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寂火

王冠之上,镌刻着血与火交织的荆棘花环,战士的魂灵飞舞,轻掠,穿梭于夜空,地狱...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三章 云涌
章节列表
第二十三章 云涌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轩敞而高阔的寝宫里,四处垂悬着轻扬如烟的纱幔。随着窗棂缝隙间透入的些许清风拂过,它们微微摇曳着,流转出各种曼妙姿态,仿若是在这寂寥深宫中无声轻舞。

透过这层层叠叠的阻隔,劳南多阴冷的视线直投向寝宫深处,久久停留:“母后已经睡了么?”

“是的,睡得很熟。就是到她耳边去叫喊些什么,恐怕暂时也不会醒来。所有不属于皇家军团的密卫,在今天的早些时候都被隐秘清除了。殿下,皇宫此刻在您的掌控之中。”

卡娜抬手,轻灵地结出一套术印。整个寝宫内部,很快被地面上涌起的迷蒙烟气所覆满。每一道垂幔都逐渐停止了晃动,僵直地坠拖于地。

除了气流,这些诡异的灰色烟体同时还阻断了所有声息。虽然就只是一门之隔,但寝宫的外与内,已经成为了两个毫无维系的空间。

“同样的一件事情,以尽量低调的方式去进行往往要妥当得多。”劳南多满意地微笑,道:“卡娜,你所做的一切都令人赞叹,辛苦了。”

卡娜微欠了欠身,冷艳的面容上神色恬淡:“这是我的荣幸。”

艾特蒙得瞪大了昏花的老眼,巍颤颤地起身,嘶声道:“你们......你们这是想要做什么?!来人,来人!!!”

一只芊芊玉掌按上了他瘦弱的肩头,卡娜冰冷的语声随之响起:“如果我是您,就一定不会去做这种毫无意义的举动。”

犹如烧红的尖针遽然间刺入了肺腑,体内传出的剧痛令老艾特蒙得沉闷地低哼了一声,软软坐回了椅中。

“怎么,您身体有哪里不舒服?”大皇子走到近前,静静地直视着他,薄削的唇边逐渐现出一丝略带着嘲讽的笑意。

老人恐惧地畏缩了一下:“劳南多,你究竟......”

劳南多缓缓摇头,叹息道:“是不是随着年龄变老,人的思维也会变得混乱起来呢?难道您就一点也不觉得,您的大儿子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是一件相当荒谬的事情?”

艾特蒙得呆呆地望向身前那双深邃如海的湛蓝眼眸,全身忽然剧烈地哆嗦起来:“是你?居然是你!”

宛若水中无声荡起的涟漪,“劳南多”的脸庞上微微波动起一层透明光华,悄然间,普罗里迪斯那英俊苍白的面容自其下隐现:“正是我,亲爱的父亲。”

这诡异地难以描述的情形,几乎要将老艾特蒙得的意志完全击溃。在急促喘息了许久之后,他颓然靠上椅背,涩声道:“你布置这一切的目的,是为了皇位么?就算是今天我死在这里,你又该怎样去应对劳南多?”

普罗里迪斯脸部的异状慢慢消失,宛然又恢复了大皇子的阴森面目。目注着身前仿佛随时便会终结生命的虚弱老人,他愉悦地笑道:“恐怕皇兄盼望您早日蒙受神明感召的心理,要远远比我迫切得多。尽管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他的赢面都要远大于我,但是漫长的等待时间对一个无时无刻不在想着登上权力顶峰的人来说,却是比死还要痛苦的折磨。”

艾特蒙得无力地冷笑:“现在站在这里的人是你,而不是他。”

“您说的对,皇位自然是我的目的之一,但是今天我来探望您的最大原因,却是为了要抢先一步。”普罗里迪斯淡淡地道:“卡娜最近感觉到您的精神力已经相当微弱,任何一点点身体机能上的病变,都可能导致您永远离开这个世界。所以,我必须得抢在冥王的前面,亲手送您启程。如果不这么做的话,恐怕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为了那个女人,你直到现在还在恨我?”老人渐渐镇定了下来。

“您是指......苏姗娜?”普罗里迪斯微笑着比了个手势。

一枚微小的风刃迅速自女法师指端凝起,激射而出。那尖锐而低沉的啸叫声方自沉寂,艾特蒙得的哀嚎便已传遍了整个寝宫!

