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寂火

王冠之上,镌刻着血与火交织的荆棘花环,战士的魂灵飞舞,轻掠,穿梭于夜空,地狱...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六章 雪暴
章节列表
第十六章 雪暴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屋内昏黄的灯光,静静覆洒在爱莉西娅身上,温柔如抚慰。她的颊边,浮现着一抹病态的嫣红,呼吸轻促而紊乱,整个人在昏迷中颤抖不停。



撒迦走到床边,伸手覆上她的前额,可怕的炙热立时宛若沸水般涌来,竟似要将皮肉烤至焦灼!



“阿鲁巴,关门。”撒迦垂目注视着爱莉西娅侧腰上渗透着斑驳暗红的衣衫,淡淡地道。



正在门外探头探脑的阿鲁巴迈出长腿,弯腰跨入房间,反手将门带起。有意无意间,他站到了神色古怪的裁决队长身边,斜乜着对方重重哼了一声。



撒迦默然望着身前女子苍白柔弱的面容,并指划裂她伤处的衣物绷带,一股浓烈的恶臭顿时弥漫在空气里,中人欲呕。



站在旁侧的宫廷魔法师罗芙本能地后退了半步,伸手想要掩住口鼻,却生生顿住了动作。



她那瘦削而冷漠的长官,正揿按着爱莉西娅深入腹腔的腐烂伤口,不断涌出的脓水早就黏糊地沾满了指端,而他仿似一无所觉。



“回复术没有一点作用么?”撒迦低低地问。



罗芙微微颔首:“一直都只能止血,很难取得再生的效果......”



撒迦思忖了片刻,抬起右手,极长的施术时间之后,一个元素球于掌心中凝结而成。它的颜色先是晶莹的鹅黄,最终却转为了不带半分杂质的暗黑。



“撒迦长官,这......这是什么?”罗芙吃惊地问。



“我想,我可能真的是个异端。”撒迦涩然一笑,缓缓压低手掌。



布兰登再也按捺不住,大踏步跨上前来,狞声道:“等等,你要做什么?!”



“你认为呢?”



撒迦平静地反问,对裁决队长臂身上摧发而出的熊**气视若无睹。



几乎是同时,半兽人那燃起焰芒的利爪刺出指端,狰狞地垂于身侧;罗芙的纤纤柔指上,亦无声地缭绕起几点星芒。两人一左一右将布兰登合围,冷若寒冰的异常气息骤然暗涌于房内,杀机已然直迫眉睫!



剑拔弩张的场面,并未引起撒迦丝毫注意。就在黑色光球即将与伤处接触的刹那间,它的表层隐隐起了一阵波动。数道暗芒迅速探出身躯,隔空攀上爱莉西娅的体表,涓涓滴滴地流向伤口外缘。



这些暗色光芒均极为细小,就像是一根根扭曲躁动的丝线。然而就在它们破出球体的那一刻,冷冷瞪视着布兰登的女法师忽然觉得体内魔力有如潮汐怒卷,竟隐有被抽汲之势!



伤口表面的腐肉创痂很快就被清空,黑芒纷纷急不可耐地沿着裂口游入腹腔,爬覆于腐烂坏死的肌体器官之上,颤蠕不休。



虽然看不清爱莉西娅体内的变化,但所有注视着这一幕的人都清晰地感觉到,几缕黑芒并非是在修复着些什么,而是在吞噬,贪婪地吞噬!



静谧的空间里,就只有那细微的咀嚼声不断传来,妖异地令人透不过气来。



撒迦本就苍白的脸色此刻看上去更是像个死人,大滴大滴的冷汗源源自额前滚落,坠向地面跌得粉碎。他的神情始终极为凝重,控制着光球的手背上青筋根根暴起,幽冷的眸子里掩隐着近乎疯狂的固执。



布兰登死死地盯着这个向来交流甚少,却彻底改变了周遭一切的年轻人,臂身上的炎气光芒悄然敛去,肥肉叠生的脸庞上隐现焦急。



也不知过了多久,咀嚼血肉的诡异响动逐渐沉寂下来。撒迦扼灭了掌中的元素球,霍然转身,行向房外:“罗芙,现在再去试试回复术,应该会有用了。”



女法师行到床前,挥手施出几团柔和光晕。爱莉西娅身上那两处正在流出鲜红血液的伤口眼见着绽出新生肉芽,缓缓开始了愈合收拢。



“这怎么可能?”罗芙注视着再无一丝腐肉的洁净创口,满面尽是讶异。



“感谢光明......”布兰登似乎是意识到了此刻的立场,讪讪地住口。



罗芙似笑非笑地望向他:“长官,您应该感谢的恐怕不是神族吧?”



布兰登喜形于色地坐到床边,对着仍处在昏迷中的爱莉西娅絮絮叨叨说起了话,像是根本就未曾听见女法师的嘲讽。



“还真是个难以相处的人呢!”罗芙于心中冷笑,指端治愈术的光芒流转亮起,静静辉耀了整个房间......



