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寂火

王冠之上,镌刻着血与火交织的荆棘花环,战士的魂灵飞舞,轻掠,穿梭于夜空,地狱...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六章 暗域
章节列表
第二十六章 暗域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这是个死寂而黑暗的世界,就连最细微的响动,也一无所寻。



历经亿万年的地壳变动,在深邃洋底形成了无数条绵亘轩邈的海沟。它们默然盘踞在距离洋面数千丈之遥的海床上,纠结出种种奇异形状,宛如沉睡中的巨龙。



此时的撒迦,正身处于这样的一条海沟里。他已经完全失去了知觉,脸庞苍白得可怕,看上去完完全全就是个死人。



四周的地形,就像是一座极为宏阔的峡谷。而峡谷的末端位置,则是直伸入盘叠丛生的岩山之中,幽深而森峻,形成了一个仿佛直通地狱的黑洞。



海妖的巢穴,就在这岩洞的最深处。在足够长的试探之后,它终于松开了体下的千百条触须,任由撒迦静静地沉卧于海床上,继而将庞然无朋的身躯缩回洞底,只余下独眼在黑暗中闪动着妖异的光芒。



与任何生物一样,对于海妖而言,巢穴无疑是最为安全舒适的所在。它不曾料到这世上还有什么东西能给自己带来威胁,而眼前显然已经死去的猎物,却要比深海中生存的其他妖兽,都更加可怕得多。



躯体上残存的几根触手,在随着海底潜流的动向而轻微舞动着,就像是恒古以来便已探展身躯的洪荒巨藤。撕裂的痛感,始终在折磨着海妖并不敏锐的神经。带着些难以压抑的躁怒,它挥动长触,闪电般直探而出,在隆隆的石壁碎裂震动中刺向不远处的撒迦。



那布满了坚硬角质层的恐怖肢体,足以将一头最大的虎鲸刺得对穿!



终究按捺不住的凶残本性,使得海妖暂时忘却了那不安的感觉,将这渺小的异类撕碎吞下,成了它那混沌意识中唯一的念头。



粗大而丑恶的触手,却在即将刺上撒迦胸膛的时候,停了下来。它们僵硬地悬停在海水中,前端扭曲蠕动,体表的刚毛根根竖起,狰狞中透着几分难掩的诡异。



在海妖的独目注视下,撒迦慢慢的,浮滞了起来。



这里的海水压力,大得根本就难以想象。就算是体表坚硬如铁的珊瑚,亦无法寻获丝毫生机。而一层朦胧如雾的气焰,却从入海时起就始终笼罩着撒迦周身,抵挡着周遭海水的倾迫。



现在,它已无声无息地喷薄而出,形成了一团愈发浓烈的椭圆形晕芒。



如果说还能有什么词汇来形容这深邃的色泽,那就只能是最纯粹,最沉淀的黑。就像是夜色中存在着另一种更为有若实质的幽深,在这片黑暗的海床上,撒迦已成为了无法透视的异色所在。



海妖本能地向后畏缩了一下,它不明白眼前正在发生的一切意味着什么,那股越来越强大的邪恶气息,证明了之前一直存在的感觉变成了现实——这个体形要比它小上千百倍的人类,或许并不是食物那么简单。



隐然间,紫色的暗芒自撒迦体表乍现,涌动在黑暗光晕之内,似是在他身上覆上了一层幽美外衣。借着这黯淡的光亮,悠悠醒转的撒迦环视着四周,待到弄清已是身处海底以后,不由得苦笑起来。



很快,他便发现了一件更为古怪的事情——自己竟然完全不用呼吸!



身侧围拢的暗色光晕如同充满了空气的无形屏障,把他从海水包围中分隔开来。在这块独立而狭小的空间里,撒迦感觉到了如婴儿之于母体般的舒适与安宁,全身每处肌体都在生生不息地焕发着机能。然而更为令他惊异的一点,却是体内激荡欲爆的某种东西。



力量!!!



宛如一头从诅咒深渊中腾起的魔龙,撒迦清晰地感受到从未有过的那股狂暴气劲,正在逼着他去鳞爪飞扬地咆哮,摧毁,酣畅杀戮!



“这就是我和他之间的差距?”



