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寂火

王冠之上,镌刻着血与火交织的荆棘花环,战士的魂灵飞舞,轻掠,穿梭于夜空,地狱...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四章 怒海
章节列表
第二十四章 怒海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什么?这不可能!”操舵室中,萨姆绝望地呻吟起来。



撒迦没有看他,目光直投向船首前方百丈处的风暴区域:“照我的话去做。”略顿了顿,他淡淡地补充:“这世上,没有任何事情是不可能的。”



萨姆偷偷瞟了眼不知何时又开始在打盹的古曼达,飞快地转了无数个念头之后,他无奈地选择了妥协:“光明神王在上,希望您能够庇佑我们......”



撒迦冷笑:“依我看,他只不过是个高高在上的神棍罢了。”



萨姆激灵灵打了个寒战,不敢多言,惨白着脸操舵向着那处混沌而狰狞的所在驰去。



操舵室内映漾着昏暗的灯芒,由于剧烈的颠簸,舱顶上垂悬的几盏风灯正在不住地左右摇晃,仿若是在簌簌发抖。“吱吱呀呀”的木桓摩擦声,充斥于船体的每个角落。飞鱼号就像是一条遍体鳞伤的鱼,挣扎游弋在巨浪之间,苦苦求生。



外面的整个世界,无处不充满了暴戾的危机。峰峦叠嶂的浪头此起而彼伏,不知疲倦般怒吼着,卷涌着,似乎是大海已从沉睡中惊醒,在焦躁愤怒地翻转着身躯。



按照疯子船长之前的指点,飞鱼号本应侧向而行,以避过前方横亘的飓风地带。而此刻,撒迦要求萨姆穿越的,正是那灰与暗交织的咆哮之地。



没有人认为他是在开玩笑,亦无人敢于劝阻。



即使是撒迦身后盈盈侍立的几名女法师,也尽皆相顾默然。尽管她们都十分清楚,在这无可沛御的天地之威下,魔法不可能为保命起到丝毫作用;尽管她们清澈如水的眸子里俱已流露出了恐惧,但压抑的寂然,却始终笼罩在这间小小的斗室里面,不曾有过些许变化。



因为撒迦那张年轻而硬朗的脸庞,已经冷得有如覆上了一层坚冰。



随着飞鱼号跌跌撞撞惊险万分的前行,暴风统治下的死亡地带,渐渐地接近了。借着偶尔蹿出云层的电光,众人分明看到视野中出现了一道宽达数里的暗色“墙体”。



它完全由浑浊泛黑的海水所凝成,高高地垂戈于洋面之上,竟是庞然的一眼难以看到尽头。令萨姆震骇不已的是,水墙在一刻不停地横向流转,周而复始,宛如一头怪兽在惬意地舒展着躯体。



只有旋风,才能形成这种匪夷所思的景观。也就是说,眼前存在的,是一个巨大到难以想象的海龙卷!



“大人,我做不到,我做不到!这等于是去送死!”萨姆语无伦次地哀叫起来,按在舵盘上的双手猛然加力,想要操控着货船转向。



然而轮舵,却像是嵌入了石缝中般纹丝不动。



老人惊恐地转首,单掌压上舵盘的阿鲁巴向他报以狰狞笑容:“如果我是你,一定会试着闯闯看,因为那至少还有可能活下来。”



“不,不!别杀我!”萨姆几乎快要瘫软下来,半兽人厉目中的杀机让他的全身都急剧颤抖起来。



“还真是一群疯子啊!”古曼达打了个呵欠,懒洋洋地睁开双眼,“喂,我可是这条船的船长,决定航向的事情你们去问他,不觉得有点可笑么?”



撒迦依旧凝视着前方:“没有人在征求意见,我所说的,是决定。就算你是船长,也应该懂得尊重雇主。”



“哦?你所说的尊重方式,也包括赔上我和所有船员的小命?”古曼达大笑道:“有意思的年轻人,我虽然不那么怕死,但对于莫名其妙成为鱼食,还是有点难以接受。说说吧,是什么让你做出了这个蠢到了极点的决定?”



“有些人在前面遇上了麻烦,其中有我一个朋友。”撒迦简单地答道。



古曼达瞪大了眼睛,随即摇头道:“你肯定和我一样,是喝多了。难道你是个无所不知的半神?天哪,这年头真是什么样的疯子都有,今天我可算是开眼界了!”



“我向来不怎么喜欢开玩笑,这次也不例外。”撒迦平静地望向他,伸手,指端骤然暴起五簇纯黑色的焰芒,“相信你也很清楚,普通人,是不会来寻找大陆以外的容身地的。”



空间里的魔力波动自那黑色火焰生成的瞬间起,立时大变!!!



