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寂火

王冠之上,镌刻着血与火交织的荆棘花环,战士的魂灵飞舞,轻掠,穿梭于夜空,地狱...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七章 逆卷
章节列表
第十七章 逆卷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突如其来的宵禁,使得喀什雅街区的每一家风月场所,都形成了门可罗雀的冷清局面。

往日里一掷千金的王公贵族们再难见到半个人影,游弋于街区周遭的,就只有那些神情冷峻的军人。

此刻的岩重城,就像是一座密无间隙的铁笼。想要出入笼门,就必须经受禁卫军滴水不漏的严密盘查。而在这庞然铁笼之中的每一处街头巷口,皆随处可见一条条精悍挺拔的黑色身影。在一些地形错综复杂的冷僻地带,你甚至可以看到小队的白袍法师骄傲地自空中掠过,卷挟着一路劲起的风声。

皇家军团,已倾巢而出。

五皇子鲍德温的身亡,终于激起了元老会的雷霆震怒。当杀戮者带着傲慢的冷笑,将刺杀过程以一种**裸的挑衅方式展现时,元老们这才明白,原来含混而隐晦的介入态度,并不能够换回对手的些许收敛。

弱肉强食的游戏规则之下,立场,其实早就决定了一切。

意识到再无退路的元老会迅速做出了反应,格瑞恩特与穆法萨于次日清晨即被传召入帝都议事厅。随后赶到的大魔法师卡娜当场被任命暂代宫廷法师团统领一职,全力配合其他两个分部的搜索缉拿行动,是她唯一接到的命令。

一时间整座帝都风声鹤唳,皇宫的警备力量投入超过了以往的一倍有余。仅存的三名皇子无一不被禁足于府邸之中。其中大皇子劳南多的王府周遭更是驻守了近千名机组士兵,将方圆里余的地域围了个水泄不通。

除却宫廷法师团之外,所有参与行动的皇家军团士兵俱是一袭黑色连身轻甲,背插精铁战刀,手中托执着已然大开机簧的短柄强弩,赫然就是标准的战事配备。

对于皇家军团态度如此强硬的“护卫”,三位皇子的反应都显得低调且配合。普罗里迪斯从索性连后宅也未曾踏出过半步,只是悠然于书房中阅览军事文件,对外界诸多事宜一概不闻不问。

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对如今的帝都局势感到适应。除却那些毫无所知的平民以外,喀什雅街区的老鸨们无疑便成了最为怨天尤地的一批人。尽管手下的姑娘已经为她们带来了大量的财富,但在这世上,似乎是从来也不会有人嫌钱多的。

“迷蓝之眼”是喀什雅一带最大的妓院,同时,它的生意也最为火爆。

一家妓院经营得成功与否,自然是和女孩的漂亮程度以及环境格调上的布置调配有着脱不开的关系。但更加重要的一点,却在于它是不是拥有着一个出色的老鸨。

做一个**不难,而想要成为**中的尤物,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了。

“迷蓝之眼”里的女孩能够算得上美人的不算太多,但几乎每一个人都有着众多相好的熟客。之所以能够让那些风月老手产生回头心理,心甘情愿地把钱一次又一次花在同一个女孩身上,归根结底,还是“魅惑”二字在作祟。

女人的天性分很多种,有冷若冰霜,有热情似火;有楚楚依人,亦有妩媚天成。“迷蓝之眼”最为与众不同的地方,便是这里的女孩儿都将自身所独有的风情发挥到了极至。

每个客人都有偏好的那种类型,而在“迷蓝之眼”,他们几已置身天堂。

将**们身上尚存的一点本性发掘出来,再加以雕琢修饰,最终形成各不相同的魅惑风情。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出自于一名精明老鸨之手,她就是玛格蕾特。

在帝都的上流圈子里,这名珠圆玉润的妇人一向是左右逢源,春风得意之极。而现在,她却和所有喀什雅街区的老鸨们一样,眼巴巴地瞅向冷冷清清的大门,只盼着会突然闯进来一个无视宵禁令的王公贵族。

夜色已经渐渐地深了,往常热闹非凡的底楼大堂里,就只有玛格蕾特和身边的几名侍女。尽管隐隐约约地听说了点宵禁的原因,但老鸨的心里还是对皇家军团的此番举措产生了不满,那些木头一样的大兵早干嘛去了?!

“行了,都去睡吧。”不甘地掠了眼门外,玛格蕾特无精打采地从宽大的靠椅挣起丰硕身躯。就在此时,一阵纷杂沉闷的脚步声隐隐震起,传入她的耳内。

“有客人?”这是玛格蕾特的第一个念头。然而随即自大门处相继行进的一众大汉却彻底打破了她的幻想——出现在视线里的,正是那些“木头大兵”。

玛格蕾特到底是在欢场中滚爬多年的圆滑人物,虽然心中厌恶,可她那张精心饰妆过的圆润脸蛋上却依旧现出了殷情笑容:“几位大人,今天怎么会有空光顾我们这里?请问有什么我能效劳的?”

