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寂火

王冠之上,镌刻着血与火交织的荆棘花环,战士的魂灵飞舞,轻掠,穿梭于夜空,地狱...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五章 卷轴
章节列表
第四十五章 卷轴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深邃无际的夜空中,斜悬着一轮冷月,稀疏的繁星嵌缀于苍穹深处,一如此刻的人间灯火般闪烁着阑珊光芒。日照在地表烙下的燠热,早就被流风一丝丝温柔地抹去,整个岩重城,仿佛都已在静谧中沉睡,默然等待黎明的再次降临。



帝都的中央街区内,一辆马车正于清脆的长鞭炸响声中急驰向皇宫方向,车厢两侧以金漆绘着象征凯萨皇室的紫薇标识,暗红幕帘低垂无隙,像是在忠实隔阻着另一个独立的世界。



深夜的街道,显得空旷而冷清。车夫沉默地驾驭着两匹健马,驰行如飞。每当远远遇上巡行的禁卫小队时,那些军人便会策马让出道路,于道路旁侧肃穆行礼。一如平时那般,车夫平凡而冷漠的脸庞上,没有丝毫神色变化。



铺满豪奢皮毯的车厢里,玫琳探出手来,掀起车窗帘布向外看了眼,复又垂首翻阅起膝上的大叠军文。或许是因为不在当值的缘故,她松散了清爽的马尾辫,满头火红色的长发倾泻而下,于颊边垂出一道冷艳剪影。魔法晶石泛出的辉芒遍洒了车厢的每个角落,在这明亮的光源之下,长公主的脸色显得有些苍白。



她已经很久没有好好地休息过了。暗党需要应对的各种军务就像是一堆永远难以理清的绳结,当你刚解开这个时,便会发现有更多新生的,突发的事件涌现出来。它们或是彼此间有着千丝万缕的维系,或是本身就错综复杂,掩隐于层层晦暗外衣之下。



任何能够与国家机构扯上关联的黑幕,历来便犹如参差起伏的礁石,有些在洋面上探伸着棱角,有些则盘踞于海底,匿藏着令人瞠目的庞然身躯。即便是皇家暗党这个摩利亚最高的军机部门,也未必能轻易剖开那繁复至极的关系网。在更多的时候,各支军团中的暗党潜伏人员便充当了斩断绳结的利刃,而所有身处帝都总部的高层军官,则需要将纷乱的细节理清,重新接合。当一张截然不同的网络重新在他们眼前成形时,其中任何一处组成部分,都会遭到直接而彻底的摧毁。



摩利亚皇在肃清军纪、剿灭叛党等方面不遗余力的强硬作风,正是确保大清洗得以顺利实施的关键所在。



抽丝剥茧的整个过程,难度要超乎很多人的想象。有些参与者是为了晋升而兢兢业业,另一些则纯粹是出于军人的天职。玫琳则不属于以上的任何一种,她似乎把工作中的种种当成了学习,学习如何剖析事务,如何从另一个角度看清本质,如何将囚犯掏空所知后处死,就像舍弃某件再也用不着的垃圾。



毫无疑问,长公主学得很快。不算太长的适应期甚至令她掌握了三十种以上的用刑技巧,尽管这些凌虐手段一次也没从那双纤美柔婉的小手中施展出来,但玫琳在观摩刑讯中表现出的冷静与漠然,却让每个暗党人都感到了吃惊。



她执着得近乎于疯狂,没有人知道究竟是什么在支撑这骄傲的女孩。在如此动荡不安的年代里,玫琳显然是在以最为直接的方式高速成长着,至于能否承受,似乎谁都不会去在乎,其中也包括了她自己。



平日的闲暇时分,玫琳会找上些他国的军情资料细细翻看。曾经在帝都军机处任职的日子像是已在某些方面形成习惯,近段时间以来,她关注最多的国家是斯坦穆。



整个摩利亚的军情机构,都在日以继夜地探悉着这个草原邻国的战况动向。谁都无法肯定战火会不会随时烧过国境,在与巴帝结盟的意向破裂之后,东部边陲的赛基城再一次成为了防御重地。不同的地方在于,作为一名足够强大的旁观者,摩利亚如今的立场已不再被动。



