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寂火

王冠之上,镌刻着血与火交织的荆棘花环,战士的魂灵飞舞,轻掠,穿梭于夜空,地狱...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章 血玫瑰
章节列表
第三章 血玫瑰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稀薄的云层之上,夜空中的那弯冷月就像是女子初描的娥眉,寂寥高悬着,洒落淡淡银辉。

  “虞美人”的大门前,工匠们正穿梭往来,搬运出最后一批器具。底层大厅里,一张张崭新的赌台被重新铺开,斑驳着裂痕的立柱楼阶也修复如初。大批客人早已和骰盅轮盘杀得硝烟四起,整个赌档又恢复了一贯的喧嚣繁忙。

  血族的复原能力要超出人类百倍,但莉莉丝胸前的狭深伤口即使是经过魔法治疗,依然还没有完全愈合。此刻她正慵懒地倚在一间幕帘半挑的贵宾室内,盈盈眼波透过厅堂,直投向笼罩在“虞美人”之外的夜幕中去,对阵阵发作的剧痛如若不觉。

  一扇门,两个世界。

  在门内,有着食物与美酒,温暖舒适的大床,女孩柔软的怀抱。来这里的人们没有身份上的差别,只要有钱,平民也可以离开外面那个冰冷的世界,坐上围满爵爷的赌桌。

  这种感觉令人沉醉,也同样令很多商贾富农倾家荡产。因囊中告罄而苦苦哀求借贷赊帐的客人不是没有过,可他们除了像条狗一样被扔出“虞美人”之外什么也得不到。

  正如蛮荒丛林中的食蝇花,花房中粘稠的汁液可以诱来昆虫觅食,也可以将它们无情吞噬。

  对于那些输掉全部的赌徒,莉莉丝从来就不会产生丝毫怜悯。每个人都知道“虞美人”是销金窟而并非救难所,而她就是那位美丽无情的女王。

  巴洛克城里能算得上中高档的风月场所不下百家,通宵营业的却寥寥无几。自从蛮牙人的铁蹄踏上斯坦穆国土直至今日,军方发布的宵禁令仍然在部分地域有效,而这无疑已成为了每家妓院或赌场的老板们最为头疼的问题之一。

  “虞美人”所在的繁华街区也属于管制范围,然而莉莉丝并没有费上多少周折,就从当地警备司的最高长官手中拿到了特许文书——那满脸猥琐的老家伙被她裸露的双腿迷得晕头转向,几乎没怎么考虑便收下贿赂,并在莉莉丝带来的几名尤物陪伴下度过了一个美妙绝伦的夜晚。

  尽管莉莉丝要远远比任何一个欢场女子更为勾人心魄,但她可爱的小虎牙却让很多打过交道的实权人物都望而却步,不得不按捺下**转而选择这甜妞儿提供的其他好处。血族的玫瑰可不是人人都敢于伸手去摘的,鬼才知道销魂过后自身会剩下些什么,或许是干瘪的尸体,也有可能连半点骨渣都不会存在。

  可能是由于越得不到的东西才越能引发男人的兴趣,“虞美人”的生意向来就是同行中最好的。很多顾客都是冲着艳名远扬的老板娘前来捧场,这黑发妖精的一颦一笑像是某种足以上瘾的迷幻药剂,早以令得他们无法自拔。

  其实无论人类或是异族,只要身为女性或多或少都会在意男人们的目光,尽管在表面上她们是矜持的。像莉莉丝这般惹火的美人,更是喜欢成为无数异性注目的焦点。无论那些眼眸中流露出来的究竟是惊艳爱慕,还是**裸的**,她都会感觉到理所当然的骄傲。

  “虞美人”开张至今,接待过的客人可谓是难以计数。莉莉丝见过很多家伙在注视着自己的时候会丑态百出,往往也就一笑置之。可是就在刚才望着夜幕怔然出神的时候,两个缓步走进底楼大门的客人却她感到了一股从未有过的怒意。