“不是光顾,是巡检。”布兰登笑容可掬地越众行出,身后,爱莉西娅的红发于一片黑色中亮得有若火焰燃烧。

玛格蕾特顿时一愕:“巡检?除了姑娘,我们这里还能有什么?”很多熟客都曾经打趣过老鸨的富态体形,但和眼前的这个胖子比起来,她忽然觉得自己简直就像是一根葱。

布兰登头也不回地做了个手势:“例行公事,打扰了。”

“不行啊!楼上还有很多留宿的客人......”玛格蕾特见几十名散开的士兵丝毫不加理睬,不由得慌了神,“大人,达鲁尼大公您应该不会陌生吧?还有还有,内务大臣那边也一直很照顾我们的。”

“皇家军团办事,历来没有人情可讲。”布兰登的胖脸上依旧带着笑意,但老鸨却清清楚楚地在他眼中看到了一闪而逝的凶光。

“那......那麻烦你们快一点,都已经这么晚了,客人要是闹起来我们也不好交代。”玛格蕾特小声嘟囔了两句,讪讪地退到了一边。

渐渐的,各个楼层间开始喧哗起来,扣门声、喝问声以及**和嫖客的抱怨声响成一片。十余个听得响动钻出来的打手在看清士兵们独特的皇家军衔后,一声不作地溜回了自己的房内,再也不敢冒头。

玛格蕾特懊恼地看着这乱哄哄的场景,脑子里飞速地转着念头,正当她犹豫着是不是该向那气定神闲的胖子许诺一点好处时,三楼的某处骤然传出几声闷响,紧接着一名机组士兵就从上面直直坠落下来,砰然跌在底层大堂角落里,将一张檀木条几压得粉碎!

老鸨瞠目结舌地望着那士兵仅剩的小半个脑袋,两眼一翻,已是被吓晕了过去。

布兰登低哼了一声,身后的爱莉西娅抬手放出一道“驭风术”,庞然劲起的气流托举着两人直掠那层楼面而去。

“嘭嘭”大响连续震起,又是几名机组士兵先后从楼上跌落,半空中鲜血沥扬纷散,溅满了底层的地面。

“不,让我来。”布兰登阻止了其他拔出战刀的士兵,举步向着那已经被重重围起的房间行去。

房间的门大开着,里面燃点着通明的灯火,一个全身**的女孩僵硬地躺在床上,曾经美丽的脸蛋上凝固着惊恐表情,被拧转的头颅诡异地歪向侧旁。靠近街面的窗边立着名彪形大汉,他的身上就只套着条宽大的裤衩,全身黑毛虬结,指端仍有血液在点点坠下,神情极为狞恶。

布兰登径直行到房内站定,掠了床上一眼,微现鄙夷神色:“连个女人也不放过,今天我可算是开眼界了。”

大汉低低地咆哮了一声,手臂上猛然爆出金黄色的炎气辉芒,一语不发地向他疾扑过来。

布兰登冷笑,抬臂出拳,周遭倏尔大亮,

两团炽烈的光体猛烈地撞击于一处,低沉的爆裂声立时炸起,整个房间里气流四溢,就连灯火都在这可怕的冲击波下摇摇欲坠!

巨大的冲撞力之下,那汉子一连向后退了几步,望着同样稳不住身形的布兰登狞笑道:“你是裁决的人?也不怎么样嘛!”

“如果加上我呢?”爱莉西娅盈盈自门外行进,周身无声激扬着尺余高的赤色火焰,整个人竟是完全包裹于烈火之中!

热浪激涌,猎猎而拂。

那魁梧汉子额角的几缕垂发渐渐干枯卷起,脸色已变得惨白。眼前所见的情形完全超出了他的理解范畴,即使是一名大魔法师,也断断不可能使出这样的火系魔法。肉体与火焰如此形式的共存,这几乎已经不是人类所能办到的事情!

布兰登忽踏上了一步,厉声喝道:“以你这样的实力,一定是哪个军团里的武技高手。来帝都做什么?是受了谁的委派?!”