各种元素体纷纷凝成了肉眼可见的细小微粒,混乱无序地激扬飞舞在舱室的每个角落里,密密麻麻直以千万计数。而撒迦身边的几名女法师却是同时变了脸色,纷纷向后急退,神色惊惶至极。



她们体内的魔力,正在如潮水破堤般汹涌而出,丝毫也无法遏止!



“好多星星啊!”古曼达瞠目结舌地挥手轻拂,空中漂浮的异色元素体萤火般纷然流动,端的是幽美到了极处。



撒迦敛去指端黑火,眸中倒映出的水墙已近得仿佛触手可及:“我不能看着我的朋友去死,所以很抱歉,就只能让你们陪着冒一次险了。”



古曼达抬头注视着那不过数十丈的海龙卷,微微眯起了双眼:“本来救人也算是件好事,多做好事呢,自然会有好报的。要闯过去不是没有办法,可是现在下帆,恐怕已经来不及了。唔,有些难办啊......”



他慢条斯理的话语还未说完,操舵室内倏地卷起了一阵劲风。而下一刻,撒迦已是出现在前甲板上,以掌为刀,轻轻松松地斩断了副桅上粗若儿臂的系帆缆绳。



绞盘疯狂倒转的“咯咯”声响中,三面硕大的四角帆即刻坠落,此时的飞鱼号,已经变成了一截再无风力依托的浮木。



“我的天,这么个做水手的好苗子,你是怎么认识的?”古曼达慢悠悠地起身,接过了萨姆手中的舵盘。



后者心有余悸地瞥了眼阿鲁巴,支支吾吾地不敢答话。



“罗芙,大人前面施出的......是什么?不像是武技啊!”一名女法师犹豫了片刻,低声开口问道。



罗芙同样是满脸困惑:“我也不清楚,上次他为爱莉西娅治伤的时候,好像用的就是这个术。很奇怪,自大人昏迷以前,我从来就没有看到他施出来过。莫尼卡,难道真的像麦迪布尔老师曾经说的那样,只有异端才能拥有魔法和炎气以外的强大力量么?”



莫尼卡是个身材娇小的女孩,白皙的颊边散落着几粒俏皮的雀斑。面对着罗芙的疑虑,她显得有些心神不定:“我不知道,很可怕的一种感觉......”茫然抬首间,她那双薄薄的唇瓣忽然剧烈地哆嗦了一下:“他......他疯了吗?!”



飞鱼号的船首,已然触上了高速旋转的水墙体,与此同时,古曼达猛地反打舵盘,整条船刹那间被海底潜流推得横陈过来,斜斜冲入了巨型龙卷之中!



而撒迦,却从斩落船帆之后,就一直伫立在毫无遮拦的甲板上,对迎面扑来的旋流根本就视若无睹。



天翻地覆的震荡,将阿鲁巴的惶然大呼掩于无形。半兽人眼中的前甲板在刹那间就被水墙吞没,一股强大的气流挟卷着海水直灌入操舵室内,耳边唯一还能听到的声息,便是那狞笑般的风吼!



就只有电光火石的短短瞬间,所有的一切,突兀恢复了寂静。



船体还是完整的,并未有大面积的破裂折损。撒迦仍安然站在甲板上,稳定得犹如钉子嵌入了地面。除了萨姆在不停地大呼小叫以外,操舵室里的每个人都不约而同地长嘘了口气。



逆卷的旋风,将船体由横转拨回了原位。与古曼达料想中一样,海龙卷的垂壁要比看上去远远单薄得多。强大的风能轻易便把飞鱼号推入了龙卷内部,而古怪的斜向穿越方式,却使得货船逃脱了被直卷上天的厄运。



此刻,飞鱼号已处在波澜不惊的风眼当中。



这是片数十里宽阔的静海,如墨般乌黑的海水里,泛着无数星星点点的白色泡沫,看上去犹如文火上的热水正在静静沸腾。风的呼号,已经逐渐微弱下去。直卷上天的水墙远远地被抛在了身后,就像是一个再难肆虐的噩梦。



举目仰望,天空是灰蒙蒙的,感受不到一丝气流的拂动。除了那翻腾的海水间偶尔会传出气泡破裂的微响,这处独立的空间里静得可怕。



“该死的小鬼,怎么比我还像个疯子......”古曼达注意到撒迦正在举臂示意着航向,不由悻悻然嘟囔了几句。



跑上操舵室来看个究竟的大副显然来得不是时候,在老老实实领受了疯子船长一顿莫名其妙且花样百出的漫骂之后,他灰溜溜地下到了船底,以百倍恶毒的劲头痛骂起一众水手来。



“没脑子的白痴么?船都快不动了,难道要老子跳下海去推?”大副最终把古曼达的原话照搬了一遍。



恍然大悟的水手们蜂拥而上,打开舱底两侧的边口,将一枝枝粗长的木浆插入水里,吼着粗鄙不堪的起航号子大力划动起来。



大约驰行了盏茶时分,远处洋面上出现了另一条船的模糊轮廓。隐约之间,凄厉的呼救声远远传来,走到甲板上的阿鲁巴怔然半晌,诧道:“还真的有人啊!”



