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寂火

王冠之上,镌刻着血与火交织的荆棘花环,战士的魂灵飞舞,轻掠,穿梭于夜空,地狱...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一章 温柔
章节列表
第十一章 温柔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天色,已经渐渐地暗了。

借着窗棂外透进的微弱光线,薇雪儿燃起了铜灯,在微微跃动的火光中,坐回床头。

自从卡娜走后,撒迦就一直在昏昏沉睡。他那可怕的贯穿伤口,已经覆上了半凝结状的柔嫩薄痂,包裹于上身的白色绷带还在不断地渗出暗红来。额头上,有着灼手的高热。

隔壁的老默克尔来过几次,除了一贯的调侃胡诌之外,他还煞有其事地以资深魔法师的身份,摸索着将撒迦躯体上的绷带拆开,在前后创口处神秘兮兮地捣鼓了很长时间。

老守夜人毛手毛脚的动作让薇雪儿很是心疼,他在为撒迦“疗伤”的时候,哪怕就连萤火虫那么大的魔法光芒也未能发出,就只是含糊不清地念叨着所谓的咒语,其双掌连拍伤口的激烈程度简直堪比某种武技修行。

胡乱缠上绷带后,老默克尔整了整污渍斑斑的法师长袍,哼着五音不全的小调懒散离去。只留下屋内依旧昏睡的撒迦,和又急又恼、脸蛋涨得通红的薇雪儿。

撒迦的身体很重,对于柔弱的薇雪儿来说,要在尽量不触痛伤口的情况下将他翻过身来重新包扎好绷带,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薇雪儿却没有唤来府邸中的仆人帮忙,她脸颊发烫地抱起撒迦,吃力地使他坐直起来,靠在自己的身上,双臂环绕到对方身后,细心而轻柔地将绷带一圈圈缠紧缚牢。

由于要以身体支撑住对方,薇雪儿无可避免地紧贴着撒迦铁石般坚实的胸膛,这近乎拥抱的暧昧姿势使得女孩的耳根都在发热,但她的眼眸里除了紧张与慌乱,却还有着羞涩的欣喜。

普罗里迪斯第二次走进这间小屋的时候,薇雪儿已经将撒迦的伤口悉数裹好。他沉睡着,而她则安静地坐在床边,凝视着他,温柔似水。

二皇子在屋门处顿住了脚步,良久之后,带着一抹苦笑悄然行去。

那还是撒迦来到帝都两年后的一个早晨,薇雪儿与玫琳在门前玩耍嬉戏,却无意中惊了一匹拉车的成年雄马。时值春季,那雄马正处在焦躁的发情期,三两下绷断了车辕上的缰绳之后,在车夫目瞪口呆的注视下直扑两个小女孩而去。

撒迦是在雄马的前蹄即将踏上薇雪儿身体的时候,自宅院中疾掠而出的。与此之前,他在小屋内躺了整整七天,那日才刚刚可以下床行走。只有普罗里迪斯才知道这男孩当时是带着多么重的伤势,当他掠出大门的那一刻,全身的各处伤口尽皆因为剧烈动作而迸出血来。而他的第一个动作,竟是将薇雪儿按倒于地,硬生生以脊背受了马蹄的大力一踏!

等到二皇子于军机处中接到消息,匆匆返家之后,只见到府邸门前倒着一匹头颈折断的死马,遍体鲜血的撒迦早已在小屋中倦极而睡。他的床边,伏着亦已睡着的薇雪儿,女孩的脸蛋上,犹自挂着两行未干的泪痕。

从此,普罗里迪斯开始逐渐感觉到,薇雪儿注视着撒迦的闪烁目光中,多了种微妙的情感。随着年龄愈大,这情感似乎也在变得愈加强烈。但薇雪儿腼腆内向的本性,注定了她会以被动的方式对待一切,其中,也包括了她涩赧的少女情怀。

睿智如普罗里迪斯,自然不会不清楚两个女儿之于撒迦心中孰轻孰重。如同每个开明的家长一般,他选择了默默观望。

感情这种东西,是任何人也干涉不来的。这一点,普罗里迪斯早在很多年以前就已经明白。

薇雪儿浑然不知父亲来过,她坐在床边,望着那张伤痕斑驳,却一如孩童般纯稚的脸庞,整个人已是痴了。

无数次,薇雪儿幻想过与撒迦单独相处的情形,偷偷地幻想着。他总是晨出夜归,有时候还会很长一段时间不回家来,偶尔遇见的时候,从来就不会多看上自己一眼。薇雪儿并不知道撒迦每天都在做些什么,却比任何人都要清楚他喜欢的人是姐姐,一直都是。

即便如此,那存在于薇雪儿心中的小小念想,仍然顽强地存在着,从未泯灭。

“红,红......”撒迦的身体动了动,喃喃地唤着。

薇雪儿遽然一惊,本能地应道:“什么?撒迦哥哥,你说什么?”