“前面那些家伙自己找死,怪不了我。至于你们两位,虽然打不过,但我至少还是可以逃的。”

骤然间,那汉子挥手连击出几团炎气光球,同时向后倒纵,破窗而出。当感觉到带着微微寒意的风掠过身侧时,他甚至微笑了一下。放眼整个帝都,又能有几个裁决队中这样的高手?一般的皇家军团士兵想要拦住自己,只不过是痴人说梦罢了。

轻微的气流划动声中,汉子曲蹲着地,缓缓直起身来。他的嘴角,犹自噙着一抹不无得意的微笑,整个人却已完全僵住。

超过两百名机组士兵手执强弩,呈扇形排开,密密分布在他身前不到十丈的地方。夜色之下,那一支支槽托前探出的三棱箭头正在冷冷地闪着寒芒。

一名年轻的中尉远远打量了他半裸的躯体一番,冷漠的脸上现出些许笑意:“身材不错。”

与此同时,撒迦与阿鲁巴正走在另一片城区的街道上,身后远远纵列行进着一支机组编队。半兽人胸前犹自包扎着厚实的绷带,狞恶的脸庞上却满是兴奋神色。

阿鲁巴是幸运的。刺客的那一剑虽然刺在左胸,但却鬼使神差般紧挨着心室直贯后背。在光明祭祀的细心救治后,休息了一整天的他现在似乎已无大碍。

“那......那个,如果我和你说话,能不能称呼你的名字呢?”阿鲁巴犹豫了很长时间,方才吞吞吐吐地道。自从加入裁决以来,撒迦就一直极少言语,性格极为孤僻。尽管要比他高大得多,但在很多时候,半兽人觉得自己在畏惧这个紫眸的年轻人类。

撒迦没有回头:“无所谓。”

“撒迦!”阿鲁巴舔了舔嘴唇,小心翼翼地叫了一声,随即变得开心起来,“在我小时候住的那个地方,如果不是好朋友的话,是不可以叫对方名字的。所以,现在我们不仅仅是伙伴,而且还是好朋友了。”

撒迦略为一怔,缓慢地道:“我只有一个朋友,但却不是你。”

阿鲁巴有些失望地道:“这样的么......可你比我好,从小到大,我连一个朋友都没有,呵呵。”

撒迦不置可否:“还有很多地方要去,如果可以,我们不妨走快一些。”

阿鲁巴似是想要再说些什么,撒迦却又冷冷地道:“我们会在一起巡检是因为这一次情况特殊,伙伴之类的话,以后不要再提了。”

两人之间沉默而压抑的气氛,直到遇上一队相互扶持的机组伤兵才被打破。

“你们这是怎么回事?”

“自己人打的?!”

“他妈的倒是说话啊......”

撒迦身后的百人编队一拥而上,询问者有之,咆哮者亦有之,一时场面混乱不堪。

“劳南多亲王的府邸门前,已经被放倒了百多个弟兄。我们要进府巡检,那边不让,结果就干起来了......”一个手骨断折的伤兵恨恨地道。

几乎是立刻,编队中的全部士兵包括带队军官,都向着受伤同伴所指的那处掠去,夜色下寒芒纷散,已有不少人红着双眼将战刀抽了出来。

这是在帝都!这是在皇家军团一手便能遮去半边天的地方!于自家辖区内被人揍,这简直就他妈是一个最荒诞无稽的笑话!

阿鲁巴愕然望着这一整支编队片刻间没入夜色之中,搔了搔后脑勺,喃喃地道:“这下可怎么办,我们要不要也过去看看?”半兽人很清楚机组中人的乖戾脾性,所以从开始就没打算拦阻。他们或许会听布兰登的,但绝对不可能拿自己当回事。

“好。”撒迦简简单单地回答。

无数支火把的光亮,映红了半边天空。大皇子那巍峨的王府周遭,已被一道沉默的黑色坚墙所围拢,几无间隙。

这上千人围成的区域间,却安静异常,并没有些许喧哗。能够听到的,除了火焰于冷风中的猎猎拂响之外,就只有连续不断的人体仆地声。

于府邸门前的阻隔,唯有雷奥佛列一人。

面对着接连不断掠至的身影,他看上去还是那么的从容优雅,俊朗的脸庞上甚至还带着些许笑意。

摧毁的感觉,总是令他感到愉悦。雷奥佛列手中腾起的炎气辉芒并不炽烈,但所有试图接近王府正门的皇家军士,已尽皆被轻易击溃。随着对战时间愈长,他的神色,也就变得愈发享受起来。

没有武器,没有繁复的动作,有的只是直接了当的截击,近乎于轻柔的触撞。此时的雷奥佛列,就像是一块巍然不动的礁岩,他所劈开的,正是那迎面而来的黑色怒潮。

皇家军团的士兵,俱是在微微发抖。这强烈的羞辱感觉,不是缘自于对方的强大,而是因为他身上的那套黑色制服。

第一次,一个新人以这样的方式,在上千名老鸟眼前,践踏着他们的自尊与傲慢。

按照机组分部的惯例,新人还有着另外一个称呼,叫做“废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