  他们的目光从一开始就细致地掠过全场,然后掠过正对着门口的贵宾室,只是掠过。仿佛倚在里面的莉莉丝只不过是个鸡皮鹤发的老太婆,就连看上第二眼的兴致也无。

  走在那名丑怪异族前面的,是个银发年轻人,容貌清秀,眼眸亦是优雅的银灰色。虽然只穿着一件毫无起眼之处的黑色长袍,但他给人的感觉却是极其威严且高贵的。这并不仅仅是视觉上带来的触动,当他一步步迈入外厅之后,由于充盈而漫溢的神圣气息潮涌般席卷了全场,每盏烛火都在悄然无息间变得白炽,厅堂间穿行的气流随即活跃起来,微弱的风吟逐渐汇聚流淌,到得最后竟是演化为圣歌在虚空中隐约回荡!

  整幢建筑体内开始慢慢地安静下来,赌客们相继站起身,楼上还在饮酒作乐的少数客人也纷纷推开怀里的姑娘,接着尽皆跪倒。一片颤抖的祷告声中,这些先前还在享受着糜烂时光的信徒显得惶恐之至,其中绝大部分人甚至已在哆嗦个不停。

  每周一次的例行祝祷早就被他们所遗忘,此刻感受着只有在教会里才会存在的浩然圣息,似乎就只有拼命向神明倾诉虔诚才是得到宽恕的唯一方式。

  任何血族都不可能是光明神的信奉者,莉莉丝也不例外。尽管自身的美貌被忽视现在已经得到了很好的解释,但她还是对这两个半夜闯来的神职人员感到万分恼火——如果每天都能看到他们一次,那“虞美人”就真的要关门了。

  “两位大人,请问有什么是我可以为你们效劳的吗?”八面玲珑的莉莉丝很快调整好心情,满面春风地迎上前去。

  “自然是有的。”撒迦的视线总算是停留在她脸上,却依旧像是在看着一块石头。

  莉莉丝在心中恶毒地诅咒着对方,脸蛋上却现出比天使还要纯洁的笑靥:“那太好了,今天真是我的幸运日......”

  撒迦环顾着四周簌簌发抖的人群,不易察觉地皱了皱眉:“听说过扎古克罗么?”

  “我就是扎古克罗族的后裔啊!”莉莉丝觉得有些奇怪,巴洛克范围内很少会有人不知道她的来历,这曾经为她减去过无数麻烦。

  “今天不仅是你的幸运日,也同样这幢房子里其他四十八只小蝙蝠的。”确认了女老板的身份后,撒迦的语气反倒隐隐透着失望,“梵卓在哪里?让他马上滚出来见我!”

  笑容在莉莉丝的脸上霎时僵住,这年轻神职对精神体的洞察能力固然令人震惊,但她真正骇然的却是另一件事情:“你怎么会知道我父亲的名字?!”

  同一时刻,“虞美人”深达数丈的地下暗室内,某位伟大的王者正在哀呼。

  “救命啊,救命!”潮湿的石室顶部不断有水滴坠下,戈牙图的满头红发早已湿透褪色。渗进嘴角的草药汁液多少让他有点舌头发麻,那固执的呼救声也因此带上了几分滑稽的颤音。

  旁边同样被吊起的机组汉子已经被他无休止的聒噪折磨得快要发疯:“我说你能不能安静一会,就一小会行吗?跟别人干架的时候尽躲在地底下,现在鬼嚎有个屁用!”

  “你懂个鸟蛋!老子那叫战术,知道吗?”戈牙图的火气并不比对方小到哪里去,鼓着眼睛吼道,“那帮长着翅膀的怪物都是血族,等到他们来咬你脖子的时候,你恐怕会叫得比我更大声!”

  “早晚都是死,有什么好怕的。”那汉子冷笑,一脸不屑之色,“看看周围,有几个人像你一样?”

  戈牙图偷偷地四下瞄了眼,一时语塞。包括精灵在内的所有人都被关在这间密不透风的暗室里,几支火把跃耀的昏暗光芒下,粗长的铁链高吊着具具躯体,整个空间就像是食人部落捕猎后的粮窖。由于手腕处长时间承受的重力,部分娇柔的女性精灵和摩利亚法师已在微微颤抖,却没有一个人发出半点呻吟。就连在对战中表现最为懦弱的汤姆森,也正紧咬着牙关默默忍受,尽管他的身体,远要比其他人沉重得多。

  “要是这个该死的胖子能机灵点,我们早就没事了。”戈牙图嘟囔着道。

  那机组汉子顿时勃然大怒:“你这也算是句人话?他没丢下我们已经很不容易了,你还想怎样?一个人带上三十几个昏厥的同伴跑路?!”