纷杂而沉重的脚步声,毫不客气地将索菲从梦中吵醒。小妮子呵欠连天地披上衣服,揉着惺忪的睡眼走到楼栏边探头张望,却不由吃了一惊。



下层的楼道里,那批沉默寡言的住客整整齐齐地站成两列,每具身躯都在难以遏止的颤抖中挺得笔直。



那名黑发青年正缓步行于他们之间,神容平和至极。身后高大狞恶的半兽人亦步亦随,傻呵呵地咧着大嘴,似极了一个满心喜悦的孩子。



“难道......是军人么?”索菲好奇地猜想着,但老迈的祖父很快便将她赶回了房间。



“就在刚才,阿鲁巴告诉了我一些这段日子以来发生的事情。我想说,你们都是些不折不扣的蠢货,到现在还能活着站在这里,不能不说是个天大的奇迹。”撒迦冷冷地开口,脚步丝毫不停,“都回去休息吧!从今天开始,没有你们,或是我,只有我们。”



“轰!!!”



所有机组士兵习惯性地并腿行礼,魔法师俱是盈盈欠下身去。长时间压抑于心头的焦灼与忧虑已在瞬间一扫而空,尽管将来所必须要面对的,仍然是强大到难以抵御的敌人,但此时此刻,每个人似乎都听到了仍未冷却的血液在体内沸腾的声音!



头狼的归来,对于早就习惯了在杀阵中求生的狼群而言,这就已经足够。



雪暴还在继续着,在天地之间肆无忌惮地发出阵阵狞笑。旅店外面的世界很冷,很黑,就只有几处窗棂中透出的灯火在绽放着微弱的光芒。



夹杂冰屑的寒风刀一般割在肌肤上,隐隐作痛。撒迦缓慢地举步,迈向那无尽而未知的暗色中去。



他的背影挺拔依旧,却单薄得令人担忧。阿鲁巴沉默地行在旁侧,偶尔会偷偷瞟上一眼同伴,只是在害怕他会因为体力不支而摔倒。



在旅店后方的拐角处,他们遇上了第一处暗哨。



这支由两名机组士兵组成的哨卡反应极之敏锐,在察觉到动静后立即伏倒,悄然大张了手中机弩的弓弦。刺出槽托的三棱箭头宛如掩隐于夜色中的毒蛇,啮合利齿的瞬间,将是它们唯一感到愉悦的时刻。



阿鲁巴的步履声忽然带上了一种奇特的韵律,听起来,仿似黑暗中饱含着杀意的铿锵鼓点。



两名士兵一前一后自雪地间站起,将机弩负于身后,不住搓动着双手,似是已被低温折磨得快要崩溃。待到阿鲁巴行至近前时,他们这才勉强举起手来,行了个并不情愿的军礼。



没有交谈,亦没有片刻停留。



正如每次战地巡哨一般,撒迦与阿鲁巴静静地还礼,走过这处哨卡。



良久之后,士兵中的一人怔然望向前方混沌的暗色,搔了搔脑袋:“赖特,刚才另一个家伙是谁?”



“我怎么知道!”他的同伴没好气地回答,“除了雪,我他妈什么也没看清。”



“古怪,古怪极了......”先前那人瞪着双牛眼,寻思了老半天猛然发出一声哀嚎,“是撒迦长官!对,一定是他,没有人走路是那个样子的!”



“真要是长官的话,你小子应该高兴才对,反倒在那里鬼叫什么?”赖特愣愣地道。



“你不觉得咱俩刚才看上去就像是一对腿脚发软的娘们么?”



这回轮到赖特傻眼了。



所有巡梭的流动岗哨以及隐秘哨卡,在小镇内外织出了一张绵密而紧凑的防御网。人数上的劣势,已被高明的布控者化解于反掌之间。无论是镇中四通八达的巷道小径,还是高矮不一的各式建筑体,不多的警卫驻守着每一处地势的咽喉所在,彼此间遥相维系,戒备极为森严。



“从帝都出来以后,大部分警戒布控都是赫拉在安排。魔法师们不怎么把布兰登放在眼里,他也一向很少管事。”阿鲁巴在深达尺余的雪层中费力拔足,口鼻间喷吐着长长的白气,“我一直都在害怕整支队伍会撑不了多长时间,还好,你总算是醒了。”



“你和布兰登的关系,似乎向来就不太融洽?”撒迦平淡地道。



阿鲁巴颇为赧然地咧嘴笑道:“队长是个贵族,很少会主动搭理我的......爱莉西娅对我就很好,虽然比不上你,但已经算是所有人里面不错的了。”



撒迦听着他这番颇为古怪的言语,忍不住笑了笑:“我对你算好么?”