撒迦在睡梦中咬着牙,额上青筋暴起,冷汗一颗颗地冒了出来,双手捏紧时的骨节爆响炸成一片,整个人抖得像是风中萧瑟的一片残叶。

“是在......做恶梦吗?”薇雪儿取出手帕,伸手拭向撒迦的额头,满面俱是怜惜之色。

高热的体温,已奇迹般消退。女孩方一触上那冰冷的额角,一只铁钳般有力的大手猛地伸出,准确地扼住了她的柔颈。

“撒迦哥哥......”促不及防之下,薇雪儿被吓得花容惨变。正冷冷睁开的那双紫眸里,呈现出来的是急欲嗜血的残忍与杀机,更无半分属于人类的情感。

凝注着眼前的柔弱女孩,撒迦怔然半晌,似是自嘲般笑了笑,松脱了手:“我睡了很久?”

薇雪儿抚着咽喉低喘了一阵,心有余悸地看了撒迦一眼,轻声道:“已经有半天时间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撒迦垂下视线,看着身体上密密缠绕的绷带,道:“我没事了,你早点回去休息,不用陪着我的。”

薇雪儿神色微黯,轻挽耳边垂发,强笑道:“那我回去了,撒迦哥哥,你......”

撒迦忽然抬头,目中寒光一现,身体犹如绷紧了的弹簧般从床上直直弹起,悄然无声地护在了薇雪儿身前。他的右掌,向后掩上了女孩的口唇,带着浑厚的男子气息。

薇雪儿芳心大乱,一时又羞又喜,就连晶莹若玉的脖颈上都泛起了大片嫣红。虽然不知道撒迦这番奇怪的举动所为何故,但终究还是乖乖地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笃笃!”两记沉闷的剥啄声响起。

撒迦没有动弹,目光已凌厉如刀锋。

“笃笃!”房门空荡荡地大开着,而这诡异的敲击声却在屋内再次回荡。

薇雪儿好奇地探出头来,整个人已完全僵住。小屋正中的空地上,正渐渐龟裂,鼓出一个尺余见方的凸起。随着簌簌而落的土石越来越多,那凸起终于停止了升高,四散而裂。

出现在两人眼前的,是一颗硕大的绿色头颅。

薇雪儿几乎要被这诡异的场景吓得晕去,不由紧紧攥住了撒迦的手掌,转首不敢再看。

那颗超出正常人一倍大的脑袋,顶着一簇稀疏的毛发,阔口獠牙,鼻子的位置上有着深深凹下的两个黑洞,一双大到离谱的绿色眼睛衬着同样暗绿色的皮肤,说不出的妖邪可怖。在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两人一番后,那脑袋忽咧开直至耳根的大嘴,桀桀怪笑道:“撒迦,你怎么弄成了这副模样?看样子被人揍得不轻啊!嘿嘿,难怪老子敲门也没人理,原来是有个这么漂亮的小姑娘在。傻小子,倒是看不出你还挺有一手的。”

撒迦全身杀气微敛,皱眉道:“戈牙图,你刚才有敲过门?”

“对于老子来说,这地面就是门了......”戈牙图翻了翻白眼,利索地从地下挣出身躯,却是一个头大身小,生有鼹鼠般有力锐爪的地行侏儒。

慢条斯理地拍净身上的土屑后,戈牙图看也不看撒迦一眼,径直行到面色发白的薇雪儿面前,双目发直地叹道:“啧啧,美人,果然是美人......他妈的,比我们地行一族的那些老娘们可要美得多了!”

这老气横秋的家伙正陶醉间,忽觉后颈上一紧,已是被撒迦悬空拎了起来,“有什么事,你最好快点说完。”

戈牙图勃然大怒:“放开我,你这个从来就不知道尊重长者的混蛋!哈,你居然敢这样对待我,从今天开始,老子每天晚上钻到这儿来,抓十几二十条又肥又大的蚯蚓塞进你被子里!你放不放?告诉你,老子可要动手了啊!”

薇雪儿半是害怕半是好奇地看着戈牙图在撒迦手中连连挣扎,徒劳地向后方挥动利爪,渐渐有些不忍起来:“撒迦哥哥,你放了他吧,好像......好像他是你的朋友呢!”

撒迦微微松手,将戈牙图轻抛在地上:“有事就说,我不是很有空。”

“真是他妈的活见鬼!老子最起码要比你大上两百岁,却从来就没在你这里得到过一个老人应有的尊重。真不知道那魔鬼究竟是看上了你这个粗鲁的小子哪一点......”地行侏儒跳着脚地咆哮了一番,没好气地道:“酒馆里的那群废物叫老子来通知一声,说是今晚要向你道别。怎么说大家也在一起呆了好些年,唉,可不是人人都像你这家伙一样没有人情味的。”

撒迦怔住:“道别?”

