折的花蕾,但从通体凝固的姿态来看,却更像是燃烧生命的火炬之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