撒迦默然想着,缓缓握紧了拳,周身紫色焰芒立时怒涨,其外的黑暗光晕瞬间扩开数倍有余,将统治下的空间,变得更大了一些。



海妖已从洞底钻出,悬浮于海沟之内。除了几根不断挥舞的触手以外,它那庞大到过分的体形,看起来就是一座海底的山丘。



撒迦转过身,踏上块岩石,看着这头深海中的霸王。



它似极了一枚巨形伞菇,但却要比前者中的任何分类都要丑陋上千万倍。无数个直径数尺的暗色疙瘩,密密麻麻地分布在海妖的躯体各处,堆积起大片令人头皮发麻的块垒。逐渐缩小的尾体处,有着千百条极长的肉须在蠕蠕而动。而那只直径数丈有余的独目之下,横呈着一张阔然无边的巨口,其内獠牙交错,不住吞吐的水流使得附近较小的岩石都在随之微微晃动。



就是这样庞然的一头杀戮机器,却在撒迦的面前,显得有些踟躇不定。



海沟的特殊构造,令得出路就只剩下了一条。尽管岩洞中有着足够宽阔的面积足以让海妖从撒迦头顶游弋越过,可它始终不曾有所动作,似乎是在畏惧着些什么。



永难满足的猎食欲望,早就不复存在。妖兽对危机与生俱来的敏锐感知,令得它开始不得不重新审视起眼前的古怪人类来。



因为现在的撒迦,已截然不同。



人类与鱼,有着本质上的差别。虽然有些水性极好的人可以在水中做出花样繁复的动作来,但想要做到回转如意,则颇为艰难。而就连游水也不会的撒迦,此时却表现得像是一条鱼。



嗜血的鱼。



根本就不需要自身肢体的动作,杀机方自从撒迦心中升起,那团黑色光晕就自行掠动起来,向着海妖飘荡过去。其边缘处更是突起了道道光束,如长蛇掠空直蹿而出,远远望去竟如撒迦亦生出了十余条张牙舞爪的触手!



正如雏鸟到了羽翼渐丰之时,有的必须得被老鸟挤下树巢,方能在恐惧下初试飞行。最简单的生存道理,逼迫着它们做出天性中潜伏的本能反应——不拍动翅翼,就会摔死。



撒迦,也正是因为如此,首次推开了那道力量之门。



这些于海妖的怪吼声中摧枯拉朽般横扫一切的光束“触手”,本来就是他体内隐藏极深的特殊能力。尽管之前早有过种种预兆,甚至是于童年时便由另一个“他”展现过部分力量,但直至今日,撒迦方才从真正意义上做到了觉醒,并尝试掌控。



浑浊的泥浆,宛如茫茫雾降般大片大片地涌起,很快便覆盖了大半条海沟。岩洞倒塌的巨震,令得整个地表都在战栗不已。无坚不摧的光束轻易切割开所有触上的物事,无论是岩石,抑或海妖的躯体。



隆隆震颤直维持了盏茶时分方才逐渐停歇,待到泥浆沉淀,海妖的巢穴已化为了一堆坍塌的石埕。弥漫的绿色体液,是这头高阶妖兽唯一还残留下来的东西。



撒迦并没有躲开砸落下来的巨岩,那些硕大而沉重的石块,早在接触到黑色光晕表层的刹那间,便碎成了齑粉。他很清楚,只要是光晕笼罩的地方,就没有任何东西能够带来伤害。



在这片暗色统治下的领域里,他才是主宰者。



“你是个不一样的孩子......”



撒迦茫然了许久,心底深处突兀响起普罗里迪斯常说的这句话,不禁涩然苦笑。



每个人存在于世上的价值,都会由各种途径表现出来。有的是创造,有的则是收敛,而他,似乎就只是为了杀戮而生。



海底还是如此的黑暗,如此的死寂。撒迦体表的紫色光芒,于这个陌生世界的里,微弱地绽放着亮色。沉默许久之后,他坐了下来,聆听着静谧中的细微声息。



在这个无比孤独的时刻,撒迦忽然低下头,单掌倒插入侧腹,然后看着那里慢慢地流血,慢慢地愈合,因痛楚而扭曲的脸庞上,带着些奇异的享受之色。



“我再说一次,你要是敢开船,我就杀了你们所有人,一个不留!”



阿鲁巴歇斯底里地狂吼,一柄超长的战斧正被他扛在肩头,斧刃亮得刺眼。



古曼达环视了一眼周围脸色各异的皇家军士,颇为古怪地笑了笑,做出让步:“行,那就再等会。不过我还是想提醒一句,就算是你这辈子都赖在这里,死人也绝对没有可能从海里游回来,这点我可以保证。”



“你说谁是死人?”阿鲁巴满面狰狞地跨上几步,紧握着斧柄的手背上青筋根根暴起,“你居然敢说他是个死人?!”



古曼达毫无惧色地叹道:“这位大人,我只是在说事实而已。在那样的情形下,还能活下来的恐怕就只有半神了。再说,您也看到了,恐怕想离开这儿的,不止我一个人呢!”



半兽人牙齿咬得咯咯作响,阴沉地掠了眼周围:“还他妈有谁想要走的?站出来!”