  汤姆森窘迫地笑了笑,喘息道:“是我不好,留在这里根本就是等别人来抓,应该回去牧场去报信的。”

  “知道就好,你还不算太笨......”戈牙图望着身边数道怒视过来的目光,悻悻然停止了抱怨。不安分地摇动着铁链晃悠了半天,他突然对另一侧的蓝菱发生了兴趣,“喂,那个谁,你们来这里做什么?既然大家都醒了,不如聊聊罢!他奶奶的,也不知道那些血族每天吃些什么东西,连指甲上都有毒,真是活见鬼!”

  蓝菱紧抿着柔美的嘴唇,对地行之王的搭讪如若未闻。

  众目睽睽之下,戈牙图多少感觉有点挂不住面子:“小精灵,老子在问你话呢!”

  蓝菱还是沉默着,直到有股隐隐流动的青色光华从他手腕表层现出,方才温婉一笑:“抱歉了,我刚才没办法回答。”

  密集的金属断裂声中,鹅卵粗细的精铁链条竟被他轻描淡写地扯成了寸寸残屑!

  包括戈牙图在内的全体摩利亚人俱是怔住,他们当中最强的武者也不过刚从麻痹中恢复了些许体能,而即使是在全力迫发炎气的情况下,那一根根束缚于身的铁链也未必能如此轻易地就被挣断。

  看上去比女子还要美上几分的蓝菱轻盈落地,细细地喘息了一会,随即找到屋角处的机括,逐一放下众人。

  正在此时厚重的暗室大门霍然开启,数十个高大狞恶的血族鱼贯而入,看清室内情形后其中一人大笑起来:“不错啊,倒是省得我们费功夫了!”

  适才的挣脱似乎耗尽了蓝菱的全部气力,面对着径直走来的翼人,他并没有选择反抗,只是默然回到部族中间,和那些虚弱的精灵共同被押解出去。

  戈牙图的聒噪声很快便再次响起,不同的是,他开始和身边的血族套起了近乎:“看你的模样有点面熟,摩利亚知道吗?血炼之地呢?普罗里迪斯那家伙总该听说过了罢......”

  翼人保持着克制与沉默,卡在侏儒后颈上的大手依旧有力得像支铁钳。走在前面的蓝菱神情微动,回过头望了一眼,却被立即推了个趔趄。

  从地底石室一路行上,通过紧闭的暗门,出现在视野中的赫然便是“虞美人”灯火通明的底层厅堂。戈牙图一眼就看到了雷鬼,以及他身前那名银发银眸的年轻人。

  三层楼面中空空荡荡地看不到半个顾客,妖艳迷人的老板娘正俏立在年轻人旁侧,低声细语着些什么。后者是整个场中唯一坐着的,锃亮的马靴肆无忌惮地搁在面前赌台上,倒像他才是这里真正的主人。

  “闭上你的臭嘴,像老子这样的勇士又怎么可能忍受半点战败的屈辱!杀了我罢,快动手啊!伟大的地行之王将毫无畏惧地迎接死亡!”戈牙图痛斥着压根没说过半句话的翼人,同时拼尽力气挣脱了那只大手,落上地面后一溜烟蹿到撒迦近前,凛然摆出一副忠心护主的架势,“谁要是想碰这个人半下,除非是先踏过老子的尸体!”

  撒迦的形貌和精神气息虽然俱已大变,但敏锐的直觉还是让侏儒闭着眼睛就能觉察那股潜伏至深的邪恶波动。随即响起的沙哑低语证实了他的判断,却在顷刻间带来了彻骨寒流。

  “你们都让我很失望,除了他。”撒迦懒散地指向汤姆森,冷笑道,“听说他原本能脱身,却没有这样去做。我不得不承认自己高估了诸位,或者说,你们根本就认为我准备让一个在关键时候帮助过所有人的贵族少爷来送死?”

