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寂火

王冠之上,镌刻着血与火交织的荆棘花环,战士的魂灵飞舞,轻掠,穿梭于夜空,地狱...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八章 交易
章节列表
第十八章 交易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血腥而诡谲的大变,似乎加剧了小镇居民的惊恐。



他们愈发地挤作一处,茫然无措地祈祷着些什么,口袋中的钱币随着躯体的不断颤抖而叮当乱响。



金币,是贵族才会拥有和交易的东西。苏萨克所定的只不过是一个额度,有些居民以等值的银币来代替,有些交出的则是满口袋的铜板。



在把辛苦一年的所得拱手让出时,很多人都会哭泣,无论妇女,抑或男人。部分家庭由于凑不出足够的钱而被迫放弃老迈的成员,在死亡面前,他们几乎已做出了全部的努力。



除了反抗。



萨姆的双手正死死地揣在怀里,按着那柄短刀。这毫无意义的动作自一开始就始终持续着,隐蔽而固执。撒迦悍然无匹的一刀从根本上改变了老人原先的悲观想法,尽管冥王仍拍扇着肉翼盘旋于小镇上空未曾离去,但希望,已悄然从他的心底绽出了萌芽。



“刀法不错,坦白的说,我不是你的对手。”苏萨克龙头轻轻抚摩着撒迦抛回的长刀,唇边隐现笑意,“问题在于,落单的狮子已经不能再算是王者,在饥饿的狼群面前,它最终只能充当食物。”



撒迦皱眉:“我们无意杀戮。”



“我们则恰恰相反。”索尼埃冷冷接口,独眼中的煞气骤然锋芒毕露,“年轻人,你的面前现在有两条路。要么死在这里,要么立即从我面前消失。希望你可以明白,这已经是我能够做出的最大让步。”



“抱歉,我只想走自己选择的那条。”撒迦略微摇头,缓缓道:“向来如此。”



两团硕大的魔法弹自赫拉指端迅速凝成,疾射冲天!砰然爆裂声中,它们于半空中绽出极为庞然耀目的花火,千万点异色光点拖曳着长长尾痕纷扬而坠,宛若星雨。



索尼埃脸色立变,正欲有所动作间,一声狼嚎也似的大吼倏地自场外震起,滚滚如雷地自空埕中跌宕开来。



“杀!!!”



半月形的炎气斩,魔法攻击的各色辉芒,以及那一支支白羽胜雪的三棱长箭,于同时从四面八方激射袭至。苏萨克马队的外围根本就连丝毫反应也未能做出,便如若剥茧般被削去了厚厚一层!



人仰马翻!



突如其来的凶猛齐袭之下,内层的苏萨克很快从慌乱中镇定下来,纷纷掉转了马头,抽出鞍侧长刀,咆哮着意欲应战。



“都给我住手。”索尼埃扫视着外围倒卧的马尸和一个个灰头土脸陆续爬起的手下,冷漠地笑了笑,望向撒迦道:“你们是军人?!”



“现在不是了。”撒迦平静地答道。



远处的街角巷道间,精悍的机组士兵及体态纤巧的女法师相继自暗处行出,合围了这块敞阔的空埕。虽然人数与对方相差悬殊,但他们的神态中却隐隐带着强者才会有的怜悯之色,仿佛眼前这数千苏萨克,只不过是群除却叫嚣以外一无所长的小丑。



“久违了的合击阵形啊......”索尼埃的眼神里多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良久之后,他无声地叹了口气,“能告诉我,你们离开摩利亚的原因么?”



撒迦沉默了片刻,道:“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今后我们该怎么活下去。”



索尼埃低哼了一声,挥手道:“按这小子说的,给他一切想要的东西!”



苏萨克尽皆怔住,随即几十条大汉越众而出,极不情愿地牵马拴缰,很快便将一溜载着干粮水袋的快马备齐。



“你们的合击战术虽然有点威胁,但还不足以让苏萨克让步。”索尼埃凝视着撒迦,淡淡地道: “改变主意,是因为我曾经也穿过军服,如此而已。”



一场剑拔弩张的对峙,几经惊心波折后却以毫无涟漪的平淡结局收场。



这委实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其中也包括了撒迦。从某些方面来说,他是幸运的,因为这次从未有过的尝试,已于悄然间翻开了人生中崭新的一页。



生存是如此艰难,世间无处不遍布着血与火交织的死亡荆棘。当杀戮袭来时,以杀制杀无疑是最为直接有效的方式。但适者生存的法则,却远远不止是刀锋和拳头所能够概括的那么简单。



