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寂火

王冠之上,镌刻着血与火交织的荆棘花环,战士的魂灵飞舞,轻掠,穿梭于夜空,地狱...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三章 血饮
章节列表
第四十三章 血饮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您的能力,的确是很古怪。”马队围拢的空埕间,兰帕尔凝视着撒迦的指端,眉峰微微拧起,“尊敬并不代表畏惧。请先听我把话说完,如果过一会您仍然觉得对战是我们之间唯一的共处方式。我可以承诺,巴帝的战士不会令您失望。”



“狮兽军团么?在赛基的时候,我们已经打过不少交道了。”撒迦的语气虽平淡,唇边却噙着一抹不屑的笑意,“对于你的承诺,我有些怀疑。”



烈日之下,几簇绚烈至极的赤色辉芒猛然爆起,猎猎拂动。兰帕尔身边的一名高大军官冷冷望定了撒迦,整个人在赤红火焰中狞然直若魔神:“你的自信似乎过头了,年轻人。”



一股无形气流在炎气生成形态的瞬间,便已自这几名巴帝人身侧扩开,呈放射状向外急剧喷涌,卷起大蓬灰蒙蒙的烟尘。马群惊嘶声一时大起,撒迦与雷鬼的衣摆尽皆倒卷而拂,那扑面而来的罡风劲刮如刀,割在肌肤上竟是隐隐作痛!



“十二阶炎气?”撒迦的目光骤然收缩。



那高大军官傲然点头:“达到顶阶的修习者,在这里超过二十人。不过如果你想要较量一下的话,我可以奉陪,不需要其他人插手。”



撒迦迎上他的眼神,缓缓开口:“那你还在等什么?”



远端的地平线上,巴帝大军仍在向南推进,延绵若潮。有如闷雷的隆隆震颤愈演愈烈,四起的尘烟已是遮天蔽日,声势惊人。



这支千人规模前锋部队,却始终保持着合围的状态,并无一人望向行进中的主力军团。探路警戒的职责,仿佛于此时已变得不再重要,面对着那名至今仍在三军中流传着凶名的年轻人,每个巴帝军士的心中俱是腾起了森然杀机。



“不,我说过,请让我把话说完。”兰帕尔平静地抬手,阻止了那名欲将有所动作的军官。



“我不是很有空,想说什么,最好快点。至于这位大人的建议,很抱歉,我毫无兴趣。”撒迦目注着那名面露傲色的军官,淡然道:“十二阶炎气的确是很强,但在我的面前,还不足以成为他翘起来的尾巴。哦,我差点忘了,巴帝人本来就是生着尾巴的。”



兰帕尔沉稳的神情已渐渐转冷:“您似乎一直在试图激怒我们,为什么?”



“其实也没什么......”撒迦忽诡异地笑了笑,没有半点起始动作地直直掠起,电光火石间欺近先前那名高大军官的马前,吸气收肘,挥出了凶悍至极的一拳!



砰然闷响立时震起,马首爆裂的血肉碎骨横飞四溅,在空中喷出大蓬凄艳的惨红。那军官反应甚是敏捷,在马身尚未仆倒的刹那怒拔而起,亦是一拳直捣!



炎气迅速于他臂端凝成斗大的一团赤色光体,咆哮,光矛般破开虚空,遥遥击上撒迦前胸。眼见着这十二阶的杀人技能轻易扯烂对手的暗色护身屏障,结结实实地触及肉体,爆开千万点灿烂星芒,那军官不禁狞笑。



暗红若血,才是炎气最终的本源之色。放眼整个坎兰大陆,又有几个武者能施出这悍然无匹的赤炎?又有几人能挡得住十二阶狂飚的全力一击?!



顶阶炎气的修习者,离传说中的挲罗斗士就只有一步之遥,那是几乎可以匹敌神魔的强大力量!



带着些不屑与倨傲,军官目注一蓬血箭自撒迦口中疾喷而出,意犹未尽地反手挥击,又一道炎气光体嘶吼着现出形态,直啮对方面门!



