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寂火

王冠之上,镌刻着血与火交织的荆棘花环,战士的魂灵飞舞,轻掠,穿梭于夜空,地狱...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一章 暗寂
章节列表
第二十一章 暗寂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帝都城南外三十里处,横戈着一道荒瘠的浅岭。土黄色的岭体略呈梭形,两端逐渐收拢下沉,斜斜地没入地底。夜色之下,酷似一条卧于地表的硕大蠕虫。

坚硬干燥的土壤,以及几近于无的稀疏植被,形成的是严酷而萧索的生存环境。长久以来,除了一些不知名的昆虫之外,浅岭上唯一活跃的生命,似乎就只有老鼠。

每至夜幕降临,细微的虫鸣总是会欢悦震起,连绵若潮。其间又夹杂着“簌簌”的鼠类蹿动声响,给这片凄冷的所在,增添了几分勃勃生机。

而今天,笼罩了整座山岭的,却是死气沉沉的静寂。

这些渺小的生命早已消匿了声息,畏缩于黑暗的地底,不曾稍动。无形而厚重的杀气正如铅云般垂压在空间之中,生存的本能隐约中告诉它们,那足以毁灭万物的雷火,即将降临。

怪石嶙峋的岭脊之上,高高悬浮着十几条黑影,隐呈合围之势。老迈的默克尔佝偻着身躯,孤零零地站在圈中的空埕间,一双盲眼深深地瘪陷着,皱纹横生的瘦削脸庞上神色木然。

“大老远的把我引来这里,不是只为了瞻仰我老人家的风采罢?”似是不耐于枯燥漫长的对峙,老守夜人大刺刺地挥了挥手,语气还是一向的吊儿郎当:“怎么,还不动手?要等我睡着了才上来捡便宜么?”

“您误会了,我们带来的是诚挚的邀请,而不是挑战。”正前方的半空中,一名中年人缓缓落下地面,半身袍衣已被鲜血浸得透湿,“费了很大一番周折,才打探到了您如今居住的地方......却没想到,一上来根本就没有说话的机会。帝都城里警备严密,到现在才向您解释完全是不得已。”

老默克尔搔了搔头皮:“这段时间闹贼闹得很厉害,我想无论是哪个守夜人遇上半夜三更鬼祟出现的家伙,都会毫不犹豫地上去打上那么几棍的。更何况我是个瞎子,所以......嘿嘿,知道我还住在岩重的没几个人,是哪个老不死的让你们来的?你的伤,不碍事吧?”

那人苦笑:“还死不了,能够令回复术起不到半点作用的魔法攻击,我还是第一次领教。哈特菲尔德大人说得对,想要和您打交道,的确得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

“哦?是他?”老默克尔嬉皮笑脸的神情忽然消失得无影无踪,冷冰冰地道:“老子今天晚上本来在等人,偏偏就有些不识趣的东西跑出来横插一脚。现在我的心情很不好,唔,简直可以用恶劣来形容。不想死的话,统统给我滚蛋!”

先前那中年人微微一怔,道:“大人的意思,是让我们请您过去住上一段时间。这些年里,他一直都很想念您,只是苦于事务繁忙,实在是脱不开身......”

“本事不小啊,居然把手伸到帝都来了!”老默克尔狞笑道:“摩利亚的王公大臣里面,是哪个杂种有这么大的胆子?里通外敌,就不怕掉脑袋么!”

中年人断然摇头:“哈特菲尔德大人虽然是我国首席魔导士,但他对军政方面的事情从来就不感兴趣。我们来到摩利亚境内已经有将近一年的时间了,完全是在暗中自行寻访,并没有任何您所说的内应存在。”

“不错,简直是耐性十足。”老默克尔忽微侧了脑袋,似是在倾听着什么,但很快就恢复了常态。

那中年人笑道:“有时候难免会用上一些小手段,岩重城实在是太大了......”