打仗是军队的事情,军情分析也自有众多机构去完成。玫琳对斯坦穆产生兴趣的唯一理由,就是她认为那个人迟早会回到摩利亚的周边地域来。仇恨会令很多事情变得简单,在某些方面,她了解他甚至要超过自已。



那双紫色的眼,始终在折磨玫琳的灵魂。每当忆起面对着它们的**时刻,长公主的整个身心都会因为羞辱感而战栗。那邪恶的,不屑一顾的低语直到今天仿佛仍在耳边回响,在无数个难以入眠的夜晚,冰冷的回忆和同样冰冷的短匕,便成了陪伴她直到天明的物事。



萧瑟的夜风掀开车帘,翻乱了玫琳手中的大叠资料,也将她精致小巧的袖口微微向上扯翻。黑色袖管之下的那截小臂,本该是皓洁如玉的,如今却爬满了一条条狰狞的赤红伤疤。玫琳面无表情地注视着这些亲手割划的痛苦印记,直到马车渐行渐缓,这才收回目光,轻挽起颊边的几缕垂发,默默叠整文件。



“殿下,请呆在车里,我们遇上了一点麻烦。”车夫平板的语声传来,像是在陈述一件微不足道的琐事。



玫琳略怔了怔,掀起右侧车窗的幕帘。由她的角度向前看去,视线恰能触及正前方的半条街道。一名头罩低垂的黑袍人就站在街面当中,阻挡了马车行进的方向。他的袍身上纤尘不染,整个人安静地伫在那里,像是已与黑夜融为一体。借着月色,玫琳清晰望见了他头罩阴影下紧抿的唇角,那抹刀刻也似的冷酷弧线似是正在无声狞笑。



“兰博基叔叔,请您先回皇宫去,我想下车走走。”玫琳听见自己的声音在说。她的手掌始终于无意识中颤抖收紧,直到将那些文件揪成了皱褶叠生的纸团。



“您确定么?”车夫打扮的兰博基顿住动作,一支极长的马鞭已自车辕上被摘下,蛇般盘踞在他骨节暴突的大手中。



当年能够活着走出血炼之地的所有七名试炼者,已经被撒迦格杀了四人。兰博基与另一名武者自那次授勋仪式后,就开始连同宫廷法师团一起负责玫琳姐妹的贴身护卫。在普罗里迪斯的心里,这对双生姊妹的安全显然要比大部分事情都重要得多。



可能是性格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改变,兰博基的身上找不出半点武者惯有的倨傲蛮横。相反,这名年近半百的老兵总是显得谨慎而内敛,因为他知道,那或许不够威风,却往往能成为确保活命的关键。



“您确定么?”没得到任何回答的兰博基又问了一遍,直视着黑袍人的目光中已有杀机。后者身上隐隐流转的力场让他感到了威胁,从一开始,那极其古怪的,像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物质掺杂而成的能量波动,就在悄然无声地吞吐着信芒,仿若黑暗中蛰伏的森蚺。



“是的,我确定。”玫琳打开车门,径直走到那人面前站定,酥胸急促起伏间,语声却平静异常,“我认识这个人。”



黑袍人极缓地抬首,掠了眼车辕上端坐的兰博基,继而转身,让开通路。隐约间,车夫觉得有两簇紫焰在那片通体的黑暗中遽然亮起,不禁激灵灵打了个寒战。



“殿下,那小人先告退了......”兰博基轻叱一声,策马行向前方。就在经过黑袍人身侧的一刹那,他手中的长鞭忽然变成了灿然不可逼视的金黄色,鞭梢倏地蹿起,带着道凌厉至极的尖啸直啮那人面门而去!



与此同时,这外貌毫不起眼的车夫单掌按上车身,整个人大鸟般飞扑,合身阻在玫琳与黑袍人之间。虽然心中了然那些沿途暗随的皇家军士必定是遭遇了不测,故而才会久久不见动作,但他还是选择了正面一战。



