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寂火

王冠之上,镌刻着血与火交织的荆棘花环,战士的魂灵飞舞,轻掠,穿梭于夜空,地狱...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六章 雨夜
章节列表
第十六章 雨夜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深邃的夜空中,集结着沉霾无际的黑云,偶尔,会有一道绚烂至极的电光至苍穹深处矫游刺下,在这凄冷的深夜,燃尽全部光芒。

罡风正劲,一场滂沱大雨随时便要降临世间。而黑暗,仿若永无完结。

尖利的破空声骤然疾起,夜色下寒芒乍现,撒迦闷哼一声,暴退数步,伸手抚上前胸,指缝间鲜血汩汩涌出。

前方不远处,默然伫立着一个身材瘦削的劲装蒙面人。他倒提着一柄不过指宽的细长刺剑,青森的剑尖正在一点点地滴下血来。

撒迦剧烈地喘息着,全身血流如注。适才那一剑刺得极为狠辣,离心室位置只差几分距离。虽然还是在刻不容缓间避过要害,但这样狭小而深的伤口,他的胸腹上已经超过了十处。

“你的实力不弱,但还不是我的对手,如果不想死在这里,最好还是让开。”蒙面人冷冷地开口,语声低回而阴柔。

撒迦略为偏首,掠了眼身侧的地面,高大的半兽人同伴一动不动地仆卧在那里,身下汇聚着一洼暗红,只是在偶尔间,他那具壮硕的身体才会微微抽搐一下。

在血炼之地的生死博杀中,撒迦曾经以一双肉掌生生劈开了六名八阶炎气修习者的合力一击,而今天面对着这柄似乎随时便会折断的细剑,却从一开始就处尽劣势。几乎是每一次袭来的攻击,他都能料准来势,但却无法及时隔阻。

那剑根本就是头疾纵如飞的魔物,它的收发速度,已远远超出撒迦的应变能力。如若本能的对战经验和超乎常人的强悍体魄,是他仍未倒下的最大原因。

远端的街面尽头,闷雷般的马蹄声正隐隐震起,向着这个方向急速靠近。蒙面人似是略感焦躁,一双面巾之上的点漆黑眸中骤然寒光大盛,手中刺剑倏的昂首直起,带动着整条手臂,然后是整个人,疾射毫无退让之意的撒迦而去!

撒迦的急促喘息声,就在这一刻突兀停止。瞳孔中那一点剑尖的亮芒瞬间已及近前,他一动不动地站立着,在如若潮汐卷至的杀气中,微抬了左手。

身后,便是“家”,他早就无路可退。

撒迦加入裁决小队已将近两周,在这段日子里,帝都安静异常,并无半点事端发生。

皇家军团从元老会那里接到的授意,是彻查近期来几个摩利亚皇子相继暴毙的离奇事件。同时,机组也加强了对剩余四位皇子的暗中护卫。

事态的进展,要远比预料中困难。虽然裁决小队自着手后陆续查到了一些端倪,但却始终未能取得实质性的突破。而今天,冥王的死亡权杖再一次从黑暗中探了出来,指向人世间,指向他们的眼前。

岩重城中的喀什雅街区,是整个摩利亚最著名的风月之地。如果运气好的话,你甚至可以用一笔不菲的金额,从老鸨们手里换取到一个精灵少女的初夜。尽管她们的种族在大陆上已经频临灭绝边缘,但对于人类来说,金钱会使任何事情变得简单。

当然,并不是人人都有着出入这处销魂天堂的资格。与火辣娇娃们妖媚程度成正比的,是昂贵到离谱的消费水准。在喀什雅街区,一枚金币就只能买到杯普普通通的红酒,如果你不仅仅满足于视觉上的旖旎享受,那么至少得先掂量下钱囊的份量。那些曾经试图借酒醉而赖帐的客人,都已经统统被送去了一处所在——帝都水牢。

