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寂火

王冠之上,镌刻着血与火交织的荆棘花环,战士的魂灵飞舞,轻掠,穿梭于夜空,地狱...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章 重逢之时
章节列表
第二章 重逢之时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阴暗而寂然的密林里,忽然有了光。

一簇接一簇的金黄色辉芒自各个角落燃亮,随即齐齐激射于树丛间,无声裂离出成倍分体,狞笑着,旋转着,在空气中曳出道道死亡划痕。

短距离的突袭下,几百名长袍男子直如寒风中纷落的枯叶般自半空中相继坠落。无数支挟裹着熊**气的白羽利箭无情地洞穿过人体,“扑扑”连串的入肉声响混杂着大蓬爆起的血花,在这片浓厚的暗色中奏出了一曲森冷的吞噬乐章。

黑红色的血液已溅满了林中空地,原本斑斓的袍身色泽变得更加凄艳莫名。撒迦注视着周遭地面上具具蠕动抽搐的躯体,隐约间觉得,他们就像是冬眠时被掘出的蛇,在冰天雪地里苏醒,而后于绝望的木僵中等待着泯灭时刻的来临。

杀戮,在短暂的沸腾后归于平静。

百余名手执长弓的摩利亚军人从四处悄然涌出,动作灵捷如豹。他们中大多为低阶军士,残破皮甲上抹有伪装用的条纹漆痕,有些人所携的弓身之上,绞着的竟然是粗陋不堪的牛筋藤索。

“你们是......”一名体格单薄的上士越众行出,审视着撒迦那身没有任何军衔的黑色战甲,神情疑惑。

撒迦走到不远处,将周身各处还残留着点点电系元素蓝芒的女法师扶起,后者正在低促的喘息着,左手所戴的两枚魔晶戒指已经炸成了碎片。正是这对能够防御部分自然系魔法的赤血晶石,在最后一刻救了她的命。

“皇家军团。”撒迦掠了一眼满地的尸身,皱眉道:“巴帝那边,已经开始有所动作了?”

暮色之中,先前那名上士隐隐看清了卡娜前胸所绣的军徽,神色微变,道:“长官,你们来塞基城做什么?”

“援军应战。”

上士沉默了半晌,迟疑着道:“长官,这片林子是我们准将大人布下的最后一道防线,依我看,只怕是现在的前沿已经......”

撒迦冷冷打断了他:“这些法师,是不是第一批突破到这里的敌人?”

“是的。”那上士望着几百具逐渐僵硬的躯体,忽咬牙跪倒,一语不发地大力叩头。

卡娜无力地扶着撒迦臂膀,轻声问道:“你这是做什么?”

“参将大人曾经严令过任何人不得擅离防线一步,我们不敢违抗......求求您带人去前沿救他!我知道,皇家军团是摩利亚最强大精锐的力量!”

几乎是同时,他身后百余名士兵齐齐跪下,苍凉而悲愤的气氛似是带着整片密林内的空间都骤然紧缩了一下!

“长官,只要能救回我们大人,军费一定会早日集齐的!城里的那些贵族老爷家都有钱,不行的话,用抢的也会凑出需要的数目来!我以人头担保,绝对不会出差错!”那上士语无伦次地低吼着,额头早就在坚硬的地面上撞得红肿一片。

“军费?”撒迦微怔。

那上士不再言语,只是泪流满脸地叩首不已。

一团炽烈的魔法弹骤然自卡娜手中腾起,直冲上天,于高空中爆裂开来。

“虽然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但我想守好这片防线,才是你们现在应该做的事情。至于别的,皇家军团会负责去处理。”亮如白昼的魔法辉芒下,撒迦转身行向密林深处,头也不回地冷笑道:“如果你还是个男人,那就应该学会不再哭泣。”

透过密密层叠的树冠间隙,清晰可见远端塞基城的上空亦爆出了一朵同样的魔法弹。那名上士怔怔地转过头来,望着树丛间行远的两个身影,忽胡乱擦拭了一把自己的脸庞,随即,他紧握了他的弓!

由这片横跨几里之遥的密林直出,眼前赫然可见一道丘陵间深卧的狭隘谷地。远远望去,谷地两侧人影憧现,寒芒纷闪,直如星罗棋布般分散于陵体之间,竟是不下数千之众!

