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寂火

王冠之上,镌刻着血与火交织的荆棘花环,战士的魂灵飞舞,轻掠,穿梭于夜空,地狱...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章 夜战
章节列表
第三章 夜战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这些该死的巴帝人想要做什么?”长堤之上,一个摩利亚弓箭手怔怔地看着敌方密如蝗群的法师部队,下意识地握紧了手中的弓身。

空间中的气流开始变得异常,大量火元素自夜色中现出初始形态,宛如一颗颗赤色流星般低啸飞掠,数以千万计地投向交战双方之间的高空,逐渐凝结成一朵庞然火云。

马蒂斯缓缓横伸右臂,感受着正在加强的风力,沉吟许久,忽沉声喝道:“给我把巨弩营调上来。”

“大人,巴帝人的攻击绝不可能起到任何作用,我们的弓箭射程要比魔法所能达到的远得多!”不远处有高级军官在恭敬地提醒,“依我看,这帮家伙可能是想要吸引我们的注意力,然后派步兵部队从山那边攻过来。”

“这一次,恐怕没那么简单。”马蒂斯远眺着仍在源源不断汇入敌军大营的数道光蛇,面沉似水。

当五百余张丈余宽阔的巨弩机架被陆续抬上堤顶之后,所有注视着它们的摩利亚士兵眼中都现出了奇异的爱惜之色。这些以坚木机簧绞成的杀戮机器开有三道加箭槽托,每一寸部位都保养得光润如新。在成人腰身粗细的弩尾处,无一例外地系着粗犷的赤红缨穗。每次巨弩因击发而产生的强烈震颤,都会带着根根赤缨疯狂地抖动起来,宛如,在跳着一支狰狞的死亡之舞。

随着纷杂急促的脚步声,大捆大捆的特制弩箭被抬上堤来,重重地顿在每一架机弩的侧旁。令人牙龈发酸的钢索绞合声响陆续炸起,比刺枪短不了几分的巨型箭矢被一一插入槽托,卡上弩弦,于月色下森然斜指苍穹。

高空中的那朵火云正在变得越来越庞大,色泽已经转成了阴沉的黑红。上万名敌方魔法师轻盈地悬浮着,组成了另一片涌动的暗色云彩。而在他们下方延绵数里的大营里,从头到脚包裹着一指厚钢甲的重步兵犹如水淹巢穴的蚁群般汹涌而出,在旷野中集结出一个扇形的攻击阵列。远远望去只见枪尖如林,旌旗如海,浩浩茫茫竟似难觅边际。

“呜!”

高亢凄厉的号角声悠长鸣响,这数万重甲兵猛然间同时以枪顿地,爆出一声惊天动地的齐喝:“杀!!!”

雷霆般的巨大声浪自地面上猛烈跌宕,隆隆直冲天际。长堤之上摩利亚士兵人人变色,整个世界似乎都在这一吼之威下战栗不休!

马蒂斯瞥了眼身边神情恬淡的撒迦,带着些许欣慰的笑容高举了手臂,冷冷挥下:“目标,敌军法师部队,两次齐射。”

一字排开的数百架机弩宛如黑暗中沉默踞伏的兽群,在整齐划一的角度调整之后,骤然于强大的后座力作用下怒跃而起,啮出了血口中的支支獠牙!

此时此刻,适逢第一颗喷发着熊熊烈焰的硕大火球自云层中坠落,巴帝国的法师们狞笑着将原本就已经催动的风系魔法“咆哮之洋”提升到了极限。

强大的风力推动下,那颗几乎有桌面大小的火球在空中划出一道倾斜的轨迹,轰然坠落在距离长堤不到十丈的空埕上。待到片片拒马的残屑在硝烟中纷落散尽,出现在地表的,是一个直径丈余的深坑。

