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寂火

王冠之上,镌刻着血与火交织的荆棘花环,战士的魂灵飞舞,轻掠,穿梭于夜空,地狱...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一章 屠营
章节列表
第四十一章 屠营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夹杂着隆隆雷声的倾盆暴雨,骤然席卷了夜幕下的草原。



整个世界都已经被疾如马蹄的雨声所充斥,茫茫无尽的水幕间,电光长蛇自苍穹沉暗处曲折乍现,曳出道道凄厉炽痕。混沌的夜色像是一头沉睡巨兽,庞然身躯之下掩隐着无数蛰伏的静寂杀机。



它们一如无形却切实存在的幽灵,而黑暗,则成为了血色侵袭的温床。



战壕后的苏萨克阵营,仍在耀跃着熊熊火光。尽管雨势肆虐直如飞瀑倒垂,但那些纷燃的火头却始终不曾黯淡过分毫。与往常不同的地方在于,它们正迅疾扩张着领域,由最初的几簇,逐步演化成燎原之势。



借着赤红似血的光亮,隐约可见数千条身影水银泄地般穿行于马贼营地间,矫健轻灵直若鬼魅。自突破敌方防线之后,一支支短小的油炬便从突袭者的手中亮起了辉芒。



连绵矗立的营帐在赤焰缭绕中崩塌溃倒,易燃的油毡呻吟着化为片片灰蛾飞起,继而散尽;犹带着鲜血的刀锋还未来得及在雨中冷却,与人体的瞬间接触已让滚烫的暗红再次喷薄而出;沉默的杀机如暗潮涌动,短短片刻便吞噬了苏萨克大营。此起彼伏的惨呼声中马贼们纷纷仆倒在黑红横溢的泥泞之中,犹带着睡意的脸上除了惊骇,亦凝固着些许困惑。



那条积满了尸骸的战壕,似乎已然证明了他们的不解——这个萧瑟的雨夜,属于蛮牙人。



满怀着亢奋的情绪,钢牙远眺向火光冲天的杀戮之地,横裂到耳根的血口中不时发出低沉咆哮。卡古法煞的阵亡至今已有月余,随后漫长而枯燥的对峙时期,几乎让每个蛮牙战士的斗魂随时濒临沸腾边缘。



和所有的同类一样,时间很快就将那日的恐惧从钢牙心中驱散。与生俱来的好战天性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它的耐心,对血肉的贪婪渴望更是让这头高达八尺的异类终日焦躁不安。



钢牙不明白军中高层为什么会迟迟不下达总攻命令,而此刻,眼见着那些被精挑细选出来的逆袭者切瓜削菜般肆意砍杀撕咬,它已嫉妒得快要发疯。



战事停歇了多久,它便有多久未曾吃过半点新鲜东西了。蛮牙大军中,补给部队只占了极少一部分比例,对士兵们而言,敌军的尸体就是食物。



从斯坦穆正规军那里缴获的几千具连臂机弩,已经全部分发到每个突袭士兵的手中。钢牙只见过一次这些涂满了桐油的宝贝儿,长矛尽管在投掷时威力绝伦,但它却觉得这些人类造出的精巧机器更加具有杀伤力。



军械短缺,正是蛮牙人最无奈的痛处。在钢牙所在的这两个万人师团中,可以连发的柚木机弩或是一杆钢火够好的刺枪,往往都会引起士兵间惨烈的械斗。由于战事结束后所有缴获的物品都必须上交,胜出者能够拥有战利品的时间很短,可蛮牙士兵从来就不会吝啬为这些精致“玩具”流血。



军人对武器的热爱,会随着行伍生涯的延长而深镌入骨子里。即使是这些非人非兽的丑恶异类,亦是如此。



钢牙知道未被选上突袭部队的原因,是由于自己不够强大。只能眼巴巴看着同类驰骋杀戮令心情渐渐变得沮丧,胡乱抖了抖透湿的茂盛体毛,它悻然沿着警戒路线继续前行,不再去看那映红了半边夜空的战场。



曾经有同类戏谑过钢牙的长相,说是根本和一条狗没什么区别。尽管它们也并不见得有多英挺威猛,但这恶意的嘲讽还是让钢牙感到了羞耻。



它渴望着有朝一日能够变成虎人,就算是在梦中也行。



干瘪的肚腹始终在咕咕作响,胃室的每次蠕动都会让钢牙痛苦不堪。这该死的雨,该死的巡逻,该死的一切是如此令人厌恶,但它却不得不身处其中,像根残旧发条般沿着固定的轨迹运转下去。



前面就是军官居住的营帐了,相隔极远钢牙就已经嗅到了一股诱人的食物香气,不禁垂涎欲滴地卷起长舌,舔了舔鼻端。每天分到的那点腐烂尸块,根本就满足不了它的胃口。就在早上的激烈争抢中,钢牙得到了一块较大的肝脏,却被红了眼的同类咬掉了半截手指。