  “其实我想和你们一样活着,活得像个男人。”汤姆森低下了头,双手紧张地绞在一处,每次面对这名处处透着神秘的摩利亚首领都会令他感到不安,“今天我很害怕,也有点开心,因为我总算克服了一点懦弱。”

  “这很好,你已经是个男人了。”撒迦缓缓点头,骤然间掠起身形,一路“噼啪”大作中,耳光已是重重扇上每个机组汉子的脸颊。

  最后一记脆响炸起在戈牙图脸上,可怜的侏儒顿时肿起了半边脑袋,却连哼都不敢哼上半声。已如幽灵般掠回的撒迦扫视着那些满面羞惭的部下,淡然道:“下一次希望不要再有任何差错,如果你们都死了,就算我想去冥王那里要人,也恐怕不会像今天这样容易。”

  莉莉丝犹豫了片刻,走上前强笑道:“您别太生气了,好在没有人受到伤害......”

  撒迦低哼了一声,极其迅捷地抬手,同样是一记凶狠的耳光扇在莉莉丝脸上,顿时将她整个人抽飞了出去!数十名血族立时从各处纵起,咆哮着扑向这方,却在半途中被一股无形而庞然的力量彻底压制,就连手指也难以动弹分毫。

  “的确是我的人上门来找麻烦在先,你们并没有错。”言语间撒迦施施然走进人群,每次抬手,就必定有一名高出他几头的翼人被抽得高高飞起,“可惜我历来比较护短,有人欠过他们什么,我就讨回些什么。看在那只老蝙蝠的份上,这次不收利息。”

  “你......你居然敢这样对我?!”莉莉丝从地上挣扎着爬起,迷人的丰唇边已有鲜血溢出。从未有过的巨大羞辱像是火焰般在燎灼着全身,她指端的锐爪正一分分地探出皮肉,背部衣衫内肉翼也隐隐扑动,似是急欲横展而出,卷起道道罡风去撕裂这狂妄至极的人类。

  “叫梵卓尽快从摩利亚赶过来,我要和他商量一些事情。这段时间我的部下会配合你先吞并巴洛克全部的赌场妓院,然后再是整个行省的。官方那边不会有问题,如果碰到其他的麻烦,就用刀子去解决。”撒迦像是没看见莉莉丝眼中沸腾的怒火,转首望向十余名摩利亚女法师,语气缓和了一些,“再遇上对战的话,记得别手软,绝对不要把敌人当人。罗芙已经死了,我不希望你们这些笨妞再出什么事情,懂了吗?”

  女法师们沉默着欠身,部分人已经小声啜泣起来。从塞基城直到斯坦穆,撒迦虽然越来越阴狠嗜血,如今更是像头不折不扣的恶魔,但有一点却始终不曾变过。

  这坚忍的男子犹如一条不善于表达情感的头狼,以近乎极端的方式,固执守护着整个狼群。尽快在有些夜晚,舔舐流血伤口的只能是他自己。

  “撒迦!”莉莉丝高耸的酥胸急剧起伏着,抬手阻止了意欲合袭的部族,“你是救过我父亲和族人的命,但总有一天扎古克罗族会全部还清。到了那个时候,我一定要亲手杀了你!”

  “如果愿意的话,你现在就可以试试。”撒迦微笑,目光中大有戏谑意味。这小妮子发怒的模样让他想起了红,可惜的是前者虽然也会咬人,但未必就能见血。

  莉莉丝已被气得发抖,正想要不管不顾地上前应战时,精灵族群中却传出一个清悦的声音:“请问,你就是撒迦?”

  目光转动间,撒迦定定望向了发话的蓝菱:“是我,有什么事?”