接二连三的火球开始于空中肆虐横行,它们带着灼热的高温,相继在狂风中砸向空无一人的旷野,爆裂出道道四溅飞射的火舌。

是的,就只是旷野而已。“咆哮之洋”的威力,正在逐渐减弱。因为超过两千名巴帝法师,已于瞬间丧命。

那些仿若长矛的可怕巨箭几乎有近半射空,但剩余的每一支都贯穿了两名以上的法师躯体。当它们挟卷着狂吼的风声于视野中现出狰狞形体时,你会绝望地发现,这根本就是一种无可沛御的强悍力量。对于防御力薄弱且毫无防备的魔法师来说,它直接意味着死亡的降临。

“快,圣光防护!圣光防护!”一名胸前佩着银叶徽章的高阶法师狼狈地闪过迎面射来的巨箭,惶声大呼起来。身边此起彼伏的沉闷坠地声,瞬息间爆裂开来的残碎肢体,以及漫天纷扬如雨的血肉骨屑,这所有的全部交织成了一场充满浓烈血煞气息的噩梦。

当亲眼目睹着旁侧同袍被一箭掀飞了胸腔以上的小半边身体时,他当场便尿湿了裤子。面对着摩利亚人突兀且凶狠的远程攻击,想要将反攻维持下去,魔法屏障已是唯一有效的自保方式。

数量上的优势,使得“圣光防护”的罩体结成几近于飞速。第二波呼啸袭来的箭雨在光罩上撕扯出无数斑驳的裂痕,但却无一能够穿透屏障,纷坠于尘。

马蒂斯凝视着那团重新开始流转的火云,神色渐渐阴骛下来:“炎气超过六阶的,全体集合。”

风势再起,激涌如潮。

霹雳价又是一声震天的敌军齐吼,几枚火球顺着风向斜斜砸落在长堤之上,顿时人体焚烧的焦糊气味顺着腾起的赤焰弥漫了四处,巨弩折碎的呻吟声连成了一片凄惨的海洋。

大约近百名摩利亚军人稀稀落落地排开,其中有军官,也有下等兵。每个人的视线都凝注在马蒂斯身上,神情肃然。

越来越多的火球越过了旷野,直接在堤体上轰出深深的疮痍,或是落入人群中掀起大片泥沙混杂的焦黑残骸。长堤就像是一条横卧在旷野中的巨龙,身躯上爆起着无数焰芒,几已千疮百孔,体无完肤。

绝大多数的士兵都在军官的指令下开始后撤,堤顶上就只有被选出的这支队伍依旧伫立着,沉默而坚定。

马蒂斯探臂而出,一分分拉开了架筑着三支长箭的巨弩机簧。随着金黄色的炎气掌缘涌出,漫过钢索,覆满弩箭表体,汗水开始大滴大滴地自他的额头划落下来。

“就把它,当成是你们手里的强弓。”马蒂斯将弩弦拉成满月,双足已浅浅陷入地表,“这或许很难,但值得尝试。”

怒射而出的巨箭在夜色中一闪而没,弩尾上的赤缨方自颤起,前方的光罩中便已坠下几条身影,一前一后不过瞬间。

魔法屏障,就在这近乎横蛮的方式面前,被撕破开来。

张张巨弩被硬生生拉开,钢索紧勒入皮肉中,发出轻微的“吱吱”声响。有些士兵还未等到射出弩箭,便已经被袭来的火球烧成了灰烬,而另一些,却依旧在竭尽全力地拉弦,弹放。没有人知道这艰难的反击还能维持多久,但这,已是他们唯一还能选择的方式。

忽而间,又是一枚硕大火球落下。爆裂的闷响过后,几名正在为巨弩上弦的摩利亚士兵已不翼而飞,只余下地面上散发着缕缕青烟的坑洞。不远处,一个脱力坐倒的下等兵怔然注视着这残酷的景象,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他三两下脱去了所着的皮甲,精赤着上身握住巨弩的钢索,整个身躯向后倾斜发力,一边含混不清地咒骂着什么,一边咬牙流着眼泪。这士兵的体能早就已经消耗殆尽,此时他那双皮开肉绽的大手正不停地流出大量血液,将索身染得通红,可是这道丈余长的强力弩弦,却始终保持在半开的位置上,再难向后扩得半分。

“狗杂种!”下等兵低吼了一句,圆睁着双目,疯狂地念动起古老咒语。随着全身猛烈喷发出的烈焰,他手中的弩弦终于如满月般圆张而开,怒射出三道巨箭!

