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寂火

王冠之上,镌刻着血与火交织的荆棘花环,战士的魂灵飞舞,轻掠,穿梭于夜空,地狱...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章 弈者
章节列表
第二十章 弈者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幽深而寂寥的甬道内,就只有几支斜插在石壁上的短炬,在跃动着鬼火般飘忽的光芒。大小参差的粗糙石板,铺就了整块地面,火光隐耀之下宛如麻皮般凹凸不平。甬道顶端各处相继有水滴坠落,于石板表层的浅浅坑痕里激起凄冷微响,此起彼伏,久久不歇。



渐行渐近的沉重脚步声,宛如水纹中扩开的涟漪,自甬道尽头回荡震起,缓缓扩散开来。原本沉寂如死的空间里,随之“嗡嗡”颤起了一阵诡异响动。无数双污渍斑斑的枯瘦手臂,自石道两端粗若鹅卵的精铁栅栏间伸出,僵直挥舞着,似是想要索取些什么。



“啪!!!”



五尺长的皮鞭活物般游动身躯,在空中无声无息地划出一道凛冽高弧。就在它那截不过小指粗细的鞭首昂然挺直的瞬间,一声尖锐至极的炸响突兀撕破了浑浊的暗色,钢针也似的扎入所有人的耳中,凄厉绝伦。



制服齐整的福克曼中尉,于阴森的甬道中端顿住了脚步,满意地看着支支手臂向铁栅后畏惧缩去,线条锐利的唇角边绽出了些许冷漠笑意。略为环顾了周围片刻,他微翻手腕,长鞭立时蹿入不远处栅栏内,凶狠地啮去了一人脸上的大块皮肉,方才掉首游回。



“今晚外面的月亮很圆,没什么风,春天应该就要来了。”福克曼轻抚着盘于掌缘的坚韧鞭身,低沉地笑道:“而你们,只能永远呆在这不见阳光的地方,吃着和猪食毫无区别的牢饭,为了抢一只老鼠开荤而打得头破血流。外面的一切,从很久以前开始,就已经和你们再也没有了任何关系。很不幸的事情,难道不是么?”



暗色掩隐下的人群木无反应地聆听着他的嘲讽,大多数的身影挨挤于墙角深处,犹如座座失去魂灵的石雕。



福克曼冷笑着迈步,向甬道另一端行去。那些浑身散发着臭气的可怜虫看起来没有什么异样,但他却知道,到天亮前的这段时间里,自杀的人不会少于十个。



当人的忍耐限度已经达到极点时,死亡,根本就算不了什么。



这里是摩利亚帝都大牢的地下监区,深达地底三丈有余的隐秘空间内,关押着数千名重刑犯人。他们当中很少有人会被处死,永无尽头的囚禁生涯与日复一日的审问拷打,将无可避免地成为悲惨余生里的重要组成部分。



通敌叛国的罪名,早已注定了一切。



八年了,每天福克曼都会沿着这条长达里许的甬道例行巡视。心情大好的日子里,他会带上一些半生不熟的肉骨,随手抛给那些被关了数十年甚至更长时间的老家伙。眼见着他们像狗一样争抢食物,厮打作一团,年轻的中尉总是会感到异样的愉悦。



然而生活往往不尽如人意,有时候犯人们从福克曼手里只能得到鞭笞,就像是今天。在这个与世隔绝的区域里,他的心态早已变得麻木而漠然,视人命如草芥。老上司离任之后,福克曼便成为了秘牢的当权人物,却仍然坚持亲自巡监。



感受他人畏惧的最佳途径,自然是直面接触。对于国家的叛逆者,福克曼并没有过多的仇恨。总是乐衷于凌虐与折磨,是因为他习惯以这样的自娱方式打发时光,仅此而已。



“长官。”一名狱卒自甬道后端快步行来,到得近前时低低地道:“暗党统领大人来了。”



“哦?”福克曼转身,微微拧起了眉,“他来这里做什么?”



宽敞的典狱官办公室内,戎装齐整的穆法萨正站在桌边,看着墙上的一幅彩绘。那奔放如火的线条与沉闷的监狱气氛显得多少有些格格不入,大统领保持着笔挺的站姿,目光凝注,脸上的神色颇具玩味。



“大人!”福克曼推开房门,立定敬礼。



穆法萨没有回头:“这画不错。”



福克曼微怔,道:“几年前在集市上看见的,很喜欢,就买了下来。”



“最贵的未必最好,你的眼光很独到。”穆法萨淡淡地道:“或者说,品味有些特殊。”



福克曼笑了笑:“您今天是想要提审哪个犯人么?”



