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寂火

王冠之上,镌刻着血与火交织的荆棘花环,战士的魂灵飞舞,轻掠,穿梭于夜空,地狱...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五章 信仰
章节列表
第三十五章 信仰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那时候我还很小,小到几乎什么都不懂。只记得满世界都是火光,一道道比闪电还要刺眼的光束不断从空中劈落,带着可怕的尖啸声。就在我的面前,母亲突然就燃烧起来,慢慢的,她变成了一团灰烬。我永远也忘不了她被风吹散的样子,直到今天,都还像是刚刚发生的事情。”



夕阳的余晖,在海伦身躯后投出了一条狭长暗影,咸湿的海风冷冷袭来,于暮色中平添了几分萧瑟。高耸的裂岩之上,就只有她和撒迦两个人。红安静地伏在一旁,灵动深邃的眸子直直注视着天际即将坠落的残日,似是在想着自己的心事。



满腹牢骚的戈牙图远远站在石埕边缘,鼓着双眼译着海伦的每句话。充当配角的感觉让他很是懊恼,若不是女族长那衣衫随风而动,双峰隐呈的美景在牢牢吸引着他的目光,恐怕地行侏儒早就已经不顾而去,找些其他的乐子去了。



海伦娇美的容颜令人眩晕,当然,在没有十足的把握之前,戈牙图无意动作。无数次的碰壁经历早就告诉了他,女人或许不是这世上最可怕的生物,但绝对是最复杂的。



“寻找新家园的过程,伴随着一路屠戮。神族的爪牙不知疲倦地围追堵截,溯夜人大批大批地倒下。父亲和其他亲人,都陆续死在途中,只剩下我孤零零的一个。眼见着灭族的结局就在眼前,几名黑暗斗士的出现,终于让我族留下了最后一点血脉。今天您所看到的溯夜成员,除了孩子以外,都是那场浩劫中逃脱的幸存者。”



从一开始,溯夜女族长就在淡淡地叙述着,神色平静至极。那曾经血泪交织的梦魇,如今已随着时光的逝去而逐渐尘封于心底。当再次血淋淋地将其剖开时,永恒不变的仇恨外已覆满了厚厚的坚冰。正因为从未淡忘,灵魂的嘶吼才会被刻意桎梏。她比任何人都更加清楚忍耐产生的灼痛,却不得不每时每刻承受着煎熬。



“伟大的暗魔皇没有舍弃我们,最终这座岛屿,成为了溯夜的容身地。黑暗斗士在临行前留下的嘱咐,就是让我们等待,等待着魔族重归世间的时日到来。虽然光明教廷信誓旦旦地对外宣称魔皇陛下已经在神魔大战中死去,但参战的溯夜人却知道这根本就是个天大的谎言。



光明一族自称为‘神’,可笑的是,他们无论在任何方面,都卑劣得超乎想象。作为神魔大战中的敌对方,光明族从来就没有停止过搜寻溯夜部落的所在地。强大的魔法结界阻隔了精神力,却无法挡住人类的窥探。整个剿杀过程完全是由教廷在主导,并没有半个光明神族参与——他们似乎没有摘下慈悲面纱的习惯,就连清除异己,也是由爪牙们去逐一代劳。



溯夜在那场剿杀中几乎全灭,百多年以来,我们就一直在这里苟活着,等待暗魔族的回归。正如您看到的,现在不到一千的族人数量,注定了溯夜将永远也没有可能重现辉煌。唯一值得欣慰的是,暗魔的托付,我们从来就没有淡忘过。”



那截暗灰色的固体就躺在撒迦身边的石面上,偶尔间会有极其微小的银色星芒旋流而起,幽美无方,再也没有了丝毫摄人心魄的威压。



海伦定定地注视着它,神色复杂至极:“上次神魔大战中,光明一族动用了无数强横法器。其中凶名最为卓著的,就是这把破魔刃和战争后期不知去向的阿修罗之牙。黑暗斗士以地底炎火作为引媒,封印了破魔。它所蕴含的神圣属性魔力比海洋还要浩瀚,即使强横如暗魔族,也不能彻底将其毁去。所以我们能做的就只有默默守护着这个岛屿,不让任何人有唤醒它的机会。”



“我的主人,是您终止了这一切。就连当年的黑暗斗士,也不可能做到完全压制破魔刃的力量。无论您是否认同,这世上暗系精神力能够超越他们就只有两种人——暗魔的摄魂师,或是皇族。”她平静地欠身轻语,那仍透着几分稚嫩的容颜之上,一双秋水流彻的眸子正呈现出毫不相称的沉稳与睿智。



