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寂火

王冠之上,镌刻着血与火交织的荆棘花环,战士的魂灵飞舞,轻掠,穿梭于夜空,地狱...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五章 索予
章节列表
第十五章 索予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微寒的晨风中,拉尔夫缩了缩脖颈,一脸无奈地挺直了身躯,与站在对面的同伴大眼瞪着小眼,心中窝火之极。

他是在一年前,入选了皇家军团的机组部的。在这里,所有新加入的士兵都被老鸟们统称为“废柴”。

拉尔夫讨厌这个名字,就像是讨厌自己脸上层出不穷的酒刺。尽管已经穿上了那身梦寐以求的黑色军服,但他却对来到机组后的一切感到失望透顶。在一些难以入眠的夜晚,这个体壮如牛的小伙子甚至开始怀疑当初参加军选的正确性,因为他不曾想到过,会变成一个哨兵。

麾员人数超过七千的机组营地,驻扎于帝都城外的冷僻地带,与西侧城门遥遥相应。这个在摩利亚三军中威名赫赫的独立军事机构,却有着异常稀松的警备体系。每年通过军选的部分优胜者在来到机组之后,他们所要承担的,就是营地的巡行警戒任务,直至来年新的一批废柴到来。

一般来说,能够从军选中脱颖而出的士兵大多为平民出身。同为炎气修习者,他们要比贵族同袍刻苦拼命得多,成就也是不可同日而语。因为平民,似乎从来就没有退路。

在付出了超出寻常人百倍的艰辛后,拉尔夫终于在短短的几年时间里将炎气苦修到了六阶中后段,成为了原先所属中队里数一数二的武技高手。

实力强横的高阶武者,往往都有着或多或少的傲气,拉尔夫亦是如此。

而如今,如果说心中还有着什么东西存在的话,那就只能说是羞恼和怨怼。机组所有正式非正式的行动,从来就没有一次能轮得到废柴们参加。拉尔夫和他的新人伙伴所能面对的,就只有日复一日的警备出勤,每一个人都已被这种枯燥生活折磨得快要崩溃。

好在凡事总有尽头,随着时间的缓慢流逝,接替者们终于在这个美妙的早晨陆续前来机组大营报到。

和所有的废柴一样,拉尔夫兴奋得整夜未眠。可当他以从未有过的抖擞精神值着最后一班岗勤时,却被那些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彻底破坏了心情。

大多数拿着调职文函的新人在向他问路时,均会满脸好奇地打量一番拉尔夫身上独特的制服军衔。而他们口中的称呼,则是清一色大刺刺的“兄弟”。

兄弟?!

拉尔夫觉得这些狂妄的家伙简直就是混帐透顶!他曾经不止一次地在心中想象过初见新人的场景,却完全就不曾料到会被轻视至此。难道,自己连被称上一声“前辈”的资格都没有?

等到明天,他们就会知道得罪了老鸟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情。拉尔夫忿忿地想着,同时露出了一丝狞笑。

“请问一下......”一个平缓的声音传来。

“进去后左转,直走到底就是!”拉尔夫没好气地吼了一嗓子,蛮横地瞪向远处行来的那人,“拿出你的军函,然后马上从这里消失!”

那名满头黑发的年轻军人微怔:“军函?”

营地门前的另一名岗哨笑了笑:“看你也是个下士了,怎么还是稀里糊涂的?就是你口袋里那张调职函,拿出来给我们检查一下就成......”

“等一等!”拉尔夫阻止了同伴的善意提醒,狐疑不定地打量着年轻军人,问道:“哪个军团的?怎么感觉你有些眼熟?”

年轻军人的脸庞上遍布着累累疤痕,透着几分难掩的悍野,一双眸子却澄净如水:“我是军机处的撒迦,今天,是来接受军规处置的。”

沿营门直进,穿过整齐横卧的营房群落,远远可见极为轩阔的校场空埕。

清晨的薄雾,仍在空中缭绕着未曾散去,与它的静谧幽美不同,校场之上正在奔涌跌宕的,赫然便是一片咆哮的黑色怒海!