  “我听说过的撒迦,应该不是这个样子的。”蓝菱的明眸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撒迦颇为无趣地打量着他,双眼在瞬间恢复紫色,旋即又被银灰所掩:“如果你说不出找我的确切理由,就会有一点麻烦。”

  仿佛是整个空间突然就被撕裂,原本漫溢的神圣气息一扫而空,潮湿而邪恶的黑暗波动寂然滋生出萌芽,侵入场内的每簇灵魂之火,颤蠕着留下道道腐蚀印痕。虽然在电光火石间它就为卷土重来的圣息所驱散,但绝大多数血族和精灵都已在手足酸软地向后退却,全身战栗不休!

  “是你了。”即便是蓝菱这样的强者,在短暂的暗流卷袭下也是隐变了脸色,“我族的部分长老曾经参与过摩利亚的血炼,他们说你拥有人类中最可怕的能力,却从来没有伤害过一个精灵。”

  “那可笑的废物......”撒迦低声嘟囔了一句,不耐地道,“你到底要说什么?如果是道谢的话,我接受,但不会觉得有多大意义。”

  “不,我没打算道谢,只是想向你挑战。”蓝菱的瞳孔慢慢收缩,一字字地道,“我这一生都在挑战各族强者,你虽然是精灵的朋友,但请给我这个机会。”

  “无所谓了,这世上总是有些奇怪的家伙。”撒迦再也没有兴趣看他一眼,似笑非笑地望向莉莉丝,“圣胡安牧场,随时来找我。”言毕率众扬长而去。

  沉寂下来的大厅里,翼人们默然对视着,不知是该追出去挽回颜面,还是趁着这恶魔远离就此罢手。莉莉丝恨恨地盯着撒迦离去的方向,嘴唇都几乎快要咬破,一张媚态入骨的脸蛋已然涨得通红。

  “那家伙倒是对你很体贴啊!”察觉到蓝菱也在凝视着门外,她冷冷地嘲讽道,“你现在恐怕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还想挑战连血族都对付不了的人?真是可笑......”

  “真正的战士,不是你这种人能够理解的。”蓝菱打断她,微现煞气的容颜却依旧美得令人心醉,“交出我的族人,我们承诺以后都不会再来。”

  魅惑的笑意又重新回到莉莉丝脸上:“你这算是哀求呢,还是威胁?”

  蓝菱平平淡淡地道:“大陆各处精灵的数量都很少,也有人说我们已经处在了灭族边缘。可是你有没有想过,谁能确切地统计出这个世上究竟还有多少精灵?当他们从四面八方汇聚到一个国家并且在那里定居以后,猜猜看,能达到怎样的总数?”

  “精灵的内乱已经平息了?这不可能!”莉莉丝极力掩饰着内心中惊骇的情绪。

  “据我所知,血族只剩下了两个分支。在不多的相遇几率里,你们和那些远亲更喜欢相互博杀而不是叙旧。扎古克罗族的人数较少一些,但个体实力要强过对方。算上前几天死去的那名长者,你们现在应该还剩下六千八百四十五人,比十年前减少了将近一半。”蓝菱注视着周遭翼人们震惊的神情,悠然道,“在和你们打了这么长时间交道以后,精灵也学会了一点东西。比如说,必要的防范。我们无意战争,但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舍弃族人,所以,希望你能够考虑我的建议。”

  几名憔悴不堪的女性精灵很快就站在了同族面前。即使是当初被人类捕获后辗转贩卖,最终到妓院中受尽**,这些柔弱女子都不曾流过一滴眼泪,而此刻,她们均已痛哭失声。

  尽管极不情愿,但血族还是一并归还了蓝菱等人的武器,包括那张狰狞无比的巨弓。被迫低头的感觉很是令人懊恼,不过与先前那名银发青年给他们带来的耻辱相比,似乎也算不了什么了。

  在跨出“虞美人”的大门之前,蓝菱骤然回首望向莉莉丝,眼神中的沉稳已完全消退,取而代之的尽是倔强与骄傲:“我会打败他的,很快。”

  这近乎于孩子气的言语,却在悄然间拨动了莉莉丝柔软的心弦。以至于在很长的时间里,她都怔怔地站在大厅里,惘然注视着外面的世界,注视着那抹天际泛起的晨曦,不曾稍动。

  再过几个月,这妖精般迷人的血族女子就满一百岁了,按照翼人们的寿命来算,她其实也还只是个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