“我们总不能一直等下去,谁也不知道海妖什么时候会回来。”布兰登平静地接口。



“扑你老母的!你个狗娘养的够胆子就再说一次?”一个尖锐的声音抢在阿鲁巴之前破口大骂,“我地行之王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绝望!”



所有人的愕然注视中,戈牙图咬牙切齿地吼道:“撒迦那家伙是瞎了哪只眼睛,认识了你们这帮家伙做朋友!海妖算什么?海妖就他妈算根毛!老子不照样活下来了?这么怕死,你们来海上做什么?还不如在家整天躲在床底,那里可是天底下最安全的地方!”



布兰登涵养再好,此时也是难以遏止怒气,脚步方动间,阿鲁巴壮实的身躯就挡在了他面前。后者微微冷笑,脸上有着不加掩饰的鄙夷:“怎么?想打架的话,别找小个子!”



“砍他!砍死他!”



戈牙图不着痕迹地后退了几步,大声煽风点火。



“够了,你们两个能不能安静些?”爱莉西娅低低地开口,语声涩然,“就算......就算是长官死了,我们也得先找到尸体再说。”



“在海妖的肚子里找吗?”赫拉拍抚着身边不住抽噎的罗芙,讥嘲道:“和大人一同战斗的时候,我看你可是悠闲得很啊!”



“你们全体宫廷法师还有机组曾经做过些什么,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了。下次指责别人之前,请你先想想究竟是以什么样的立场在说话。对于撒迦长官,我可以说问心无愧,你呢?”爱莉西娅淡淡地道。



赫拉神色微变:“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阿鲁巴望着众人异样的表情,忽插言道:“爱莉西娅,说下去。”



“你问她好了,我想,应该会有一个满意的答复。”爱莉西娅笑了笑,不再言语。



半兽人横蛮地瞪向女法师:“我怎么听着总觉得有点不对劲啊?说吧,最好别当我是头蠢驴。”



“其实我们早就已经不能再算是军人了,所以军衔制度,也就没有了存在的必要。”赫拉镇定下来,冷冷地道:“我没有义务回答你的问题,实在想要知道的话,用你的斧子来问!”



阿鲁巴怔了怔,獠牙渐渐龇出:“你以为我不敢?!”



赫拉没有答话,手中魔法光芒已然耀起。而她身后的几十名女法师在短暂的沉默后,也纷纷开始悄然念诵咒语,甲板上的火药味浓烈得一触即发。



“这帮家伙你到底哪儿找来的?根本就没把我这个船长放在眼里!你看,这就要开打了!”古曼达向着畏缩在人群里的萨姆低声抱怨。



一旁紧紧牵着祖父衣襟的索菲忽抬手指向海面,犹带着稚气的脸蛋上尽是喜色:“你们看那里,快看啊!”



洋面上升起的一轮黑色光晕,让甲板上瞬间陷入了死寂。“扑通”一声闷响,阿鲁巴手中的战斧已是滑落下来:“我就知道,就算是天塌下来,他也能撑过去的......”



待到撒迦掠回船体,包括爱莉西娅在内的法师们就连站立的力气也已经失去——她们体内的魔力,几乎快被这可怕的强大波动抽汲得将近枯竭。



“我没事,可以开船了。”机组士兵四起的欢呼声中,撒迦察觉到了异样,周身黑芒立敛。



“大人,您回来就好,大家都在为您担心。”赫拉的神态里带着明显的惧色,当发现所能倚仗的护身利器在遽然间变得毫无价值时,她内心中的震骇是无法形容的。



爱莉西娅微蹩了眉头,无声地与撒迦目光相触后,转身行回舱房。人群之中,罗芙定定地注视着将她从海妖口中救出的男人,美眸中惊喜万千,泪水却滚滚而下。



阿鲁巴兴奋地奔上前来,咧嘴大笑道:“你学会了魔法?居然会飞了啊!不行,找个机会你得教教我!”



撒迦点点头,平淡地扫视着众人,目光最终落在了地行侏儒的身上:“戈牙图,好久不见了。你的领地,已经扩展到海上来了么?”



戈牙图顿时呼天抢地地大哭起来:“你个臭小子,担心死我了啊!还好你没死,要是死了的话,还不知道这帮王八蛋要怎么对付我呢!他们居然把我的朋友关在笼子里不放出来,不管怎么样,你可得替老子出这口气!”



撒迦微怔:“你的朋友?”



“好像不是人类,也不是异族,我有点担心会出什么乱子,就下令暂时关了起来。”布兰登注意到戈牙图凶狠的眼神正直投过来,不得不开口向撒迦解释。



带着些古怪的神色,他迟疑着道:“依我看,那应该是头妖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