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寂火

王冠之上,镌刻着血与火交织的荆棘花环,战士的魂灵飞舞,轻掠,穿梭于夜空,地狱...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三章 圣光
章节列表
第十三章 圣光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加洛沙是个矮小的老人,矮小且单薄。



在他保持着安然坐姿的时候,就像是一条匍匐于阴暗墙角的枯藤,若不是那一身主教红衣耀扬如火,只怕是近在咫尺的人也不会对其产生丝毫关注。



而现在,这根不知历经了多少年风雨侵摧的藤蔓,悄然间舒展身躯,变成了一柄剑。



由坐至站,加洛沙简简单单的动作变化之后,整片区域内的气态已经完全不同!



无边无际的浩然威压有若实质般跌宕起伏,一分分地扩开了领域。几乎是所有的人都在不自觉地往后退却,高台上如此,帝国广场的数万士兵亦是如此,那阵列间的千百面旌旗竟是同时无风逆卷,猎猎招展不休!



始终不曾动作的两人,是普罗里迪斯与老默克尔。而正面气势所摧下的撒迦却不退反进,缓缓向着枢机主教跨近了两步:“你想要留下我?”



加洛沙深深地注视着他,道:“黑暗中蕴藏的邪恶力量蛊惑了无数异端,他们因贪婪而掠夺,罪欲而杀戮。修魔者,你年轻得令人惊讶,但身为一名虔诚的信徒,怜悯无法令我改变肩负的使命。接受神的审判吧,或许你的灵魂最终将得到救赎。”



“主教大人,您是不是有所误会了?”普罗里迪斯平静地道:“这孩子是我看着长大的,他不可能和魔族有任何关系。”



加洛沙望向远端倒卧的那几名近卫:“只有暗魔一族的魔罡,才能形成这样的血肉异变。陛下,我能够理解您的宽容和善良,但教会从来就没有误杀过一个无辜者。”



普罗里迪斯谦和地欠身,当抬起头的刹那,他眸子里耀闪的阴狠杀机骤然消失得无影无踪:“是我多事了,主教大人。”



“阿鲁巴,带上所有的人离开这里。我的事情与你们无关,现在就滚!”撒迦头也不回地道。



回答他的,是密集的箭矢破空声与宫廷法师们吟唱咒语的清越回响。



“异教徒又怎样?管他什么皇帝还是教廷,想要为难你的统统当成敌人就对了。”阿鲁巴倒提着刺枪大踏步冲来,沉重的脚步震得整个观礼台都在战栗不休,“你是我的伙伴,要死就一起死,就像在战场上那样!”



如同是阴霾的天空中降下了烈日,枢机主教的周身遽然腾起炽烈的白光,光芒如火焰般吞吐伸缩,缭绕着形成一轮椭圆形的硕然光晕。



“暗夜终会过去,永存于心的,将唯有光明。”威严而宏亮的语声之中,隐隐有曼妙绝伦的圣歌响起,似是虚幻,却又真切地回荡于每个人的意识深处。



刺目欲盲的强光几乎是瞬息间亮彻了天地,以加洛沙为圆心,那团光晕的中部猛然扩张而开,炽芒呈弧形向四面八方直卷出去,无声无息却悍然难以沛御!



“扑扑”闷声大起,所有的来袭俱被一举摧灭,高台上的皇家军士往往是甫一接触这层波浪状涌至的光环,便即刻昏厥倒地。除了裁决小队和少数几个高阶法师之外,更无一人能够稍作抗衡。



正面袭向撒迦的光环在极远处就自中突起,凝成高达数十丈的巨剑重重斩落。直刺苍穹的光刃劈下时并未卷起丝毫风声,但撒迦脚边的石板地面已尽皆塌陷迸裂,无数细小的块屑密密麻麻地升上半空,于无声中化为齑粉。



强光笼罩中的撒迦逐渐弯下腰去,发出痛苦的低吼。宛如无形的烈火此刻正在肆虐燎烤,他上身的衣衫迅速焚成了片片飞灰,年轻而强悍的躯体各处都在灼起大块的焦黑皮肉,情形骇人至极。



“我说呢,原来是个该死的异教徒!”雷奥佛列冷笑着跨上几步,准备欣赏撒迦灰飞烟灭的美妙一幕,压根没注意到不远处的玫琳正神色冷漠地投来目光,俏脸上隐现怒意。



“撒迦!”



阿鲁巴体内的全部炎气早就被生生扼灭,眼见着黑发伙伴的皮肉一块块地卷起,焦枯,不禁嘶声狂吼,却无力动弹分毫。



摩利亚皇帝凝注着木然而立的老默克尔,目中现出一丝从未有过的焦急。悄然间,他不易察觉地微抬了右手,拇指中指相扣,遥遥对向枢机主教。



撒迦体内蕴藏的再生力量,于此刻已被悉数迫发出来。但世界万物的创造速度,似乎永远也不及毁灭,在他身上亦是如此。脊背上的几处伤口早就露出了根根白骨,无孔不入的圣光丝丝缕缕地覆洒在暗红血肉之上,“哧哧”融化声中白烟蒸腾而起,就连骨骼亦是在缓慢变形。



“我不能死,我又怎么能死在这里!”撒迦长声厉吼,倏地放下了格档于头顶的双臂,大面积的火焰立时在周身各处腾起,竟如一支人形火炬般猎猎燃烧起来!