撒迦平静地注视着他,以及堤顶上纷纷发动了“战神死契”的残余士兵,神色间没有半分变化。

以施放者生命为代价骤然提升了射速的这几百架机弩,并不能对此刻的战局起到多大的改变。随着摩利亚弓箭手部队的大幅撤退,巴帝国的重步兵突击阵形已开始缓缓推进,那整齐一致的沉重脚步声宛如擂鼓一样震动着大地,而高空中的魔法攻击仍在密集地纷坠袭下,固执而无情。

高速袭来的一点火光,映红了马蒂斯的脸庞。他远远望着旷野中那道不断移动着的铜墙铁壁,无奈地露出一丝涩然笑容。周围,喷涌着炎气辉芒的躯体正在逐一爆裂开来,四射出星星点点的暗红焰火,凄艳至极。

遽然间,上百条白色身影骄傲地自后方飞来,急速掠过长堤,直扑巴帝国的数千法师而去!一路上无数条蓝色光蛇自她们手中耀起,毫不留情地袭入下方的铁甲海洋之中。

电系魔法与钢铁阵列间的亲密接触,产生的是难以想象的毁灭力量。往往是一名巴帝重步兵被光蛇击中,周围整整一圈的同袍也会如叠骨牌似的被电流触倒。最为可怖的一点在于,那些白袍法师的施术速度,几乎已非人类。

刀光闪耀,迎面袭来的火球轻飘飘地分成了两半,与马蒂斯擦身而过。在短短的一刹那,他的脸颊甚至可以感受到那股炽烈的灼热,肩头的发梢也根根蜷曲干枯,透出了隐隐的焦糊气味。

愕然转首,撒迦正平和地凝视着他,道:“杀你的人,只能是我。”

黑色的狂流自塞基方向汹涌卷至,一时间人影纷闪,已是纷落于长堤顶端。

格瑞恩特大踏步行来,远眺着略显动荡的敌军突击阵形,随即游目四顾,喝道:“谁是这里的最高指挥官?”

“是我,长官。”马蒂斯迎了上去,注意到对方臂膀上的皇家军衔,立即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格瑞恩特指了指正在接近的数万名巴帝重步兵:“这种钢甲,你的弓箭手有没有办法穿透?”

“时间允许的话,只要十次齐射就能清空这片旷野。”马蒂斯镇定地回答。

格瑞恩特掠了眼退至长堤下方的塞基守军:“不错,相当不错。既然是这样,那些魔法师就交给我们,其余的你来处理。”也不待马蒂斯答话,这魁伟若神的机组大统领便已锵然抽出战刀,直指数里外巴帝大营中飘扬的军旗,厉声道:“我们的脚下,是摩利亚的土地。现在有人想要以铁蹄践踏上来,该怎么办?”

“杀!”两千余名机组士兵齐声怒吼。

“这几百年以来,巴帝国无时无刻地不在想要侵略,并吞摩利亚。毫不夸张地说一句,每个真正的摩利亚战士心里也在想着如何毁灭巴帝。他们和我们,早就注定了难以共存的结局。为了生存,为了最终的胜利,我们要怎样去做?!”

