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寂火

王冠之上,镌刻着血与火交织的荆棘花环,战士的魂灵飞舞,轻掠,穿梭于夜空,地狱...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二章 远航
章节列表
第二十二章 远航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斯比兰托并不是肯撒最大的港口,但却是最繁忙的。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带来了航运上的便利,同时亦带来了如潮商机。



每天都有着大批来自天南地北的商人进出于这里,毫无品味的光鲜衣着与标志性的吝啬奸诈,成为了他们身上不多的共同点之一。港口内林列着数百家大大小小的酒馆,而能够在里面肆意调笑流莺的主顾,似乎就只有荷包鼓胀的异乡客。



相较于货主们的粗鲁张扬,出现于酒馆里的各国水手则要显得沉默得多。他们喜欢买上整桶烈酒回船痛饮,于海浪的拍拂声中静静享受难得的闲暇。长年累月的漂泊早已令孤独不再可怕,对于这些黝黑健硕的汉子而言,或许喧嚣的陆地只是暂时停留的驿站,而大海,才是真正的生息之地。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航海者都能够承受命运无情的煎熬。部分人的性格逐渐变得阴骛且凶狠,经常会因为一点点摩擦而与他人大打出手;还有些不识半个大字的家伙终日寡言少语,除却偶尔会在**身上发泄**之外,酗酒,便成了他们唯一缓解重压的方式。



“疯子船长”古曼达,是个特殊的例外。他从来就只是为了喝醉而饮酒,不为发泄,也不为消愁。沉溺于混沌醺然的感知世界里,是这个矮壮老头的最大嗜好。



至于航海,那是他的生命。



每个上了年纪的人,都或多或少地存在着记忆力减退的现象,这就像衰老的牛羊会褪毛一样正常。可是当健忘和醉酒结合在一起时,其可怕程度赫然已超乎了很多人的想象。



此刻的萨姆,也正是因此而叫苦不迭。



在斯比兰托那潮润咸湿的晚风中,已完全由旅店老板转职为向导的老萨姆带着众人熟门熟路地寻进了一家酒馆。酒馆不算太大,斑驳褪色的门窗印证着悠悠岁月的烙痕。挤满了醉鬼的店堂内穿梭着几名长腿丰乳的女侍者,不时会有毛茸茸的大手从各个角度摸上她们的P股,随即响起的娇嗔笑骂声让数百支于裤裆内怒耸的硕大凶器更是几乎要将桌子顶翻­­­­。



于酒台前的一排位置上,萨姆找到了两眼发直,浑身酒气熏天的古曼达。和料想中一般,只要口袋里的钱还够付酒帐,他就宁愿把时光消耗在这家破旧的酒馆里,而无意去接受货主们的委托。



刚刚松下一口气来的萨姆很快就被疯子船长表现出来的迟钝反应所惊呆——他顶着满头乱蓬蓬的卷发,脸色青白,眼神涣散地活像个还能喘气的死人。在直愣愣地瞪视了萨姆老半天之后,古曼达搔了搔脑袋,满脸困惑地问:“你是谁?我欠你的钱么?”



萨姆愕然半晌,方才一把按住对方的肩头,大声道:“船长,是我!二副萨姆!不认识我了?每年夏天我可都会回来看您的啊!”



古曼达面露恍然神色,喜道:“哦......我记起来了,是你小子!哈哈,十几年没见,你已经变得这么老了!”



萨姆唯有苦笑:“船长,您怎么又没出海?再这样下去的话,恐怕再也没有水手敢为您做事了。”



“笑话!就凭我古曼达的名字,还怕找不到手下?什么货主不货主的,老子要的是远航,而不是像其他人那样成天在近海里兜来兜去!你见过只会低飞的鸟吗?如果有,那一定是刚从蛋壳里爬出来的雏儿!总有一天,我会征服整个海洋,古曼达·克劳的名字将永远被每一个航海者牢记于心!”



疯子船长喘着粗气站起身,一口干掉了杯中的烈酒,本已清明了几分的眼眸重新变得浑浊起来。茫然环视了周遭片刻,他的目光定在一旁的阿鲁巴身上:“你是谁?我欠你的钱么?”