撒迦略略扫视了一眼那些配备着强弓劲弩的摩利亚军人,于疾掠中逐渐减缓了速度,回首道:“我觉得你应该呆在林子里,而不是跟我去前沿。”

低空飞行的卡娜闻言一怔,毫无血色的脸孔上露出不解神色:“为什么?”

撒迦抬手指向前方:“你认为魔法师飞越那道深谷的可能性有多大?”

卡娜思忖了片刻,道:“究极驭风术或许能够超出弓箭所能达到的射程高度,但相应的施术者,必须要具备大魔法师后期的实力。”

“树林中被格杀的那批人,依我看没几个像样子的法师。他们突进的目的可能是想要从背后撕开前沿防线,可惜的是,运气似乎差了一些。”撒迦笑了笑,道:“回去吧,接下来通过魔法传送阵逾越防线的敌军,会越来越强大。如果能够做到的话,活下去会是个不错的选择。”

卡娜凝注着他直纵而出的背影,眸子里的寒冰渐渐融化:“你也要活下去,孩子......”

丘陵顶端的摩利亚士兵纷纷垂下了视线,望向谷地间那个高速飞掠的黑发年轻人。他身上所着的战甲,赫然便是皇家军团所独有的黑色,手中斜执的长刀在已然覆洒的月芒下耀动着冷冽的寒光。

深谷旁侧的坡度甚为陡峭,谷底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乱石,地势崎岖难行。撒迦以一种奇异的,难以描述的方式掠行其间,每每几个起伏之后,他便会微伏身躯,继而大力弹射而起,纵出数丈之遥,整个人似极了一头冷月下奔跑的矫健黑豹。

大部分丘陵上的摩利亚士兵,都在默然祈祷,感谢神明的恩泽。战争,已在悄然间袭来,当目睹着第一波羽箭自敌方弓箭手阵列中射出时,有很多人都以为冥王即将飞临塞基城的上空。

由于种种原因而难以得到补给的军需,向来便是塞基守军的死穴所在。自从两个师团被抽调走以后,他们就连最后的一点倚仗也几乎完全失去。

军援,这强烈跳跃在每个士兵心中的念想,几乎是随着敌方来袭的号角声响起而及时成为了现实。视线中那条纵跃如飞的身影,以及先前高空中相继爆开的魔法辉芒,就已经足以证明一切。

在此之前,塞基守军的编制里根本就没有法师部队的存在。正如第五军团那位出身高贵的军团长所言——魔法师的强大固然勿庸置疑,但与之成反比的,却是他们那薄弱的防御力。真正的前沿阵地,还是需要依靠地面部队去固守的。

尽管这颇具讽刺意味的天才想法遭到了部分中高层军官的反对,但最终还是得以执行。爱德希尔侯爵的话,在第五军团向来就是法则。

随着谷地出口愈近,一种闷雷般的震颤的声浪也愈加清晰响亮起来。撒迦伏低了上身,将速度挥发到自身所能达到的极限,整个人宛如一支离弦的长箭般划开气流,远远望去竟似在临空飞掠!

终于,在斩马锋刃的轻鸣中撒迦脱出了谷底的暗影,那奔涌的雷声于刹那间轰然大放,回荡在他的耳边,隆隆不休。

出现在远端的,是一道自夜色下横戈数里的巍然土堤。高达三丈有余的堤身修筑得极为坚固厚实,尽头一直延伸到南北两端怪石嶙峋的奇峻山体之下,赫然便是堵旷野中难以逾越的巨型坚墙。

如雷般跌宕滚涌的声浪,来自于长堤上仿若蚁群涌动的摩利亚士兵。一捆捆白羽长箭在低吼声中自堤脚传上,无数张强弓开合颤响,那点点抛射而出的金黄色亮芒就像是空中繁星纷落,密密麻麻地在黑暗中拖曳出无数条炽烈轨迹,形成了一场庞然无朋的毁灭火雨。

战场上的气氛,无疑是紧张而狂热的。并没有人注意到直掠上堤顶的撒迦,高举的粗糙铁盾,手中的箭捆,满地滑腻的鲜血,脚边同袍仍然温热的尸体......这一切的一切,都将人,变成了野兽。想要生存,你就必须激发出每一分体能,去让己方的这台杀戮机器运转得更快一些。那高空中密集散落的敌军齐射,那被箭羽划得鲜血淋漓的手掌,那酸软到似乎随时便会断折的手臂,都已经不再重要。