“杀!”浓烈的煞气,已开始在夜色中弥漫开来。

“现在我们亲爱的同盟国已经撕下了面具,战争从今天起将正式展开。我不知道沿着奇力扎山脉,还有多少处边陲阵地正在面临他们的进攻。但我很清楚一点,塞基城会遭遇最为猛烈的攻势!因为只要打下这里,敌人的地面部队就可以长驱直入,直接把战火烧到摩利亚的腹地!我要机组的每一个人都知道,后方的土地上生活着我们的母亲,我们的女人,我们的孩子。就算是死,也不能让巴帝人越过这道防线!”

“杀!杀!杀!!!”机组成员中,绝大多数的人都在喘着粗气,眼睛已经红得如若要滴出血来。

格瑞恩特一拳把当头袭来的几颗庞然火球摧得粉碎,傲笑道:“宫廷法师团的娘们儿恐怕撑不了多长时间,我要你们扫清敌军的魔法部队,然后统统活着回来!去战罢!”

气流的划响声中,道道黑影自堤身上掠出,纵入旷野之中。即将与敌军的重步兵阵列接触之前,他们纷纷反手摘下了背后所负的强弓,连珠激射。

刁钻到极点的射术,使得挟裹着炎气的三棱箭头俱是由重步兵的面甲贯入,脑后透出。沉重笨拙的重装使得巴帝人在仰天倒下的时候,总是会连带着手中的长柄刺枪扫倒几个同袍。那密无间隙的斜向枪林,已然被硬生生地扯出无数缺口,紧接着,两千余把金黄色的战刀便直卷出一条血路来!

“这条土堤,一定花了不少时间修筑?”

“长官,你们怎么会来得这样及时?”

格瑞恩特与马蒂斯两人同时向对方发问,话音未落,都不约而同地微笑起来。

“六年,一个师团的人用了整整六年的时间,才建起了这道工事。”马蒂斯笑了笑,道:“幸好,还来得及。”

格瑞恩特目中现出激赏之色,欲要说些什么时,忽侧身诧道:“裁决小队都去了战场,你还留在这里做什么?”

不远处,独自伫立的撒迦缓缓摇头:“这不是我的战争。”

“那是谁的战争?”大统领怔了怔,沉声问道。

“摩利亚的。”撒迦淡然道:“而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一个摩利亚人。”

格瑞恩特怒道:“那你又何必来到这里?”

“二殿下的吩咐而已,不过他并没有要求我一定得做些什么。至于你的命令,我已经办到了。塞基的最高指挥官就在你身边,连一根头发都没有少。”撒迦淡漠地道。

马蒂斯沉默了片刻,脸色苍白地道:“我以前在奇力扎的一处要塞里做小兵,那时候我的中队长总是说,只要军人能守住边界,国家就没有战乱。他一直是这样去做的,即使是在被遗忘的日子里,也是如此。”

撒迦握刀的那只手突然因为用力而爆起了条条青筋:“哦?那是他的想法,不是我的。”

马蒂斯直视着他,目中隐现失望:“要是我的中队长还活着,一定不会希望听到这种话。懦弱,是他最痛恨的一种性格。”

魔法禁咒的强烈光芒骤然映亮了半边夜空,巴帝的大营中正飞射出无数箭矢,远远可见数条白色身影自空中凄然坠落。穿行于重步兵阵列中的两千余名机组成员,还未能突破这片钢铁丛林。从这个方向看去,他们燃起的炎气辉芒是如此渺小微弱,似乎随时便会被周遭无尽的暗色吞噬。

“弓箭手准备!”马蒂斯霍然转身,咬破的唇角边一缕鲜血划了下来。

“下次不要教训我这种大道理,因为你不配。”撒迦举步,慢慢行下长堤,“虽然我对这个国家没有任何感情,但是这样热闹的场面,如果错过的话未免也太可惜了。”

马蒂斯与格瑞恩特对视了一眼,俱是于对方的眸中看到了隐隐的愕然。

不断划破黑暗的火球,在地面上投出了道道赤红的暗影。这黑发的年轻人,在旷野中安然前行着,唯一的同伴,是他手中倒绰的六尺长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