老默克尔冷然打断:“这种程度的潜入举动要是被发现的话,恐怕两国开战的日子,不会太远了。”

“或许会是这样,不过我们来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带您回去。”中年人微微欠身,“请求您,接受我们的邀请。”

“别再演戏了。从来到这里开始,你那些同伴体内的魔力就像是一锅锅煮沸了的水,根本就没打算冷却过。”老默克尔低哼一声,道:“你们很谨慎,却不够聪明。这样远的距离,的确已经超出了任何一名宫廷法师的感知范围。可问题在于,你们打算霸王硬上弓的对象,不是娇滴滴的大姑娘,而是我这个脾气不算太好的老头子。”

“早在国内,我和我的同伴们就已经听闻了您的强大。”那中年人手中爆出一团火焰,按向胸前血流不止的伤口,在徐徐腾起的焦烟中微笑道:“无论是用什么样的方法,我们都得把您带走,即使是全部丧失生命,也必须去尝试。因为哈特菲尔德大人的话,对于我国任何一名魔法师来说,就是铁一般的命令。”

“您的魔法伤害力很可怕,但任何事情都有着相应的解决方法。正如您不予配合的态度,也将会被改变一样。”他垂目看了眼不再有血液渗流的焦糊伤处,笑容已完全冷下。

空中那些一直沉默不语的魔法师相继抬起了手臂,各色辉芒纷纷亮起。他们的衣着相貌皆极为平凡,平凡得让人一眼掠过后几乎毫无印象可言,但此刻仅仅是随着这些魔法施放的起式动作,方圆几十丈范围内便已然狂风大作,猎猎窜流的魔力波动直如怒涛般卷袭了每一寸空间!

“我的天,好像都是大魔法师后期的水准,哈特菲尔德这次投下了不少本钱啊!”老默克尔嘴巴大张得像一只蛤蟆。

那中年人微露傲色,抬起了右臂,周遭无形而强大的威压立减:“您似乎有话要说?”

“也没什么,唉,人老了,打起架来总想着多个帮手就好了。”老默克尔意态阑珊地叹息着,道:“不过今天还算是运气不错,让我遇上了一帮实力够强但脑子却不怎么好使的对手。陪老人家聊天是个很好的习惯,不过,以后最好能注意一下场合。”

中年人心中一凛,而与此同时,他那警醒四顾的眼眸中,骤然倒映出了两簇狰狞的紫火!

“如果你们还有以后的话......”老默克尔懒洋洋地抬手,枯如鸟爪的十指于虚空中斜斜拉过,尖利刺耳的“滋滋”声立时啸起,向着前方直卷而去!

大变之下,中年法师低吼一声,身形掠起,向后方暴退而去。与那些空中纷纷动作起来的同伴一样,他的双手亦在急速变幻着手势,口唇开合不休。所有晦涩繁复的咒语吟唱缓缓自夜空中汇聚成一道巨大的回响,每一个饱含着魔力的音节都在隆隆震撼着大地。强烈喷发的魔法炽光急速扩散,逐渐垂罩了整座荒岭,岭体的边缘部分甚至已经开始在簌簌崩裂!

究极束缚术“空间牢笼”已然施放,一旦魔力构筑的独立空间凝固成形,除却施术者以外,范围内每一道精神体都将会被立时凝固意识,再无半分自行脱困的可能!

尽管“空间牢笼”属于群施魔法,但强大的个体实力,确保了这批法师在施术过程中能有足够的人手去兼顾自保。优雅与谨慎,似乎一直就是魔法师最为贴切的代言词,他们也不例外。

然而此刻,那道悄然掩近,折叠着腰身怒拔而起的诡异身影却打乱了一切。

刀光如水一般流动着,锋芒之前,由皮肉至骨骼,由内脏至魂灵,尽皆灰飞烟灭。

“完了。”地面上的中年法师黯然想着,随即,便在如影随形卷至的几道暗色中炸裂了身躯。

即使是在这片宛若惊雷的魔法咒语声中,斩马独特的“嗡嗡”颤响依旧刺入了每个人的耳膜。六尺长的刀锋第一次挥动,便截断了两名大魔法师的腰身。漫天纷落的肉屑脏器之中,它在欢呼,在咆哮,刀身上的那一抹暗红已然亮得直欲要滴出血来!