撒迦微微皱眉,拾起那截固体,道:“我说过,这并不重要,魔族也不见得就比一般人高贵多少。至于这把所谓的法器,倒的确是让我吃了不少苦头。”



“主人,破魔刃的威力是无法想象的。就连当年的第一龙将,也只是和执着它的光明主教斗了个平手。传说破魔刃可怕的地方,不仅仅在于对暗系修习者的精神摧毁力,它自身能够引发的繁复法阵,才是对阵者难以跨越的死亡陷阱。”海伦微抬了手中法杖,恭谨地道:“这支杖虽然是摄魂师留给我的圣物,但和破魔刃比起来,它根本就算不了什么。”



“听我的人说,在和溯夜对战的过程中,他们败得很惨?”撒迦淡淡地问。



海伦面露惶恐之色,低声道:“那时候我还不知道您的身份......”



撒迦摆了摆手:“我只想知道,是什么让他们在一瞬间就失去了反抗能力?”



戈牙图方自细细译完,海伦已然震惊道:“对炎气和魔法力量的吞噬,历来就是暗魔独有的异能之一,我们只不过是学会了皮毛而已。难道主人竟然没有掌控这种低阶摄魂术?”



撒迦思忖许久,联想起那股力量觉醒后周遭法师的虚弱表现,忽展颜笑道:“详细说来听听,这实在是有意思极了。”



直至夜色沉霾,溯夜女族长仍在低声叙述着,戈牙图虽已老大不耐烦,但始终不敢有所表示。撒迦幽幽闪烁于黑暗中的眸子,让历来吊儿郎当的地行侏儒感觉到了陌生与恐惧。



那里面流露出的残忍欲望,似乎正在无声狞笑。



“蒙达,蒙达!”雷鬼自远方水潭中湿淋淋地蹿起,疾步行近。



海伦语声立止,撒迦赞赏地看了她一眼,转首道:“什么?”



雷鬼带着些恐惧地望向溯夜女族长,险些成为他人美食的噩梦让他仍是心有余悸:“蒙达,船来了,刚到的!”



撒迦一怔,神情慢慢地阴骛下来:“海伦,约束你的部族,我不希望再有别人知道你们的存在。”



海伦欠身恭应,更无半点疑问。



随着撒迦转身举步,红亦一跃而起,“咕咕”欢叫着飞上他的肩头。戈牙图正垂涎三尺地窥视着溯夜女族长动人的侧面轮廓,骤然被一股柔和的大力卷起,怪叫声中直冲半空,头上脚下地坠入那个通往石岛外围的水潭中去。



海伦静静地注视着挟裹在撒迦周身的黑色光晕,直至它无声破开水面,消失于视野之中,方欣慰地低叹了一声:“是魔罡,错不了的......”



早在溯夜全族认主以后,皇家军士便已在侏儒们的帮助下重新套上那古怪的皮制头罩,陆续返回烈火岛营地。至于溯夜人叽叽咕咕奉上的熏肉鱼干等物,就连向来食量最大的阿鲁巴也敬谢不敏,没胆子尝上半口。



恐怕只有天才知道,这些宝贝儿是不是和人肉堆在一起过。



古曼达对于航海的疯狂劲头,在如今停靠在浅海处的飞鱼号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再次经过翻修的船体与以前的破旧粗陋几乎有着天渊之别,那钉板加固的宽大翘艏就像是一头巨型虎鲸在高傲地昂着头颅,整艘船体直是横阔出近半。高高挑起的双桅间集结着坚韧崭新的绳网,水手们猿猱般攀援其上,慢吞吞地洗刷帆体。



这帮粗鄙不文的家伙从未如此勤快过,爬高的目的,只是为了方便偷窥而已。岸边围拢的女法师显然是一切罪恶欲念的起源,她们衣领掩隐下的雪白柔弧险些让几个直了眼的水手因兴奋过度而跌下甲板。在大吞口水的同时,甚至有人开始嫉妒起那些木头似的机组士兵来。



与千娇百媚的大美人共处孤岛的生活,无疑是每个正常男人都梦寐以求的。



当然,疯子船长算是例外的那一型。



此时此刻,他正以老气横秋的口吻数落着皇家诸人,对阿鲁巴早已捏紧的拳头视若无睹。在见到撒迦的身影远远自夜色中现出后,他才一脸愤然地止住了抱怨,向着那处招手不迭。



砰然闷响声中,一枚魔法照明弹直蹿上高空,爆裂开来。却是法师中的一人意欲为撒迦照亮行进道路。



瞬时大炽的光亮让戈牙图的双眼缓缓眯起,带着些不屑,他低声咒骂道:“扑你老母!拍马屁也不是这么个拍法,老子的眼睛都快瞎了!”与溯夜女族长的独处机会遭到破坏,委实让地行侏儒的心情恶劣到了极点。



撒迦心中一动,面露异色地望向戈牙图。



地行侏儒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半步,谄笑道:“真是帮没见过世面的笨妞!要全体出手才够气势嘛!这样可怜巴巴的一点光亮,怎么配得上我们撒迦的身份?”