地面上的茂密牧草,在炎气挟卷的凌厉气流下疾划出条狭长暗线,纷伏倒地。撒迦于光矛即将及身的瞬间倏地扭转身躯,避过来袭,斜刺疾掠至军官身前。由于难以想象的高速,他的满头长发尽皆向后扯起,激舞直如黑火寂燃!



欺近、探手、扼喉,这一系列的过程快得令人目不暇接。那军官方觉咽喉一紧,小腹处传来的剧痛已瞬间抽空了体力。仿佛是身体与意识忽然脱节,他那高大壮硕的躯干逐渐蜷曲弯下,眼鼻间的涕泪无法遏止地流出,夹杂着缕缕血丝坠落地面。



“不需要其他人插手,是么?”撒迦面无表情地揪起敌手,一记膝顶再次凶狠地撞上他的腹部,“这就是你的承诺?这就是顶阶炎气的力量?操!”



痛苦的呜咽声中,接二连三的人体触撞闷响连番大作,记记都犹如震荡在旁观者的内心深处。早就因为那诡异的力场波动而陆续退开的巴帝法师俱是惨白了脸色,周遭的武者则在巨大的羞辱中纷纷战抖起来。



严格意义上来说,这并不是战场。身为武者的骄傲迫使着他们无法恃众围攻,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野兽般的年轻人以横蛮到极点的方式,无情践踏在场所有巴帝军士的尊严。



兰帕尔保持着沉默,直到撒迦松脱那名气若游丝的军官,才沉声道:“您是在挑战巴帝的军威。”



“攻打塞基的时候,他手上也沾了不少鲜血罢?刚才的这些,是为了我那些死去的部下。说起来,这傲慢的家伙应该庆幸,我现在已经不再是摩利亚人了。不然的话,他没有任何活下去的可能。”撒迦轻抚着双手,像是要抹去些令人厌恶的物事。



“您现在的身份,也正是我们感兴趣的地方。”兰帕尔神色稍缓,凝视着撒迦,“有人想要见您,当然,主动权握在您的手上。”



“是谁?”撒迦漠然问道。



“我国的皇帝陛下。”兰帕尔微笑着道:“请您放心,陛下说过,过去事情都已经过去,现在和将来,才是最重要的。”



“如果我没兴趣呢?是不是意味着今天有人得永远躺在这里?”撒迦挑衅地望向周遭骑士。



兰帕尔略为摆手:“现在的您根本就无意与我们为敌,这一点你我都很清楚。陛下并没有命令过些什么,只是在平时的言语里,对您显得很是关注。撒迦阁下,虽然是初次见面,但希望您能够体谅身为人臣的苦衷。请别误会,巴帝不会强迫朋友做任何不愿意的事情,这只是个诚挚的邀请而已。”



撒迦讥嘲地扬眉:“我不记得,从几时开始和你们变成朋友了。”



“很简单,我们有着共同的敌人。我不知道您和摩利亚皇帝之间有着怎样的过节,却十分清楚他究竟是个多么可怕的人。没有人会愿意面对这样一个对手,就在几天前,他让巴帝曾经付出的代价都变得毫无意义。”兰帕尔略为犹豫了一下,道:“蛮牙的突袭的确是出人意料,但在攻打摩利亚的军力回援以后,我国就已经重新掌控了局势。一直没有打退他们的原因,是由于皇帝陛下想要以划疆为饵,令摩利亚出兵援助......”



“很不错的想法,只是代价过大了一些。毕竟那些被攻占的行省,损失的不止是财力那么简单。”撒迦眸中的煞气逐渐消逝。



兰帕尔赞赏地点头:“你说的对,当初也曾经有几位重臣提出过质疑,可都被陛下驳回了。回想起来,我仍然觉得这出戏并没有什么明显的破绽,可摩利亚皇帝还是识破了它。两个本该和蛮牙人拼个你死我活的军团迟迟不肯过境,到了后来,就连使节团也都撤了回去。”



撒迦沉吟良久:“这些似乎能算得上国事机密?”



