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寂火

王冠之上,镌刻着血与火交织的荆棘花环,战士的魂灵飞舞,轻掠,穿梭于夜空,地狱...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章 深渊(上)
章节列表
第二十章 深渊(上)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伴随着隆隆的地火喷发声响,一小群荆棘刺蛇陆续从风化岩层下钻出,蠕动着花纹斑斓的身躯,径直向翻涌着厚厚一层尸骸的暗河爬去。



经过了长达十几天的睡眠周期,这群真正的冷血杀手已经非常饥渴了,在一段不算长的距离里,就活生生地撕碎并分食了四头裂齿蝎狮。滚烫的血液与大块的皮肉,并不能完全补充体内极度匮乏的水份,以极短的时间吞下达到体重一半的食物之后,它们反而提升了速度,扑向前方那遍布杀机的湿地。



脊背上那些长达数尺的骨刺,可以保证在蜷缩形态的时候,将半人形态的荆棘刺蛇变成一团无可抵御的绞肉机。加速,跃起,卷体翻滚——这看似简单的一系列动作,正是荆棘刺蛇在猎食中惯用的最大杀招,而现在它们却只能靠着口中喷发的寒冰气团和上肢前端的巨螯,跟越来越多从暗影中跃出的竞争者纠缠博杀,连挪步的空隙都得靠着屠戮来争夺。



作为黑石平原上唯一的水源,每一天斯巴达河的两岸,都会上演无数次类似于此的场面。



越是低等的魔物,就越难摆脱对斯巴达河的依赖。它们还没有进化到能够把捕猎到的那份血肉,转为全部生命给养的地步,必须的饮水过程历来有着巨大的风险,不过却是生存的前提条件之一。



暗河绵长得难以追溯源头,但对足以淹没整片大地的兽群来说,争夺水源则成了必然的局面。一个更方便更宽敞的饮水位置,经常会引起数百乃至近千头巨兽的大混战,偶尔从滚滚铅云中冲下掠食的仆魔总是会卷起大片残肢赤雨,满是血腥和硫磺味的空气仿佛混着灼热的沙子,吸入肺叶时几乎能让人瞬时窒息。



很难想象在巴托深渊之下,还有着如此幽暗广袤的世界。恶劣到极点的生存环境直接造就了物种的特殊性,这里没有阳光,没有土壤,满是嶙峋岩石的地表不可能找得到植物,各种魔兽惊人的繁殖能力却让食物网始终处在高度饱和状态。即使是最底层的节肢爬虫,也同样能在弱肉强食中繁衍下去。



也不知多少个昼夜过去了,除了身边的那簇灵魂之火以外,法偌雅最常注意的就是雷霆崖脚下,那些沿着黑色河岸相互撕咬吞噬的生灵。远方巍峨矗立的烈火魔柱像是海中的灯塔,照亮了整个杀戮中的平原,生与死的节拍无时无刻不在追赶重合着,以最原始的方式展示着最复杂奇特的生态平衡。



似极了一座破天孤峰的雷霆崖,历来是黑石平原上最为清净的所在。除了十三名龙将以及数百头魔龙以外,就只有极少数的恶魔领主,以及黑暗暴君能够在此栖身。这些比所有梦魇加起来更可怕的深渊统治者并没有群居的习惯,之所以会相安无事了上百年,是因为它们有着共同的目标——守护和等待。



在雷霆崖的万仞之颠,埋葬着黑暗的荣耀,邪恶的传奇。从来就没有人怀疑过,总有一天他会携着撕裂天地的雷暴狂啸重生。



自从法偌雅被带来深渊之后,这份未曾淡化过的期盼更是被无数倍地放大了,从不知友善为何物的守墓者们开始变得克制而温驯,偶尔遇上这个在它们眼里最多只能算是肉食的女子时,甚至会咧开獠牙森然的巨口,露出足以吓死一头巴托恶魔的笑容。



比起刚从圣胡安离开的日子,那火种的光芒已经黯淡了很多,整个形体也由拳头大小渐渐变得不足原来的四分之一,像随时便会消泯在一阵稍大的风里。众龙将合力修复的远古神坛,能算得上世间首屈一指的灵魂容器,魔界浓厚的黑暗气息更是对火种极有裨益。但即便如此,它还是一分分地,清晰可见地衰弱了下去。