撒迦哭笑不得地打量了他半晌,径自向前行去。



“好了不起么?早知道当年就让你多吃点苦头了,臭小鬼......”戈牙图胡乱想着,刻意放缓了脚步,等后面的雷鬼行至身边,开口低叹道:“唉,平时也没教过她们多少法术,这些小丫头倒是体贴的很,居然还怕我看不清夜路。该不是由敬生爱,喜欢上我老人家了罢?还真是让人头痛啊!”



雷鬼呆若木鸡,就连半个字也说不出来。



“魔法照明术有没有可能再亮几倍?同时整个施术过程更短一些?”撒迦行到海滩边,向着古曼达微笑示意,随即直视着罗芙问道。



罗芙的俏脸早就殷红如血,照面之下更是羞得垂低视线,不敢望向撒迦:“这个术很简单的,提升亮度只要释放更多的魔力就可以。缩短施术时间的话,需要一些日子来研习,我想问题不大。”



撒迦注意到一旁几名女法师强忍笑意的古怪表情,不由略觉尴尬:“那就好,希望能尽快完成它......船长,你好像比约定时间来得要早?”



古曼达早已等得颇为不耐,见撒迦开口,顿时冷笑道:“你的手下还真是忠心得很啊!我说要自己去找你,他们硬是不让。奶奶的,难道我还能吃了你不成?要不是这老小子在拉着,我才懒得和他们罗嗦,老早就去揪你出来了。”



撒迦瞥了眼畏缩于疯子船长身后的老萨姆:“发生了什么事?”



“说吧,他绝对不算个好人,但也不是太坏。”古曼达低声安慰道。



萨姆哆嗦着嘴唇,迟疑良久,忽直挺挺地跪了下来,放声大哭道:“大人,求您救救索菲。我们刚回斯坦穆,她就被抓进了军营里,那名带兵的师团长说是缺少个侍妾,所以就要拿我的孙女......”说到后来,却是涕泪纵横,语不成声。



撒迦诧道:“我不明白斯坦穆对你来说还有什么值得留恋的地方。”



“我在旅店的地窖里藏着一点钱,上次走得匆忙,忘了拿。”萨姆羞愧地道:“早知道会遇上那些恶人,就算......就算是杀了我也不会回去的。”



就连涵养最好的爱莉西娅闻言也禁不住微现怒色。毫无疑问,让那纯稚女孩儿陷入困境的间接原因,正是她祖父对钱财贪得无厌的欲望。



“你应该知道我做事的风格,这世上就算有东西值得让我和我的人去冒险,也绝对不会太多。”撒迦冷漠地笑了笑。



萨姆顿时语塞,满是哀求地望向古曼达。后者叹了口气,道:“要不是为了这满脑子都是钱的家伙,我也不会巴巴地提前跑来。小子,求人我是万万不做不出的,要是愿意帮这次忙,以后飞鱼号就算是你们的专属货船罢!”



撒迦不动声色地道:“回大陆以后,我们用船的机会恐怕是不多。”



“他妈的!谁都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事,你就敢保证以后没有再逃命的可能?烈火岛这样地方,世上还有第二个么?”疯子船长梗着脖子低吼道:“除了我古曼达,整个大陆要是还能找出半个活着把船开到这里的家伙,老子立马就割了自己的脑袋给你当尿壶!”



“其实你根本不用许诺些什么,我们本来就欠你的情。”撒迦狡黠地微笑,淡淡地道:“仔细想想的话,有条属于自己的船倒也真的不错。”



古曼达一脸怒色瞬间消失得干干净净,怪笑道:“其实老子也早就想过了,一个既有钱拳头又够硬的长期雇主,才是最适合飞鱼号的。虽然你的脾气是臭了点,但看在那些酒的份上,我也就勉强忍耐了罢!”



撒迦深注着这条依旧是浑身酒气的老狐狸,颔首道:“给我一点时间,交待完几件事情以后,我们这就动身。”



疯子船长识趣地拖起老萨姆:“雇主大人,那我们先回船上去等您......哈哈,这个称呼还真是别扭,你最好能快一点,别等到救出小丫头的时候,她已经是挺着个大肚子可就不好玩了!”