“没有诚意,是交不到任何朋友的。”兰帕尔神情肃然。



“我接受你的邀请,不过,恐怕得过一段时间。这几天我打算去次摩利亚,那边有些事情还没完成。”撒迦话语略顿,唇边抿出一条冷酷的弧线,“希望下次见面时,我们依然能这样心平气和地相处。”



兰帕尔的目光掠过不远处雷鬼的腰侧,那里垂悬着一柄狭长马刀:“撒迦阁下,我很好奇您现在的生活,如果不介意的话......”



“那不关你的事。”撒迦毫不留情地打断他。



“是我失礼了。希望您能尽快去巴帝做客,不然我们恐怕会再来这里打扰您。”兰帕尔拨转马头,微笑着补充,“祝您摩利亚之行一切顺利。”



骤起如雷的马蹄声渐行渐远,撒迦凝望着这支前锋队伍卷起一道滚滚的烟尘尾随远方大军而去,眸中神色瞬息万变。



“奇怪,那些马贼怎么到现在还不回来?”雷鬼一直在盼望着援兵赶至,在他看来,适才的凶险情形无异于一场战事。



“索尼埃是个聪明人,刚才那名巴帝上将同样也是。”撒迦疲倦地笑了笑,转身举步。



雷鬼困惑不解地跟上他,随着行进,刀鞘不断地敲打在身上发出轻微脆响,透着几分滑稽。此时此刻,他眼中的撒迦,与之前那头痛殴巴帝军官的野兽已截然不同。雷鬼并不明白个中原因,只是隐约觉得,他的蒙达像是套着一层层不同的面具。有时候是冰,有时候,则是火。



直到两人的身影消失在丘陵尽头,远方的巴帝大军也逐渐隐没在南端地平线上。恢复静谧的广袤平原之间,有千百只蝴蝶翩翩舞动,寻觅野花的芬芳。随着风浪卷袭,一颗白森森的人类头骨于簌动草丛中现出,黑沉的眼窝直视着苍穹,似乎,正在无声哀嚎。



杜灵街区,历来便是加多南塔最为喧嚣繁忙的所在。



每到华灯初上时分,这里的上百家酒馆都会被挤得满满当当。来自大陆各处的冒险者或三五成群,高呼酣饮;或独坐一角,默然自斟。



风骚迷人的女招待穿梭于人群之中,浑圆的翘臀在短裙包裹下显得愈发勾人魂魄。酒客们拍出的大手偶尔享受到美妙反弹之后,本就亢奋的情绪也就变得愈发高涨起来。于是一些真实的、杜撰的、捕风捉影的小道消息便成了争相辩论的话题,令参与者口沫横飞,不知疲倦的原因就只有一个——有时候展现男子气概的方式,也可以通过嘴唇的快速开合去呈现。



鱼龙混杂的环境,注定了罪案的高发率。因酒醉而斗殴伤人的事件在杜灵街区根本就不值一提,劫杀才是所有罪恶旋律中最强劲的那段音符。肮脏黑暗的巷角边,醉醺醺释放着腹腔压力的异乡客会在突兀袭来的风声中仆倒在暗黄尿液里,痉挛不休的躯体很快便被扒光,随着生命的流逝而逐渐冰冷僵硬。



可以说大陆上任何国家的帝都,都不如加多南塔这般混乱动荡。这里之所以会成为冒险者的天堂,不仅仅是因为帝都警备的疏松,更为关键的一点,在于它同时还拥有着德维埃王国最大的乌金黑市。



拳头大小的乌金原矿,在黑市上就能卖到十枚金币左右的高价。官方沉重的赋税,让很多花了大半辈子偷攒矿石的苦力不得不冒险把命运交在黑市商人手上。其中有些人如愿以偿地得到了那些金灿灿的宝贝儿,另一些则失去了全部,包括生命。



就像是苍蝇之于血腥味,人类对金钱也有着同样敏锐的嗅觉。不知何时起,加多南塔城内开始随处可见大大小小的冒险者团体。这些由刺客、武士及魔法师组成的特殊群落,按照实力的划分,赖以为生的手段也各自不同。



