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寂火

王冠之上,镌刻着血与火交织的荆棘花环,战士的魂灵飞舞,轻掠,穿梭于夜空,地狱...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章 似是故人来
章节列表
第一章 似是故人来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座落于摩利亚东部边陲人的塞基城,人口不过二十万。它南倚奇力扎山脉,北靠浩茫无际的卡撒拉大沙漠,与巴帝邻国斯坦穆接壤,地势所处可谓扼两国交界之咽喉。

由于地理位置上的特殊性,塞基城中的居民大多靠着以物易物,赚取其中微薄的差价为生。货物交换的对象,则是国境线另一头的斯坦穆人。

斯坦穆是个小国,历来与摩利亚外交甚少。它就像是一条狭窄的河流,在奇力扎山脉的尽头阻隔着大陆上两个最为强大的国家。在某种意义上,它同时也成为了三者之间微妙的平衡点。

似乎是光明神王在冥冥中垂青着斯坦穆的子民,这数百年的平衡,从未被打破过。尽管游牧民族的生活总是居无定所,但无疑,他们是满足而快乐的。

正如寒冬的到来,往往可能会是在一次骤降的暴雪之后。事态的变化,总是要比想象中来得突然。

单方边境线的封锁,使得几处开放的口岸不复往日喧嚣,变得冷冷清清,再也看不到半个摩利亚平民或是商人的身影。

这令国界那头斯坦穆人大惑不解的情势转变,却是缘自于第五军团针对塞基城驻军的一次抽调。而守备力量上的大幅削弱,使得城中的最高指挥官谨慎地封闭国境线,并于同时相应增加了前沿地带的警戒兵力。

任何一个稍有军事常识的人,都知道这条不过十里长短的国境线,对于斯坦穆另一端的巴帝国来说意味着什么。多年来的相安无事并不代表着那头猛兽已然厌倦了血肉,但可惜的是,也正是因为时间的关系,部分摩利亚高级军官的戒心也在随之减退。例如,那位第五军团的军团长爱德希尔。

所谓兵力调整后的支援部队,并未如军团长所承诺的那样在几天后赶至。在又一个寂寥黄昏即将泯灭的时刻,急如骤雨的马蹄声终于隐隐震起。于西城墙头数十名守军的眼中,远端地平线上正有一道漫天的土黄尘雾如若龙卷掠地般奔腾卷涌,直袭而来!

而这,却是一支他们完全陌生的骑兵编队。

“皇家军团?”匆忙赶上城头的杰罗姆上校远远认出了这批军人的独特制服,不禁暗吃了一惊。

作为爱德希尔唯一的侄子,这名贵族子弟自从踏入第五军团大营的那一天起,就始终混得不错。之所以用了漫长的三年时间才爬到现在这个位置,自然是因为军团长深谙官场之道的缘故。虽然摩利亚军中选材向来便是内举不避亲,但这个宝贝侄子有几斤几两,恐怕再也不会有人会比他更加清楚了。

军事才能上的几近为零,并不代表着杰罗姆在其他方面就一无所长。从爱德希尔无意中透露的口风里,他曾经清晰地捕捉到了一些什么,并深深为之震惊。

然而现在,那支视野中越来越近的骑兵部队,正是叔父与其他军团长意欲合围的第一军团所属!

“看起来,我们不是很受欢迎啊!”高速行进中的纵队前列,格瑞恩特远眺着前方缓缓合起的城门,眯起了鹰一般的锐目。

策马疾驰于他身侧的撒迦闻言笑了笑,并未答话。劲风扑面之下,他满头的黑发激扬如火,再无半寸疤痕的脸庞清秀得近乎文弱,但一双眸子里,却尽是掩不住的野性狂放。

仿佛是感觉到了些许异样,撒迦回首望向后方。一名以轻纱半掩着面目的白袍女子立时偏开了目光,微勒缰绳,融入到随即赶上的法师队列中去。

“奇怪的家伙。”撒迦默然想着,双腿轻挟马腹,略为加快了速度。

这百余名宫廷法师,是在前一天自后方赶上大队的。令机组汉子们振奋不已的是,这些法师里没有一名男性,几乎全都是年轻貌美的妙龄女郎。

撒迦不是很喜欢被人窥视的感觉,那会令他本能地感觉到危险。而现在面对着那个总是有意无意投来视线的蒙面魔法师,除了疑惑之外,他就只能苦笑。

几丈高的城墙之上,已有数百张强弓拉起,锋锐的箭头在垛口间耀闪着点点冷芒。整支编队在距离城门十余丈的位置停了下来,士兵们风尘仆仆的脸上已有怒色。

“这里是第五军团的辖区,不欢迎你们!”杰罗姆在几名副官的簇拥下大声喊道,语声中隐隐带着一丝颤抖。

格瑞恩特仰首望向墙头,豪笑道:“那我岂不是应该称呼您为领主大人?!”