正如每一个纵情声色的皇亲贵族一般,喀什雅历来便是皇子们打发闲暇时光的隐秘去处。几个死去的兄弟显然没能给五皇子鲍德温带来太大的危机感,深居简出了一段日子之后,这名已经被酒色淘空了身子的瘦弱中年人还是不顾宫廷法师的劝阻,于夜色下急不可耐地迈出了亲王府的大门。

等裁决小队接到传报,匆匆赶到半路拦截时,鲍德温与十六名法师护卫已悉数伏尸街边,一整支随行的机组编队亦未留下一名活口。帝都禁卫军虽然已陆续从各方赶至,但杀戮者却早就遁去无踪。

随队返回营地的途中,一直沉默不语的撒迦突然纵起身形,疾掠向普罗里迪斯府邸所在的城东方位。胖队长布兰登与女法师爱莉西娅无声地对视了一眼,并无举动。而那名体形高大的半兽人却迈开长腿,一路追了下去。

“裁决队员很少会单独行动的,最少也得两人一组。虽然不知道你要去做什么,但我想多个人会好一些。”半兽人赶上撒迦之后,咧开狰狞的血口,现出的却是一抹腼腆笑容,“你是我们的伙伴。”

普罗里迪斯的府邸中从未有过护卫,如今的他似乎更习惯适应于自己的副总参身份,而不是皇子。撒迦与半兽人赶至时,适逢这蒙面人格杀了最后一个于府邸周遭警戒的机组编队士兵,正欲向门内走去。

魁梧的高山氏族士兵根本未来得及兽化,就已被一剑刺倒。与之前的那两名刺客相比,这名使剑者无疑要更为强大,同时,也要直接狠辣得多。

伙伴?

就在冰冷的刺剑尖端扎入体内的这一刻,撒迦突然想起这个名叫阿鲁巴的半兽人所说的话语,不禁冷笑了一下。

长剑仍是直刺心室而来,撒迦仍是在最后的一刹那勉强挪移身躯,避开了致命处受袭。唯一不同的一点在于,这一次,他不曾向后退避。

一剑贯胸!

蒙面人黑眸中的冷厉神色终于被惊讶所代替,他的剑再也无法收回复刺,无论是如何加力,都难以挣动分毫。

撒迦垂目看了眼胸前的剑身,它极窄,冷冽而森然,正随着对手的运劲微微颤动着,就像是一条急欲啮人的毒蛇。

扼于这条蛇七寸上的,是撒迦的左掌。由于锋利剑刃的不断挣动,两者之间竟然发出了一种金铁交错的“咯咯”钝响,仿佛那挟裹剑身的并非肉体,而是坚硬的磐岩!

这双手,才是他最为忠实的伙伴。

那蒙面人瞳孔遽然收缩,执剑的那只手掌疾腾起一层青色光华,冷电般沿着剑身直透而上!

无声无息之中,一只铁拳自下方袭来,触上了他的小腹。

一蓬血花几乎是立刻就炸红了蒙面人的黑巾,他的腰身先是剧烈地向后躬起,随即整个人如同被一只大手猛力拽住了衣领,执着长剑直直倒飞了出去。

细长的剑身,一分分地自撒迦体内直抽而出。待到完全脱出躯体时,那缕青色光芒堪堪蜒行至剑尖部位,在他胸前寸余处猛然怒放出一朵花状炽芒!

花开,花谢。

雪青色的气刃花瓣曼妙绽开,片片分离激射。这存在于瞬间的惊艳,带来的却是惨烈的摧毁。

撒迦的前胸处衣衫尽毁,大半的皮肉已被气刃剐去,白森森的肋骨隐约露出体表,狰狞至极。

远处,仆倒于地的蒙面人摇晃着站起,动作之间又是一口血急喷了出来,伤得亦是极重。

两人远远地对视着,都是有心再战,却无力为继。直到纷杂的马蹄声响彻了整条街面,那蒙面人才恨恨地盯了撒迦一眼,勉力掠起,没入夜色中不见。

最先到达的,是体态臃肿的布兰登与女法师爱莉西娅。两人见到遍地横卧的机组士兵尸骸俱是一愕,娇小的爱莉西娅快步行到阿鲁巴身前,伸手探到他微弱的鼻息,不由略为松了口气。

随着整整六支百人编制的机组中队纵马而来,火把的光亮已将周遭空间映射得有若白昼。布兰登的一张胖脸上平平板板地全无异样表情,只是吩咐将半兽人阿鲁巴送回机组营地。而机组部众则在一名中校的调配下自各个方向搜寻追袭,余下一支中队原地散开,沿着府邸周遭再次布起了一道森严的警戒线。

“奇怪,你怎么知道会有人来这里刺杀亲王殿下?”布兰登有意无意地道。

撒迦冷冷地望向他:“你想问些什么?”