“不,路过这里,就顺便下来看看。”穆法萨展颜微笑,转过了视线,“前段时间送来的那个年轻人,曾经是我们皇家军团中的一员。”



福克曼神色恍然:“大人,我这就带您去他的牢房。”



穆法萨的眸子里带上了些许欣赏:“好的,麻烦你了。”



整个地下监区,分为南北两个部分,呈矩形相连。南部的牢房大多面积庞然,而北区则恰恰相反——为了防止较为重要的人犯发生意外,那里完全由小型监舍组成,用作单独关押。



尽管同处于暗无天日的地底,但无论洁净程度还是生活待遇,南北区之间都可谓是天差地别。有价值的人才会过得更好,这个道理不仅适用于外面的世界,在牢房里亦是如此。



一路上福克曼都在向大统领禀告着密牢的相关事宜,神态恭谨之至。在格瑞恩特已死,麦迪布尔远游异国的今天,穆法萨已经无形中成为了皇家军团的独裁者。中尉不是个白痴,他十分清楚如果想要调离这个令人发疯的环境,就必须得找到够分量的跳板。而现在的问题在于,眼前的这块跳板,是不是也太过庞然了一些?



人类真的是一种很奇妙的动物,脑海中想着一回事,嘴里却可以说出毫不相干的内容来。就在福克曼滔滔不绝之际,暗党大统领轻描淡写地插了句话。直到片刻后,前者才愕然停住了语声,原本清明澄澈的意识之海瞬间变得混乱起来:“对不起,您......您刚才说什么?”



“我问你,想不想调去皇家军团任职。”穆法萨平静地重复了一遍。



狂喜顿时如海潮般淹没了福克曼,吞吞吐吐了许久,他才犹豫着道:“真的可以吗?”



“嗯,不过得在一年以后。”穆法萨直视着对方迅速黯然下去的眼眸,冷然道:“你的心就像是那幅画,只求张扬宣泄,而不懂得丝毫内敛。早就有人向我推荐过你,说是足以胜任暗党中的审讯官职位。也有不少持反对意见的,认为你性子浮躁且残忍暴戾,只怕是还没等开审,就先把人杀了。最近的这几年,密牢里大幅上涨的死亡人数无形中已经证明了他们的说法。”



福克曼额上冷汗泾泾而下,年轻而硬朗的脸庞已惨然变色。



“知道我为什么要说这些?是因为你从来就没动过北区的任何囚犯,做事情知道孰轻孰重,这点还算是不错。我所说的一年时间,你最好用来收敛脾性。一个好的审讯官,用眼神和头脑令敌人战栗,而不是屠刀。”穆法萨低哼了声,道:“你可以选择放弃,如果不,那我在这里奉劝一句——皇家军团制服,可不是那么好穿的。”



“我接受,我得离开这个鬼地方......”福克曼鼓足了勇气,喃喃地问:“大人,像您这样的身份,又怎么会亲自为暗党物色新人?”



穆法萨看了他一眼:“试着多为国家考虑些,或许你下次就不会再被这种问题困扰了。”



福克曼沉默下来,喉间如有物噎哽,难以作答。身边的瘦削中年人虽然体形挺拔依旧,但那簇簇过早丛生的华发,似乎已经说明了很多事情。



若干年以后,福克曼成为了皇家军团中的最高军法官。他所独有的冷酷手腕以及无孔不入的攻心战术,在审讯中令得每个叛国者都毫无招架之力,往往是顷刻间便败下阵来。



“你们应当庆幸身处在公平的环境里,所以在有些时候,不妨试着多为国家考虑些。”面对着一批批筛选而出的年轻审讯官,他总会如是说道。



于北区末端的一间单人牢房前,福克曼停下了脚步,向着大统领肃然行礼之后,识趣地匆匆离去。



周遭的光源虽然昏暗,却足以令穆法萨看清密密铁栅后的一切。他神色平淡地转过身,视线低垂,望着墙角边蜷缩的一团黑影低沉开口:“雷奥佛列,住得还算习惯么?”



那黑影动了动,慢慢地从铺满了污秽枯草的地面上爬了过来:“统领大人,是什么风把您吹来了?”



“顺路过来看一下,就这么简单。”穆法萨答道。



脚镣触撞的清脆声响逐渐止歇,几已不成人形的雷奥佛列探手抓住栅栏,吃力地站直了身体:“我的皇帝叔叔最近还好么?我无时无刻不在想念着他,就连发梦也不例外呢!”



穆法萨对上他怨毒的眼神:“年轻人,你有没有想过之所以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是因为我那该死的养父?还是由于在加冕仪式上,我看到了一些不该看到的东西?”雷奥佛列曾经英俊无比的脸庞,此刻已变得皮包骨头,深凹下去的眼窝里,一双眸子正在散发着肆无忌惮的讥嘲,“啧啧,摩利亚皇帝与异端的组合,恐怕就是教皇见了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呢!”



穆法萨现出一抹笑意:“从某些方面来说,你是幸运的。那场禁咒对撼所引发的空间撕裂,吞噬了结界里所有的人。而你,却因为未曾参与对战而逃过了劫难。有时候,懦弱倒是真的能够救一个人的命。被囚禁在这里,是因为你从一开始就站错了立场,并没有别的原因。



本来年轻人难以明辨是非,倒也算不上是什么致命的过失。可是问题在于,你似乎从来就没有一点点醒悟的迹象。陛下是个仁慈的长者,无论以前还是现在,对于你,他一直都是宽容的。你很聪明,有些话自然不用我细说。这里的环境有些糟糕,但比起冥界来,却要美好的多。活着本身是一种奢侈的享受,难道不是吗?”