杰罗姆窒了一窒,蛮横地道:“谁知道你们是不是想从这里越出国界,纵容叛逆的事情,第五军团可是不做的!”对于自己能够在瞬间想出这个绝妙的理由,他不禁有些自鸣得意起来。

无论兵变的结局会是怎样,皇家军团都绝对不会是朋友。杰罗姆非常清楚这一点,就像是清楚城里有多少漂亮的贵族小妞。

格瑞恩特收敛了笑容:“你是这里的最高长官么?如果不是,马上让他滚出来和我说话!”

“那家伙去了前沿巡视,现在我全权负责这里的一切。”杰罗姆干咳了两声,故作威严地道:“如果你们不能出示圣谕或者军部令函,那么请离开这里。塞基城是军事重地,我有权下令格杀任何一名试图接近的可疑人物。”

“军部令函?我们有么?”阿鲁巴纵马行至撒迦身边,獠牙探伸的阔口微咧着,满脸俱是迷惑之色。

撒迦淡淡地道:“这是他的借口而已,就算是我们有那种东西,也不会被允许进城。”

“哦,原来是这样。”阿鲁巴恍然大悟。

裁决全员随队一路至此,他与撒迦的交流也渐渐变得多了起来。半兽人隐约觉得,这名黑发伙伴要比初识时开朗了很多。在两人相处的时候,他也不再像以往那般拘束。

在阿鲁巴不失纯真的心里,伙伴之间,本来就该是这个样子的。

“从来还没有人要求过我出示什么,你算是第一个。”格瑞恩特怒极反笑,后方队列中已有魔法师升上半空。

杰罗姆抬起手臂,声嘶力竭地吼道:“只要你们敢轻举妄动,我的士兵是绝对不会吝啬羽箭的......”

“嗡嗡”颤声遽然震起,一道赤红色的光蛇自城下倏地掠上,翻转着划过他的身躯,锵然插入远端石板地面,斜斜竖立。

杰罗姆呆滞地凝视着城下,脸上逐渐现出一个诡异到了极点的笑容。随着“咔”的一声炸响,他的整个头颅猛地爆裂开来,白花花的脑浆几乎是立时溅满了周围几名副官的全身!

在无数双目光的注视中,上校由颈至胯平整地分为两半,向着左右方仆倒下去。离他尸身几丈远的地面上,斜插的正是六尺长的斩马刀。

“他要的东西,我已经出示了。”撒迦望着城墙上一众神色惊惶的军士,伸手抽出身旁阿鲁巴的战刀,“下一位长官是谁?”

当对峙已经不再是对峙,而成为了单方面**裸的武力胁迫时,另一方就只能有两种选择——战,或者妥协。

高耸而厚重的城门缓缓开启,皇家军团众人纵马鱼贯而入。长达数日的远途跋涉之后,这些彪悍军人俱已是疲累不堪,但他们的军容却依旧齐整,眼眸中流露的,唯有钢铁般的坚定。

可能是由于日照的关系,塞基居民的肤色大多偏黑,笑起来的时候牙齿白得耀眼。在看着皇家编队每个人的时候,围拢上来的平民都会发自内心地露出友善笑容,有些年幼的孩子还会跟着马匹小跑上一会儿,毫不怕生地接过士兵们递出的军制干粮。

在摩利亚民众的眼里,军队历来便是最值得依靠和信任的对象,这点数百年以来就从未改变过。而先前还剑拔弩张的守军士兵,此刻却显得并无敌意,就只是默默地混杂在人群之间,注视着远方到来的同袍。

“长官,第五军团中校索埃尔向您报到!”塞基军部的正门前,一名身材高大的军官率众挺胸行礼。

格瑞恩特翻身下马,冷冷打量了他几眼,道:“能不能解释一下,刚才你们演的是哪一出戏?”