以杀戮遏止杀戮,才是每个摩利亚军人心中恒古不变的生存法则。

自堤顶直望下去,眼前赫然是一片拒马的海洋。绞满了精铁蒺藜的巨型木扎无边无际地排列在旷野上,宛如人工植起的荆棘丛林。几千具身着轻甲的步兵尸体杂乱无章地横卧其间,僵直地凝固着千奇百怪的姿势,绝大多数的躯体都被射得像个刺猬。

摩利亚弓箭手所身处的,是一条半人深的战壕。这粗陋的掩体并不足以令他们完全避过敌方箭袭,在每次起身抛射的时候,总是会有一名同袍伸臂以阔盾相护,无一例外。

这看似简单的攻防方式,却在此时此处牢牢占据了至关重要的先机。极远方蜿蜒游至的数条光蛇就只能在几里外的开阔地带集结汇聚,丝毫不得寸近。虽然被迫加入这场弓箭手之间的对战游戏令人恼火,但试图强攻的其他军种早就已经尝到了苦头,其中也包括了部分高阶法师。

无论是从炎气的凝聚穿透力,还是以抛射准头而言,摩利亚弓箭手都要高出对方不止一筹。敌军弓箭部队尽管配备着全身精甲,并在竖盾拼成的坚壁后连番齐射,但还是在如割麦一样仆倒下去,凄厉的惨呼声此起彼伏,平添了几分黑暗中的血腥气息。

沿着战壕,撒迦缓缓行向土堤中段所在,偶尔间会挥动手腕,格档下尖啸袭至的箭矢。斩马在他的手里,轻盈得有如一支羽毛。

不远处,几个高级军官正在卫兵的环侍下远眺着敌军已然矗起的大营,低声商议着些什么。撒迦凝视着其中一人,悄然加快了步伐。

无意间,那名参将军衔的中年人偏首望向这边,恰逢一波齐射箭矢耀起漫天辉芒,他清清楚楚地看见了正在靠近的黑发年轻人以及那柄六尺长刀,英挺而成熟的面容上神色骤然大变!

“好久不见了,马蒂斯叔叔。”撒迦就连半眼也不瞥向围拢过来的卫兵,唇角边绽出笑意,但一双眸子却冷若寒冰。

中年参将木立许久,在其他军官的诧异眼神中剧烈地哆嗦着嘴唇,迈步上前。他抬起手,似乎是想要抚摸撒迦的脸庞,可最终还是无力地垂下了手臂:“撒迦......”心情激荡之下,他就只是哽咽着唤了一声,两行清泪就已垂落下来。

空中隐隐有利啸声传来,卫兵们纷纷扑上,想要以盾牌护住参将,却尽皆被无声横掠的斩马刀身扫飞出去。

漫天射落的箭雨之下,撒迦右臂连挥,两人周遭的空间里顿时布满了森冷的刀光,每一支袭来的箭矢均寸寸折裂,“扑扑”落满了一地。

马蒂斯直直地注视着撒迦,仿佛是想把他刻进骨子里:“这些年以来,你......还好么?”

撒迦平淡地道:“还行,你看起来好像过得不错。”

“我一直都在盼着和你重逢的时刻,总算是天见可怜,终于活着等到了这天。”马蒂斯渐渐平静下来,从腰侧抽出佩剑,反转剑柄递出:“你是来拿我这条命的罢?”

“错了,我没有这个打算。”撒迦断然摇头,道:“边云所有的人里面,除了父亲,我最了解的人就是你。再加上威卡大叔死在戈壁里的那一次,我记得所有发生的事情,包括你说过的每句话。如果没猜错的话,当时你想发动‘战神死契’护着我冲出妖兽群,可是却被威卡大叔抢了先。一个连死都不怕的人,又怎么会以那样卑劣的方式背叛边云?这点我相当好奇。”

马蒂斯沉默下来,挥手示意四周军官离开:“你想知道些什么?”

“背叛的理由,只有这个。把你从绞刑架上放下来的时候,我就已经很想问你。可惜普罗里迪斯就在旁边,所以我不得不选择沉默。”撒迦轻描淡写地道:“那时我虽然是个孩子,但并不傻。”

马蒂斯久久凝视着他,正想要说话时,忽听得旁边有人在低呼:“魔法师!天哪,成千上万!”

“或许,有些事情我们可以先缓一缓。”

撒迦望着远端敌军阵营间高高腾上半空的无数身影,淡然提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