正如此刻,漫长而曲折的旅程,无疑才刚刚开始。



“谢谢了。”看着所有的人都已经上马,撒迦向着索尼埃微微颔首。



马贼之王叫过一名手下,淡漠地道:“他熟悉这片土地,就像是熟悉自家的后院。希望你们能够早点摆脱困境,作为国家的敌人,滋味并不好受。”



撒迦直视着他,道:“似乎没有什么能够瞒过你的眼睛。”



“你们中间的伤者已经说明了一切。叛军也好,另有隐情也罢,这些都不关我的事情。”索尼埃涩然一笑,“在很多年以前,我带着同营的三十七个弟兄逃亡在冰天雪地里,后面是整整一个师团的追兵。是的,你没听错,因为我砍了师团长的脑袋。他并没有做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情,只不过是在军眷探亲的那天,奸杀了我的老婆而已。”



撒迦怔住,身旁的两名女法师均是面露不忍神色。



“那些弟兄和我在一起打了八年仗,我们之间的关系早就比亲人还要亲。要不是他们,我根本就杀不了师团长,也没有半点可能从军营里逃出来。当时每个人的身边,除了冰冷的马刀以外一无所有。通缉榜很快被发放到全国各地,自那以后,我们再也没有得到过任何帮助。



刚开始时,我们都认为自己还是个军人,所以宁可挨饿,也不会去打平民的主意。后来有几个弟兄捱不住了,我活到现在,也就那么一次看到人是因为饿而病倒的......再后来,我们遇上了狼群,饥饿早就剥夺了战斗的力量,大半的弟兄都死了。我和剩下的人逃到一个村庄里,没有一户人家肯开门。



我永远也不会忘记,那天的太阳是灰色的,灰得像是冷漠的人心。荒诞的是,最终救下我们的不是村民,而是前来掠劫的马贼。今天我能够活着站在这里,可以说是你们的运气。快走吧,小子,珍惜你的同伴。在这个世上,只有他们才是你最宝贵的财富。”



撒迦掠了眼不远处倒卧的居民尸体:“现在的生活,是你想要的么?”



“当然,有了羊,自然就会有狼。人人都在说狼残忍该死,又有谁想过,羊也一样有着双角可以用来战斗。之所以难逃被猎杀的命运,只不过是因为它们怯弱的天性在作祟罢了。”索尼埃无声狞笑,道:“金钱可是好东西,除了你的兄弟,不会再有别的什么比它更为可靠。现在的我,举手间就能荡平草原上所有的马贼帮派。为什么?就是因为我有钱。这些金灿灿的宝贝能换来更精良的兵器,更快的马,也可以让出卖武力为生的佣兵团代替我的人去战斗。这种美妙的掌控感,总有一天你会领悟并为之深深着迷的。”



“金钱......”撒迦沉吟许久,再次抬头时,眼眸里已毫不掩饰地流露出了**裸的凶残和欲望。



索尼埃大笑,挥手道:“走吧走吧,再赖在这里的话,我可要忍不住和你交个朋友了!”



撒迦微现笑意,拨转马首,一语不发地向着镇外行去。随他与那名充当向导的苏萨克之后,机组士兵与女法师们分成两列,均是默然策马,鱼贯而行。



“老大,这小子有什么好,值得您这样对他?”一条狗熊般壮硕的大汉望着这批渐行渐远的异乡客,不解地问。



索尼埃横了他一眼,冷然道:“如果刚才和他们开战,现在这里能活下来人不会超过十分之一。我无法保证,你会是其中的一个。”



那汉子难以置信地瞪视着撒迦的背影,嘟囔道:“有这么厉害?不可能吧!”



“军人和马贼之间的差距,是你一辈子也想象不到的。”索尼埃将视线转向几百个仍在不住战栗的居民,意态阑珊地道:“去做你的事情,这里结束以后通知兄弟们返回驻地。我今天感觉有点累,或许,是真的老了......”



撒迦所在的马队,却于此时停了下来。罗芙和赫拉同时拉住了缰绳,所有的魔法师亦随之勒马,目光纷纷投向不远处的一条街道。几名骂骂咧咧的苏萨克正拽着索菲的头发,将她一路从雪地中拖了过来。女孩儿死死地按着汉子们粗糙有力的手掌,几乎是半跪着向前移动。凄厉的哭喊声直刺入众人耳中,就连一贯如岩石般冷峻漠然的机组士兵也不禁纷纷动容。



“大人......”罗芙迟疑地开口。



“无谓的同情心,只会让你付出不必要的代价。” 撒迦没有回头,策马缓缓行进,“天底下这样的事情每天都在发生,你又能管得了几样?”