几道扭曲的电光齐齐袭来,刺上撒迦周身。他闷哼了一声,抬腕收肘,狞笑声中将斩马脱手掷出!沉重至极的分量,使得整段刀身在撞塌了正前方那名法师的胸膛之后,连刀柄一并破体而出,只留下了一个空空荡荡的硕大血洞。

斩马刀在空中翻转着,轻啸着,“夺”的一声插入远处岩层,刀柄簌簌轻颤。而高空中法师的尸身,也恰于此时坠地。撒迦纵身掠近,在拔起长刀的那一刹那,忽觉得它在手中急不可耐般微动了一下。

“哦?你喜欢么?”撒迦大笑,脸庞上的紫线蠕蠕蜿蜒上前额,沿眉峰斜戈而下,汇成了一道奇异而凛冽的暗色花纹。他手中的斩马刀身,就在这一刻泯灭了所有暗红,取而代之的,则是纯粹的黑!

从对战开始,老默克尔就一直站立于原地,未曾动过半步。他的周身,并没有半点辉芒耀起,只是在双手挥动时,才会有些许的魔法波动荡漾开来。

似乎是因为衰老的关系,他的动作很慢,几乎给人以迟钝的感觉。然而那一道道急速扩开的妖异暗色却如蛛网一样覆盖了全场,往往是在毫无所觉的情况下,法师们身体的某个部分便会脱落下来。

反击早已开始,但却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撒迦的腾闪速度快若鬼魅,而那只盲眼的老蜘蛛,根本就是无视所有袭来的魔法攻击,一心编织着那张无形的大网,口中甚至在懒散地哼着小调。

“恶魔,他们都是恶魔!”

初成形态的“空间牢笼”逐渐崩裂开来,最终,化为支离破碎的片片光体,消逝在回归的黑暗之中。一名法师望着片刻间便坠落遍地的尸骸,哀呼着停止了毫无作用的反击,转身飞向远处。在未知而强大的摧毁力面前,求生的本能已完全占据了他的内心。

老默克尔侧耳听了听他掠去的方向,抬手虚抓,十余条混沌幽暗的光束骤然蹿起,自空中疾闪而没。几乎是同时,那名法师高速飞行中的身形爆起一阵骨骼炸裂的声响,整个人定在了半空,躯体开始逐渐地蜷曲、收缩,双目缓缓凸起,唇角边溢出血来。

“你......你居然修习这种邪恶的术?”那法师勉强扭转头颈,满面难以置信的神色。

“那又怎样?”老默克尔毫不在乎地笑笑,无声无息地变换了一个手势。

宛如一团被大力压扁的面包,法师全身的肌肉骨骼尽皆挤压缩紧,“噼噼啪啪”的微响声中先是头颅整个瘪下,随即每一处肢体关节都在如木偶般僵硬舞动,一分分地炸裂开来......

墨刀挥出,最后一名猎物被腰斩。撒迦望着那段犹自掠出几丈才坠落地面的身躯,意犹未尽地抹去刀锋上的血痕:“老头,没事吧?”

老默克尔面向他的所在,木无表情地招了招手:“你过来。”

撒迦全身上下俱是渗透着赤红,衬着邪异的面容,更是显得可怖至极。而此刻他望向老人的那一双竖直瞳仁里,却带着隐隐的温驯亲近:“不用谢我了,杀几个人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老人待他走近,忽抬手重重两记耳光扇上:“你又跑出来做什么?是想要害死他吗?!”

撒迦一愕,怒道:“是他差点害死我,你这个黑白不分的老妖怪!”

老默克尔沉默片刻,冷然道:“既然你已经醒了,就多呆一会儿罢。过了今天晚上,再......”他的语声忽然止住,眼角不易察觉地微微抽动起来:“哼,来得真快啊!”

几朵黑沉沉的铅云掩去了天际边高悬的那弯冷月,深邃混沌的无际黑暗之中,隐约可见几十点极小的银光自西方急速飞来。即使在这样遥远的距离,那股森然肃杀之意亦强烈地直迫眉睫!

撒迦定定凝望着那处,魔瞳中凶光暴涨,满头黑发遽然无风纷扬。垂执于手中的斩马似乎是有所感应,活物般扭动了一下。

死一般的,寂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