年轻的中校踌躇了片刻,大声道:“那是杰罗姆上校的命令,所有的人都是奉命行事!”

“哦?”格瑞恩特扫了眼他身后神情各异的十几名士官,点头道:“给我间办公室,在最短的时间里面,我需要了解这一带的兵力分布情况。唔,马上派人去找你们的最高长官。你,跟我进来。”

略顿了一顿,机组大统领又道:“全员准备扎营,裁决小队去市政厅,给我把大大小小的官员统统集合在一起。撒迦,你跟着他们的人去找那个指挥官。习惯亲自去前沿的领军者,在如今的摩利亚可没几个了,看好他!”

整支队伍有条不紊地动作起来,撒迦望了眼引路的守军士官,忽微笑道:“你能不能先带我去拿回我的刀?”

塞基城的东门,在警备上显然要森严得多。两人方自出得城门,便同时听到身后气流隐隐划响,撒迦回头去看时,却是那名轻纱蒙面的女魔法师直掠而来。

“我陪你一起去。”女法师语调生硬地道。

听着这甚为熟悉的语声,撒迦怔了怔:“卡娜?”

女法师沉默片刻,掀去面纱,道:“卡娜早就已经死了,我现在的名字是维丽亚。”

撒迦凝视着眼前已变得平平无奇,再无半分姿色的面容,平静地道:“你还是你,有些东西,是永远也不会变的。”

卡娜催动风力,疾掠过他的身侧:“这句话,好像不太适合用在你的身上。”

撒迦微提缰绳,纵马疾驰起来。女法师的话,在他心里激起了一阵不大不小的波澜。就在那个充满了混沌与梦魇的夜晚之后,撒迦开始觉得,自己的心态好像发生了某种微妙的变化。但具体是什么,他却无法确定。

一切,正如镜子里那张已然陌生的脸庞。

南方轩邈的奇力扎山脉,看起来仿若近在眼前。而塞基城外平坦辽阔的地势,使得夕阳最后的一点血色辉芒尽皆挥洒在这块贫瘠的土地上,将每个人的身影,都拉成了长而孤寂的一道暗色。

沿平原直行了盏茶时间,引路的士官策马驰进了前端一片阴暗的密林,只要穿过这块沉寂所在,边境线就已经到了。

士官的年龄不大,唇角边还浅浅地覆着一层绒毛。当无意间与撒迦目光相触的时候,他会很快地转过视线,然后把马催得更快一些。

这黑发年轻人掷出长刀的那一刻,他也在城头。

亲眼目睹的杀戮场景,带来的是震撼与难以抹灭的恐惧。然而当自身直面死亡的瞬间,他却一无所觉。

几道曲折劈下的粗大电光分别击向三人,行在最前面的士官当即连人带马被烤成了焦肉,促不及防的卡娜也自低空中坠落,砰然闷响中摔上地面,再无半点声息。

撒迦是唯一躲过这次突袭的人,在掠离马背的时候,他抽出了鞍侧的六尺长刀。

暮色,已经渐渐笼罩了整个世界。

一阵“簌簌”异响自四面八方传出,紧接着几百名身着长袍的男子从周遭的树冠间慢慢飘落下来,将撒迦围于中央。他们所着的长袍颜色极为怪异,斑斓异彩,此时随着风势略为起伏,酷似暗色中的一群毒蛾在振翅舞动。

“摩利亚皇家军团?”不远处一名瘦高男子倨傲地开口。

撒迦望向他,淡然点头:“眼光不错。”

那男子冷哼了一声,似乎是想要再说些什么,但他身后尖啸射至的一支长箭却划破了密林中的静谧!

根本就不屑于转首,瘦高男子反手弹出枚元素球,道:“我们继续聊下去......”话音未落,他死气沉沉的面容上已神色大变!

树丛之间,那支长箭在即将与元素球相触的瞬间骤然微颤,随即一分为四,再分为八,电光火石间避过阻截,同时没入八人胸口!

“扑扑”人体坠地的闷声中,撒迦下意识地握紧了刀柄,紫眸中冷气隐现。

这种神乎其技的集射箭法,天底下就只有一个地方的人会用。

而那里,曾经是他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