“我不明白......”雷奥佛列低低地喘息着,月余的囚禁生活已让他的身体接近虚脱:“从我这里,你们究竟能够得到什么?”



“据我所知,北方枢机主教向来都很欣赏你。可惜,他已经迷失在空间乱流里面,再也无法回来。”穆法萨以委婉的方式作出回答,“但你还活着,年轻且优秀,将来成为一名高级神职人员的可能性,大得几乎没有任何悬念。”



“你们在打教廷的主意?!”雷奥佛列难以置信地叫道。



“只是做一些小小的防备而已,我保证,那不会太难。”穆法萨竖起手指,文雅地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自从枢机主教和那些圣裁全部失踪以后,教廷对帝国施加的压力很大。尽管军部已经作出了相应的解释,但如果多一个从异端手中死里逃生的侍神者作为铺垫,结局无疑会圆满得多。”



“如果我拒绝呢?”雷奥佛列握紧了拳头。



穆法萨笑了笑,眼眸中寒光隐现:“我说过,你是个聪明人。国家现在的负担很重,牢房里少上几个没有任何价值的犯人,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雷奥佛列低下了头,声音由于夹杂着恐惧的羞辱感而变得嘶哑:“你们会相信我?”



“我们有让你值得信任的方式。这世上最容易改变的,莫过于人了。”穆法萨转身,举步行远:“我去办理移交手续,今天晚上,你会在暗党大营里睡得很安稳。”



目注着大统领的背影渐渐掩没于暗色之中,雷奥佛列再也支撑不住,带着茫然而惊恐的神色软倒于地。脚踝处的铁镣就像是紧合的利齿,牢牢嵌夹于磨破的皮肉外层,阵痛似乎从未止歇过。此刻,一种微妙的解脱感正悄然滋生而出,覆满了内心深处。它奇迹般地缓和了肉体上的疼痛,却同时将耻辱深深地镌入灵魂中去,留下永难洗脱的血色烙印。



“我是个出卖自己的婊子么?”雷奥佛列喃喃自语,在剧烈的颤抖中一口咬住了右手虎口,汩汩的血液立时从他的唇边涌出,溅湿了地面。



森立的铁栅外,几支短矩同时在气流中摇曳了火苗。投洒的光影之下,这困兽也似的年轻人忽然以头撞地,嘶声痛哭起来......



“他答应了?那很好。”



灯火通明的寝宫里,普罗里迪斯听完暗党大统领的叙述,英挺的面容间并无丝毫异色。虽然已是深夜,但他仍然是一身皇服装束,身前的桌案上卷宗堆积如山。



“陛下,您不要太过操劳了。有些事情,还是交给军部和内阁去处理吧。”穆法萨望着皇帝布满血丝的双眼,心头隐隐触动。



“没有关系,等到真正老了的那天,我会听取你的建议。”普罗里迪斯扬了扬面前的一份文件,微笑道:“巴帝自兵力回援以后直到今天,还是有九个行省被完全控制在蛮牙人手里,恐怕希尔德现在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比起他来,我算是悠闲得多了。”



穆法萨沉吟了片刻,道:“陛下,军事情报上那些关于蛮牙特殊兵种的描述,您认为可能吗?”



普罗里迪斯略为颔首:“至少我没有怀疑过。坎兰大陆远远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平静,可以说处在非战争时期的任何国家,都在为了侵略或应战而做着准备。蛮牙历来就是个默默无闻的小国,现在既然敢于站在强者的舞台上追逐利益,就已经证明了很多东西。越是低调的对手,往往就越是可怕,帝国也该是时候做些准备了。”



穆法萨微怔:“您是说,我们会成为下一个目标?”



“打胜仗的条件有很多,充足的准备却是其中最关键的。毕竟,摩利亚和巴帝就只隔着一道山脉而已。”普罗里迪斯凝视着墙上的亡妻画像,她正在对着他现出温柔笑靥,“有些事情,永远就只能慢慢来。蛮牙只不过是个配角,我们最终的敌人,将会比它强大上千百倍。”



穆法萨脸色隐变,踌躇了很久,方才低声道:“您的近卫已经和雷奥佛列签订了灵魂契约,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奇异的桎梏方式。陛下,它真的会有用么?”



“撒迦身边那些不惧生死的部下,就是最好的例子。”普罗里迪斯淡淡地道。



“您是说......”穆法萨只觉得脊背上寒意炸起,冷汗瞬间便爬满了他的周身。



“嗯,都是我一手安排的。”普罗里迪斯萧索地叹了口气,神色间隐现黯然,“这孩子,还真是令人操心呢!”



暗党大统领极力遏制着身躯的颤抖,却无济于事。此刻心中唯一存在的感觉,便是畏惧。



他觉得,眼前熟悉却陌生的摩利亚皇帝,似极了窗外深邃的黑夜。它足以包容,亦能够,无情吞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