布兰登耸了耸肩,道:“只是很好奇你那准确的直觉,没别的意思。”

“前几位皇子遭到的都是暗杀,而这一次,你不觉得更像是一场明目张胆的屠戮么?”由于大量失血,撒迦的脸色已经惨白,身躯却依旧挺得笔直,“我不认为这些刺客还需要再去顾忌些什么,更从来就没有觉得过所谓的机组精英值得去信赖,现在看起来,似乎我的判断并没有错。”

四周正在帮同袍收尸的机组士兵均是投来了愤怒的目光,布兰登低低哼了一声,似是想要再说些什么,却被满脸不忍的爱莉西娅扯了扯衣襟。

“如果阿鲁巴还能活下来的话,请你们转告一下,我做任何事的时候,都不怎么喜欢有人插手。”撒迦转身,迈向府邸大门,“我累了,没什么事的话,想去休息一会。”

布兰登久久凝视着他的背影,细窄的眸子里精光隐现:“爱莉西娅,我们的新伙伴还是那么不合群啊......”

后宅中,唯有书房还亮着灯火。撒迦径直穿过长而曲折的庭院回廊,行向那处辉耀着淡淡暖色的所在,胸前的伤处不断有赤红坠下,于身后长长地洒出了一条斑驳血痕。

普罗里迪斯是个惜时如金的人,即使是非工作时段,他也总是会查阅大量军事资料,直至很晚才会入睡。今天,亦是如此。

当沉闷的脚步声在书房门前顿住时,二皇子合上了手中的薄册:“是撒迦吗?进来吧。”

门开,继而无声合掩。

普罗里迪斯缓缓抬头,眼眸中的欣慰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深入骨髓的冰寒。

早在很久以前,二皇子就撤除了府邸中的禁令,但撒迦却极少回到这个“家”中与他一同进餐。那时的撒迦,似乎已习惯于血炼之地的一切,而如今,这个孤僻的年轻人则更喜欢呆在机组大营里。

书房中,只燃着一盏灯,撒迦的身形在橘黄色灯芒之下投出了一条斜斜的长影,微微地晃动着,孤单相随。

“之前在外面与人对战的,是你?”短暂的沉默之后,普罗里迪斯低沉地开口。

“是的。”

“你又怎么会回来?”

“五皇子刚刚死在大街上,这一次的狙杀手段已不再隐秘,我感觉他们会找上你。”撒迦冷冷地道:“我一直不明白,你在犹豫什么?就像是你所说的,想杀一个人,直接杀了就是。”

普罗里迪斯平静地摇头:“杀人很简单,但要杀得巧妙,杀得毫无破绽,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更何况,我感兴趣的对象,并不仅仅是某个人。这样一来,要费的周章自然就又大了许多。”

言语间,他起身行至撒迦身前,抬手轻按上那血肉模糊的可怖伤处,温和地道:“这些天登门拜访的‘客人’很多,玫琳和薇雪儿都已经搬去皇宫住了。至于我,毕竟还没有老到需要你来保护的地步,下一次,照顾好自己就行。”

一团温润柔和的白芒无声腾起,迅速自二皇子欣长的掌缘扩散,覆满了撒迦的胸膛。同样的回复魔法自他的手中施出,其效果又何止强过卡娜百倍?!