“你是我的伙伴啊!在大皇子府邸门口的那次,还是头一回有人帮我打架。当时我虽然被打得很惨,可是真的很开心。”阿鲁巴的语声里带着些得意,“你总说那只是巡检,并不算是帮我的忙。可我不是傻子,一个人究竟好不好,总还是分得清的。”



夜视的能力,使得撒迦清清楚楚地看见了同伴狰狞脸庞上的那丝苦涩。



“小时候我是在山区里长大的,和其他的半兽人在一起生活。自记事起,除了叔叔以外我没有见到过任何亲人。我长得并不像他,事实上我全身没有一点三角犀的特征——那是我所在部族的祖先。很多人都说我是个捡来的杂种,叔叔在喝醉时也会这样说。十几年了,我从来就没有伙伴,入伍以后也是一样。就连半兽人和矮人士兵,也会暗地里说我长得像头肮脏的豪猪。”



阿鲁巴低低地笑:“你说,像我这样的一个杂种,又怎么能够不珍惜自己的伙伴?撒迦,你给了我友谊,我能给你的,只有这条命。”



“你应该去要求更多的东西,别人拥有的,我们也一样能得到。无论是以什么样的手段,都必须去尝试。”撒迦森然道:“活着,并不只是为了付出,这一点你要牢牢记住。”



阿鲁巴似懂非懂地点头,正欲答话间,前方街边的一点荧光柔柔自风雪中耀起,照亮了他脚下的道路。



“大人,我们一直都在等你醒来。”两名女法师从掩身处步出,其中身材高挑的一人望向撒迦,温婉地道。



“你是?”宫廷法师团不同于机组,撒迦对其中大多数的姑娘都仅介于陌生和熟悉之间,极少言语交流。



那女法师微笑道:“大人,我的名字叫做赫拉。”



“哦?”魔法光芒的辉映下,撒迦的瞳孔骤然紧缩,唇边却渐渐展现温和笑容,“这些天辛苦你了。”



“这是我应该做的,幸好没有出什么太大的岔子。”赫拉踏上两步,微不可闻地道:“作为卡娜唯一的朋友,我了解您,就像是了解她一样。”



撒迦淡淡地道:“我不是很明白你的意思。”



“您是位值得效忠的领袖,这就是我想说的。”赫拉缓缓退后,恭敬地欠下身去,“无论是为了卡娜,还是为了我自己,时间会证明我的忠诚。”



“但愿我不会令你感到失望。”撒迦深深地注视了她一眼,转身举步,“阿鲁巴,我们去换一班机组的岗,巡哨到此为止。”



“大人终于醒了,我就知道没有任何东西能够击倒他的!”另一名女法师凝注着撒迦的背影,俏脸上满是喜色。



“是啊,我们不能再失去他了,绝对不能。”赫拉的眸子里,隐现出一抹异样的光芒。



事先并没有任何预兆,摧袭于天地间的这场庞然雪暴,在数日后的一个寂寥清晨,悄然终止。



整个小镇已被厚厚的雪层掩埋了一半,每家每户的房梁都在由于不堪压力而向下曲弯变形。当屋门被居民们拉开时,积雪便会如山一般倒入,将小半个屋子瞬时淹没。



尽管畜圈中冻死、脱出无踪的牛羊不在少数,但人们都还是感到了如释重负的喜悦。与往年相比,这点损失根本就算不了什么。奔腾怒吼的巨型雪暴往往可以将房屋连根拔起,而现在,显然没有人遭受伤亡厄运。



对于世世代代于这块土地上繁衍生息的淳朴居民而言,这无疑才是最重要的。



萨姆的心情显然也相当不错,因为雪暴的停止,意味着住客可以再次踏上行程。在这个世上,有很多东西都要比雪暴可怕得多。老人时常会在充满了狞然暗红的噩梦中惊醒,他那日益衰弱的心室,已经不能再承受过多的血腥冲击了。



事实上那支古怪的商队并没有丝毫逗留的意思,所有的人都在打点简陋行装。这让萨姆更是放下心来,笑眯眯地任由孙女翻出大包厚实衣物,送给那些总是穿着单薄长袍的漂亮姑娘。



“罗芙姐姐,你们还会回来吗?”



“要记得,雪原上有些路不能走哦!要看清上面有没有足迹,这样才不会陷到深窟里去。”



“下次来斯坦穆的时候,还来住我们的店啊,说好了,可不许赖皮......”



十余日的相处,显然已让索菲对女法师们生出了不舍的感情。小女孩向往着有朝一日能够像她们那样美丽成熟,在不多的接触中,她觉得这些来自异乡的姑娘高贵而温和,没有半点寻常商人的粗俗傲慢。



“如果我们还来这里,一定会来看你的。”罗芙拧了拧女孩红扑扑的脸颊,与身边的同伴相视而笑。



撒迦最后一个行入大堂,望了眼站在法师中间的爱莉西娅,他径直走了过去:“身体能行么?”



“可以的......谢谢您。”爱莉西娅迎上了他的目光,眸子里带着隐隐的感激之意。



“那就好,我们离开这里。”撒迦笔直穿过垂手伫立人群,行向大门。半途间,他的脚步忽顿,视线直直投向了大堂酒台上的一只木杯,眉宇间掠过凶戾杀机。



它正在微微地战栗着,杯口边缘不断有麦稞酒涌溅出来,宛如沸腾。



“全员备战!”



阿鲁巴怒声狂吼,紧随着爆起的,便是一阵战刀出鞘的锵然齐响!



这肃杀而森冷的金戈之声犹自于空中回荡,萨姆颤抖的哀嚎便已低低响起,鬼哭也似的于店堂中扩开一层层凄厉波澜。



“是苏萨克,苏萨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