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寂火

王冠之上,镌刻着血与火交织的荆棘花环,战士的魂灵飞舞,轻掠,穿梭于夜空,地狱...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章 攻守
章节列表
第四章 攻守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又是几道风刃呼啸而来,斩上卡娜身前的防护屏障,消弭于无形。

空间中的魔法波动,已经完完全全地沸腾了起来。当近万名法师聚集于一处时,方圆几里内所有的元素体都在焦躁地流动不休。各系魔法攻击交错掠闪于夜色之中,宛如在合奏着一曲疯狂的死亡乐章。

巴帝法师所施放出的群体“圣光防护”已然消失,面对着高速掠近的宫廷法师团,他们俱都结出了单体作战的小型防护罩,一场数量相差悬殊的混战正在如火如荼地爆发!

交战双方距离的接近,使得巴帝的地面部队不再以箭雨袭上。法师们再也难分阵营,纷纷如飞鸟般穿梭疾掠着,以战斗的本能变换出各种魔法,前一刻的攻击者,往往会在瞬息间成为一次来自四面八方的齐袭对象。

高速的攻防转换之下,除了娴熟的施术手势和敏捷的反应能力以外,魔法造诣的深浅,成为了至关重要的生存要素。

唯有强者,才可以在这场激烈而残酷的对战中活到最后。

由于连续两个电系禁咒的施放,卡娜在高速飞行时已有些微微的喘息。地面上巴帝法师的死尸已经堆起了厚厚的一层,那仍在纷落如雨的人体之间,偶尔可以见到几道白色的身影。

那如此骄傲的白!

代表着摩利亚魔法最高水准的上百名宫廷法师,就个体能力的任何角度上来说,都要胜出敌方不止一筹。在对攻还未展开的时候,她们就已经刻意地分散了队形,自各处飞掠穿插,凌厉地撕扯着敌方的法师阵形。

尽管一切都已被发挥到了极限,但死亡,还是无可避免地来临。

过于庞大的阵容给巴帝法师们造成了不小的麻烦,抬手所向,周遭密密麻麻飘浮的俱是同袍。那些白袍的突袭者始终保持着极高的飞行速度,如鹰一般灵敏轻捷。她们的攻击,则比鹰的利爪还要锐利得多!

大量死去的同袍,似乎逐渐唤醒了巴帝法师的理智。他们开始向着更高更远的方向扩展开来,只是一味地防御闪避,极少发动攻击。渐渐的,一个里余见方的巨型包围体初现雏形,宫廷法师们尽皆被围拢其内,更无遗漏。

冥王的死亡权杖,也正是从此刻起,转为指向了摩利亚人。

远远的,一声痛楚的闷哼传来。卡娜转过视线,恰恰看到又一道白影坠向地面,心中不禁剧烈地抽搐了一下。

那些朝夕相处的宫廷法师,往往是在一次光芒的大亮中便泯灭了生命。她们虽然强大,却年轻得令人心生怜惜。在直面死亡的时刻,俱会无助地茫然四顾,而周遭映入眼帘的,除了敌人手中狰狞蹿出的魔法光芒之外,就只有无尽的黑。

没有退缩,没有脱逃,有的只是沉默地杀戮,沉默地死去。

胸前金线所绣的军徽,象征着皇家军团的荣耀。在这个赤红飞溅的时刻,它依然傲然可轻侮!

卡娜注意到了敌方的异常举动,在摆脱了几道相继袭至的电光之后,她迅速变幻出连串施术手势,口中低低吟唱起咒语,十余柱由无数风刃组成的粗长龙卷渐渐自高空中垂落,象鼻一般旋入了各方的敌军阵列!