赏金猎人是冒险者中最高级的职业,同时也是最危险的。并不是所有人都能享受那份与风险成正比的丰厚收益,部分不入流的冒险者就唯有靠着掠劫度日,有时候还不得不客串一把梁上君子的勾当。在加多南塔,木讷憨厚的矿工无疑成了他们眼中最大的羊牯。



有了利益,也就慢慢有了冲突。加多南塔的乌金黑市云集了来自全国各地的投机商人,竞争可谓是日趋白热化。赏金猎人也因此大批登场,暗杀逐渐演变成了巨富商贾之间最流行的联谊游戏。



同行是冤家,这句话一样也适用于冒险者身上。每间酒馆到了晚上都显得不怎么太平,有时候倨傲的猎人团体也会在酒意醺然中上演一出精彩纷呈的好戏,当然,他们历来只找同等级的对手。至于那些打着冒险者旗号的蟊贼,猎人们是连正眼也不屑于投去的。



加多南塔东街最大的酒馆,正是在这样一场惊心动魄的猎人械斗之后,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大堂处处破碎的桌椅残骸间,黑红血泊仍在缓缓流淌。女招待牙关交击的声响片刻不停地持续着,灯火虽通明依旧,但每个酒客却觉得窗外如墨的夜色仿佛直透到心底,刻入彻骨冰寒。



没有人见过如此凶狠残酷的对战,即便是属于猎人间的较量。那三人中唯一的女性只是被另一支猎人团的成员借着酒意调戏了几句,接下来爆发的血腥场面几乎使得旁观者悉数窒息。



双方人数相差十倍有余,自始至终人多的一方却完全处于下风。照面即拔刀见血的斗殴并不罕见,但自从那蓬突兀由杯中炸起的酒液将出言不逊的猎人头颅射成马蜂窝之后,所有的一切便完全脱离了殴斗的范畴,变得更像是两群野兽在相互撕咬博命。



大堂中完好的酒桌已不多,其中的一张旁边,坐着个八、九岁大小的女孩。与她同来的那三名猎人在酒馆中留下了对战方的十余具尸体,并追踪着溃逃诸人而去。现在,她就只是独自一个人,文文静静地坐着,似在等待同伴归来。



酒馆老板犹豫了很长时间,方才鼓足勇气上前,语气中带着颤抖:“孩子,你的那些叔叔还会回来么?”



女孩摇头,手中捧着杯麦茶,却一口也未喝过。



老迈的酒馆老板怔了怔,喃喃道:“不回来了?还是你不知道?”



“我不知道,他们做什么从来不告诉我。”女孩恬静地开口,语声娇柔低回,悦耳至极。



“他们打坏了这里很多东西,我在想......是不是能赔点钱。”酒馆老板讪笑着。虽然眼前的是个孩子,但仿佛为那清丽绝俗的容颜所摄,他竟是心头忐忑,半眼也不敢正视对方。



女孩想了一想,缓缓地道:“我没有钱的。”



“我有!”门口处步履声纷杂响起,却是个脑满肠肥的胖子带着几人倨傲行来。



酒馆中的百余名客人随即爆出一阵低低骚动,先前打斗的两个猎人团俱是些生面孔,来的这人却在整个加多南塔都可谓是赫赫有名——他并非冒险者,而是帝都警备军的副统领里察。



强龙压不过地头蛇的道理人人都懂,对于冒险者们来说,里察显然是极少数不能开罪的人物之一。这位资质平平的副统领之所以能爬到今天的位置,完全是靠着世袭的贵族头衔和一套滴水不漏的拍马功夫。以掠劫为生的冒险者团体除了每月要上交一笔不菲金额以换取警备军的眼开眼闭之外,还必须时常考虑到副统领大人另一方面的特殊欲望。



里察向来很享受将女孩变成妇人的过程,那些赤梅般的殷红会让他产生无与伦比的满足感。



早在酒馆老板开始问那女孩话时,里察就已经踏入了大门,却是僵在原地许久不能动弹。与眼前这张未脱稚气的俏颜相比,他忽然觉得以前玩过的所有女人全都变成了狗屎,而且还是臭不可闻的那一种。



