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寂火

王冠之上,镌刻着血与火交织的荆棘花环,战士的魂灵飞舞,轻掠,穿梭于夜空,地狱...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九章 神诞
章节列表
第九章 神诞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空阔的庭院里,遍布着残桓瓦砾,融融积雪。

几茎杂草自墙根边萧索地探出头来,于风中微微摇曳着,似是在享受冬日里来之不易的阳光。一只肥硕的老鼠“簌簌”地直蹿到院落中央,谨慎地嗅探了片刻之后,它放弃了寻觅食物的想法,一溜烟地纵回洞穴中去。

地表上隐隐传来的震动正在响起,这是几个月以来,这座遭废弃的府邸首次迎来了访客。

斜倚着的院门在遭轻触之后,即向内轰然倒下。撒迦沉默地站在门前,注视着眼前衰败的景象,久久不曾移步。

阿鲁巴探头探脑地向内张望了几眼,又偷偷打量了一番身边男子阴沉的表情,明智地闭紧了嘴。随两人前来的机组小队早已纷纷散开,有意无意地扼死了几处通往废宅的路口。

在经历无数的腥风血雨之后,这已是他们本能般的举动。

唯一还算完好的建筑体,便是那排断墙边的矮屋。撒迦缓慢地举步,踏着满地的石屑瓦片行到近前,伸手推开房门。

依旧是凌乱不堪的屋内陈设,依旧是刺鼻至极的满屋酒味,那张破破烂烂的小床上,盲眼的老人打着低沉的鼾声,依旧于孤独中安睡。

“是撒迦么?”由门缝间透入的风带着彻骨寒意,老默克尔很快惊醒过来,茫然地问。

撒迦笑了起来:“你怎么还呆在这里?”

“懒散惯了,皇宫不适合我,还是老地方住着舒服啊。”老默克尔伸了个懒腰,拍拍身旁的床板:“过来坐,还有门外的那些,是你的朋友么?也让他们进屋里来,外面很冷。”

“好啊!”阿鲁巴兴冲冲地弯下腰,想要跨进这间明显要比他矮上许多的屋子,无意间却触上撒迦投来的冷冷一瞥,不由得顿住了脚步,干笑道:“呃,好像很热的样子,我还是去外面守着好了......”说着便逃也似的退出院落,神色甚为狼狈。

老默克尔搔了搔乱蓬蓬的头发,诧异道:“难道我的样子吓着他了?”

“不,我想是屋子太小的缘故,没有别的。”撒迦淡淡地答道。

“刚从前线回来的?仗打得怎么样?快说给我听听。”老人的脸上现出懊恼神色,道:“年纪大了,眼睛又瞎,老想着去东面看看你,就是怕走到半路上摸错了方向......你没事罢?有没有哪里受伤?”

撒迦默然片刻,从怀中摸出个鼓鼓囊囊的钱袋,放在床头:“这里有一点钱,你自己去买间屋子,不要再做守夜人了。”

老默克尔怔住:“你在说什么?”

撒迦根本不作理睬,冷漠地道:“以后记得少喝酒,最好别再去找那些姑娘。当你再也拿不出一个铜板的时候,就算是死在妓院里,她们也不会流上半滴眼泪。”

“你他妈的到底在说什么?”老默克尔忽然咆哮着摸起钱袋,重重砸上撒迦额角,“我的事情轮不到别人来操心,你要是不能解释清楚前面那些莫名其妙的狗屁究竟是什么意思,老子一定把你的头给拧下来!”