他的右手,整整齐齐地自腕缘被切下,跌落在华贵的地毯上不断抽搐着,每一根手指都在僵硬地刨抓毯面,类似于鼠类磨砺锐齿的“吱吱”声响不断传出,直令人头皮发麻。

凄厉的惨呼声并没能维持多长时间,剧烈的痛感很快便让老人昏厥了过去。卡娜开始有条不紊地为他止血疗伤,待到回复术的光芒散尽,出现在摩利亚皇帝眼前的,仍然是这个熟悉而残酷的世界。

“既然您提起了我的妻子,那么请允许我顺便问一件始终没能弄明白的事情。是什么让您对苏珊娜抱有那么大的成见?是身份?地位?还是因为我的关系?”普罗里迪斯不经意地道。

艾特蒙得呆滞地望向光秃秃的断腕,当肢体突兀缺少了某个部分后,它看上去是如此的丑陋狞恶,就像是不再存有半分情感的人心。

“苏珊娜是个平民,即使她的父亲那时候已经是帝国的高级将领,可有些东西却是永远也无法改变的。”老人麻木的语调中带着些许颤抖,“我一直没有授予梅隆贵族身份的原因,就是不想让你和苏珊娜在一起。本来与巴帝国联姻的人选不是你妹妹,而是你。所有已经筹划好的一切,都随着你鲁莽固执的行为而改变。至于苏珊娜后来的死,并没有人能够预料,甚至在有段时间里,我还一度认为你会回到我的身边来。早知道会变成今天这种局面,我当年就应该接纳她的......”

“身为一个皇帝,你可以轻易得到很多东西,但同时也会失去另一些。这些年来,除了你的母亲,能陪我说上几句话的人都很少呢。”艾特蒙得低低地惨笑。

普罗里迪斯丝毫不为所动:“您早就不应该呆在皇位上了,日益软弱的内心,不仅会毁了你自己,还会连带着毁了这个国家。”

艾特蒙得喃喃地道:“和巴帝的结盟,也是出于无奈。有一道表面上的条约来束缚,总比没有要强上许多......”

“不,在您的心里,巴帝就像是一头迅速成长起来的猛兽。眼见着它一天天变得更为强壮,更为嗜血,您和那些元老们都从心底里感到了恐惧。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结盟的初衷,就是为了逃避。你们期望着这种自欺欺人的外交手段,可以换回执政期内的和平共处。如果能够选择,您会毫不犹豫地把战争留给下一代继位者!”普罗里迪斯语声慢慢冷下,不再有半分感情,“如果有一天,阿莫罗索大帝在冥界问起您,如今的摩利亚是不是已经超越了当年的铁血帝国,您该如何回答?在那个时候,您又会不会因为自己生前的懦弱举动而觉得羞愧?”

艾特蒙得怔怔无语,疼痛与耻辱在同时折磨着他衰弱的身心。从未有过一刻,这位摩利亚至高无上的统治者如此之近地面对着死亡,在即将永堕黑暗的此时此刻,他突然很想哭泣。

“食肉者的贪婪欲望和杀戮本性,注定了它们之间永远也不会有和平。战争迟早会来,摩利亚唯一还能选择的,就只有应战,或者灭亡。”普罗里迪斯凝视着老人,眼眸深处燃起了微弱却狂热的火焰,“在皇宫内外,在帝都城,在摩利亚土地上生活的所有种族,体内流淌的都是同样好战的血液,我们天生就是征服者,总有一天,整个大陆都会在那只鹰的利爪下臣服颤抖!”

