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寂火

王冠之上,镌刻着血与火交织的荆棘花环,战士的魂灵飞舞,轻掠,穿梭于夜空,地狱...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八章 交锋
章节列表
第三十八章 交锋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蛮牙人冲锋的号角声仍在空中低沉回荡,大地的震颤便已由轻微急转剧烈。那怒海狂潮般的黑线在迅疾无比的扩开着,源源不断的支流从侵略者的营地各处涌出,汇入这团愈发炽烈的暗色火焰,似是要将整个图兰卡草原彻底焚尽!



“稳住,稳住!”苏萨克阵营间,马贼的嘶吼就像是狼嚎。



无数双大手中的强弓早就扩成了满圆,所有的人都在急促喘息,双目赤红。弓弦的绞响炸成了一片急不可耐的杀戮之音,成千上万支长箭于晨风中微颤着尾羽,寂然等待饱饮鲜血的穿透时刻。



那面残破却倨傲的大旗,此刻已被风扯得笔直,沉闷的招展声猎猎划响,咆哮若雷。



突兀爆发的战事犹如漩涡疾流,刹那间便将整片区域深陷其中。任何人,任何事物,都在围绕着一个方向急速旋转。人性中的嗜血本能甚至盖过了对死亡的恐惧,以杀制杀,或许才是此刻唯一的生存法则。



密密麻麻的人丛之间,戈牙图不易察觉地后退着,全身哆嗦个不休。他觉得胸腔中有一群惊惶的吸血蝠在尖叫飞舞,随时便会撕裂体表汹涌蹿出。蛮牙锋线的尖刀位置上,那些狰狞的生物正在视野中愈发清晰起来。地行侏儒麻木地转动目光,直到身后撞上了某样物事,方才茫然顿住脚步。



立于后方的雷鬼沉默地望向他,神色间亦有着掩饰不住的恐惧。



“那些是什么?妖兽吗?”戈牙图战栗着问。



“好像是人......”



“幸好那小子让我们留下来看着这些笨蛋,不然的话,今天可算是完蛋了。”戈牙图掠了眼一众被绑得结结实实的斯坦穆军官,强自笑了笑。



雷鬼的视线越过人群,直投向战壕前沿纷立的几条身影:“蒙达在,就一定不会有事的。”



“放!!!”



索尼埃的怒吼方自震起,密集的箭矢破空声便已然大作,与沉闷的弓弦颤响交织成一阵令人头皮发麻的死亡暴风。



几乎是同一时刻,蛮牙人高速涌动的锋线现出短暂滞顿,随即于漫天飞扬的尘土中横向坍塌了厚厚一层!那千百头骑兵胯下的金毛异兽哀鸣着仆倒于地,连带着背上的主人一起,瞬间便被随后涌过的大批同类踏为肉泥。



高亢狞恶的嚎叫响彻了天空,远远的,一团极为庞然的黑影骤然拔起,临空飞掠,轰然落在苏萨克防线前方,双方相距不过十丈之遥!



那是头不该存在于人世间的巨灵。



它有着人类的躯干,累累虬结的肌肉刀刻斧凿地起伏于古铜色肌肤下,勾勒出喷薄欲爆的力量之源。粗陋而破旧的皮甲下方,一双布满坚硬角质层的双腿却是向后弯曲的,本该是膝盖的位置上探刺出数十根暗灰色的锐刺,诡异无比。



巨灵强有力的脚掌,看起来就像是蜥蜴的足,布满了坚硬鳞片的趾头相隔极开。两丈有余的高度使得它甚至超出了独眼巨人的块头,历来以体格魁伟闻名的高山氏族更是无法比拟。



所有的特征中,最诡异的还是它的头颅。



即使是完全战化的半兽人,面目也不会与人类相去甚远。可这头巨灵根本就如造物主生生斩下狮首,按在了人类躯体上一般。那满头披散的长鬃间,碧油油的眼眸直是凶芒毕露,戾态摄人至极。



瞬息之间,苏萨克第二波羽箭齐射已发。



那狮首巨灵抬起左臂,臂身上套附的阔盾顿时便在箭雨中辟开一道急流。带着人类般的讥嘲眼神,它骤然低吼了一声,掷出手中垂执的丈余长矛。劲起的气流甫一啸响,矛身已是在空中电射而逝,掠向苏萨克的防线所在。



想象中的血光迸现,却是出现在片刻后。调首飞回的长矛像是条深海中逆袭的虎鲨,凶狠啮上了狮首巨灵的前胸,来势比起之前又何止快了百倍?!