即便是在这样缺乏食物的日子里,仍然没有士兵敢于觊觎军官们独享的餐粮。严格的等级制度几乎是随着记忆初始就已经镌入了灵魂深处,懵懂一如钢牙,对己方所有的人类军官亦是满怀着畏惧的。



他们才是真正的主宰者,就像是无所不能的兽神。



湿润的空气中,隐约传来了些许异常的气息。钢牙疑惑地顿住脚步,目光投向不远处的一处空地。不断溅起朵朵水花的地面正在无声无息地龟裂,逐渐鼓起了尺余见方的土堆。随着细细簌簌的微声,一颗暗绿色的硕大头颅自地下探出,极其鬼祟地张望了几眼四周后,正正对上了钢牙愕然的眼神。



曾夸口“只要去过一趟皇宫,就能在几里开外把地洞分毫不差地打到公主床下”的地行之王戈牙图,在费力地吞下一口口水之后,战战兢兢地冲着那数丈开外的狗头士兵讪笑:“巡逻么?没妨碍到你罢?我只是出来溜达溜达,这就回去了......”



钢牙正待发声示警,却只听得“扑扑”连串微不可闻的闷响,数道拇指粗细的浓烈黑芒骤然破出地面,于半空中一闪而没!



紧握着长刀的右臂仿佛是突然间厌倦了与身躯的维系,直直坠下地来。紧接着钢牙只觉得左膀骤轻,却是另一支手臂亦无声断裂。强烈的惊恐之下,它长声哀嚎,转身拔足欲奔。然而一蓬自嗓口疾喷而出的血泉,让呼救变成了毫无意义的气流飙射声响。方自踏出半步,那壮硕的躯体便犹如浸水的泥人般溃塌下来,裂成了七零八落的一堆血肉零件。



意识深处的最后念头,它已是恍然——选择在这个雨夜探出利爪的,并不只有蛮牙人。



异于常人的敏锐听觉,还是使得附近巡逻的士兵察觉了端倪。低促的脚步声中,四面八方均有黑影纷然掩至,其势如电。



“敌袭!!!”



凄厉的长呼自大营外围响起,密集的箭矢破空声随即大放,远端此起彼伏的垂死哀嚎顿时响彻了整片夜空!



大变陡生,那些已掩至近前的士兵俱是怔然回望,无声袭来的黑暗光束几近温柔地掠上它们颈侧,勒紧,颗颗头颅相继冲天而起,爆出大片赤雨。



“真是的,怎么也不留一两个让我老人家过过瘾。”戈牙图飞快刨开地穴,语气中深以为憾。



撒迦自黑黝黝的地底跃出,环顾了一眼周围,尽是尘土的脸庞上神情平静:“希望我们的运气要比想象中好。”



“等等,你说......我们?!”戈牙图眼巴巴地盯着地洞,舌头都已在打结,“撒迦啊,这些毛茸茸的家伙虽然都是些小喽啰,但我老人家忙了半天,也有些累了,还是早点回去休息的好。早说要带帮手,你把阿鲁巴他们带来不就完了!这种小场面,嘿嘿,好像不怎么适合我。”



“其实打仗不过是杀人放火,至于你选择哪样,就要看爱好了。”撒迦转身,掠向前方一处灯火通明的营帐。



“杀人?放火?”戈牙图怔然半晌,咬咬牙,一溜烟钻回地洞,“还是后面那个比较适合老子......”



远端,苏萨克营地已渐渐黯淡了火光,而蛮牙这边的杀劫,无疑才刚刚开始。



自从月余前一战之后,红的精神就慢慢委顿下来,到得后来终日只是酣睡不醒。撒迦心急如焚,却一直束手无策,问起两名女法师,亦是双双不知何故。



正因为失去了赤炎獠这一强助,反攻的日期才一再被延后。撒迦并不认为凭着自身和苏萨克的力量就能够横扫这两个万人师团,虽然向来自信,但他绝不自负。



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雨,无疑成了颠覆双方僵持局面的催化剂。



在蛮牙军队发动突袭的同时,大批苏萨克早已于夜色中潜近了敌方营地周遭。轻装上阵的马贼就只配备着强弓马刀,人人俱是暗色劲装打扮。舍弃马匹的步战方式,使得他们在风雨中飘忽得像是一群幽灵。各自带队的摩利亚人则凭着老道的战争经验,开始让整场死亡之剧逐步按照既定的旋律上演。