“过几天,我就要随军去北方战场了,今天只是来告别。”撒迦拭上鲜血长流的前额,平静地道:“等我回来的那天,或许会带你离开这个地方。”

直至夜幕低垂,万阑俱寂,撒迦才独自从这片废弃的宅院中走出。

他走得很慢,很稳定,全身都散发着浓烈的酒气,但一双眼眸却清明如水。

锃亮的马靴上,已经沾满了积雪和泥泞。撒迦方自走到府邸门前站定,一名独眼的机组士兵就默然行近,单膝跪在地上,以袖口仔细地擦去了他靴面上的污渍。

阿鲁巴以及那支十人不到的机组小队陆续靠了过来,每个人都理所当然地看着这一幕,没有丝毫异样的神色。

“我们回营地去。”撒迦望向阴霾而幽远的天际,微微叹息,“明天,就是神诞日了。”

一年一度的光明神诞日,又被称之为“坎兰节”。

相传神明在降临世间之后,即创造了万生万物。当时光长河寂然流淌过千年,虔诚的信徒已布满整个大陆,传说便不再是传说,而成为了人们心中坚信不疑的信仰。

这是普天同庆的节日,对于摩利亚的子民而言,今年的坎兰节又多了层特殊的喜庆气氛。

摩利亚历史上第十七位国王的加冕仪式,将会同日举行。

很多人都满怀着美好的希望与憧憬,焦急地等待着黎明来临;而另一些,则在黑暗中无声狞笑。

“砰砰砰!”

帝国广场之上,礼炮连声鸣响。

数万名的民众鸦雀无声地注视着皇宫正门前的观礼台,静静等待加冕仪式中最为激动人心的环节到来。

广场的东侧,茫茫集结着来自全部十三个军团的精锐部队。迎风招展的旌旗连绵成一片起伏不休的怒海,支支耸立的长枪刺尖直若无边无际的精铁丛林般森然耸立,于呼啸的寒风中划出无数道细微却凛冽至极的金属锐响,直若暗潮。

远赴边疆的两千余名皇家军士,能够活着回来的还不到三成。为他们以及各个军团中的铁血勇士授勋,无疑成为了这场仪式里的重中之重。

现在,所有那些繁复而枯燥的礼程已然结束。铿锵有力的鼓点声中,一个由近千名军人组成的方阵整齐地行入广场,目不斜视地停在了观礼台前。

身着古老礼袍的普罗里迪斯缓缓站起,在六名近卫的环侍下走到观礼台正中。他的头上,一顶金色皇冠正在耀闪着威严的辉芒。

“这些勋章,是摩利亚能够赐予英雄的最高荣耀。但我觉得,仅仅是这些还远远不够。”普罗里迪斯将目光从身旁侍卫所托的铁盘中移开,那里面一排排棱角锋锐的军功章宛如繁星冷耀,散发着点点璀璨光芒,“我早就期待着这一刻,能够以皇帝的名义站在这里大声宣布——你们是摩利亚的骄傲!从今天开始,你们中的每个人都将得到与付出相匹配的待遇。所有肮脏的,虚伪的,黑暗的一切,都不会再存在于这个国家。”

他的视线由台下方阵,缓缓掠过万头攒动的广场,一字字地道:“我发誓,在不久的将来,公正会变成这片土地上恒久不变的法则。”

“万岁!万岁!万岁!!!”

震耳欲聋的欢呼声浪逐渐统一,汇成巨大的回响,久久激荡于帝国广场的上空。

漫天飘扬的彩带花雨之间,普罗里迪斯注意到眼前的方阵中,所有从塞基边疆归来的皇家军士俱是沉默如雕像,与周围举臂欢呼的同袍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如果说整个广场是一片欢腾的海洋,那么他们无疑就是那道独特的寂然浪潮。

这些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武者与魔法师,眼中也同样有着狂热的崇敬之色。不过,他们眸子里倒映出的人影却不是高台上的皇帝,而是方阵前列位置上背负长刀的年轻人。

此刻,撒迦对观礼台上投来的几道目光视若未见,只是直直凝望着皇帝贴身近卫中的一人,唇角边带着若有若无的冷笑。

那是个容色绝艳的青年男子,在他的手中,倒提着一柄狭而长的连鞘刺剑。

~~~~~~~~~~~~~~~~~~~~~~~~~~~~~~~

附:写了删,删了写,今天对码好的章节很不满意,只能发这点字上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