“少罗嗦,去了你自然会知道。我老人家可没那么多闲工夫向你解释!”戈牙图骂骂咧咧地钻回狭小地洞,忽又探出头来,色迷迷地笑道:“小美人,希望一会你也能来玩,我们那里的人都非常好客,特别是对像你这么漂亮的姑娘......”

“撒迦哥哥,可以不去吗?”薇雪儿望着黑沉沉的土洞发了一会愣,轻声道:“如果一定要去的话,我能不能陪着你?你身上的伤......”

“那里不怎么好玩。”撒迦冷漠地打断。

薇雪儿垂下头,幽幽地道:“父亲说过,我和姐姐都应该比你大上一些的。但从小时候开始,我就已经习惯叫你哥哥了。你肯用生命来保护我,却从来也不愿意陪我玩耍,听我说话。今天就破例一次,好吗?我保证以后都不再烦着你了。你的伤口都还在流血,我真的很怕,会有些什么事情......”

女孩柔柔隆起的酥胸上,原本雪白的衣衫映染着斑斑点点的赤红,随着急促的呼吸,它们正微微地起伏着,艳若寒梅。一片静谧中,有微声传出,却是几点晶莹的水滴纷坠于地,跌得粉碎。

久久沉默之后,撒迦的声音变得缓和了一些:“好,我们一起去,但你得答应我,一步也不要离开我的身边。”

薇雪儿难以置信地抬头,犹自挂着泪珠的长长睫毛闪动了一下,一抹甜甜的笑靥,悄然绽放开来......

帝都西郊的那间小酒馆,依旧破旧而简陋,宛如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于萧索中打发着剩余不多的时光。

已换上一身崭新军服的撒迦抬起手来,在即将扣上酒馆木门的那一刻,心里忽然涌起一股强烈的错觉。仿佛,自己又变成了那个矮小单薄的孩子,在每一个孤单的清晨,踽踽独行......

橡木门在尚未被触响时就霍然而开,一条黑影带着股劲风卷了出来,一把抱住撒迦,粗声大笑道:“小家伙,这次可算是没给我们丢脸!”

酒馆内洒出的黯淡灯光下,只见那人黑面虬须,身形极为壮硕。拍打了一阵撒迦的背脊后,他忽停住动作,看了几眼俏生生立在一旁的薇雪儿,神色古怪地笑道:“唔,听戈牙图说你伤得不轻?都进来吧,那些该死的家伙已经喝多了马尿,只怕是快要打起来了。”

酒馆中冷冷清清,看不到半个客人。昏暗的屋内,就只有一只遍体乌黑的大猫懒洋洋地伏在桌台上,一双妖异的碧绿眼眸眨也不眨地紧盯着众人。薇雪儿微觉害怕,悄悄地探出手去,拽住了撒迦的衣襟。

甬道中第一次有了光,强光。

无数支火把斜插于两侧石壁之上,将整条甬道照射得有若白昼。空气中的霉腐气息,仍然存在着,比起以前来,它似乎要更为浓烈了一些。

撒迦在甬道的谷地进口处,顿住了脚步。薇雪儿紧紧地拉着他的衣角,纤手掩住口鼻,苦苦忍耐着这令人作呕气味,眼眶中有充盈的泪水,但却不曾出过半声。

“这小姑娘,挺能捱啊!”虬须大汉微不可闻地嘟囔了一句。

撒迦偏首,默默地掠了眼女孩,随即,将目光凝向甬道深处。这么多年以来,在谷地里所杀的每一个人,每一头妖兽,都是被自己拖入甬道的幽深处,高高堆砌,任由它们在干燥的环境里逐渐失去水分,化为具具狰狞干瘪的尸壳。

这空气中怪异难闻的味道,正是尸味。

撒迦还清晰地记得,第一次在酒保的随手指引下,费力地将那头僵硬的蝎尾狮拖进巷道深处时,堆积如山的风干尸骸就早已经存在。他并不清楚这尸山从何而来,却在之后的时日里,木然将它越堆越高。

巷壁上的那处菱形凸起,早就已经被磨得光滑如镜。撒迦探手按下,轰然一声大响立时震起。几乎是瞬间,激涌而入的气流就充斥了周遭空间,三人的衣襟尽皆向后飞扬倒卷,薇雪儿失声惊呼,整个人躲向撒迦身后,一时吓得心头砰砰乱跳,连话也说不出来。

良久之后,甬道内重归寂然。

薇雪儿小心翼翼地探出头来,一缕垂发自她颊边划落,柔柔地坠在她薄削温软的唇瓣边,婉约如梦。而此刻,出现在女孩清澈眼眸中的,是一个幽静而淡雅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