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寂火

王冠之上,镌刻着血与火交织的荆棘花环,战士的魂灵飞舞,轻掠,穿梭于夜空,地狱...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章 温柔
章节列表
第四十章 温柔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卡古法煞,蛮牙俚语中的收割者。



唯有魔法造诣极为高深的人类死灵,才有可能化为尸巫。火种内永恒不灭的烙痕,使得它们依旧延续着以精神力屠戮的方式。与生前不同的地方在于,那曾经繁复艰深的颂咒结印过程,都已经变得毫无必要了。



撒迦表现出的淡定,令尸巫有些迟疑不定。在它的印象中,人类就像是一群蝼蚁,当悲惨的命运袭来时,他们就只会在绝望中奔逃哭泣。



“应该是已经吓傻了罢?”尸巫默默地想着,已然抬直的骨杖顶端碧芒骤然大放,缕缕烟芒迅捷腾起,于空中集结为一团缓慢流转的灰褐暗雾。待雾团完全成形之后,竟是凝成巨大的头骨形状,随着尸巫的动作而缓慢转向,森然环视前方。



倏地,那半空中的巨首张开口来,作势长吸。早已退至极远处的苏萨克阵营间随之爆起了一阵战马惊嘶,撒迦身边诸人立时心旌卷涌,身躯僵硬如死,就连丝毫也难以动弹。



直接抽汲灵魂本源的能力,正是尸巫比寻常不死生物高等的地方。面对着那簇旺盛而邪恶的精神体,很多日子都没能饱食一顿的它已几乎要流出口水来。



当然,如果那张暴露着丑恶牙床的干瘪裂缝,还能够分泌出口水的话。



一道悄然凝起的暗色护墙,阻隔了尸巫以精神力幻化的吞噬黑洞。激流卷涌间,整面墙体俱是倾向尸巫所在,光芒表层起伏不休。



这并非能让不死生物畏惧的精神力,对于尸巫而言,眼前的正是一股崭新的,从未接触过的暗黑存在。在这个有着阳光,风,日月星辰的世界里,它是如此与周遭格格不入。既便是在不死生物横行的幽冥之地,也不曾有这般酷冷无情的波动存在过。



而现在,它正横戈于尸巫面前,于无声中伸展回缩,酷烈对抗。



精神力的交锋,往往是沉寂而惊心动魄的。尸巫屡次想要突破那层能量屏障,然始终未能如愿。撒迦的精神能量虽已逐渐弱化,但当它凝结逆袭的瞬间,却依旧锋利如刀锋!



凝视着那头来自异世界的生物,撒迦的眸子里渐渐现出了狂热的光芒。对于他而言,纯粹以精神力作战的方式仍处于摸索阶段。陌生而强大的尸巫,无疑是个很好的对手。在某些方面,它就像是一潭死沼,寂然的表面下,流淌的却是最致命的杀机。



遇强则强,这个道理撒迦早在血炼之地时就懂。长久以来,他也正是以这样的心态去面对着漫长路途中的每处荆棘坎坷。或许在行进的过程间伤痛难免,但他并不在乎。



曾经发生过的一切,早已让他无法在乎。



灰雾凝成的硕大头颅,在一刻不停地咆哮着,那仿佛来自九幽炼狱的厉吼令得大队苏萨克更是惶然后撤,但马贼之王仍是钉子般伫在撒迦身边,未挪半步。



数十名忠诚的手下,早就被索尼埃用马鞭驱走。他很清楚这黑发年轻人是个异类,却并不看好这场博杀。之所以会选择留下,只是因为马贼不会在任何时候舍弃同伴。就算是官兵围剿时明知不敌,伤重的苏萨克也绝对不会孤单度过人世间的最后时光。



总会有毫发无伤的伙伴放弃逃生,扮演愚蠢至极的同行者角色。此刻的索尼埃,亦有一样的打算。



他固然是苏萨克无可取代的王者,但同时,也是个孤僻而铁血的男人。



似乎是贪婪的欲望逐步占据了上风,尸巫在不太长的交锋时间之后,终于双手垂执骨杖,眼窝中的两簇妖红渐转炽烈,竟是如若燃烧。



在它看来,试探的过程已经结束。



“大人,小心了。”爱莉西娅虚弱不堪地喘息道。



撒迦冷笑不答,身形连动中一一提起众人向后掷去。待到身侧悉数清空后他倏地撤去能量屏障,道道纯黑色的光束已是纷然现形,长蛇般游走疾掠,直绞向尸巫所在!