漫天的血肉碎骨猛烈喷发而起,洋洋洒洒宛如赤雨天降。这第三道禁咒在片刻间便掳走了成百上千名巴帝法师的生命,但卡娜的魔力几已油尽灯枯,就连驭风术也难以维持下去,整个人在激荡的气流中摇晃不已。

宫廷法师团的人数,锐减了将近一半,但对方却如杀之不尽。

护身的魔法屏障,逐渐黯淡无光,很快,便消融于无形。卡娜目注着迎面蜿蜒刺来的上百束炽芒,冷冷轻笑,骤然收去了脚下的风力,向着茫茫大地坠落下去。

湍急的气流,划过耳边,拂起缎子般柔顺的长发。宛如一片孤独的落叶,女法师静静地下坠着,神情恬静。电光火石的瞬间,她想起了多年以前的某个夜晚,那孩子,也是这般自空中落下,落入了自己的怀中。

现在,他又在做什么?在将来的日子里,他会偶尔想起,曾经有过的这个......朋友么?

卡娜闭合了眼帘,颊边,带着一抹脆弱的嫣红。

札马从未有过一刻,像现在这般燃烧着熊熊战意。当第一眼透过队列间隙看到那头如入无人之境的恶魔时,他觉得体内流淌的血液,于刹那间沸腾了。

重步兵,并不是札马最喜欢的军种。他觉得对于一个七阶炎气的修习者来说,全钢重甲的存在根本就是毫无意义的。

斗殴、违抗上级命令、扰民,这一系列所违反的军规,终于将札马由军官变成了普通士兵。在贬职后不久,原先的顶头上司满心愉悦地将他调去了重甲军团的步兵营。

配备着全套甲胄,手执长柄刺枪的重步兵看上去似乎威风凛凛,死亡概率却一直是所有兵种里面最高的。不过札马从未怨恨过以前的上司,因为在这里,生性暴戾的他可以享受到充分的杀戮乐趣。

刀锋与钢甲的触碰声响正在向着后方逐渐远去,那些实力超绝的突击者,似乎离成功不远了。魔法部队的远程压制早就停歇下来,长堤在视野中变得越来越近,敌军却诡异地没有任何动静。

随着身边涌动的钢铁阵形,札马大踏步地向前跨行,一双血红的狞目死死地盯着那个高速接近的摩利亚军人,对其余的一切毫不理会。

惨呼声、人体仆地声、重甲炸裂声,仿佛是在片刻间便直卷到了近前。两名前排的同袍同时顿住了脚步,刺出手中长枪。札马急促地喘息着,向后倒退了半步,臂身上爆发出的炎气辉芒很快将刺枪表层镀上了一层金色。

他在等待,等待着格杀的刹那快感。

“扑扑”钝响震起,眼前的两具躯体相继仆倒。紧接着,一柄雪亮的长刀荡开了周遭所有刺下的长枪,当头向札马斩来!

札马注视着那没有半点炎气辉芒的刀身,微微冷笑,暴喝声中将刺枪直捅而出!

骤然间,大震传来,刺枪一分分地断裂。长刀正正劈上他的头盔,顿时将钢铁与血肉揉成了黑红模糊的一团!

在黑暗悄然噬来的刹那,札马仍然不敢相信自己所见到的——刚才将整条刺枪一击摧裂的可怕“武器”,是敌人的拳头。

“怎么还不放箭?”格瑞恩特目注着早已进入射程的重步兵突击阵列,皱眉问道。

马蒂斯扫了眼堤顶上就位的几千名弓箭手:“您的部下,都还混杂在巴帝人当中。”

格瑞恩特挥了挥手:“守住防线才是最重要的!他们有能力不被误伤,马上放箭!”

马蒂斯缓缓摇头:“长官,我们的齐射,有些不太一样。”

机组大统领沉下脸偏首而视,不远处笔直伫立的一名士兵正垂执着强弓,弓弦之上横搭着的箭矢,是一排。

“披雨箭?”格瑞恩特微微一怔。

“不,边云的集射箭术。”马蒂斯淡淡地道。

一阵庞然气流悄然涌起,轻柔地托住卡娜的身躯,将她缓缓接下地面。女法师讶然睁眼,首先映入眼帘的赫然是一名肩抗着巨大战斧的半兽人。

面对着她那双澄澈如水的眸子,阿鲁巴似乎有些害臊,低头道:“你......你没事吧?是爱莉西娅救了你的,我们差点就来晚了。”

