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寂火

王冠之上,镌刻着血与火交织的荆棘花环,战士的魂灵飞舞,轻掠,穿梭于夜空,地狱...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七章 边云(上)
章节列表
第十七章 边云(上)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九月,已是初秋。



九月有桂花盛开,九月有红枫如火。



在任何一个吟游诗人口中,这时节都被描绘成大地之母的回馈与赋予。春季播下的作物种子,经过漫长的成长期,终于迎来了收获。就连拂过田野的习习凉风,都带着甘甜芬芳的味道。



穿行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近距离感受着人群充满生机的喧嚣与繁忙,贝罗亲王的心情却显得颇为低落,甚至可以说是有点沮丧。



作为这次受到独立联盟邀请的对象之一,刚从继位风波中走出不久的德维埃公国遣出了一支极具规模的使节队伍,由他率领前来参加这一次开国典礼。想起那位**多过脑髓的准皇帝,也就是他的嫡亲兄长在宣布出访人选时的奇异眼神,贝罗觉得牙根又开始恨得发痒。



那一刻,不止是皇帝,就连那些大臣,都仿佛在看着一个已经被绑上神坛的活祭品。



“亲王殿下,再过两个街区,我们就到了。”马车外传来的话语,将愤恨的心绪拉回了现实。



掀起豪华车厢旁侧的窗帘,贝罗探出脑袋,挂上满脸笑容,向着策马随行的几名裁决军官点头示意,“就快到了么?这些天真是辛苦你们了。顺便问一下,撒迦陛下呆会儿会出现吧?老是听人说起他的风采,可惜一直没有机会觐见......”



长久以来有关裁决军团的种种传闻,早已让他对那名幕后独裁者的片面印象根深蒂固,并平添了诸多想象。



裁决军官们交换着奇异的眼神,半晌之后,其中一人才冷淡而不失礼貌地开口,“今天这样重要的日子,撒迦大人当然会面见各位贵宾。不过,有一点您弄错了,登基的那位是斯坦穆皇族的唐克尔迪·里察德王子,并非我们大人。”



贝罗亲王登时愕然,一张白净富态的脸庞涨得通红,“对不起,是我弄错了......”



谁都没有料到斯坦穆国土上的这场战争,打到最后居然会打出第三方政权来。尽管在平日里的高谈阔论中,贝罗亲王总喜欢给希斯坦布尔独立联盟加上“不入流”的前缀,但正式接到国事邀请函的那天,他和皇帝以及所有在场的人,全都无法遏制地打起了哆嗦。



送来文书的那两名特使,是在德维埃王臣诸人商议国事时,施施然从大殿正门直闯进来的——没有任何通报,也没有任何示警声,仿佛皇宫里的那些侍卫高手以前就是稻草人一般的摆设,而现在根本连摆设都不如。



习惯对着沙盘指点江山的上位者们勉强保持的镇定,转眼间便随同来人口中简单的自我介绍一起,崩溃得一干二净。表面上看起来,独立联盟这股远在千里之外的特殊势力伸来的似乎是橄榄枝,实则就连光明总殿一手扶起的傀儡皇帝也能通过并不灵光的脑袋分辨出,事情远远没有那么简单。



互通声气互相防备,这恐怕是林林总总的同盟之间最大的特色,沐浴在神属光环下的东方七国亦是如此。动身前来希斯坦布尔之前,贝罗亲王就已经知道,参与那次远征的其他国家同样接受了邀请,没有推脱或拒绝的例外。



贝罗可以肯定每一个同盟国的掌权者,都如自己的兄长那般在第一时间将这件事情上报了教廷,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这种模棱两可的态度,在很大程度上增添了各国对光明总殿的疑虑——某些特定的时候,武力要比信仰更具说服性,现在神仆们却表现得像在回避着些什么。或者说,隐忍着些什么。



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意识到背后的大树也许已走入衰老期的东方七国,权衡利弊之下最终派出了各自的使团,并极有默契地均以亲王一级的人选率领。既不至于开罪独立联盟,又能对教廷有所辩词的做法,可以说是皆大欢喜两相不误。唯一可能会出现的缺憾,不过是在日后牺牲掉一些倒霉鬼罢了。



大街上的人很多,能舒舒服服躺在铺满软垫的马车车厢里,手边就摆着窖藏二十年以上醇酒的却没有几个。问题是,脸色阴郁的贝罗并不认为,自己真的就比那些老百姓快乐多少,因为他们至少还有希望,还有明天。