“扑扑”闷响顿时大起,尸巫挥动骨杖,准确无误地击上每道激射而来的光束末梢。那团纠结在杖首的血色球体竟如活物般蠕动起来,于细微而妖异的尖嘶声中绽出浓烈赤芒,瞬息摧散了所有来袭。



“卡古法煞!”观战的蛮牙士兵仍在齐吼,声震四野。



带着些傲慢与不屑,尸巫前俯身躯,猛然张开黑洞洞的大嘴疾喷出一道由无数细点组成的洪流来!



“可能你过于自信了。”撒迦低声狞笑,指端不易察觉地微颤了一下。



尸巫脚下的地面于此时无声无息地龟裂,坟起。散落如雨的土屑之间,两束粗大的黑暗触手直若蛟龙般蹿出,毫不费力地自腿骨一路绞上干枯的胸腔,瞬息间将尸巫全身扯成了四分五裂的片片骨骸!



同一时刻,那道迅疾扩开的急流已然涌到了撒迦近前。“嗡嗡”而颤的振翅声中,赫然可见其内密密麻麻的小点竟是数以千万计牛牤形态的奇异小虫。比起前者来,它们无疑要微小得多,但每只虫体的外表均遍呈着斑斓异色,嘴似尖针,复眼凸起,显得极为可怖。



自地底袭上的两束黑暗光体,几乎耗尽了撒迦体内残存的力量。正自急退间,他胸前的衣襟忽地破开,红小巧的身躯自内一跃而出。紧随而来的火浪汹涌燎灼,焦糊气息蒸腾弥漫,雨点般的虫尸顿时纷纷坠落,密布了大片空埕。



“啪”的一声低响,撒迦绷裂的胸襟间,一截长条状物事直直掉落地面,却是那溯夜女族长口中的“破魔刃”。



尸巫的躯干已散,但一簇自颅顶破出的幽幽碧火,却无声无息地凌空飞至,掠向撒迦。这不过指头大小的火芒,并未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就在它即将触上撒迦身躯的一刹那,那截平卧于地面的破魔,似乎是因为脱离了束缚而微微绽出了几缕银芒。



微弱至极的银芒。



几欲将人耳膜撕破的凄厉尖叫陡然传出,急转之下,那簇小小的碧火调首向着蛮牙大营飞回,去势快极。高速掠动的过程中,它的形体迅疾扩张开来,不过片刻,已隐隐现出人形。



那是尸巫的精神本源。躯壳对于不死生物而言,本就是个暂居的皮囊罢了。



下一刻,撒迦怔然见到破魔刃平平浮上空中,银芒大炽间周体微微颤动了一下,旋而再次坠落于地。



一道耀目至极的月牙形光刃,带着可怕厉啸自数丈开外的虚空中现出形态,就连苍穹中的那轮红日也在它耀起的炙焰下黯然无光!只是弹指间,这浩然骄横的银刃便已追上尸巫本体,无情地将其冷冷吞噬。



这强大的异界生物虽然已百般躲避着人世间那些隐隐畏惧着的存在,但最终它还是在光明一族的凶横法器之下,泯灭了火种。



整片平原,就此陷入了死寂。



不仅仅是蛮牙人尽皆沉默下来,就连苏萨克与摩利亚诸人,也皆是愕然无语。由于距离的缘故,多数人都未能看清这悍然一击来自于何处,可两名女法师却于惊骇中渐渐正视了发生在眼前的事实。



它一如地面上被光刃气流犁出的那道深沟般,诡异却确凿——撒迦,是没有半分可能发出如此纯粹的神圣属性攻击的。



骚乱就像是燃起了火头的草场,很快,所有的蛮牙士兵都开始向后退却,继而奔逃。短短半天里的一系列遭遇,使得每个人的承受能力都到达了即将崩溃的边缘。在未知而强横无匹的摧毁力面前,这些早已习惯咀嚼胜利的掠食者忽然发现,原来命运的天平,可以倾斜地如此简单。