“那只是个孩子!况且,现在她就在我们的眼前受到伤害啊!”爱莉西娅也出言劝道。



撒迦的语声骤然冷下:“我不想再说第二次。”



马队陷入了沉默,长蛇也似的向前蠕动起来。尽管法师们握住马缰的纤手都在微微颤抖,但再也没有人望向那个娇小无助的身影,一个都没有。



“索菲!我的孩子!”老萨姆自人群中抢出,却被一只大脚狠狠地跺上小腹,顿时瘫软于地。剧烈地疼痛让他整个人都在不停抽搐,那柄短刀也从怀中落出,安静地躺在残雪之上。锈渍斑斑的刀身微泛着暗红色泽,透着难以言喻的苍凉萧瑟。



“老大,这小妞藏在地窖里,被我们揪了出来!”几名苏萨克松脱了手掌,索菲爬到祖父身边,抱住老人痛哭失声。



索尼埃翻身下马,缓步行到两人身前,俯视着萨姆道:“你很有勇气,但却不够聪明。”



萨姆绝望地抬起头,脸庞上老泪纵横:“我只是想能留一点钱下来,只是想让我的孙女能吃得好一些......”



“没有问题,你可以留下你的钱。”索尼埃拾起锈刀,淡淡地道:“但是你和你的孩子,将一起失去生命。”



“不,不!求求您,放过我的孙女!我有钱,全都给你们!实在要杀就杀我,不关她的事啊!”萨姆哆嗦着抱住索尼埃的小腿,但很快就被一旁的苏萨克再次踹倒。



索尼埃面无表情地转身,狞然道:“都杀了!”



刀锋出鞘的锐声立时划响,萨姆瞳孔急剧收缩,陡然声嘶力竭地大呼道:“摩利亚,摩利亚!!!”



远处行进中的马队起了一阵低低的骚动,撒迦没有回头,亦没有勒马减速,仿佛根本没听见这声饱含着哀求的呼救。



“我能帮你们躲过追杀,那是一个世上最安全的地方!除了我之外,知道那里的人不会超过三个!”老人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是受伤的夜枭在厉声长啼。



“老家伙,你说的地方大概是地狱!”身后站立的苏萨克嘲讽地低笑,手臂上肌肉块块坟起,刀锋已是斜斜斩向他的头颈!



撒迦霍然抬臂,做了个手势,一名机组士兵迅捷开弓疾射。挟着尖利啸叫的白羽长箭瞬息间掠过几近二十丈的距离,堪堪在锋刃及颈的刹那击上刀身,顿时将这柄饮饱了鲜血的利刃震得脱手飞去!



马队停住,撒迦低声吩咐了些什么,一人拨回马首,疾驰而至。



“我向光明神起誓,绝对没有骗您!”萨姆紧紧搂住孙女,望向这神情淡定的年轻人,唯恐对方再次离去。



撒迦不置可否地打量了他片刻,转首望向马贼之王。



索尼埃拧起了浓眉:“小子,你是在考验我的耐性。我是苏萨克的龙头,如果放了他们两个,等于是亲手破了自己立下的规矩。这样的事情,换了你,你会做么?”



“你的确是马帮的首领,但同时,你也是我的朋友。”撒迦微笑着道。



“朋友?”索尼埃深深地凝视着他,神色瞬息万变,良久之后,方才颓然长叹道:“我真想剖开你的胸腔,看看里面到底长着什么样的一颗心。你是我所见过最不知死活的家伙,但奇怪的是,我似乎却很喜欢你。行了,带着他们走罢。”



“我欠你的。”撒迦对他的妥协丝毫不觉意外。



索尼埃苦笑,摆手道:“算不了什么,等于是自己打了自己一个耳光......小子,别说我没提醒你,这老东西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人。依我看,他只是在骗你罢了。”



撒迦年轻的脸庞上笑容不变,视线慢慢投向萨姆,“如果真像你所说的,他会后悔今天没有死在这里,一定会。”



老人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被他的眼神所牢牢吸附,恍惚之间,他似乎又回到了那个记忆犹新的夜晚,身前所面对的,是比火魈还要可怖的海妖......



这不是人类的眼神,它只属于食肉动物。



抑或,恶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