除了敌人,没有人会选择以这样的方式觐见皇室成员。兰博基不喜欢拼命,却从不畏惧拼命。尤其是当那位王者身边的人或事受到威胁时,他根本就不会再考虑自身的安危。



兰博基认为,他的生命乃至灵魂本就属于当今的摩利亚皇。一直以来,他也正是为此而深深骄傲。



自始至终,黑袍人从头到脚未曾动过半分。玫琳就这样看着金黄色的炎气辉芒炽烈大放,沿着长鞭鞭身游弋疾涌,直到一股浓烈纯粹的黑暗光体无声现形,冷然将其吞噬。



她只是默默地看着,美眸中有若覆上了一层寒冰。



一拳,黑袍人挥出的一拳便将兰博基彻底击溃。如此可怕的敌手,后者就只遇见过一次——在授勋仪式上,那个叫做“撒迦”的年轻人。



体力的迅疾消退,似乎和疼痛席卷全身的速度成正比。兰博基捂着中拳的胸腹处,渐渐软倒,直到失去知觉之前,眼睛还是紧盯着黑袍人,就像是一条无力护主的忠狗般悲哀而不甘。



“你是我所见过最不知死活的人。”玫琳冷漠地开口,连半眼也不曾望向倒地的车夫。



撒迦扯下头罩,淡淡地笑了笑:“你也一样。”



“接下来做什么?让我来猜猜......”玫琳毫无惧色地迎上他的眼神,道:“胁持我?然后去跟父皇谈条件?或者你根本就打算用我作为筹码,好让父皇束手待毙?真是可笑,你认为像他这样的人,会在意失去一个女儿?”



“皇宫的守卫太多,有你在,我会比较容易进去。”



玫琳直视那双亮若星辰的紫眸:“就这么简单?”轻咬了咬下唇,她的语声逐渐转低,颊边飞起两抹晕红,模样竟是从未有过的温柔可人,“难道是我的撒迦哥哥又想欺负人了?那天......那天晚上你所做的一切,还不够么?”



“如果你肯丢掉怀里的那些小东西,我们的这次见面一定会愉快得多。”撒迦平静地打断。



六支魔法卷轴,一柄锋刃青森的短匕,两只古古怪怪的秘银容器......当玫琳冷着脸将一具做工精致的连发机弩抛在地上时,撒迦几乎已有些哭笑不得。恐怕只有天才知道眼前的女孩儿是如何把它们藏在身上的,带着这些装备的她根本就不再像个公主,而更加贴近一名打家劫舍的悍匪。



“都是为我准备的?”撒迦将视线投向长公主的袖筒,“你似乎还忘了些什么。”



玫琳微变了脸色:“都在这里了。”



撒迦陡然探手而出,扼上长公主的咽喉,一分分将她的双脚拎离了地面:“我坚持我的看法。”



由于局部压迫而产生的低沉呜咽声中,玫琳徒劳地扳向那只铁钳般有力的大手,窒息感很快便让她的脸颊煞白一片。在这个时候,她无法说话,但眼神却倔强如故。



粗暴的撕扯动作之下,袖筒裂出了数道长长的裂缝,一只不过五寸长短、拇指粗细的卷轴落下地面,滚了几滚后静止不动。



它是使用过的。



撒迦怔怔注视着这支甚为熟悉的小玩意,松脱了玫琳。他早已听说过授勋之日是两名公主相继触发魔法卷轴,才得以引来了强大的黑巫师。玫琳的动机始终令他感觉到困惑不解,就像是现在,眼前的一切也同样教人迷惘。



“我会亲手杀了你,我发誓。”玫琳喘息良久,俯身拾起那卷轴。



“无所谓。”撒迦恢复漠然神色,挟起玫琳扔上马车,“如果这一路上你再试图做些什么,我们之间的交流方式将会变得复杂。”



两匹拉车的健马在齐声轻嘶后迈动四蹄,驰向皇宫方向。透过半掩的幕帘,玫琳望着那挺拔依旧的背影,良久良久,直到明眸蒙上了一层脆弱的雾气,方才低下头去。



小牛皮靴的内筒中,一支完全由赤炎晶石打造而成的手箭机匣早就被捂得发热。长公主亲眼见过这种附加火系魔法的箭矢能够引发多大的摧毁力,虽说狭窄的匣盒中只能容得下三支短箭,但当它们齐射而出时,前方半条街面内唯一还能存在的东西,便只有滔天火浪。



缓缓的,玫琳探下手掌,握住了机匣尾端。此时此刻,那双剪水双瞳中的水雾,已于无声无息间消逝无踪。



自很小的时候开始,这被迫接受单亲生活的女孩儿就逐渐懂得,如果想要驱走那头闯进你梦中的恶魔,就不能依靠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