一步,两步......他摇摇晃晃地向前跨出,艰难地伏低身躯,开始加速。束手待毙从来就不是边云人的风格,不战,又怎么能换回生存?!



“以吾主之名,来自黑暗之界的所有恶灵,必将得到毁灭!”



加洛沙缓缓伸展双臂,瞬时暴涨的光晕内飞起数点异色微体。它们轻盈地舞动着,相继升上高空。远远望去,这些不过拇指大小的天使扑扇着背后双翼,身下扬洒出一路极为细小的晶莹光点,直是曼妙到了极处。



令人瞠目结舌的神迹带来的,是更为猛烈的圣光摧袭。



待到几只天使没入云层不见,苍穹深处霍然刺出一道绚烂雄阔到难以形容的电光来!这矫若游龙的光体拖曳长而曲折的炽痕,弹指间便已劈下九霄,锋芒所指正是那个于圣光中纵跃疾行的年轻人!



就在此时,黑暗,从这片绝对的光明中滋生,狞然吞噬了撒迦。



老默克尔木直地抬手,略为勾动,数十道自他指端游弋而出的邪异黑芒静静回缩,带着顶端凝成的暗色光晕飞回老人身边。



如果说圣光给撒迦带来的是消融与摧毁,那这团纯粹的黑暗所形成的,就是回复和滋养的空间。再生肌体以几近疯狂的速度勃发而生,血肉平复,骨骼凝原。



对于他而言,这狰狞的黑暗,温柔得就像是母亲的抚慰。



高空劈落的电光已然袭近,威压之下,老默克尔阴沉着脸毫无停顿地挥起左臂,一点蓝色光芒自他掌心生成,急剧旋转扩大,凝结成一团吞吐欲爆的光体。



猛然间,一声狂野的龙吟震颤了所有人的耳膜。纯蓝色的光体陡然无限伸展,拖着长长的尾部游弋直上,在半空中与刺下的电光正正触撞,轰然爆起一阵震天惊雷!



无数点蓝色火花纷纷扬扬地坠落,将观礼台完全覆盖。士兵们因古怪的刺痛感而相继丢下了手中兵刃,这场挟卷着天地之威的魔法对撼并未伤及一人,可是已让大多数的旁观者都油然而生了畏惧之心。



这根本就是他们无法匹敌的毁灭力量。



摩利亚皇帝微微松了口气,负手悠然而立,唇角漾起了些许意味深长的笑意。



“百年前的那场神魔大战,你是唯一能活着从暗魔圣殿中走出来的人类。”加洛沙稍敛了强烈的光辉,语声中隐现黯然,“没想到昔日教廷最坚定的战友,如今也被暗魔蛊惑了心智。卡卡洛特,我敬重你在魔法上无人能及的造诣,以及那些曾经辉煌的诛魔战绩。但从现在起,你已经是教会的敌人。对于异端,毁灭是我们唯一的救赎方式。”



老默克尔掩口打了个呵欠,懒洋洋地道:“别他妈废话,我既然已经插手,就没打算让你活着离开这里。神族养的狗虽然没几头能咬人的,可是如果有一大堆狗整天跟在P股后面狂吠,就算是烦也能把人烦死。所以,今天还是让老子来救赎你罢。不错,咱们以前的关系还算凑合,但是为了这小鬼,我老人家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我很好奇,为什么圣光会对你毫无作用?难道,你的肉体已经强悍如暗魔族内的黑暗斗士?”枢机主教淡淡地发问。



老默克尔抬手,从虚空中拉出一道柔和温润的光带:“也没什么,只不过神圣系的魔法攻击,我恰巧会那么一点点。”



雷奥佛列怔怔抬手,直指面前衣衫褴褛,满脸痞相的老人,颤声道:“暗属性和神圣属性的魔力共存?这怎么可能?!”



“老子是圣魔导,有什么不可能的。”老默克尔得意洋洋地吹了声口哨,压低了声音道:“我偶尔会用圣光去洗礼喀什雅那些小妞的身体,她们总是会以免费来报答。有一次我实在是喝多了,结果不小心说出了你的名字,小妞们兴奋地整整折腾了我一个晚上呢!”



加洛沙那双似乎能够包容世间万物的深邃眼眸中隐现怒意:“你都说了什么?”



老默克尔摆出一个宝相庄严的姿势,道:“我是北方枢机主教加洛沙大人,现在将用高贵的肉体结合圣光,为尔等洗礼罪欲之地......咳,假冒你的名字是不大对,可是姑娘们却很喜欢。尽管我是累了些,但能够为光明教会感化几个信徒,也总算是做了件好事啊!”



加洛沙望着他满脸谦和的神情,怒发欲狂地从牙缝中迸出了一句话:“卡卡洛特,我们不死不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