从下榻处一直到希斯坦布尔内政厅前的仪式广场,亲王感觉到就像在经历一段生与死之间的最后旅程。高度的紧张让他甚至对司仪官大声通告的使团名称毫无反应,还是靠着随行人员的提醒,才避免了不该出现的尴尬场面。



相当于半个普通城镇大小的巨型广场之上,早已是人山人海。除了一条笔直贯穿了整个场地的平坦大道以外,视野里几乎找不到任何能够立足的所在,到处都是攒动的人头与飘扬飞舞的花瓣。阵阵如雷的欢呼声甚至使得走上观礼席的贝罗一度想要用正在挥动示意的手掌去堵住耳朵,过道两边林立的联盟军士却令他只能把脸上的笑容展现得更为和蔼灿烂。



“老伙计,你的运气好像也不怎么样啊!”入座不久,一个颇为熟悉的声音从旁侧传来。



贝罗讶然转首,映入眼帘的黝黑脸膛让他怔了一怔,随即大叫出声,“威列拿亲王,他们居然派你来?!”



“还不是一回事。”那张怎么看都没有半点高贵气质的黑脸上露出丝苦笑,“要对付一个人,最好的办法不是用刀子,而是用脑子。你我的心计不如别人,被挑上这件苦差也没什么值得奇怪的。”



“苦差?依我看是送死的差事才对。”贝罗没好气地抱怨了一句,起身穿过几个横隔在两人之间的座位,与对方大力拥抱。



同处神属阵营的缘故,使得德维埃与其他六个国家历来有着频繁的交往。然而,在所有结识的异国要人之中,这位来自洛汗的亲王却是贝罗私交最好的。同样政坛失意的境地给了两人说不完的话题,本国掌权者的种种无能表现则让一些发泄式的言论变得愈发微妙和默契起来,至于亲密到一定程度后对性事癖好上的一致认可,那更是知心之外的惊喜发现了。



“先不说这个,没看到好些人都来了吗?”威列拿轻拍着老友的后背,低声道,“依我看,这个国诞,未必就不是我们的机会。”



“怎么说?”贝罗小心翼翼地扫了四下一眼,很多认识的不认识的使节坐满了整个高台,按照席位上所插的旗帜标识来判断,似乎就只有巴帝和摩利亚两国无人前来。



威列拿使了个眼色,拉着他一起坐下,“你应该也是几天前到的吧?知道我们的住处为什么没有被安排在一起,反而到现在才能碰面吗?呵呵,非常时期非常对待啊,就算是建国日,人家独立联盟也作好了对应一切变数的准备,看样子我们这次多半得空手回去了。”



“这本来就是在胡闹!那些猪猡拿出一个拙劣到可笑的借口,我们却成了替罪羊。到时候光明总殿不发难就算了,万一真有什么,倒霉还得是我们!军情刺探?他妈的,有这么个刺探法的吗?!”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们碰巧掌握了一些有价值的东西,譬如说独立联盟的军政机要,甚至是最核心位置的隐秘,那所有的问题还会成为问题么?”



贝罗亲王愣了半晌,才喃喃道:“这......这怎么可能?”



“怎么就不可能了?”威列拿注视着正步行出内政厅大门的两队鼓号手,广场上逐渐沸腾起来的人声让他不得不提高了语调,“但有一点很关键,别人手里有你想要的东西,而你偏偏又打不过人家,偷也没法偷,这种情况下什么样的办法才最稳妥有效?”



转过头来,深深注视着目瞪口呆的贝罗亲王,他露出奇异微笑,“让我来告诉你,现在只有把敌人变成朋友,你才有可能得到渴望的一切,甚至更多。”



“难道不会被识破?”贝罗发现自己正在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白痴。



“我的意思是,那种真正的朋友。昨天夜里,有位格林将军以私人名义和我聊了很久......”骤然响起的长号声中,威列拿顿住话题,颇有深意地拍了拍对方的膝头,“仪式开始了,慢慢看,咱们呆会儿再说。”



自从踏上这片土地以来,诸国特使就一直被充满活力和效率的所见所闻震撼着,影响着。不限形式只求成果的理念在每一处建筑体,每一条街道的战后翻修上无不表现得分明,毫无美感可言的城池框架却将平、直、宽、广发挥到了极至,哪怕最细微的修饰雕琢都被当作糟粕摒弃。