艾特蒙得清晰地捕捉到了他眉宇间凝聚的杀机,不由紧紧蜷起了身体,疯狂地嘶嚎道:“你根本就不可能得到皇位!用不了多长时间,这拙劣的弑父手段就会被揭穿!不会有人相信是劳南多做的,你会被绞死,活活绞死!”

“我以一个摩利亚军人的名义,裁决您有罪。”普罗里迪斯淡然道。

高速掠至的十余道狭长风刃犹如无形巨镰般切入老人身体,自各个方位破体而出。骤然拔起的凄厉哭号直如恶鬼夜啼,良久之后方才渐渐低落下去。

在一声类似于呜咽的异响之后,艾特蒙得的整个上半身拖着几根褶皱的灰白色肠头,斜斜划裂坠落,跌到地上分成了大小不一的残骸碎块。大量浓稠的血液从犹自端坐的腰身中疾喷而出,将周遭地毯染得黑红一片。

普罗里迪斯垂目望向滚落到脚边的大半个头颅,微笑道:“希望在见到大帝的时候,您能够过得愉快。”

“殿下。”卡娜轻声唤道:“您该走了,后面的事情,我会处理。”

“母后是不是也应该睡醒了?”普罗里迪斯平静地开口,“戏,总是得有人看的......”

光明历743年,摩利亚皇艾特蒙得·凯萨于宫中暴薨,宫廷法师团统领卡娜殉职,两具尸身均残缺难辩,惨状令人发指。

事发当夜,元老会急召军部数十名高层及内阁重臣面晤,同时皇家军团联合帝都禁卫军封城戒严。

尽管包括伊丽薇莎皇后在内的百余名目击者,都证实了大皇子劳南多曾经出入寝宫,但元老会仍然对他表示了毫无保留的信任。似乎并没有人认为,一个继位有望的皇子会以这种堂而皇之的方式去刺杀国王。

然而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却导致了决胜时刻的提前触发。

次日晨,附近七个行省的驻军俱尽遣精锐,大举压向帝都。而摩利亚北部、西部和东南部的边疆前沿也陆续出现小股军队回拔的现象,一时间国内风声鹤唳,人心惶惶。

尽管元老会曾严令封锁艾特蒙得的死讯,但在某些不为人知的因素作用下,还是有很多国家的军情机构在第一时间就获知了这个消息。其中,亦包括了邻国巴帝。

作为大陆上少数新近崛起的大国之一,巴帝拥有着仅次于摩利亚的辽阔疆土,国力基源以农业、畜牧业为主,军事体系的构筑方式完全迥异于其他王国,等级划分极为严格。

任何国家从建立到发展终至强大,无不要经历漫长而曲折的历程。其间亦如舟行茫茫大海,不论是顺流逆流,都需要一具指引前进方向的罗盘。

能够在国家这艘庞然巨舰上充当罗盘的,无疑就只能是他们的君王。唯有一位睿智的君主,才能正确引领他的子民迈向强盛通坦的阔途,除此无他。

如今的巴帝王国,正拥有着这样一名远见卓识的引路者。他执政后的数十年以来,小到政法典籍上的变更,大至外交征战之审时度势,尽皆运筹帷幄,可谓是以只手而控全局。

他的名字,是希尔德·莫内。在巴帝民众的口中,他被崇敬地称为“希尔德大帝”。

可能是过于旺盛的精力在作祟,希尔德除却审议国事以外的最大嗜好,就是女色。虽然早就已经迈入了迟暮之年,但这位帝王在生理方面的需求丝毫也未见减弱,几乎是夜无两女不欢。