碗口粗细的矛体带着强烈的旋转,贯穿整个胸腔后余势仍是不绝,直飞出十数丈开外斜斜坠落。巨灵瞠目结舌地望着胸膛上急喷出的血泉,直到几块硕大的内脏碎片夹杂其中跌落地面,眼神才慢慢地黯淡了下去。



在如山身躯仆倒的刹那,它不甘地抬起视线,瞪视着前方掷回长矛的那名黑发年轻人,颓然咽气。



区区一名军士的毙命,在战场上无异于大海中泛起的些许涟漪,但此刻已离苏萨克战壕不远的蛮牙前锋军,却现出了些许迟疑。



这些非人非兽,形态各异的邪恶生灵,在面对强横力量的时候也同样会感到恐惧。死去的蛮牙军士在所属军团中已是数一数二的勇者悍将,在这种距离下被一击格杀委实是匪夷所思到了极点。与此之前,它甚至就连半块油皮也未曾在战事中刮破过。



短暂的畏缩很快就为汹涌战意所淹没,如果一定要找出合理的解释,蛮牙人更相信那是个不幸的意外。大陆上的任何种族都不可能具有如此可怕的战斗力,战争之所以能够延续到今日,这无疑是最为关键的原因之一。



马刀锋刃的寒光,已经亮彻了整条苏萨克战壕。后排阵营的齐射仍在持续着,随着双方距离渐近,蛮牙锋线的长矛投掷也终于迸发如潮!



尖刀位置上的烂泥顷刻间掷出五支长矛之后,就连盾牌也一并扔了出去。望着空空如也的六只手掌,它愤怒地自座骑背上跃出,疾扑前方的敌军防线。半空中,烂泥股后的长尾倏地昂起,两枚碧绿色的毒蛰于尾端闪烁着妖异暗芒。



适才死去的那个大家伙,叫做铁渣。它和烂泥差不多同时来到这个世上,虽然都不怎么爱说话,却慢慢成为了很好的朋友。烂泥不明白铁渣为什么每次打仗都喜欢冲在最前面,就像是不明白自己那狗屁名字的由来。



自有了记忆开始,身边的大部分同类都是冷漠且危险的,“朋友”这个概念烂泥并不懂,可在和铁渣同住一处营帐的时候,它会小心地缩回尾蛰,在后者如雷的鼾声中睡得很香甜。



激射的长矛在嘶吼,在咆哮。烂泥卷起分叉长舌,舔了舔鼻尖,眼见着几支长矛即将洞穿那个杀死铁渣的年轻人,它不由亢奋地加快了跃行速度。



撒迦冷漠地抬手,指端黑芒立现。正欲动作间,忽觉肩头一轻,却是红飞了起来。小家伙懒洋洋地瞥了眼撒迦,径直飞到战壕外缘,深深地吸了口气,喷出。



在所有苏萨克的茫然注视下,漫天激射而来的无数支长矛同时色呈血红,慢慢扭曲如麻花,继而竟悉数融成铁水,坠落地面。防线以外的整个空间,似乎都凝固了。最前方的数千蛮牙人尽皆保持着冲锋的动作,在下一个瞬间,化为飞灰随风散去。



直至此时,那股仿佛能焚化天地的烈火才狞然现出形态,不可一世地横扩了数里范围内的空埕!



赤炎燎灼之下,战壕中的苏萨克均怪叫着抛去手中发烫的马刀,连滚带爬地向后退去。每个人俱是须发皆枯,裸露在外的体表上鼓起了累累水泡。其中部分马贼的衣衫已在高温下燃着了火头,一时阵营中青烟四起,骚乱不堪。



焰芒散尽,红缓缓飞回撒迦肩头,傲慢地低鸣了一声。



战场彻底安静下来,没有半点声息。蛮牙的后续部队以及全体苏萨克都定在原地,怔怔地望着那块宽阔的,没能剩下半点东西的焦埕,僵立如泥塑木雕。



“扑你老母!”满脸焦黑的阿鲁巴找不出什么能形容此刻震骇的心情,他的一双眼珠几乎瞪得已经快要掉落下来。



透过地面上仍在不断腾起的扭曲热浪,隐约可见蛮牙部队向后退去。由于距离的关系,没有士兵能看清火源究竟是从何而来,但毫无疑问,这根本就不是它们能够抵挡的力量。



“杀!”撒迦低喝,身形一越数丈,向着敌方疾掠而去。两军交战,士气向来是重中之重,萌生怯意的蛮牙军队将要扮演的,只能是溃败者的角色。



裁决小队随即掠出,罗芙神情焦灼,亦发动驭风术飞起。自离开烈火岛至今,她就一直不敢与撒迦交谈。尽管后者在发现船上多出一人后并没有过多责备,但女法师还是感觉到了不安——违抗他的命令,这还是第一次。



