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寂火

王冠之上,镌刻着血与火交织的荆棘花环,战士的魂灵飞舞,轻掠,穿梭于夜空,地狱...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九章 边云(下)
章节列表
第十九章 边云(下)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阅兵式结束后的当晚,一场姗姗来迟的盛大晚宴,让所有使节终于找到了身为贵宾的优越感。



连日以来严格划分的下榻地点,使得特使们非但没有彼此交流的机会,就连不多的出行游览,也都是在专人陪同之下,到各个指定地点走马观花一番匆匆了事。



更像是软禁的招待方式,自然引来了一片抗议声。除了少数几个按照正统外交程序邀请到的国家使团以外,似乎没有人还能感觉到礼节的存在。但随着整个建国大典的循序渐进,那些负面情绪也开始慢慢减少,直到完全消失。



人们需要希望,却臣服于恐惧。



贝罗亲王已经不记得是从哪里听来的这句话,却一直认为它很有道理。这段日子里有限的所见所闻,不断在加深着心底里的那分畏怯,有时候他甚至会觉得,正在打交道的不是一群活生生的人,而是一架巨大机器上的无数个冰冷零件。



直到日间亲眼见到那位年轻的裁决之父,感受过那股可怖的凝聚力,他才恍然明白之前的直觉到底从何而来。有了这样一个人,或者说这样的一个核心存在,千万军民不融成钢铁般的整体,反倒是件奇怪的事情了。



而此刻,经过漫长的等待与恰成反比的简短介绍,那双仿佛用最坚硬最酷冷的冰雕刻出来的紫色眸子,已来到了两尺不到的前方,直视着他,“德维埃的贝罗亲王是吗?我是撒迦。”



宴会厅宾主尽欢的气氛已经达到了最高潮,到处充斥着浓郁的酒香和醺然笑语,周遭如同火炉上的温水般迅速蹿升的热度却没法给贝罗带来半点帮助。现在的他,只能感觉到敬畏与茫然。



“愣着干什么,快举杯啊!”同在一席的威列拿看到老友木立半天毫无反应,探手扯了下他的衣摆。



“哦,是是,我好像有点过量了,实在抱歉!”贝罗惊觉过来,急忙端杯,小心翼翼地捧着,先是躬了躬身,再与撒迦手中的杯身轻碰,仰脖一饮而尽。



只要不是瞎子,应该都能看出在这个刚刚建立的小国里,撒迦扮演的是什么样的角色。不过,谁也没有想到,他竟然会真的出现在这场政治意味浓厚的晚宴上,而且还表现得如此随和——对于很多特使来说,一个从传说中走到眼前的铁血君王,即使能和自己简简单单地说上一句话,也将会成为日后炫耀的资本,更何况是把酒言欢?



贝罗没有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之间,已经把对方摆在了潜意识中的神龛之上,但对于撒迦身后的四名白袍女法师投来的冷锐目光,转过神来的他倒是有着一定程度的洞察。



“尊敬的撒迦阁下,在德维埃的时候,我就常常听别人说起,裁决军团是如何创造了无数个战役神话的。请允许我向您转达本国皇帝陛下的致意和邀请,不知道对日后出访德维埃,您有没有兴趣?如果有那份荣幸的话,到时候我可以作为向导,带您游览德维埃最著名的巴比亚运河。”贝罗仿佛从未见过世面的乡巴佬生平第一次跟贵族远亲打交道,急于表达的友好甚至谄媚,在此刻全都变成了不敢恭维的虚伪做作。



“德维埃的乌金产量高居大陆之首,只是出于这个原因,恐怕任何人都不会拒绝与贵国交好。”撒迦的回答比想象中更尖锐直接了一万倍,几名贴身侍卫习以为常地抿嘴微笑,而充当引见人的格林将军却暗自叹了口气。



丢下瞠目结舌的亲王,走向另一张桌子的途中,格林赶上几步,央求道:“大人,呆会儿您能不能不说话,或者少说话?”



“趁早说清楚彼此之间的需要和最终目的,我以为并不是一件坏事。”撒迦简短地解释,随后转头看了眼远处笑靥如花交际自若的玫琳,“或许我的沟通能力,跟总监察长大人期望的还有着很大差距......”