赤色帏幕已然拉开,血腥的乐章亦华丽奏响。



蛮牙突袭部队在将苏萨克大营变成一片死地之后,这才愕然发觉敌人的数量少得异乎寻常。等到己方阵营间战火燃起,这批匆忙回撤的精兵却在半途上就遭遇了无情阻击。



无数于黑暗中激射尖啸的箭矢,将它们与营地间的维系彻底隔断。三条伏击线交错而成的绞杀地带酷似张开巨口的布袋,而吞噬的过程,就只有短短的一瞬间。



雨势渐缓,集结齐整的第二拨蛮牙主力部队并未能按计划增援上突袭尖兵,而是在营地间就被箭袭打散。终于突破封锁的上千人挥舞着兵刃冲入黑暗,地面上铺满的钢齿兽夹却立时炸出了一片尖锐的咬合声响。



简陋而有效的各式陷阱,本就是苏萨克摆脱官兵围剿的拿手好戏。如今,它又在蛮牙人的噩梦中添上了一笔浓烈血色。



犹如土拨鼠般在地下地上刨钻忙碌的戈牙图,没过多少时间就已经喜欢上了纵火的勾当。看到处处火头在手下燃起,愈燃愈烈,它那双大到不成比例的眼眸中渐渐闪耀出疯狂的神色,动作间也变得越发敏捷起来。破坏欲本就是人的原始本性之一,即使是伟大一如地行之王,亦是轻易便沉溺其中,再难自拔。



周身的黑暗光束,正向着四面八方吞吐伸缩,纵横若电。撒迦望着渐渐被火光映红的蛮牙营地,冷漠地笑了笑,纵身蹿入又一处营帐。随即传出的连串惨呼声高高拔起,继而戛然断折,除了毡布帐面上喷溅的大量赤红之外,似乎并没有任何东西与之前有所不同。



“有件事情我一直很好奇。”撒迦低沉开口,周身探出的十数根黑色触手蛇般缓慢游弋于帐内,妖异莫明。



营帐角落里,一名人类军官按着血如泉涌的左臂,脸色惨白如死。那自肘部以下的部分已经不翼而飞,白森森的裂骨狰狞地暴露在空气中,几根褐色的血管耷拉于臂端,随着鲜血的飙射而不住蠕动。



“我什么都不会说的。”由于痛苦,他的脸庞已扭曲。满地皆是的同袍碎尸就像是一个活生生的梦魇,那有着满头黑发的年轻人,则扮演了梦中恶魔的角色。



撒迦指端微动,一道黑色光束倏地昂起末梢,顿时啮断军官的另一支手臂:“不得不承认,我很钦佩你的勇气。”



剧痛犹如千万只凶悍的黑蚂蚁在嘶咬着创口,并迅疾延伸扩展,将烈火燎灼似的感觉传至身心各处。那军官嘶声痛吼,满面青筋俱是浮起,身躯于遍地血泊中剧烈抽搐挣动,双眼已在翻白。



“我们有的是时间,所以你不用急着做出决定。”撒迦平淡至极地挥手,数道黑芒狞然游近,最前端的一束离军官空洞大张的眼眸不过尺余。



“你......你想知道什么?”急促喘息声中,那人虚弱地问。



撒迦冷锐的眸子里隐现笑意:“只是些对你来说很简单的东西,我可以保证。”



片刻之后,一声沉闷而巨大的爆裂声震彻了夜空。蛮牙大营间的某处地面突兀深陷,直径超过二十丈的坑洞黑沉沉地现出,其内腾起的惨绿色汁液直如地泉喷涌,漫溢了整个营地。



所有正在酣战博杀的蛮牙士兵顿时如中魔魇,纷纷僵在原地,望向那处不断散发着浓烈腥臭的所在,目中不尽悲哀之色。



战局,就此彻底倾向攻方。一边倒的血腥屠杀之下,宛若失去魂灵的蛮牙士兵相继栽倒,仆卧于泥泞血地,更无一人反抗,或是奔逃。



凶残的苏萨克直至将敌军尽歼,方才意犹未尽地停手。放眼蛮牙大营,尸骸堆积如山,血流已是成河。



“这样的胜利,不是我想要的。”默然清扫战场的人群间,马贼之王神色郁郁。



遍体沾满妖绿汁液的撒迦缓慢转首:“打仗总得死人,结局要比过程重要,不是么?”



“我想我这辈子都会对那些留下诱敌的弟兄感到愧疚......撒迦,你是个不折不扣的魔鬼。”索尼埃长长叹息,神容萧索之极。



撒迦注视着前方行来的阿鲁巴等人,年轻硬朗的脸庞上没有半点表情:“他们做了自己该做的,如果换一种方式,恐怕死的人会更多。”



言语间,戈牙图自地底钻出,得意洋洋地自我吹嘘了一番后,疑惑地望向撒迦:“你这满头满脸的都是什么?刚才那声大响又是怎么回事?差点没把我老人家活活震死在地下!”



“我砍断了一棵树而已。”撒迦沉默了片刻,摊开掌心。



一截粗壮的碧色根须正在轻微的嘶叫声中,蠕蠕而动。火光辉耀之下,清晰可见它的表层生有一层柔软物事,看上去,就像是人的皮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