“我记得你住的那个小镇,离边界还有一段距离,你们又是在哪里遇上军队的?”撒迦忽低沉开口,指端不易察觉地腾起黑芒。



萨姆转回身,低低地道:“蛮牙人打进来了,战线离镇子还不到十几里路,现在全国都在调兵往西部去。只是镇子上的人都没想到,先来掠劫的不是敌军,而是自己国家的军队。就算是苏萨克,也没他们那么狠......”



撒迦沉吟片刻,指端光芒渐敛:“没事了,去罢。”



直到两名老人踏上飞鱼号搭落的实木舷梯,爱莉西娅才低声问道:“您在怀疑,这可能是个陷阱?”



“是不是陷阱,都得去一趟斯坦穆。”撒迦语声淡定。



罗芙美眸渐渐亮起,鼓足勇气道:“难道您是不放心索菲?”



“我们总不能在这里呆上一辈子。”撒迦摇头,眼神冷得像冰:“斯坦穆的地理位置很微妙,很早以前,我就想过再回大陆的话,它会是第一站。至于那个女孩,我们或许能救上一次两次,但没可能永远护着她。人活着就必须学会面对命运,即使想要去改变,也得靠着自己的双手。我从未见过一头成年野兽是靠着其他同类的喂养活下去的,在很多方面,人都不如它们。”



周遭的皇家军士尽皆默然,有些时候,这黑发年轻人就像是一头活生生的魔鬼,大部分人类情感中美好的东西都被他狞笑着碾碎。这种冷酷的转变也正在逐步侵蚀着他们的心,与此之前,它几乎是无法想象的。



“裁决小队,雷鬼,戈牙图,你们跟我去斯坦穆,其他人留在这里。” 撒迦看也不看苦着脸的地行侏儒,视线转向几个欲言又止的女法师:“除了元素球和魔法照明术要尽快强化以外,溯夜人会教你们一些特殊的东西。都安心做好自己的事,如果不算困难,我会救出那个孩子。”略顿了顿,他温和地道:“这是我对你们的承诺。”



法师们相顾微笑,盈盈地欠下身去。罗芙却是神情郁郁,本就白皙的脸颊已变得全无血色。



“我们怎么办?”十余名机组汉子已是急得满脸通红。



撒迦慢悠悠地道:“还记得溯夜人的吹针么?那上面的咒文一样能刻在箭头表面......”



“长官!我在塞基城的时候就学会了他们的集射箭术!”一个脑子不算太迟钝的家伙兴奋地大吼。



“很好,以后不管是炎气隔阻还是魔法屏障,在你们面前都会变得脆弱不堪。”撒迦淡淡地道。



与溯夜侏儒的简短道别,再一次上演了涕泪横飞的壮观场面。这些蛮悍粗野的食人族以直白而原始的方式宣泄着惶恐,将被苦守多年方才等来的主人抛弃,无疑成为了他们最担心的事情。



安抚工作责无旁贷地落在了戈牙图的身上。怀着丝毫不逊于对方的郁结心绪,伟大的地行之王鼓动起令人叹服的如簧巧舌,将撒迦的每句话都添油加醋一番方才陆续转述。



不能和美丽的女族长朝夕相处让戈牙图很是沮丧,但见到跪拜在眼前的溯夜众人纷纷投来满怀感激的目光,他不禁又飘飘然幻想起有朝一日成为“溯夜之王”的美妙情形来。



煞风景的是,懒洋洋偎在撒迦怀里的红自始至终都在向他恶意咆哮,有好几次都让可怜的地行侏儒忍不住想要落荒而逃。



这小家伙到底有多可怕,戈牙图自认为用脚后跟去想,也能猜出几分来。



“溯夜族的实力虽然对普通人类而言够强,但我不明白你们为什么会参与到神魔大战中去。不出意外的话,那等于是自杀。”直到水潭表层的波纹已经平复了很久,海伦还在想着撒迦临行前与她的那番对话。



“我们信奉暗魔,就像人类信奉光明一族那样,愿意随时献出生命。”



“这恐怕就是溯夜落到今天这种下场的唯一原因。”撒迦如是说道。



身为一个活了百余年之久的“年轻”侏儒,海伦早在撒迦详细问及低阶摄魂术的时候,就已经意识到了以后自己该去做些什么。“吞噬”这种破防技巧更为偏重的是咒文艰深程度,而不是暗系能力的修为。故而,她有把握在很短的时间内便让皇家军士做到初步掌握。



相较于此,撒迦的平淡话语,才是在女族长心中激起层层波澜的真正原因。



“主人......在暗示我什么?”她竭力想要避开那块灵魂深处的圣地,却在全身剧烈的战抖之中,无法遏制地首次权衡起两样事物的轻重来。



那就是,信仰与生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