在整个摩利亚军中,就只有皇家军团的制服底色,为这深邃森冷的黑。

几千名强壮彪悍的机组士兵身着统一制服,浩浩茫茫地分布于校场间徒手对战,杀气腾腾的嘶吼声中,灰蒙蒙的尘土激扬而起,几已遮天闭日。

拉尔夫引着撒迦,逐渐深入了这片似乎能吞噬一切的狂放之海。当朝日的辉芒丝丝缕缕地刺破晨雾,映亮了撒迦身后那簇与黑海一般色泽的长发时,整个校场,开始诡异地安静下来。

从来就没有过一次,拉尔夫如现在这般忐忑不安过,在周遭无数道凌厉目光的注视下,他已汗湿重衫。

机组,向来就是强者云集之地,士兵间偶尔爆发的矛盾冲突,远远要比寻常军队中激烈危险得多。

拉尔夫清楚地记得,与自己一批的那名军选优胜者,在来到这里的当天晚上就被人暗中堵住,一拳打断了六根肋骨。而动手的老鸟,只不过是机组中普普通通的一名士兵而已。

能够引起狮子注意的,不会是只犀鸟。

在经历了长时间炼狱般的严酷磨砺之后,机组成员的实力,早已远非初出军选的新丁可比。但毫无疑问的一点在于,每一年的最终优胜者,才会成为他们最感兴趣的目标。

黑发,紫眸,下士军衔......今年所有担任复选军裁的机组老鸟在返回营地后,所谈论最多的对象,却是这名叫做撒迦的落选军人。

“今天会有个下士来军法处接受处罚,如果那时晨练还没结束,最好不要让他一个人走进来。”拉尔夫想起执勤前顶头上司的随口吩咐,隐隐产生了一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早在第一眼,自己就应该认出这个新人煞星的。

身后撒迦的脚步声,依旧缓慢而沉稳,不曾有过些许变化。拉尔夫战战兢兢地偷乜着虎视耽耽的人群,同时于心中暗自祈祷,在这即将告别废柴生涯的最后一日,不会成为无辜的误伤对象。

校场前沿的几十名士官,早已停止了游弋巡视,三三两两伫于各处,饶有兴趣地远眺着密密人丛之中的撒迦。面对着四周逐渐汇聚的黑潮,他平视着前方,没有一丝一毫的怯促不安,神情淡定地就像是在布满了鲜花的草坪上散步。

不知道是机组严格军规的威慑作用,还是光明神王于冥冥中听到了拉尔夫的祷词,直至两人穿过了整个校场,也并未有半点想象中的意外发生。那些满脸冷漠的机组士兵从一开始,就只是不发一言地瞪视着撒迦,犹如一群饱食后无意挥爪的恶狮。

身后,拳脚激烈对撼的闷声又开始陆续震起。拉尔夫长嘘了一口气,指着前面一幢孤零零矗立的暗灰色建筑,苦笑道:“喏,就是那里了,你自个儿走进去罢。”

撒迦点头示谢,举步前行。拉尔夫凝注着他的背影渐渐没入那两扇暗色笼罩下的大门之中,茫然半晌,方才无精打采地返向营门处去。

在这个满面伤疤的年轻人身上,拉尔夫隐隐约约感觉到了一种东西。虽然并不清楚那是什么,但他却毫无理由地肯定,如果今年新进的机组成员都是如此,流血的日子,不会太远了。

“废柴”这个称呼,不是人人都能够适应的。

这幢三层建筑的底楼里,铺呈着深红色的地毯,空荡荡地看不到一个人。正对着大门的方位,有着两间并排而列的办公室,左侧那间的门虚掩着,留下了一道窄缝。

撒迦略为犹豫了一会,行上前去,抬手,敲击房门。

“请进来,门是为你留的。”剥啄声响之后,一个清朗的男声自内传出。

门被轻推而开,眼前出现的,是一个不算太大的房间。由于厚实的绒布窗帘合拢得全无间隙,室内显得异常昏暗。除了简简单单的一桌一椅之外,整个办公室中,共有五个人。

一身戎装的机组之首格瑞恩特独坐于办公桌后,正埋头翻阅着一份文件,粗豪的面庞上带着深思神色。暗党统领穆法萨站在他的身旁,见到撒迦,微微地笑了一笑。

房间左侧的墙边,肉山般倚着一个胖子。他几乎有着寻常人两倍的腰围,身上紧紧地绷着一件满是油腻的黑色军服,肚腹夸张地隆坠于身前,随着呼吸而不断地颤动着,似乎一个不小心便会爆流出几大桶油来。他的脸很大,肥肉累累叠生,眼睛被挤成了两条细线,一双柔腻如女子的肥掌中,在剥着个煮熟了的鸡蛋。

房间的另一侧,俏立着一名身材极为娇小的女法师。她身上所着的,是一袭黑色长袍,那象征着最为低阶的魔法学徒身份。在注视着对面胖子的时候,她那双明亮俏皮的眼眸里,会现出隐隐的柔情。

女法师的肤色很白,发色却是张扬的红,尽管要比寻常女子矮小得多,但体态纤巧柔美,自有一股楚楚动人的风韵。

办公桌前方的地板上,一个高大的半兽人士兵双手撑地,半伏在那里,小心翼翼地挪动身躯,目光始终跟随着一只缓慢爬动的无名小虫,神色专注。

高山氏族的体形本就远远超出人类,而这名半兽人更是异常强壮魁梧,军服内所包裹的发达肌肉仿佛会随时鼓涨而出。较为怪异的一点在于,虽然处于并未兽化的状态,但是他的口唇中却有两根几寸长短的獠牙探出,阔鼻吊眼,形貌甚为狰狞可怖。