“哈哈,杀光这些丑陋的爬虫!”戈牙图乜了眼身边满脸敬畏的众多马贼,干咳一声转过首去,威严地道:“我说雷鬼啊,这种小场面,我们还是不要上去动手了罢!多留些历练的空间给年轻人,或许对他们的成长还是有点帮助的。”



雷鬼头大如斗地看着他,哼哼唧唧了半晌,连半句话也未能接上口。生平第一次,善良得几近懦弱的他产生了想要揍人的冲动。



蛮牙人虽在后撤,却是前阵变后阵,调首缓退,显得极有章法。



撒迦等人去势快极,索尼埃骇然之下连声高呼,未得半分回应。迟疑片刻后,他跃上马背,挥刀喝道:“米塔罗,古达,带上两个大队跟我走,快!”



“老大,蛮牙人会不会放那些古怪东西出来?”旁侧一人低声道。



索尼埃冷冷地乜向他,独目中凶光大盛:“这年头肯为朋友拼命的人不多了,我绝对不会让那小子死在这里!”



爱莉西娅与罗芙,始终远远地飞掠着,不敢过于靠近撒迦。他周身腾起的黑芒正在变得越来越浓烈,强烈而诡异的力场旋流干扰着空间内所有的元素体。既便是相隔甚远,两名女法师还是觉得体内的魔力躁动不休,隐呈溃堤之势。



奇怪的是,阿鲁巴和布兰登半点也不受影响。两人一左一右地疾掠于撒迦身后,臂体前端均耀腾着熊**气,金黄色的光芒凝如实质。



大约百余名殿后的蛮牙士兵,勒转了胯下异兽,向着众人迎面冲杀过来。布兰登十指连动,弹丸大小的炎气光体相继射出,却没有一枚能够击中敌军。



只是照面间,那些他选定的目标,包括其余士兵,已经全都是死人。



肥硕的裁决队长清晰看见撒迦周身的黑芒于瞬间暴涨,悄然吞噬了周遭的大片地域。他根本就不需要动作,一缕缕更为纯粹的暗色光束就像是有了生命般流转舞动,无情地切割开肉体,继而扼灭生命。



“光明神在上......”布兰登习惯性地默然祷告了一句,只觉得喉间有些发干。



支离破碎的血肉残骸遍布了四处,在短短片刻之后,它们就变成了可怖的墨色,干瘪得再也流不出半滴血来。



同袍的惨遇很快就让更多的蛮牙人反扑而至,半空中的两名女法师相继出手,连番射下道道魔法攻击。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扮演了主攻角色的是罗芙,而非实力强大的爱莉西娅。



与生俱来的能力,让爱莉西娅对火系魔法的掌控达到了一个常人难以企及的高度,然而此时此刻,她却很难依靠火攻对下方的蛮牙人造成太大伤害。



由于兼顾到混战中同伴所在的关系,爱莉西娅将魔法攻击的范围控制得极小。蛮牙士兵配备的阔盾,轻易便阻隔了炽烈的火袭。这些黝黑的盾牌上镌刻着大量字符,格挡间往往隐现数倍之巨的光晕屏障,竟如铜墙铁壁般牢不可破。



眼看着罗芙以元素球高速射穿众多不及动作的蛮牙人头颅,爱莉西娅唯有苦笑。在烈火岛的日子里,最没有收获的一批人恐怕就数充当监督者的裁决队员了。



蛮牙的后撤已然完全停止,逐渐汇流的人海淹没了撒迦及两名裁决队员。红早就开始按捺不住,但屡次有所动作时,都会被撒迦轻拍阻止。



他的周遭,横呈着一片极之宽阔的血地。千百具人兽难辨的尸体残肢层叠堆起,几乎密无间隙。那团护在体表的黑暗光晕,已赫然扩张了数十倍领域。每次收缩涨起之间,便会有大蓬的赤红飞溅而起,激射于整个暗色空间中。



“你们到我身边来,敌人实在是多了些。”撒迦高声道。



“这样帮着苏萨克,可不像是你的作风。”阿鲁巴奋力格开刺来的长矛,退入那暗色统治下的微型世界,随即跟进的两名蛮牙士兵立时被袭来光束绞得血肉横飞。



撒迦笑了笑:“我是在帮自己。”



阿鲁巴疑惑地转首待要再问,却发现对方的眼睛赫然是闭着的。连串的兵刃交击声响之后,布兰登狼狈不堪地退了进来,见到撒迦的情形也是一愣。



他那张年轻的脸庞上,正带着丝平静的享受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