莎曼是所有的承欢对象里面,与大帝关系最为特殊的一个。她是他第三个儿子德鲁的妻子,巴帝与摩利亚政治联姻的牺牲品。

这罪恶的**,带来的却是难以言喻的刺激与快感。

希尔德本就是视旁人如无物的枭雄本性,什么道德伦常对于他来说,只不过都是人类冠冕堂皇的遮羞布罢了。当第一次强行夺得莎曼的完璧之身后,大帝忽然觉得把这么一个美艳的可人儿深置空闺未免有些可惜。德鲁早在少年时便已经沉疴不起,正常人道对于他来说,恐怕要比风烛残年的老妇斩杀高阶妖兽还要难上那么几分。

最令希尔德沉迷的,莫过于莎曼那多变的性格。前一刻她还冷若冰霜,清傲如空谷幽兰;往往到了半拥薄衫时,她又会变得热情似火,一双迷蒙的媚眼仿佛会随时滴出水来。

“还真是个天生的尤物啊!”

微微摇曳的灯火中,希尔德合上了手中关于艾特蒙得死讯的详尽情报,沉吟良久。直到脑海里不经意现出了莎曼扭动的腰肢,他才逐渐停止了思索,在心里满足地叹息着,缓缓起身,向书房外走去。

他从来就不是个心志不坚的人,但凡是作出重大决定之后,都会让自己略为放松一下。此刻,亦是如此。

莎曼的卧室房门,漆涂着魅惑的桃红色。早在几年以前,她就搬入了希尔德的寝宫,皇后因屡屡进言劝诫而被大帝亲手砍下了脑袋。自此,深宫之内再无一人敢于提及此事。

与往常一样,莎曼正倚在床边绣着块绸帕,来巴帝的这些年里,这是她唯一的爱好。

听得响动,她放下针线,静静地抬起头来,望向房门处大步行进的那个男人。

岁月的侵蚀,似乎永远都难以在这张笔墨难描的精致容颜上留下些许痕迹。她的唇依旧如少女般丰润闪亮,眼眸清澈澄净,带着些柔弱的纯真。

希尔德片语不发地行到床边,顿住脚步。莎曼的细眉好看地微挑着,仰视着他,神色中带着些不解。

“嗤”的一声裂响,衣襟已残裂。

莎曼低低地惊叫,攥紧了手中的绸帕,整个人随即被粗鲁地推倒在床上。

自一开始,希尔德就没有打算要告诉她艾特蒙得的死讯。肉体上的愉悦,才是大帝真正在乎的事情,至于别的,他从来就没打算过要和一具玩偶交流些什么。

更何况,这是一具来自摩利亚的玩偶。

“啊......”莎曼蹩起了眉,痛呼着,倔强地将脸转向了一边。

干涩的刺入,带来的是劈开身体般的疼痛。他的衣服已褪尽,沉重而剧烈地动作着,一如既往地直喘粗气。

“叫啊,怎么不叫?你父亲把你送来这里,不就是让人操的么?”大帝狠狠揉捏着她丰盈的软峰,双眼因为亢奋而变得发红。从未有过一个女人,能在他心里保持这么长时间的新鲜感,莎曼是唯一的例外。

仿佛是由于水分的逐渐充盈而引发了难以抵挡的欢韵,莎曼的脸颊慢慢染上了动人的嫣红,双臂也不由自主地环上了男人的颈项,颤抖而妖媚的呢喃柔柔荡开,几欲令人疯狂。

“对......这样才对,你这只不折不扣的妖精......”希尔德大力将她翻转过来,望着粉腻臀背间惊心动魄的那抹翘弧,咆哮着再次动作起来,额上汗水滚滚而下。

肉体不断撞击的闷响与销魂蚀骨的娇喘声中,莎曼闭合的眼帘悄然睁开,定定望向右手中尚未绣成的绸帕,眸子里冷冽清明,毫无半分情欲。

暗色的绸帕之上,以墨线绣着一面古老图腾,隐隐可见利爪阔翼,形貌极为狞恶。

那是一只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