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寂火

王冠之上,镌刻着血与火交织的荆棘花环,战士的魂灵飞舞,轻掠,穿梭于夜空,地狱...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四章 分界(上)
章节列表
第十四章 分界(上)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同一顶覆面式头盔在每天的同一时刻飞入营房,挟着风声砸上了床铺。随着当啷一声闷响传出,上等兵沙鲁一如既往地从撞击的痛楚中结束了酣睡,捂着膝盖弹起了身躯,狭隘而阴暗的屋内顿时被他含混不清的惨叫声所充斥。



“该起床了,小子!”杰斯特队长习惯性地向地上吐了口唾沫,大踏步走进营门,过于强壮的身躯让他看起来就像是一头直立行走的牯牛。



“狗日的战争,狗日的裁决人。”沙鲁在呻吟中恶狠狠地诅咒了一句,揉了揉发红的酒糟鼻,睡眼惺忪地顶着鸟窝般的乱发坐了起来,开始披挂床边堆放整齐的铠甲。



杰斯特轰轰隆隆地大笑了一阵,随手将兵器抛下,卸脱甲胄,直到全身一丝不挂才重重倒在相邻的行军床上,舒坦地伸直了长满黑毛的双腿。“你倒不如诅咒这狗日的天气。妈的,一大早的太阳就能把人给活活烤熟......”



“队长。”沙鲁似乎是还没睡醒,眼神散乱地扫视着贴在墙上的一排敌方首脑画像,“等这些家伙都死了,咱们就能回家去了吧?”



“是啊是啊,等他们都死了,战争就该结束了。”杰斯特很有些感慨地叹了口气,拎起连苍蝇都很熏死的靴子,脱手掷出,“不过,再赖在床上不去换岗的话,我敢肯定你是等不到那天的。”



上等兵一溜烟逃出营房,跑到马槽边胡乱洗了把脸。伙房里虽然还是人满为患混乱不堪,但他臂膀上佩戴的狮首徽章,却让大部分端着空饭盘的士兵纷纷让出路来,就连厨子递上的食物也格外丰盛量足。



自从入选狮兽军团以后,沙鲁已经习惯了这种无处不在的优越性。虽然在军衔上他仅是小小的列兵,但在其他军团的同袍眼里,只是那枚独一无二的徽章,就已经代表着太多太多。



二十三颗敌军头颅,这是沙鲁在随军进驻斯坦穆之后,亲手缔造的彪炳战功。唯一令他遗憾的地方在于,所有这些倒在自己战刀下的敌人之中,并没有一个穿着黑色制服。



匆匆吃完了早餐,走上冷冷清清的街面,一路上除了遇见同样赶去轮值的士兵以外,就只有十几个穿着开裆裤的斯坦穆小孩在地上玩泥。在看到沙鲁走近时,他们不约而同地逃开了,仿佛前者脸上硕大的红鼻头,远要比食人魔探出唇外的獠牙更加狰狞可怖。



自从半个月之前,那名试图用石块袭击军列的男孩,被沙鲁当街活剐成了一堆碎肉,他的相貌就已经被边关小城中的绝大多数平民所牢记。尽管在事后杰斯特队长的痛骂几乎持续了一晚上,但沙鲁还是觉得很痛快,很有成就感,半点也没后悔。



不能拿人的标准去衡量畜生,这是巴帝士兵的共识。



“贱民”这个词汇,仿佛是为斯坦穆人量身定做的。针对性的镇压和屠杀,永远也磨灭不了他们那可笑的愚忠,皇室的最后一名成员身在独立四省的消息传出后,各地平民便开始想方设法地逃往那块特殊地域,即使在军方严格管制下的也不例外。



塔罗克,也就是沙鲁所在的狮兽军团第三师部驻扎的这个偏远行省,地处斯坦穆西北部,如今正充当着四省联盟与摩利亚之间的最后一道屏障。就军事意义上而言,其重要性丝毫不在攻陷已久的斯坦穆帝都之下。除了经常遇上的小规模民众逃亡之外,轮得到巴帝驻军去处理的事务并不多。时间长了,骁勇善战的狮兽士兵们全都从一开始的闲适惬意,逐渐演变成度日如年。