失去了躯壳保护的火种,可以说是再脆弱不过的特殊个体。以往法偌雅正是靠着粉碎它们,才无数次从生死绝境中闯出,而单纯把火种和肉体剥离,并保持存活的尝试,这还是第一回。



两个灵魂,一具躯体——回想起来,法偌雅还会感觉到抑止不住的惊奇。那名她所熟悉的年轻人,在提出要求时,平静得如同开口要上一杯茶,反倒是她紧张了很长时间,生怕一个纰漏便会让前者送命。



这些日子里的精神沟通,比法偌雅一辈子加起来说过的话还要多。越来越黯淡的火种大多数时候都沉默着,充当着聆听者。虽然感官能力已尽失,但女子那柔和恬淡的意念波纹却让它仿佛看见了阳光下的牧场,罗刹猎人团,以及那双为爱而折的蝶翼......



没错,是它,而不是他。法偌雅甚至不知道该如何称呼眼前残缺的魂灵,却从对方那里,逐渐找回了久违的温暖。



这种类似于亲人的感觉,或者说是平淡至真的默契,让她和它都沉浸其中。残颓的神坛终日充盈着小心翼翼不被打破的温情,她很清楚故事的结局会是怎样,也早已为可能出现的变故,作好了准备。



“你不应该陪留下来的,你已经做得够多。”今天,火种的情绪显得很不稳定,神坛周围的龙骨屏障也无法阻挡它的意念力穿透,这样主动的对话是近日来极为反常的。



“我暂时没有地方可以去。”站在魔法屏障外围的法偌雅回过身,崖上掠过的气流轻拂起她如镜的银发,一抹忧伤正从眸中悄然闪过,“倒是你,也稍微担心一下自己吧,魔龙族口口声声说要救你,可到现在还是没有任何有效的举措。当初你决定来这里的时候,就没有想过会被欺骗吗?”



火种沉默了一会,通体的暗金光芒跃耀不定,“其实那些大蜥蜴是想用我的命,去换回它们的王。”



“原来你早就知道?!”法偌雅低声惊呼,但立即意识到了失言,脸庞变得惨白,“那......那为什么还要离开圣胡安?”



“又一次神魔大战在即,我不能再拖累那个家伙了。”火种似乎没有觉察出异样,仍旧在传来精神讯息,“他一直都是主体,虽然有时候会犯傻,但总的来说却要比我沉稳得多。况且,他有了新的生活,不像我,已经习惯了被叫做异端。”



法偌雅微微怔住,“你怕教廷会对付他?还是有原本就有什么打算?”



“我离开以后,他转折的余地会大一些,就这么简单。”火种发出一阵类似于笑声的奇异颤动,原本微弱的辉芒猛地一盛,“至于将来的打算,恐怕已经有人替我安排好了一切。”



法偌雅惊觉,转首,通往崖边的石阶尽头,正有一条魁伟身影阔步而来。



塔楼形状的烈火魔柱已在深渊之下燃烧了几千年,黑与红历来是整个空间共同的原色。然而在这一刻,骤然喷发的火舌却将天空映得通透,退避三舍的黑暗奠定了血一般的凄红成为新的主宰者,荒原上受惊四起的兽嗥声顿时混成了一股狂暴声潮。



隆隆的震颤逐渐从雷霆崖上传出,半边山体上的每一块巨石,每一片山岩,都开始自行解体,碎成最微小的齑粉簌簌下落。高空同时响起了无数头巴托恶魔的沉闷咆哮,从云层直扑而下的大片暗影很快就飞临孤崖,在尖刀般锐直参天的崖边盘旋不去。



“小子,感受到了么?这王者归来的号角声,能让千百万个战士立即献出自己的生命。”向雷霆崖颠峰飞去的第一龙将手捧着火种,素来沉稳的语调中已带上了颤抖。



执意随行的法偌雅,还是被龙将中唯一的女性迪纳加拦在了半路上。由于剧烈的崩塌,通往崖颠的小径已经毁去,除了豪以外的十二名龙将和其他深渊统治者都聚在山体的裂口处,虔诚观望着,仿似眼前正是通往黑暗圣殿的坦途。