撒迦注意到,这三个人的身上,没有任何军衔标识。而当他的脚步,由门外迈入,堪堪踏足于室内的那一刹那,这片昏暗的空间,仿佛骤然紧缩了一下。

女法师投来了惊诧的一瞥,半兽人亦怔怔抬起了头,肥胖的士兵仍然在剥着那枚鸡蛋,几片蛋壳悄然自指间滑落,坠上地面,跌成了更为细小的碎屑。

撒迦的视线,逐一自他们身上掠过,缓慢而冷漠,步履仍是一成不变的稳定。

“欢迎来到机组,年轻人,我们已经等了你很久。”穆法萨微笑着开口。

撒迦行至办公室中央站定,静静地环睃了一眼众人:“普罗里迪斯说,要我来这边接受军法处置。”

穆法萨愣了愣,笑容复现:“有意思的称呼......”

“没有人教过你,面对长官是需要敬礼的么?”格瑞恩特浓眉微轩,将手中文件抛到桌上,缓缓坐直了腰身,“几个月之前,你应征入伍,然后直接从预备役中被调入军机处任职。有意思的是,没过多久,军选的初试阶段就开始了。”

“你在军选中展现出的实力,令很多人都感到了吃惊,其中也包括了我。然而当所有的一切凑在一起时,事情就变得微妙起来。”格瑞恩特直视着撒迦,目光渐渐变得犀利,“无论是交流,还是处事,我都比较喜欢直接了当的方式。所以,现在我只想知道,一个像你这样的武技高手,想从皇家军团得到什么?难道真的只是那一身制服?”

“在军选中尽全力,是每个帝国军人都会去做的事情。至于入伍的时间,我想那只是一个巧合。这世上并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喜欢直接,如果想要什么,我不会去走一些存在于阴暗处的弯路,向来如此。”撒迦平淡地回答。

久久的沉默。

格瑞恩特微眯了双眼,死死地盯着面前这个冷静却狂妄的年轻人,眸中已有怒意燃起。

“你现在看上去和军选时似乎有些不一样。”穆法萨淡然插言。

撒迦笑了笑:“这里也不是帝国广场。”

穆法萨大笑,轻拍格瑞恩特的肩头:“看样子这年轻人要比我想象中有意思得多......呃,撒迦下士,我就直说了吧!所谓的军法处置,只不过是个小小的借口。今天请你来到这里,其实是我们想多给彼此一个机会。”

“入选皇家军团,几乎是所有摩利亚军人的梦想,但却绝对不是你和那位最终优胜者的。”穆法萨背负双手,施施然踱步行出,“你们的眼睛里,没有那种渴求。”

撒迦安静地听着,不置可否。

“在摩利亚全部十三个军团里,皇家军团历来就是一个独立的派系。我们无意介入任何纷争,只想为帝国,为元老会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穆法萨忽挥了挥手,笑道:“真是的,和你说这些做什么?人上了那么一点年纪,总是会变得罗嗦许多......下士,如果说现在还有机会成为皇家军团中的一员,你会考虑么?”

撒迦沉默片刻,缓缓地道:“我不是太明白你的意思。”

格瑞恩特冷哼了一声:“你的确已经落选,但我们需要你加入的,是一支军团中的非正规编制......”

“不是需要,是希望你能够加入。”穆法萨温和地打断,“早在很久以前,它就已经存在,能够被选中加入的,历来就是皇家军团三个分部里面最强的魔法、武技高手。”

“这其实算不上是个秘密,很多军中高层都知道它的存在。一般来说,这支从未超过八人的小队需要去应付的事情并不多。在某些时候,它会被用作清除暗党查出的军方叛逆者。由于在行事手段上的刻意酷厉,久而久之,便成了一种无形而强大的威慑。”

“前一段时间,我们受元老会委派,遣出了这支小队去追查帝都各处的一些突发事件,然而就在当天夜里,他们遭遇了小规模的伏击。”穆法萨眉宇间掠过一丝煞气,语声渐沉,“你面前的这三名士兵,便是那天的幸存者。”

撒迦转过视线,那半兽人正抱膝坐在地上,硕大的头颅略略低垂着,肩头不停耸动,啜泣得像个孩子。女法师神色惨然地立在旁侧,轻拍着他宽阔厚实的脊背,眼圈微红。而墙边的胖子却又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鸡蛋,细细地剥着,神情丝毫不见异样。

“从利益角度上来说,我们需要够实力的新人去补充这支队伍,而你则可以借此成为皇家军团的一员,我想那应该是你最初的目的之一。至于冠冕堂皇的大道理,我倒是很想奉劝一句,无论站在什么立场,既然身为一个摩利亚军人,就要无愧于那只鹰!”格瑞恩特冷笑。

撒迦平静地迎上他的视线:“军机处的工作很枯燥,希望来到这里以后,会好上一些。”

“你绝对不会因为这一点失望。”胖子将剥净的鸡蛋扔进嘴里,满脸肥肉因咀嚼动作而愉悦地抖动起来,“在‘裁决’小队里,我可以保证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