半兽人咧嘴干笑道:“我叫阿鲁巴,从小到大都很穷的,没人欠我钱。”



随行的几名女法师望着他难掩的尴尬神情,不禁唇角微弯,悄然绽出笑意。她们仍是一身马夫的常见装扮——打着密密麻麻补丁的粗布衣裤,沾满了泥浆的皮靴,以及顶顶宽大低垂的风帽。



法师的强大与优雅向来齐名,然而如今的这些宫廷法师,似已完全摒弃了那些无关于生存的东西。一路上所经历的无数次生死杀戮,委实教会了她们太多。正如血统高贵的玩赏犬被迫和豺狼共同生活了一段时间以后,它们便会不自觉地发现血淋淋的猎物尸体,其实要比煮熟的牛肉可口得多。



环境改变一切,这就是法则。



所有通向小酒馆的街口巷道,都已经被皇家军士所严密监控。甚至在几处建筑体的高处,亦有着憧憧黑影隐现。没有人比这批逃亡者更加清楚光明教会的强大,于是从很久以前开始,也就没有人比他们更为谨慎阴狠。



任何皇家军士眼中的可疑人物,都会在第一时间被清除,无论以什么样的格杀方式,付出多么惨重的代价。因为生存下去的可能,往往只在于一次成功的审时度势。即使,它是惨烈的。



“大人,我们是不是该进去看一下?”暗色掩隐的街边,赫拉仰起冷艳的脸庞,语声中隐现焦急。



一幢三层高的尖顶建筑,巨人般屹立于她的身旁。银色月芒冷冷地自天际洒下,覆满了房屋周身,那高耸尖顶的背光一角,忽地有物伸展而起,看上去竟如黑暗有了生命般在自行扩张着领域。



“在很多年以前,父亲第一次带着我去掠劫。那时候我们所在的要塞里耗尽了储粮,就连老鼠也一只只地被抓来吃了,如果再遇不上途经的商队,恐怕有很多人都会饿死。还记得那天很冷,风吹在身上就像是刀割。我还很小,不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只知道肚子很饿,饿得发痛,所以就一直在哭。”



撒迦缓缓自阴影中剥离出来,垂目下方,道:“父亲的一记耳光,让我不再哭泣。到了第二天晚上,他和叔叔们终于有所收获,要塞里的人便撑过了那段时间。”



不止是赫拉,稍近处的罗芙与其他女法师已尽皆怔住。她们曾经从卡娜那里,听到过些许关于这名男子小时候的经历,但听他亲口道来,却还是初次。



他从来就不是一个会坦述过去的人。



“忍耐,有时候也是一种武器。”撒迦抬头,注视着高空中斜悬的残月,“父亲当时这样告诉我。”



“大人,我明白您的意思了。”赫拉神色复杂地欠下身去。



有风自远方袭来,卷起了撒迦长垂腰际的黑发,亦让他的语声,带上了些许萧索:“他的话,总是不会错的。”



随着长长的睫毛微颤,两滴晶莹的泪珠,从罗芙的眼帘间悄然滑落。尽管身处暗色之中,她还是下意识地别过娇躯,不想让身边的同伴有所察觉。似是愧疚,又似怜惜,一股悸动的情绪正强烈冲击着女法师的内心深处,化作抑止不住的泪水滚滚而下。



即使是她自己,恐怕也始终没有去正视一个事实——再坚强冷血的女人,毕竟还是个女人。



一名醉汉的无意碰撞,终于将阿鲁巴苦苦压抑的怒火悉数激发了出来。他一把推跌那可怜的倒霉鬼,转身揪住仍在口沫横飞大倒苦水的古曼达,毫不费力地将对方双脚拎离了地面:“我们要雇你的船!难道他还说得不够明白么?!”



早已精神委靡的萨姆立时大力点头:“船长,您不能再喝了,再这样没完没了地说下去,恐怕天都要亮了啊!”



古曼达斜乜着醉眼,对半兽人凶相毕露的咆哮没有半点反应:“你是谁?如果不想被揍得满地找牙,最好还是把我放下来。”徒劳地挣扎了一番后,他吃力地转过头去,气喘吁吁地望着旁边萨姆道:“那个什么阿鲁巴,你准备就这样一直站在那里,眼睁睁地看着你的船长受到侮辱么?”