从未与那支传闻中神乎其神的裁决军团正面交锋过的第三师部,从调派来这里的当天开始,就在隐隐盼望着两军对撼的时刻早些到来。身为男儿,又是巴帝铁军中最狂猛强悍的斗士,好胜的本性早已像烙印般刻在了每个人骨子里。战刀被铸造出来的目的,自然跟切瓜削菜无干,棋逢对手的拼刺快感才是他们想要的东西。



然而独立四省方面却始终没有过任何动静,哪怕是象征性的攻势也从未对塔罗克发起过。似乎隐藏在幕后的裁决统治者,对摩利亚的兴趣并不像军方高层揣摩的那样大,第三师部所属士兵也就只能整天无所事事地打发时光,在枯燥沉闷中磨砺着发烫的斗志。



跨上战马,顶着初升而炙热的旭日,沙鲁所在的游骑兵小队鱼贯行出城门,向着莽莽草原驰骋而去。经过了一整晚的巡弋警戒,他们替下来的那批同袍已经很疲倦了,互相开起玩笑来也是无精打采有气没力。前方十余里外,那道由连绵丘陵组成的暗色长廊,正是与敌军共同默认的分界线。虽然说从四省联盟那边跑过头较大的野兽都属于罕见,但作为奉命死守的这一方,狮兽团成员在例行巡逻中还是从不会掉以轻心。



“前些天我沿着那条路回来的时候,顺便上去了一下岭脊。结果运气还算不错,撞到十几个条顿的探子,全都被老子杀了。”行进中,沙鲁身边的矮壮少尉转过头来,得意洋洋地大声炫耀。



“我听说了,那可真是够痛快的。”沙鲁皮笑肉不笑地回答。



他当然听说了,中尉单枪匹马格杀的那些目标,其实不只是人这么简单,还有好几头绵羊——尽管装扮成牧民是个不错的主意,但沙鲁并不认为真正的敌军会被一个站在远处的家伙用弓箭挨个射死而没有任何反击动作。



换句话来说,这桩听上去很像那么回事的战功,根本就是个自欺欺人的笑话。孤胆英雄干掉的不过是一群真正的老百姓而已,看似平静的前沿阵地与日渐丰裕的牧草,则成了他们丧命的最大原因。



对于同袍表现出的不以为然,少尉显然当成了某种变相的嫉妒。在熟门熟路地穿过埋满地炎爆弹的平原区域之后,他极力要求分在同组的几名游骑兵驰上丘陵,去瞧瞧有没有不长眼的敌人再敢接近防线。



答案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当翻飞起草泥的马蹄渐渐踏上丘陵顶端,视野随着位置的变化而霍然开朗,少尉脸上的表情也从充满亢奋的期待,一下子变得发木发怔,旁边的沙鲁更是在震怖中瞪大了双眼。



他们身处在阳光之下,面对的,却是黑暗而肃杀的海洋。



前方,一个巨大的,近乎无边无际的步兵方阵正在缓慢推进,放眼望去那些身披钢甲杀气腾腾的汉子大多是鹰鼻深目,土生土长的斯坦穆原住民占了不下七成。苍穹之下,黝黑而锋锐的长矛构筑出了一片纯粹的钢铁密林,数千架攻城楼车与投石机似极了蚁群中前移的磐石,视力所及的尽头,条顿行省城关中还在源源不断地涌出人流、马队,以及大批飞掠在空中的魔法师部队。



以丘陵为界,这边是风和日丽晴空如洗,那方却是阴云密布幽暗似夜。更为诡异的地方在于,尽管脚下的大地都在微微颤抖,但游骑兵们的耳中却几乎听不到任何声息。如同这些随着阴影而来的逆袭者施放了令天地都为之沉寂的静默魔法,而下一刻,他们便要在悄然中将塔罗克淹没、吞噬。