裁决小队对于卡娜来说并不陌生,而此刻令她感到深深震撼的,是他们的实力。

这是宫廷法师团首度与裁决合作,同时,也是卡娜第一次见识到异类魔法的存在。

高空飞舞着一条优雅的火鸟,那是全身包裹在烈焰之中的爱莉西娅。她臂身上喷涌出十余丈开外的狰狞火浪,就像是两扇巨大的赤炎之翼,但凡是疾飞掠过的所在,便会有大量焦糊的巴帝法师残骸坠落下来。

而胖子布兰登的攻击,则要显得细腻得多。虽然身为武者,但他的连番动作,却令人禁不住想起了园艺师修剪花卉时灵巧与细腻。一枚枚元素球大小炎气光体自他十指前端凝成,相继轻盈弹出。在这些看似毫无攻击性的微小光体面前,“圣光防护”的坚韧罩体完全起不到半点作用,纷纷被射穿击破。而裁决队长控制炎气攻击的准头更是已达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几乎是每一个落下的魔法师都被光球贯穿了头颅。

相继而来的机组士兵在远处就已经开弓怒射,点点金芒斜蹿夜空,凶狠地撕开魔法屏障,再是人体。几十名宫廷法师亦逐渐开始了反攻,她们的魔力俱都残存无几,但出手却狠辣依旧,丝毫不留余力。

强大的敌方支援之下,巴帝法师部队的阵脚,终于大乱。

“腾!”几千张强弓齐齐震动弓弦,射出数以万计的白羽利箭。

无边无际的漫天火雨随即降临了大地,行进中的重步兵扇阵大片大片地塌陷下无数块垒,钢铁海洋迅速涌动,又将这些瞬间形成的疮痍填补起来。

下一波不带半点怜悯的齐射几乎是接踵而至,耳听着黑暗中如厉鬼狞笑的箭矢破空声,已有人战栗着踟躇不前。

长堤就近在眼前,死亡也近在眼前。

分量沉重的钢甲极大地牵制了速度,而现在这些该死的累赘却丝毫没起到半点作用——在燃烧着金黄烈焰的三棱箭头面前,指厚的精钢甲身脆弱得一如蛋壳。

这已不是怯懦退缩的问题,而是残酷到了极点的生存考验。能够正面触撞上那道防线是毫无疑问的,但问题是,又有几个人能够活着到达那里?

随着法师数量的急剧减少,巴帝人的箭袭也再次呼啸展开。

一拨拨轻装步兵犹如凶悍的兵蚁般自大营中汹涌而出,将且战且退的机组分部陷入了一个举步维艰的杀戮沼泽。法师之间的对战仍在继续,尽管对攻的频率已经减缓了许多,宫廷法师团亦已自敌方包围中脱出,可真正的危机,似乎于此刻才刚刚开始。

高大的半兽人将卡娜护在身边,单手轮起那柄一人多长的阔背战斧,大力横扫劈斩,缓缓向着长堤方向退去。

放眼所眺,视线触及的俱是敌军身影。所有的摩利亚士兵已完全被人潮冲散,于旷野中各自为战。这混乱而血腥的战场,宛如是一个巨大的漩涡,其间每处小规模的博杀,都是组成漩涡的一道乱流,而幽深黑暗的洋底,似乎正是冥界。

远远的,一名臂膀上佩着狮首徽章的敌方军官劈开人群,急速掩近。阿鲁巴目睹着他连续斩翻附近的三名机组成员,不禁怒吼了一声,大踏步迎了上去。

锵然巨响爆起,两人手中的兵刃猛烈触撞于一处,迸发出点点火星。那人身躯微晃,随即若无其事地再次挥起手中阔剑。高大的半兽人忽然倒退半步,双手执住斧柄,臂身上炎气直如怒潮迸发而出,全力当头斩下!

那军官瞥了眼阿鲁巴身后神态委顿的女法师,身形倏地晃动,避开来袭,剑锋毒蛇般在空中蹿起,直刺她的前胸!