萨姆痛苦地呻吟了一声,还未及说话便被阿鲁巴的另一只大手轻松拎起,耳边滚雷也似炸响的怒吼几乎让他当场尿了裤子:“这就是你所说的伟大人物?我看你从一开始就是在糊弄我们!兜了个大圈子,到最后还是得弄死你,真是他妈的活见鬼!”



酒馆里的客人们停止了喧嚣,几十个与古曼达相识的本地水手摇摇晃晃地站起身,自四处冲了过来。然而阿鲁巴身边的两名机组士兵,却让所有处在混沌意识中的救星都顿住了脚步。



他们带着兴奋的狞笑,如若折断牙签般将两张坚实的桐木椅子拗成了碎片。



一片倒抽凉气的低声里,古曼达大着舌头道:“早就说过了这段时间不接活,不管你们去哪,我都没兴趣!”



“船长,我说过很多次了,是烈火岛......”萨姆喃喃地道。他没想到酗酒可以将一个人变得有若白痴,此刻心中唯一还残存的念想,就是这些摩利亚人能够放过索菲。



阿鲁巴已经决意要让这两个不知所谓的老家伙吃上些苦头,而疯子船长的一番话却让他呆若木鸡。



“什么岛?名字好像很熟悉啊......呃,等等,我记起来了,烈火岛!你确定是去那里?这帮野蛮人有胆量远航?你们身上有足够的钱么?”连串问题之后,古曼达如梦初醒般怒声吼道:“你小子还不放手?!我们现在需要把握时间!清理底舱,检修船体,再加上储备足够的粮食和淡水,至少得用掉三天。一个人能有多少个三天好活?真是他妈的混帐加饭桶,快放我下来!”



直到阿鲁巴愕然松脱了手,古曼达仍然喋喋不休且老气横秋地数落了半晌,方才拖着萨姆急冲冲地走出门外,像是浑然忘记了他自己适才还在百般无聊地虚度光阴。



“怎么办?”半兽人此刻的表情与周围一众看热闹的酒鬼毫无区别——两眼发直且满脸迷茫。



“如果你不想在这里过夜的话,那就别愣着了。”旁边的女法师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转身行出酒馆。



阿鲁巴用力摇了摇头,想要让自己的思绪更加清晰一些。望着同伴鱼贯而出的背影,他苦笑着低声道:“不知道究竟疯的是他,还是我们......”



数日后的清晨,起锚绞盘的“咯咯”转动声中,一艘满载了粮包和水桶的双桅货船缓缓驰离了斯比兰托。



苏萨克的慷慨,使得撒迦轻松满足了疯子船长所提出的任何要求,其中亦包括了百余桶最昂贵的杜松子酒。



相较于船长的志得意满,萨姆的心情却是沮丧到了极点——经过这一路漫长的旅程,摩利亚人对他的感情似乎已变得难以割舍。“送行”到此为止的要求被断然拒绝,无奈之下当年的二副只能苦着张老脸随船而行,心中只是在祈祷古曼达那时好时坏的记性能够早日恢复正常。



摩利亚地处内陆,宽三丈,长达二十余丈的“飞鱼”号,是每个皇家军士平生首次登上的船只。对于他们而言,海洋正是一个充满了神秘的未知世界。



吃饱了风的桅帆,引领着船体轻盈地划破水面,投向那浩淼无垠的蔚蓝中去。“飞鱼”号有着微微向上翘起的宽大船艏与船艉,风帆洁白如云,甲板轩阔而洁净,倒是和它不修边幅的主人有着截然不同的差别。



撒迦独自站在前舷边缘,远眺着海天尽头的那一抹朝日辉芒,神色间若有所思。不远处,女法师们在和小女孩索菲轻声交谈着些什么,话语中充满了轻松与喜悦。机组士兵则三五成群地围作一处,笑骂喧哗,吵闹不休。裁决小队的成员虽然沉默不语,但神态间却俱透着卸下重负的释然。



命运,就是如此奇妙。前一刻的惊涛骇浪,可能在小小的转折之后,便会风平浪静,再无半丝微澜。



教廷的势力范围再大,对于海洋也只能是鞭长莫及。而此时此刻,撒迦心中的警醒并未有丝毫懈怠,相反,完全陌生的环境所带来的,却是直迫眉睫的危机感。



因为那隐隐于内心深处回响的邪恶低语,早已在狞笑声中告知了他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