短短片刻之后,新生的肌肉便已然包裹住了骨骼边缘,并且在不断地涨鼓蠕动着,重新组成强悍的块垒形状。随着魔法光芒渐炽,贯穿于胸腔的剑伤缓缓合拢,肌肉表层上开始有无数片的角质状物体形成,它们之间似乎存在着某种奇异的吸引力,彼此伸展接合,逐渐凝为柔嫩的皮肤。

待到光芒泯灭,这块几乎占据了整个胸膛的巨大伤口已赫然完好。普罗里迪斯撤回手掌,脸色显得愈发苍白,但神色间却丝毫不见疲累:“你流了太多的血,早点去休息。明天没事的话,不要去军营了。”

撒迦默然片刻,道:“你想要的究竟是什么?”

“一出完美的戏,你所要做的,就是配合我把它演好。军选的部分只是开场,以后的路,还很长。”普罗里迪斯笑了笑,“在你的眼里,现在这支残缺的裁决小队实力如何?”

撒迦平淡地回答:“很古怪的一些人,如果要同时应付他们三个,我会有一点吃力。”

“‘裁决’的强悍精锐,是勿庸置疑的。从他们开始着手调查我那些皇弟的死因直到现在,恐怕劳南多一直都在冷眼旁观着,相信他已经抹去了所有主要的事后痕迹,但不免还是留下了些没能掐断的尾巴。”普罗里迪斯淡淡地道:“穆法萨是个极其谨慎的人,格瑞恩特近些年的火爆脾气也收敛了许多,想要令这两头老狐狸亮出隐藏的爪牙,并不是一件那么容易的事情。”

“有时候两头猛兽之间的冲突,可能是出于其中一方逾越了另一方的领地。当幼崽的生命受到威胁时,这场对战将会变得更加惨烈。皇家军团,不会沉默太久了。”普罗里迪斯坐回了书桌后,合上了双眼,“去睡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撒迦沉默地转身行出,在他即将带上房门的那一刻,普罗里迪斯忽微抬眼帘:“撒迦啊,这么多年了,你有没有恨过我?”

久久之后,房门悄然掩合,脚步声渐行渐远,终至微不可闻。

灯火,微微地摇曳了一下。晃动的昏暗光影中,普罗里迪斯的唇角边现出一抹涩然笑容,宛如自语般低声叹息道:“苏姗娜,要是你还在我身边,一定不会让我去做这一切罢......”

雨,终于铺天盖地地坠落下来。

撒迦缓缓行走在雨幕之中,毫无血色的脸庞上神色漠然,整个人却在微微颤抖。就在那个同样下着倾盆大雨的夜晚,他失去了曾经拥有的一切,并且永难寻回。

那一幕幕残酷的景象,至今仍犹在心底,不曾有一刻淡忘。每逢雨夜,它们总是会陆续自记忆深处涌现,血淋淋地呈现于眼前。

撒迦那重重冰层包裹下的心,在某些时候依旧像童年时般孤独脆弱。不同的是,他已学会忍耐伤痛。

庭院里到处都飞溅着朵朵银花,那排护墙旁的小屋在黑暗中默然矗立着,凄冷而萧瑟。

小屋渐近,一股酒香隐隐地沁入撒迦鼻端。略为踟躇了一会,他行向老默克尔的屋前,推开房门。

“小鬼,你看我变个戏法哦,很好玩的......”

“怎么?你倒是说句话啊!还是不肯学么?喂!难道你是个哑巴?哼哼,我老人家可是难得有兴趣教人东西,你可别不识好歹!”

“小混蛋,到底学不学?你那一身的烂伤,学这个有好处!他妈的,难道要我动手?哎呀!你......你怎么咬人?!”

......

撒迦望着四仰八叉倒在床上呼呼大睡的老人,不禁回想起当年两人初识时的情形,恍然间,心头隐隐有暖流涌过。

“谁啊?”老默克尔翻了个身,醉醺醺地叫道:“我就喝了一点儿,没......没偷懒,躺一小会就好了。”

“你不用起来,外面很冷。”撒迦眸子里的寒冰渐渐融化,宛如一层无形而坚硬的假面,正自他的脸上逐渐剥落下来,“我会帮你守夜,就像以前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