半兽人嘶声咆哮,反转斧刃,回身横扫对方腰身。几乎是丝毫不费气力的,那具骤然僵顿的身躯齐腰而断,上半身飞出数丈开外,砰然跌落地面。

阿鲁巴微怔,目光转向卡娜。后者的指间上,一缕蓝色星芒正缭绕着缓缓散尽。

“我可以照顾自己。”卡娜虚弱不已地喘息道。

灯火通明的巴帝大营中,随最后一支骑兵部队齐至的法卡迪奥亲王正在十余名高级将领的环侍下远眺着战场,略显阴森的脸庞上全无表情波动。

他是希尔德大帝的第七个儿子,同时也是这场战争的三军统帅。

塞基城,无疑是摩利亚的门户所在。只要能够扣开此处,接下来出现在眼前的将是一片辽阔无垠的土地。

法卡迪奥锐利的目光越过旷野,注视着夜色中模糊的城体轮廓,仿佛已经看见了骑兵军团驰骋冲锋的情景。

然而塞基守军备战之充分,防御之顽强,却是他丝毫也未曾想到的。集结于此处的巴帝兵力已高达十五万,可就是这么一片不算复杂的地势,使得所有的将领都束手束脚,毫无应对之策。

“摩利亚人的箭术,似乎比我们想象中还要犀利得多。”法卡迪奥淡淡地开口。

将领们面面相觑,无人敢于回应。

“重步兵突击,是哪位将军的主意?”巴帝七皇子温和地问。

短暂的沉默后,一名上将垂首道:“是我,殿下。”

法卡迪奥注视着他,平静地挥了挥手:“杀了。”

几名近卫军当即冲上,按翻犹未反应过来的上将,粗暴地一路直拖了出去。那长长的哀嚎声方自响起,便已骤然断折。

血淋淋的头颅被呈上,法卡迪奥扫视着一众神情各异的将领,道:“魔法远程支援,是雅各布大人下的命令罢?”

“殿下,是我的命令。”雅各布行出人丛,法师长袍上所佩的金叶徽章在火光下奕奕生辉,恰与他死灰般的脸色成反比。

“做得不错。”法卡迪奥宽容地笑了笑,“要是你部下的实力再强上那么一点点的话,场面肯定要比现在好看得多。有时候我忍不住会去想,哈特菲尔德公爵未免也过于吝啬了些,他一手带出来的那些大魔法师与其整天呆在行会里搞什么法阵研习,还不如为帝国在战场上做一些更加有意义的事情,您说是吗?”

雅各布唯唯诺诺,后背已被汗水湿透。

法卡迪奥乜了他一眼,复又将视线投向战场:“传令下去,狮兽军团全员集结,准备突击。最难啃的骨头,只能以最锋利的快刀去斩断。时间拖得越久,对我们就越是不利。”

“依我看,这座塞基城里的守军不会超过三万。”他缓缓补充道:“从开战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半天时间,而我现在脚下的土地,却还是斯坦穆的。诸位,回到帝国我会为你们请功,一定会。”

七皇子的语气很平和,但其中蕴含的寒意,却使得每一个在场的将领都激灵灵地打了个寒战。

“我有些倦了,想去休息一会,你们继续。”整齐的马靴并拢声中,法卡迪奥转身行向统帅军帐。只留下一班心神不定的将领,各怀心思地商议起新一轮的攻势来。

眼前的大营,宛如一片连绵起伏的怒海。座座帐幕在风中鼓涨膨起,恰似这海洋中滚涌的怒涛。七皇子在近卫军的环拥下行至戒备森严的军帐门口,独自走了进去。

甫一踏入帐内,他那狭长的锐目就缓缓眯了起来,神色丝毫不变,但眼角却不易察觉地轻跳了一下。

各处角落里,都倒着贴身近卫的尸体。而那张宽阔威严的统帅大椅上,此刻正悠然坐着一名身着黑甲的摩利亚军人。

他很年轻,脸颊上赤痕宛然,全身染满了粘稠的血污,似乎,刚刚从一场生死博杀中挣脱出来。

这年轻的摩利亚人有着一双紫色的眸,澄静而清澈,宛如不起微澜的深湖。然而法卡迪奥却清清楚楚地看见了,一抹蕴含其中的狂放。

张扬如火的狂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