言语间,从正门外疾步走入的一名上校径直来到了撒迦身侧,立定敬礼后低声说了些什么。急剧起伏的胸膛和满额满脸的汗水让他看上去很是焦灼,而撒迦却始终在全无表情地聆听着,没有插过一句话。



比起出现时的轰动,裁决之父的匆匆离场则显得有些低调。正当格林想要去应酬其他贵宾时,被一并留下的近卫法师突然开口叫住了他。



“少将,等一等。”说话的是个棕发姑娘,这一刻大厅顶部魔晶吊灯的光芒,甚至远不及她的眼神明亮凌厉,“我知道你向来很有见地,也很有抱负,也清楚你们这些一心为了政治利益的官员,有多么希望撒迦大人可以变得八面玲珑。但任何人的生性,恐怕都不太容易改变,如果你必须得拿政客的标准来要求我们大人,最好在态度上先学会婉转。”



“不管你想要的是什么,想表现的又是什么,下一次,再让我听到这样混帐的言论,你会死。”那近卫冷冷地说完,再也不看少将一眼,与同伴转身离开。



格林哑口无言地怔立了良久,最终苦笑着摇了摇头,向眼巴巴望向这方的几位特使走去。阅兵式带来的武力震撼,间接唤醒了一些亲王蛰伏已久的野心。接下来将要面对的交易有很多,他还得打起全副精神,去证明教廷能够做到的,对边云来说也很简单。



这世界就像是一盘棋局,每个人都身处其上,每个人都在被冥冥中的那只大手操纵进退。格林并没有想过要偏离自己的轨迹,自打老母亲被裁决解救之后,就从未想过。



而他决意追随的那个男人,却在考虑着如何跳出棋盘。



夜色下的圣胡安寂静而祥和,经历了一整天狂欢的人们早已入睡,只有少数士兵仍旧散布在牧场周遭,带着狼一般的警惕悄然巡行。



撒迦和那上校到达圣胡安的时候,适逢两班游动哨交接换岗,上百名久经沙场的裁决汉子却对眼前策马驰过的两人毫无觉察,就连骤雨也似的马蹄声也似乎充耳不闻。



很快,圣胡安西部的墓园进入了视野,引路的上校略为勒缓了战马,转头示意撒迦继续前进。随着战士的石碑逐渐掩去后方道路,浓厚雾瘴充斥了整个视野,上校的周身猛然蹿起一股光焰。



这乳白圣洁的辉芒只是维持了瞬间,在夜幕中留下了一道刺目而短暂的划痕,便连带着驰行的两人一并消失不见。如同空间里最微小的气流掠动,整个圣胡安几乎没有人能发觉这种匪夷所思的空间魔法引发的力场异变,除了沉思森林方向,孤零零探来的那道精神波纹。



在撒迦的眼中,不止是墓园,就连天与地的轮廓,也都像湿透了的水彩画般逐渐模糊不堪。等到视野再次清晰,整个世界已赫然变成了一片望不到边际的光域。没有建筑,没有边界,磅礴的光源比空气更无孔不入地证明着自身的存在,夜的痕迹再也一无所寻。



此时此地,取代大自然成为主宰的不是别的,正是颠峰奥决的威能。



“很抱歉,由于你现在的特殊身份,我才不得已耍了一点小小的手段。”那上校微笑着跳下地来,任由战马自行跑开,“不过,你看起来好像已经有心理准备了。”



“巴帝开始从斯坦穆撤军的消息,是真的?”撒迦环视着四周,显得对这个独立空间的构成方式颇有兴趣。



上校打量着他,点点头,身后缓缓展开了两对深蓝羽翼,“你已经成长了很多,所以不应该不懂得,没有利益的谎言,就没有编造的必要。用不了多长时间,你就可以从自己的部下那里得到同样的消息,只不过我们送来的免费礼物,要更早一些罢了。说实话,摩利亚皇这次针对巴帝的出兵出乎了很多人的意料,其中也包括我。”



撒迦冷凝的眉峰微动了一下,抬手接过对方抛来的魔法晶球。这枚不过拳头大小的球体,竟像是连通着另外一个世界——俯瞰角度之下,一幕幕战火纷飞的杀伐景象正在陆续呈现着,而那面千军万马之中飘扬的皇旗,则令他终于变色。



“御驾亲征......他以为自己还年轻么?”现出本来形貌的智天使艾哲尔冷哼了一声,深邃如海的眸子里现出罕见的讥嘲意味,“你可以留心一下摩利亚方面的主力兵种,是不是觉得很眼熟呢?”