掩藏在条顿外围的第一线暗哨,都已经变成了最细碎的血肉残渣,在敌军打着软垫的战靴踩踏下逐渐陷入泥土,再也难寻半点踪迹。首先从惊骇之余清醒过来的沙鲁张弓引弦,返身便向着后方射出了一支响箭。尖利的呼啸声带着迟至的预警终究还是冲出了这片区域,但尾随划过半空的数点暗影,却让它顷刻间失去了意义。



那是从敌军阵中抛射而出的劲矢,它们连同杆身上毫不起眼的附着物,急剧旋转着,扎入了游骑兵小队与塔罗克边关之间的平原。几乎就在同时,沙鲁感觉到自己猛地变轻了,变软了,一股刚猛庞然的气浪把他像纸人般抛上十多丈的半空,再轻而易举地扯成了两截。



所有深埋在地底的强力爆破物,都被轻易识破并摧毁了。伴随着隆隆的震颤声响,一朵巨大无朋的火云从塔罗克行省前沿升起,难以计数的联盟步兵开始涌过丘陵地带,变阵冲锋。



告别了半边身体却仍然躺在地上挣命的沙鲁,于耀眼亮光中清晰看到了一只只大脚的踏落过程。直到颅骨被踩出第一道豁口,乌黑的血液从五官中无法遏制地溢出,他才悲哀地发现,原来在这些贱民的脚下,自己也可以像狗一样哀嚎着等待死亡。



天崩地裂的景象之后,便是天崩地裂的杀声。站在城头上的塔罗克军部统领俯视着漫山遍野犹如水银泻地般涌来的敌军,脸色灰败地对身边几名副官张了张嘴,语塞半晌,却是连一道像样的军令都无法下达。



尽管裁决的旗帜并没有出现在视野中,但这已经无关紧要了。对于一个算上驻军总人口也不过二十万的行省来说,如此规模的攻势根本不能再称为对战,而更应该算作压倒性的屠杀。



时间并不能打消人们对战争近乎偏执的关注,斯坦穆疆土上再度燃起的硝烟,很快就让各个国家的军情人员为之忙碌起来。与塔罗克行省仅仅隔着一条边境线的摩利亚小城塞基,更是在短短半天里接连放出了六批军鹞,向帝都传递最新战况。



当日傍晚,远在千里之外的暗党总部收到了第一批抵达的军情。拆开火漆的年轻军官在看完全文后当即变了脸色,直奔出空空落落的军营,策马向着皇宫方向疾驰而去。



他的那些同袍,此刻正三五成群地散布在帝国广场上,混杂于数万民众之间,无论军衔高低均带着一脸难掩的怒意与杀气。而历年军选的高台中央,已被筑起了一幢塔楼,顶端赫然环立着数十名光明祭祀。



“把圣女大人请上来。”略为环视了一眼高台下的民众,红衣神官斯蒂芬朗声开口,语气中透着奇异的快慰。



作为此次摩利亚之行的教廷代言人,他委实是凭着十二万分的耐性与涵养才忍到了现在。见惯了的卑躬屈膝并没有出现在摩利亚皇身上,事实上后者从教廷使团入境后开始,就一直以抱病为由避而不见,更不用提什么正规场合下的御令授接了。



“请放了我的妹妹。为了一场圣祷送命,绝不会是她的本意!”同在高台观礼席上的玫琳霍然起身,握拳清叱。在光辉之炬一夜之间遍布大陆各地的今天,她比任何人都更清楚,这些神职即将导演的会是一出怎样的惨剧。



“长公主殿下,您恐怕搞错了。这不是什么圣祷仪式,而是无暇圣女将向光明神验证信仰,获得永生的伟大过程。”斯蒂芬雍容地微笑,眼眸中却有响尾蛇般阴毒的光芒一闪而过,“我猜,这也一定是您父亲所企盼着的。”