“老朋友来做客,你这个主人居然到今天才出现。嗯,听说你上次打架输给了那只大鸟?也不怎么样嘛。”火种半是戏谑地传出一道波动,对周遭的变故毫不在意。



铁塔一般的豪低下头,环眼中隐约闪过愧疚之色,“一直没来见你,是因为我怕会心软。有些决定,作出后就没有人能改变,我也不能。”



“那个什么狗屁神坛,一点点抽汲我的力量究竟去喂谁?你们不是一直宣称,赫马森在上次神魔大战时就已经死得透了吗?我真的很好奇,他的那部分火种,是怎么保存到今天的。”



“没想到,你还是看出来了......像赫马森这样伟大的存在,冥王对他是永远都无能为力的。神魔大战中受到的重创,只不过让他沉睡了很长时间。当发现失落的火种源,也就是你,还存活在这个世上以后,德古拉穆尔族就决定,即使付出任何代价也要唤醒赫马森。后来的事情,差不多就是你所了解的那样。你的成长速度要远远超过任何人的想象,这次主动脱离那个同生体,更促使我们提早实施了计划。”



“接下来,我是不是该说来世再见了?”



“从某种意义上来看,你就是赫马森,赫马森就是你,你们才是真正一体的。当然,一旦火种相融,被吞噬的那个肯定是你,所有属于你的生命痕迹都将被彻底抹杀,记忆也会完全消失。”豪的飞掠速度很快,但即使是强劲之极的风声,也掩不住他语声中的决绝,“等亲眼见到赫马森大人醒了以后,我会陪你一起,不让你孤零零地去冥土游荡。”



火种收缩了一下光焰,冷冷地讥嘲,“因为信任,我才会来这里,被骗也是活该。没必要玩殉情的那一套,你不是个娘们,别让人笑话。”



男人之间的交流,永远要比男女之间直接尖锐得多。咬紧了牙关的豪不再吭声,直到落足崖顶,将手中的火种送入那具半掩在山岩下,巨大如城堡的龙骨口中时,才黯然开口,“别怪我,撒迦,这是我无法逃避的责任。”



骤起的一阵阴寒气流,将火种直接吸入到了骨龙的颅骨深处。看着那团金色的光芒,像风中火烛般瞬间消失了形迹,第一龙将再也支撑不住,怔怔流下泪来。



短暂似弹指一挥的时光,漫长却如再次重现了一生的历程。



火种中存在的魂灵已被眼花缭乱的幻景所震撼:边云,岩重城,血炼之地,皇家军选......一幕幕熟悉的画面飞快地交替转换着,随之响起的有欢笑,有低语,甚至还有那些不愿忆及的残兵狂歌。



它迷惑,它感叹,它沉默,它沉溺其中。



等所有的一切都烟消云散,火种赫然发现,已经站在了一座言语难以形容的巍峨大山之前。周遭苍茫的远景无法引起它的注意,即使是风划过的微响,在此时此地也带上了难以抵挡的命令烙印。



“臣服,奉献,你将得到永恒。”那个声音是如此地威严浑厚,如若眼前的整个世界,都在低吼出声。



火种似乎被完全慑服了,没有半点动静。



大山的表面缓缓流淌过水样波纹,像人类的眼帘一样,山体中央的位置竟是撕裂开来,现出一枚庞然无比的龙睛。那狭长而狰狞的瞳孔,带着些好奇的意味,凝向了渺小如尘埃的火种,“卑微的存在,你还在犹豫什么?上百年了,我终于找回了灵魂碎片,作为报答,你将有幸融入到我的生命中来,一起去见证历史的变革......”



“别跟我说历史或宿命之类的废话。我虽然狂妄,但绝不愚蠢,没有充分的准备也就不会来到这里。”火种终于有了回应,而且是石破天惊的那一种。



猛烈喷薄的光焰之中,它已然化成了一个虚幻人形,三对如梦如幻的深蓝羽翼从身后霍然展开,“想要什么,你最好凭着足够硬的拳头来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