随着双方慢慢接近,那艘三桅货船上奔突的人群,也逐渐变得清晰可辨。他们就像是溃穴的蚂蚁一般,盲目而慌乱地跑动在甲板各处。虽然相距甚远,但那股绝望的情绪还是让所有见到这一幕的宫廷法师骇然不已。



不远处的海面上,漂浮着无数片形状各异的木板碎屑,有些是龙骨的残骸,有些则是厚实船体的各个折裂部位。只有一截挂着白色角帆的桅杆仍斜斜地探出水面,仿佛是在不甘地诉说着曾经与风为伴的美好生涯。



操舵室里哼着小曲的古曼达揉了揉老眼,一语不发地下到底舱,喝令水手们立即反向划行。而刚刚从死亡的恐惧中摆脱出来的萨姆却再次出声哀呼,接踵而至的可怖梦魇已快要把他活活逼疯。



“海妖!他们一定是遇上海妖了!光明神保佑我,除了这些魔鬼,没有任何东西能把船扯成那样的碎片......”老人颤抖的喊声方未止歇,那艘比飞鸟号大上一倍的货船遽然自中断折,轰的一声消失得无影无踪,海面上只留下滔天卷涌的巨浪证明着它曾经的存在。



这充满邪恶的场景让撒迦愣在了原地,短暂的沉默后,他低声怒吼道:“为什么停船?!”



“我们要离开这里。”跨出舱口的古曼达现出一反常态的肃然神色:“没有人能够对抗海妖,人类在它们的眼中,就只是食物而已。”



撒迦头也不回地倒纵而至,探手扼上他的咽喉,一字字地道:“你想死?”



“年轻人,你已经尽力了。人生的确是没什么意思,但总还得活下去,不是么?”古曼达的脸上没有半点惊慌。



撒迦久久地瞪视着他,目光冷得像冰:“不要再有下次。在归航以前,这条船上唯一能够做出决定的人,只有我。”



“没问题,只要离开这个鬼地方,我什么都听你的。”疯子船长满不在乎地笑。



“撒迦......”阿鲁巴饱含讶异的语声响起,“你看,好像有人活了下来。”



撒迦松脱了手,转身望向海面。由于船体的猛然下沉,它原先停留的位置已经被一个深不见底的漩涡所替代,在这张可怖巨口的边缘,远远可见一条极为矮小的人影正载沉载浮地挣扎挪动,向着飞鱼号靠拢过来。



那人居然是站在海面上的!



“他看到我们了......咦?这是个什么游法?”阿鲁巴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撒迦脸庞上紧绷的神情略显松弛:“罗芙,贝丝,去带他回来。”



两名女法师浅浅欠身,发动驭风术掠上半空。可能是注意到了她们的动作,远方那人不住地挥舞起细小手臂,像是在力图表达着些什么。



宛若千万块钝器在同时剧烈摩擦,一种仿佛来自于远古洪荒的怪异吼声狞然自海底震起,飞鱼号的船身立即随之而战栗不休!



古曼达像中了箭的兔子般跳了起来,一溜烟冲回了底舱——他要去拿支桨,然后让这条该死的船动得更快一些。



罗芙与贝丝飞掠中的身形,并未因此而稍停。尽管莫明的恐惧感已经死死攥住了这两名女子的心,但她们仍然想要完成撒迦的嘱托。



随着几欲将人耳膜震破的怪吼声愈发高亢狞恶,在女法师与那人之间的洋面上,一截生满了灰白色尖锐刚毛的肉柱倏地刺出水面,扭曲挥舞着探向罗芙两人。那常人大腿粗细的柱体末梢,竟生有一张布满了螺旋形利齿的血口,此刻正于空中不住啮合,似是急不可耐地想要猎杀吞噬!



花容失色的女法师相继高飞,而那肉柱却契而不舍地一路追上,逐步伸展出海底下掩藏的其余部分,仿若无穷无尽。越至底端,柱体的直径就越是粗壮,到得后来,竟是已达数丈之巨!



潮头般汹涌的畏惧,成了每个人心中唯一的感觉。



“你......你想要做什么?”阿鲁巴望向正在把一卷缆绳缚上自身腰间的撒迦,茫然问道。



撒迦不答,将缆绳的另一头牢牢扎上船舷,随后深深地看了眼半兽人,漠然微笑:



“救人,或者被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