在上千银衣圣裁以及十字圣骑的冰冷注视中,披着圣洁白袍的薇雪儿被带下停靠已久的教会马车,刚一走上高台,便引发了民众的一片哗然。许多信徒都跪在了地上,向着那个柔美而孤单的身影祷告忏悔,喃喃不已。



他们眼中的公主已经生出了三对洁白如雪的羽翼,冰冷呆板的神态加上虔诚到一尘不染的眼神,让她跟画册里描绘的天使毫无区别。快要靠近塔楼的那一刻,她忽然展翅飞了起来,轻盈落到塔顶的祭祀之间,自始至终没看过旁人一眼。



“我发誓,如果你不制止这一切,所有的神职都会死在帝国广场。”玫琳丝毫不去理会一干高级将领的眼色,快步走到斯蒂芬面前嘶声咆哮。愤怒与焦灼几乎已将她所有的自控能力焚烧殆尽,任何正视她双眼的人,都绝不会认为刚才的那句话仅仅是威胁这样简单。



“就凭下面那些丘八?”红衣神官讥嘲地笑了笑,用半是怜悯的口吻道,“尊贵的殿下,如果能够向我们动手,您的父亲必定是最迫不及待的那个人。知道他为什么会躲在皇宫里,不敢面对这情景么?因为他考虑的东西,要比您全面得多。任何公开的场合下,教廷都没有办法去逼迫一个国家的君王去接受光辉之炬的安放,但同样,也没人可以对圣女迎受神恩怀有半点质疑。现在荣耀的选择落在了一位公主头上,让我们揣摩一下,她的亲人有没有可能冒着渎神的风险,去做出殃及皇室甚至子民的行径呢?”



塔楼上的圣祷仪式已展开,随着祭祀们手中神圣法力的喷薄流淌,天穹之上隐约响起了圣歌。刺破云端的温润光线很快便笼罩了整个广场。薇雪儿仰起脸蛋,僵直地合拢双手,举过头顶的瞬间,掌心中隐有异芒耀现。



就在玫琳的呼吸越来越急促,眉宇间的杀机崭露无遗之际,皇家军团统领穆法萨抢上前来,站到了她的身旁,“请您自制,陛下的口谕是任何人不得干涉神职行动。敢于违抗者,杀无赦!”



这当然不止是对长公主的警告,高台下的数千名暗党成员也同样听到了最高长官威严的大喝,人人俱是惨然变色。其中一部分性子刚烈,又对玫琳忠心耿耿的年轻士官,却仍然手按刀柄,只等一声召唤便要冲上前去,把这群热衷进逼的杂碎砍成肉泥。



“坦率地说,在动身来摩利亚之前,德维埃等东方七国的百万大军,就已经开始了集结。如果有些不该发生的事情偏偏令人遗憾地发生了,我想你们的国家或许会变成第二个蛮牙。”斯蒂芬掠了眼脸色剧变的玫琳,继而将目光投向广场上匍匐膜拜的人们,苍凉淡漠的眸子深处仿佛正倒映着一群蝼蚁,满地尘埃。



“这天,这地,这世间的万千生灵,有什么不是在神明的掌控之下?又有什么能够遮蔽天国的容光?”他缓慢地抬手,在身前划了个半圆,“只有光明诸神,才是至高无上的权柄,不容亵渎的存在。为信仰而献身,是所有这些信徒梦寐以求的荣耀,薇雪儿圣女有幸走在了世人的前面,她唯一该有的心态就是感恩。”



“不,你说错了,该感恩的那个人应该是你。你到现在还活着,还能站在那里说话,是因为我有些问题要问。”一个平静的声音突然响起,“是谁允许你把这女孩当成献祭人选的?我说过会答应了么?”



随着广场上人流的分开,说话的这名黑发男子径直走到高台前,纵上,看着瞠目结舌的大神官淡淡地道:“回答我的问题。请相信,你没有其他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