“的确,我见过它们。”望着晶球里密密麻麻狰狞无比的兽灵,撒迦的眼神忽然带上了一丝死气。



“真不知道你是愚蠢,还是勇气可嘉。”艾哲尔明显感觉到了他体内力量本源的急速提升,却毫不在意地笑了笑,“就算能杀了我,你就肯定没有其他上位者知道这件事情?蛮牙会亡国的原因,你不会不知道吧?现在摩利亚皇敢于亮出这张从蛮牙废墟中抢回的底牌,就等于在无形宣告,站到了神族的对立面。而你呢?也准备步他的后尘,把这个刚建立的小国送上灭亡之路?”



“带我来这里,还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吗?有的话,尽早说出来。”撒迦翻身下马,站定,眼中的苍凉死意更浓,“你前面搞错了一点,我不是想灭口,而只是单纯地要杀你而已。”



艾哲尔笑得如沐春风,笑得花枝乱颤,“撒迦啊撒迦,说你什么好呢?难道你和普罗里迪斯会投缘,就是因为两个人都把狂妄当成了个性?退一万步来说,谁是朋友谁是敌人,在你眼里就那么难区分吗?!”



“自从我和希尔德在某个方面达成协议以后,巴帝就已经不再是敌人了。目前还在维持的战局,是一出戏,只不过我没有料到普罗里迪斯真的会出兵罢了。至于是谁促成了这个局面,我想不用我说,你也应该明白。”撒迦淡淡地道。



艾哲尔的笑容僵住,半晌后才问道:“为什么你们这些人类,一定要把弑神屠魔当成最终的目标?”



“那得看所谓的神魔,有没有准备把我们当成牲畜来轻贱虐杀。”撒迦有些厌倦了无休止的纠缠,“你上次说过,已经找到了七夜轮回的下落。现在,请立即告诉我,它在哪里,在谁的手上。”



“我也说过,如果有一天你拥有了真正的力量,就会轻易发现它的踪迹。在这之前,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为你指明它所在的方向。”艾哲尔平静下来,一头金发无风自动,“这件魔器的确能够让死去的父亲回到你身边,但是,你确定自己了解,那究竟有着怎样的前提条件吗?”



“我不在乎。”撒迦的回答冰冷简短,“需要的话,你指的那种力量,我现在就可以让你体验。”



凄冷的月芒之下,赤着一双玉足,仅穿着亵衣的蓝菱飞掠到了墓园深处,俏脸上全是急怒杀机。那张黑黝黝的大弓正在他手中嗡鸣不已,通体喷薄着强烈的元素光辉。



巴帝境内那场酷烈之战,差点就毁了这名年轻的天傑星。那些大大小小的伤口加起来已经足够普通人死上十次还要多,而他还活着的唯一原因,则是由于那眼正逢喷发峰期的生脉之泉,并不仅对激发植物的生命力有效。



身体上的创伤可以愈合,可以恢复,内心中的则未必。为了避开那对摩利亚姐妹花,蓝菱没有去参加开国典礼,甚至连撒迦遣来的贴身近卫,也被他拒而不见。然而这个晚上的精神力感应,却让他在第一时间发现了撒迦的行踪,以及后者身边存在的那股强大波动。



光明族,这个与至高神圣划着等号的名字,令他立即联想起了狞笑的冥王。



“撒迦,撒迦!”墓园占地虽广,对蓝菱来说却不算什么,几次迂回搜索之后,他的呼喊声带上了颤抖。



世上没有几个人能比他更熟悉撒迦的气息,方圆十里以内找不到空间传送残留的魔力痕迹,但后者确实是到了这里,才和那名神秘来客一起消失的。



借着人马之辉的元素光芒,精灵看着地面上两道戛然而止的马蹄印痕,怔怔流下泪来。其他天傑星都已远赴他国继续未完的使命,裁决中的魔武高手也系数随军前往边关布防,一时之间他想不出还能有什么人,什么方法可以帮自己找回撒迦,或者说,随他而去。