几名随行的便服副官俱是些察言观色的老道之辈,眼见着副统领张着大嘴,目光直勾勾地粘在那小女孩脸上,当即便有人摸出几枚铜子掷在酒馆老板脚边,口中咒骂不绝。



“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啊?怎么会呆在这种地方?不用害怕,看,那问你要钱的坏人已经被我赶走了。”里察努力挤出个和善的笑容,呼吸隐隐粗重起来。



“法偌雅。”女孩眼波流转,抿嘴微微地笑了笑,年龄虽是极小,但刹那间的风情当真是天地俱为之亮丽。酒馆中脆响相继大作,却是十数个汉子把持不住酒杯,摔得地上狼藉一片。



里察正面直视之下,更是瞠目结舌,一颗心跳得直若擂鼓。色授魂消间,他涎着脸探出肥厚的手掌,竟去抚那女孩的脸蛋:“这里不好玩,我带你去个有意思的地方......”



“你做什么?”法偌雅侧身让过,俏脸上骤然蒙上了一层寒霜。



“现在还不算,过会儿,就拿你做老婆了。”里察愈发心痒难搔,起身对着身边几人使了个眼色。



法偌雅环视着几名走近的侍卫,复又望向里察:“芬德利叔叔临走时说,让我自个儿坐在这里,只要乖乖的,就不会遇到麻烦。”



“这哪算什么麻烦,我疼你还来不及呢!宝贝儿,虽然你年纪小点,但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感受到那种美妙的乐趣了。”里察大笑挥手,根本对酒馆内的众多客人视若无睹。



法偌雅一动不动地任由几只大手同时按上臂膀,清澈的眼眸渐渐黯淡下来。



贝丝蒂娜冷酷的性格,终究导致了那支猎人团的彻底覆灭。尽管全歼余党的整个过程不过盏茶时分,但芬德利在返回酒馆的途中还是感到了心神不定。自从与火狮一战后,贝丝蒂娜就开始有意无意地增多法偌雅独处的机会。无论是日常生活中,还是在接受委托任务的斗场上。



芬德利从来就无法违抗女团长的命令,正如适才她冷然要求全员追击时一般。罗刹团中的每个人都知道法偌雅并不像看起来那般柔弱,芬德利却仍然当她是个需要保护怜惜的小孩子。



他从未有过这种牵挂的,温暖的情感。法偌雅还是如此的娇小,让人禁不住心生怜惜。每当她仰起脸蛋,甜甜绽出笑靥时,芬德利会觉得整个心都在幸福中战栗。



“不知道将来我会不会有个这样可爱的女儿......”芬德利默默地想着,掠动的速度已达极限。同样是无牵无挂的孤家寡人,他的心思则向来要比麦基特里克细腻得多。



酒馆的灯还亮着,却安静得近乎于诡异。



随芬德利之后,女团长与麦基特里克相继掠入大门,却尽皆呆在原地。



法偌雅仍然坐在那张酒桌旁,安静转首,脆弱地笑:“我一直都很乖,也没怎么说话。芬德利叔叔,下次不要丢下我自个儿了,好吗?”



偌大的店堂里,空空荡荡地看不到半个客人。几名女招待惨白着脸蜷缩在酒台下,簌簌发抖,酒馆老板和她们挤在一处,哆嗦得像只寒风中的鹌鹑。



几具不成人形的破裂尸骸,倒卧在法偌雅周遭的地面上,喷射状的血液星星点点地溅满了整个店堂。那些豁开的腹腔之间,内脏仍在冒着腾腾热气,灰白的肠体坠出体外,酷似一条条扭曲攀爬的肥大蚯蚓。



灯火之下,法偌雅垂覆肩头的银发泛着柔顺的光泽,美得就像个不切实际的梦幻。她的眉如新月,紫眸亮若星辰,一双小巧的柔荑中,正捧着杯麦茶,细细啜饮。



那茶的颜色,是狰狞的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