在红的好奇注视下,撒迦拾起了破魔。长久以来的相互侵蚀,已令这截非金非石的狭长固体适应了他的精神气息,只是微弱地爆起几点星芒后,破魔刃便彻底静默了下来。早在回归大陆的航程之中,它似乎就已经学会了与新主人和平相处。



“咕咕!”红轻盈飞起,掠上撒迦肩头,两枚清澈的眸子定定望向溃败的蛮牙大军。



“不,我累了。”撒迦反手抚上它的脊背,将破魔复又揣回怀里,“你饿不饿?我们去吃点东西罢。”



红悻悻然看了眼蛮牙大营方向,打了个呵欠,待要再钻回撒迦怀中时,却瞥见那处温暖的所在已是衣衫残破不堪,再也容不下它的身体了。这意外的发现让小家伙很是懊恼,却又无可奈何。无形之中,它早就把不复危险性的破魔刃看成是个潜在的威胁。理由则很简单,撒迦对后者的“特殊关怀”有些过头了。



从未有过的压制性胜利,让整个苏萨克阵营沉浸在一片欢腾的海洋里。戈牙图的大肆吹嘘随着撒迦的归来收敛了许多,但仍在暗地里继续着,被众人敬畏的感觉已让他乐此不疲。



雷鬼则始终忠实地看守着那队反绑着的斯坦穆军官,就连半步也不敢走开。撒迦曾经告诉过他,只要一天没出斯坦穆,这些披着制服的家伙早晚能派上些用场。



救出索菲的过程,远不如想象中复杂。老萨姆早就把那个**熏心的师团长所在军队的番号牢牢记住,在抓获了几个散兵以后,撒迦等人便辗转寻到了这支仓惶撤退中的斯坦穆部队。



贪财的老萨姆和他单纯的孙女,此刻或许已经到达了另一个国家。在那里,他们会买上一间小旅店,再次过上平静的生活。而险些成为萨姆准孙婿的师团长大人,却极其不幸地成为了摩利亚人的俘虏,与他一同遭殃的还有近百名高级军官。



由于战败,师团长于回撤后方的途中惶惶不可终日。恶劣到无以复加的心情,令得他一贯蓬勃的**也日益萎缩了下去。始终未能对几个沿途收获的女孩做上些什么,却成了如今师团长心中万分庆幸的事情。早知道抓了那没胸没P股的小妞会惹来这么一帮煞神,就算是整天支着个帐篷走路,急色的师团长也不会去打她半点主意。



在他的脑海里面,那个晚上纷飞的血雨至今仍挥之不去。



如今的尴尬处境,几乎让包括师团长在内的所有军官咬断了牙根。成千上万的马贼正以饱含着戏谑的眼神,围观着一众昔日里追在P股后面围剿的军官老爷,一如在看笼中的猴子。



“这些家伙算是你带来的礼物?”索尼埃倒绰着马鞭,敲了敲其中一名梗着脖子的军官脑袋。



撒迦的脸色很苍白,唇边却带着微笑:“在没遇到你之前,我打算拿他们换点什么回来,现在没必要了。”



索尼埃一怔,随即笑道:“你的意思是?”



“拿他们抵债。”撒迦一本正经地道。



马贼之王大笑:“你本来就不欠我的,如果硬要说谁欠谁,恐怕从今天起债主已经是你而不是我。”



“我听这些斯坦穆军官提起过,战争似乎也同样是你们的。”撒迦的语声渐转低沉。



“后面就是苏萨克的家园,只要蛮牙人一天不退,我们就只能奉陪下去。”