是的,随他而去,哪怕是最深最暗的冥界底层。



从记事的时候开始,自己就由于天赋超凡,而得到氏系长老的悉心栽培。等到成年以后,精灵的内乱也开始了,为了争夺到八件法器之一的继承权,自己流过血,拚过命,最终成为了象征着最强战士的天傑星。



有人说,本能就是本能,跟意志没有任何关系。将自己简单改扮,送去参选天傑星的长老原先也很担心这个,但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他开始变得轻松,渐渐不再每天来叮嘱那些需要注意的细节。



一切不对劲的变化,好像都是从遇见撒迦才开始出现。他冷酷得像块石头,毫无人情味可言,实力虽然强横,但品性却让最恶毒阴险的魔鬼都相形失色。



可偏偏就是这样一个人,三番五次地救了自己,用血腥的现实逼迫自己适应另一种优胜劣汰的法则。骄傲的心是永远也无法改变的,所以当某一天发觉到对他的憎恶和排斥已经变质,惊惶也就随之而来。



那种一点点滋生萌发出来的感觉很陌生,也很奇异。看见他的时候会感觉到中了最厉害的虚弱魔法,全身的血都会自动涌上脸庞,双脚软得没一点力气;想到他的时候胸口会很酸,有时候带着点疼痛,一阵一阵的,仿佛随时就会死去;就连在跟神职的博杀中,怀着自暴自弃的心理刻意去受重创的那一刻,眼前浮现的只有他的面容。



两个天天在他身边的摩利亚公主,至少是名正言顺的女人。



“无论你在哪,我一定会来救你......”蓝菱从纷乱的思绪中挣脱出来,咬牙抹去泪痕,便要返回沉思森林求援——群体的力量自然要远胜于个人,他不能再耽误时间了。



一朵直径超过百丈的巨型火云,就在这个时候,于半空中遽然怒放。强大的气浪几乎是立刻卷起了精灵,将他抛出极远,直落到墓园之外茂密的牧草丛中。



圣胡安腹地响起的凄厉警号,以及四面八方远远传来的马蹄声响,登时汇成了一篇杀气腾腾的乐章。即使在自然元素的护身作用下,蓝菱还是被冲撞力折断了多处骨骼,连长弓也脱手落在了远处。



“都这么晚了,你在外面作甚么?”一个低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随即伸来的手臂将他横抱了起来。



蓝菱仰望着近在咫尺的那双紫眸,如坠梦中,连半句话也说不出来。等意识到抱着自己的这个人正是撒迦时,不由得低呼了一声,羞窘之下险些晕去。



那条束胸用的丝巾,并没有像以往那样紧缠在躯体上,焦急让她忘记了继续以另一种身份走出户外。这一刻,胸前那道亵衣难掩的温软沟痕,正无可避免地呈现在撒迦眼前,月光的映射甚至让柔峰顶端小小蓓蕾的轮廓都清晰可辨。



“知道你是个女人以后,其实我一直都很欢喜。”撒迦觉察到了怀中娇躯的颤抖,偏开目光的同时,语气中有了淡淡的温情。



仿佛是千百个雷暴在耳边炸响,蓝菱不敢置信地抬头,望向对方。紧随而来的巨大喜悦像海潮一般淹没了这个美丽的精灵,天傑星的性别限制在日后可能带来的族法惩处,以及那份无上的荣耀,忽然间都变得不再重要了。如果说正在经历的是一场梦,那她宁愿在梦中永远也不要醒来。



“你怎么回来的?那个光明族人很强大,我以为你会被......”蓝菱喃喃地说着,嘴角带着笑靥,泪水却仍旧流个不停。



“有个混蛋,从我身上带走了很多东西,同时留下了一支军团。刚才的空间屏障,就是他们打破的。”



直到此时,蓝菱才觉察出周遭的异样,举目四顾之间,不禁动容,“那人是谁?”



默然许久后,撒迦缓缓挥手,神情复杂之极。散布在草原上的无数个燃烧着的赤色身影,随即凭空消失了,如同炼狱烈火中爬出的恶鬼,又回到了繁衍生息的炽炎之地。



“他是我的兄弟。”撒迦的眼神中逐渐现出落寞,更深的则是孤独,“同胞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