正如众人想象中一般,独立联盟主导的这场登基大典,没有多少刻意去展现隆重奢华的地方,就连斯坦穆皇室遗孤的出场,也不过是以一段短短的鼓乐铺垫了事。



作为两朝元老,前财政大臣、如今的内阁议长安姆罗尼,含着热泪为新皇完成了加冕。一番悲怆激昂的讲演之后,他撩起衣摆,便要携着林立的百余名内政官员下跪,正式行使君臣大礼。



“不,今天你们不应该跪我,我也没有资格接受这份荣耀。”年仅十六岁的唐克尔迪·里察德扶住了老臣,如果除去皇袍与王冠的衬托,他看起来完全就是个平凡木讷的邻家少年,“当人民遭受战乱的时候,拯救他们的并不是我。”



扩音魔法的作用下,这句平静的话语被折射到广场上空清晰回荡,包括观礼贵宾在内的所有人都沉寂了下来,少数斯坦穆旧臣的脸色俱是大变。



“陛下......”安姆罗尼颤声低呼,刚开口却被唐克尔迪抬手打断。



“我想问一下,独立联盟建立以来,你们在日常生活中,甚至半夜醒来的时候,最常听见的是什么声音?我得说,我听到的一直都是,军队操练时的那句:杀!”准皇帝上前几步,扫视着无穷无尽的人海,“很奇怪,在夜里听着它,只会让睡梦更香甜。因为我知道,自己正在被守护着。”



秋季正午时分的阳光依旧燥热,这文弱少年的眼神中亦有着一种光芒在发亮发烫,“斯坦穆的亡国历程证明了很多东西,对于一个民族来说,我们可以没有一切,但绝不能失去勇气。今天,我们脚下的土地,重建的家园,逐渐安定的日子,都是战士以生命和鲜血换来的。而所有这些当之无愧的勇者当中,是谁第一批发起反攻,带领人民重新找到了希望?在迄今为止的近百场战役里从无败绩,让入侵者闻风丧胆的那支铁军,又叫做什么名字?”



“裁决!裁决!裁决!!!”海啸般的齐呼瞬时席卷了全场。无论贵族还是平民,均在以单拳重重撞击胸口,巨大沉闷的声响让整个观礼台都在轻微颤抖。



也许是国诞日的气氛太过热烈,唐克尔迪一反平时沉默寡言的常态,毫不停顿地大吼道:“在我们的心里,裁决是什么?!”



“是钢铁,是城墙!”千千万万个呐喊撕破了云霄,即使再小的孩子也努力扯开嗓门,坐在父亲肩头挥动着手臂。



“就像我前面所说的,名义上的斯坦穆已经亡国,已经彻底不存在了。五省联盟可以算是这批异国先驱者一手打下的疆域,如今他们不但从巴帝人那里救回了我,还把这个重生的国家完完整整交还到我手上。”唐克尔迪垂低了视线,语声中现出些许哽咽,“我没有什么可以用来回报,但还是希望阿鲁巴和爱莉西娅两位将军,以及玫琳总监察长能继续帮我多分担一点事务。至于被所有裁决人视为神明的那一位,我已经决定,从今往后,我们这一国世世代代都以他的故乡‘边云’为名。没有他,没有边云传承的斗志,可以说就没有联盟的一切......”



如同平静的湖面被投下一颗石子,观礼台上逐渐响起了低低的骚动。边角处,一名面容白皙的特使掠了眼身边的随从,悄声嘲讽道:“唱作俱佳啊!可你有没有想过,这些话应该是他的年龄能够说出来的吗?公认的傀儡忽然增加了戏份,你难道不觉得这有点突兀?”



“演员负责演出,观众负责鼓掌叫好。一些小小的漏洞,在这样的场合里不会太显眼的。”那生着淡金色眉睫的年轻随从极为女性化地抿嘴微笑,满脸的不以为意。



特使冷哼了一声,“要是光辉晨星知道你居然用魔族的摄魂术去控制一个人类,猜猜他会怎么认为?”



“那似乎不是我该考虑的问题,而是你的。”年轻随从轻巧地动了动右手两根指头,微微皱眉,“虽然说好戏还在后面,但如果有选择的话,我倒宁愿那群野兽不要登场......”



同一时刻,内政厅门前的新皇霍然转身,向着贯穿广场的大道尽头遥遥指去,“接下来,我谨代表所有子民,欢迎帝国的战神撒迦,和他英勇的士兵们!”



————————————————————



出版社建议我换个书名,要求大气直白有视觉冲击,有建议及灵感的书友烦请加群:2743186,或站内短信联系我。



谈不上奖品,获选者将有全套实体书赠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