“草原上的景色很不错,或许我和我的人会在这里多呆一阵子。”撒迦平淡地道。



索尼埃沉默许久,忽向着撒迦深深欠身,一语不发地大步行远。男人的骄傲和自尊,在此时已不再重要。他只知道,这世间有些东西,是令人无法拒绝的。



当黑夜的躯体沉覆大地,如钩新月自天际升起,苏萨克阵营间渐渐有苍凉的俚歌唱响。



十数个巨大火堆的周遭,马贼们席地而坐,擦拭着片刻不离身侧的长刀,粗犷眉宇间尽是风霜倦意。远端的蛮牙大营,仍然跃耀着火光,黑暗中,它沉默而狞然。



每当视线掠过那处时,每个苏萨克都会下意识地握紧了手中刀柄,眼神中的仇恨几欲沸腾。偶尔间,会有人静静地转首,回望后方那暗色掩隐下的连绵重山。



这个时候,他们的眸子里会有暖意隐现。



心狠手辣的索尼埃下令杀掉了所有的被俘军官,在一颗颗人头被砍下的时候,雷鬼见到有些马贼在咬牙切齿地流泪,这让他很是纳闷。



阿鲁巴与戈牙图早就在火堆旁和衣睡着,爱莉西娅则在帮布兰登治疗着几处皮肉伤,后者像个孩子般安静地端坐,脸上挂着傻乎乎的笑容。雷鬼看了看自己不小心割烂的手指,犹豫半晌,还是默然躺倒合上了双眼。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阵细微的响动将雷鬼自睡梦中惊醒。借着火光,他隐约见到罗芙窈窕的身影没入远端暗处。沉寂下来的营地间,似乎就只有女法师的脚步声在轻柔回荡,终至微不可闻。



“这么晚了,她还不睡么?”雷鬼昏昏沉沉地想着,翻了个身沉沉入睡。



罗芙走得很慢,行进间左顾右盼,似是在找寻着些什么。直到行出营地,到达后侧牧草茂密的丘陵间,她才看到了那个孤独的身影。



带着羞涩的战栗,女法师缓缓行上前去,柔声唤道:“大人,您该休息了。”



“这里很清静,我想多呆一会。”撒迦向她报以笑容,红的肚皮早已吃得滚圆,正伏在一旁酣睡。



罗芙注视着那双黑暗中亮若星辰的眸子,只觉得心跳又不争气地急促起来:“那我不打扰您......”



“既然有尸巫这种东西,那你说人死了以后灵魂会不会一直存在?”撒迦打断她。



罗芙迟疑了片刻,道:“应该会。大人,您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我在想,要是有一天能再见到那些人就好了。不管是以什么样的方式,在哪里,我都会很开心。”撒迦仰望着苍穹中的那轮冷月,语声平板地没有半点波动。



联想起以前从卡娜口中听过的只言片语,罗芙心中酸楚难当,险些掉下泪来。强自微笑着,她从袖筒中掏出针线,温婉地道:“您身上的衣服破了,我来补一补。”



撒迦沉默地脱下上衣,递给女法师,脸上神色略现异样,



“你老看着我做什么?”待到罗芙补完破处咬掉线头,抬头却见撒迦正眨也不眨地直视着自己,不禁大羞。微嗔之后,方才惊觉大大的不妥,更是连耳根也烫了起来。



“从来没人帮我补过衣服。”撒迦尴尬地笑了笑。



罗芙递还衣衫,低垂着头默然良久,细若蚊蚋地道:“我可以一辈子替你做这些的,就像......就像妻子那样。无论去哪里,做什么,我都会陪在你身边。要杀人,我们就一起去杀,反正绝对绝对不会让你自个儿的。”



身边雄浑的男子气息微熏而来,罗芙已如饮醇酒,且醉且甜。或许是独处的环境使然,这番不知道在梦中念了无数回的话语,居然如此简单地说出了口。如释重负的解脱之后,她的一颗心直是跳得如若要跃出嗓口,满面飞红地立起身来,便想逃开。



一只修长有力的手掌悄然伸出,柔和地拉住了她。罗芙娇躯立时微微震颤,脑海中一片空白,整个人已是摇摇欲坠。



“我很欢喜。”撒迦缓缓展臂,将女法师柔若无骨的身躯揽入怀中。



罗芙颤抖着伸出手去,如梦似幻般触上那坚实挺拔的脊背,轻轻搂紧。美眸开合间,两行清泪却簌簌坠落。



那云层间洒落的月色,正覆在两人身上,温柔若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