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寂火

王冠之上,镌刻着血与火交织的荆棘花环,战士的魂灵飞舞,轻掠,穿梭于夜空,地狱...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九章 斗者
章节列表
第九章 斗者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战鼓再响,铿锵如雷。

冰冷肃杀的气息怒潮般跌宕而起,弥漫了整个场中。战前的亢奋,使得骑士们勒住马缰的手背上暴起了条条青筋,他们绵长平稳地调整着呼吸的频率,目光,已森然掠向周遭同袍。

鼓点由稀而密,从低荡渐转激昂,帝国广场上再无半点喧嚣,每个人,都在等待着鼓声止歇的那一刻。

天,渐渐地沉了下来。如铅的黑云层自天际涌卷而至,悄然将炽日遮掩,片刻间,已笼罩了浩茫苍穹。

“咴!!!”

几匹靠近广场对侧的战马遽然人立而起,在空中焦躁不安地踢踏着前蹄,几乎要将促不及防的骑士掀下地来。

皇宫墙头,普罗里迪斯唇角微动,现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来了!”将领席位间,戴尔维总参长霍然站起,满面俱是喜色。

雷奥佛列缓缓转首,望向远端的人群。他宛若是一尊浇铸于马背上的雕像,单手倒绰长枪,身躯稳如磐石。在他一直神情自若的英俊脸庞上,依旧有着迷人笑意,但那握于枪身的欣长手掌,却古怪地覆上了一层莹白。

就像是沸水浇过的蚁群,水泄不通的人丛间静悄悄地分开了一条宽阔通路,一个挺拔的身影自内行出。当他经过用于隔阻的士兵人墙时,人墙无声地一分为二。

这是一个穿着低阶士官制服的年轻军人,他的身躯修长,却并不魁梧。所着的军服残破不堪,遍布着或干涸,或润湿的血渍污迹。数十道深浅不一的疤痕,斑驳攀爬在他的颊边额前,使得原本清秀的面容,融入了一种奇异的悍野魅力。他的眸子,是极为罕见的深紫色,清晰而澄净,宛如一谭深邃的湖水。满头黑发整齐地束扎于身后,坠出一道长而凛冽的暗色。

他走得很慢,很稳定,头颅微微低垂着,似乎是在节省着自己的每一分体力。当他缓步行上高台,立于场地正中时,鼓声堪堪戛然而止,而灰圈外围拢的几百名复试者,却无一动作。因为他们胯下的战马,此时已如疯了一般在长嘶暴跳,乱成一团。那年轻士官正面所对的一些马匹,甚至战栗着匍卧于地,四蹄簌簌而颤,竟是难以站立!

席位间,高级将领们面面相觑,尽皆色变。两名身着黑色制服的中年军官相互对视了一眼,均是于对方目中望见了一抹奇异的亮色。

天色正暗,一片混乱嘈杂中,年轻的士官仰首,望向远端的皇宫墙头,冷漠的眉宇间,有着些许歉意。

普罗里迪斯欣然微笑,略为颔首。

“是撒迦哥哥!他怎么会来这里?”薇雪儿习惯性地往父亲身后缩了缩,颊边晕红隐现。

高墙另一端的玫琳却冷下了脸色,不屑道:“他也来参加军选?真是搞不懂怎么能混过初试的......卡娜老师,卡娜老师?您怎么了?!”

卡娜充耳不闻地直盯着场中的撒迦,脸上已没有半分血色,曼妙身躯无法遏制地抖了起来。

那个噩梦般的夜晚,早就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尘封于记忆之中,胸前留下的剜痕,亦已变得模糊难辩。原本以为,所有的一切都已经过去,而当再一次面对那双紫色的眸时,她悲哀地发现,原来恐惧根本就从未远离,而是深深地掩藏在了内心的某个角落里。现在,它已狞然复苏。

“混蛋!谁让你这么晚来的?不要和我解释什么忙着整集情报,军机处又不是只剩下了你一个人,老子的两个勤务官不也在帮着收拾那堆破烂玩意吗?真是他妈的越来越不象话,能打了不起吗?回头老子再收拾你!”戴尔维远远指着撒迦骂了半天,忽诧异道:“活见鬼,怎么今年连战鼓也敲完了,就硬是没人动弹呢?难道这帮蠢货在等皇家军乐团来奏乐?!”

总参长的体形虽矮小,嗓门却极为洪亮。话音甫落,根本就未来得及开口的劳南多已然变色。

早就纷纷弃马,茫然而立的复选者们则如遭当头棒喝,一时场中人影疾闪,咆哮声、兵刃相交声四处震起,一场混战直如山洪奔涌般势不可挡地爆发开来!

受惊的马匹四处奔散,相继纵下高台,被边缘林立的军士拦下。复选者中除了弓箭手与极少数身材魁伟的高山氏族,其余士兵尽皆舍弃了长柄刺枪,单以马刀作战。尽管被迫跨下了马背,但原属骑兵兵种的士兵们仍然没有半点畏惧,从他们手中燃起的,是毫不逊于旁人的炽烈辉芒!

“今年的军选,还真是有意思极了。”劳南多乜了眼沉默不语的梅隆上将,神色已恢复一贯的阴沉。

老将军刀削斧刻般皱纹横生的脸庞上,有着发自内心的笑意:“能够在任何情况下作战,本来就是一个军人最基本的生存法则。这么多年了,军选的考核方法一直就没变过,偶尔换一种对战方式,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殿下,看起来帝国的这些骑兵表现得还算不错,您说,是吗?”

劳南多皮笑肉不笑地点了点头,视线重新凝向场中。

金黄色的炎气光芒,已辉耀了整个场地。没有一个人靠近那根旗杆,甚至没有人再去看它半眼。

混战已然激烈如沸,只要是微一分神的功夫,你就会被挟裹着炎气的兵刃砍翻,捅倒!层层铺叠的百褶精甲,并不能够完全抵消沉重的攻击力道,当冰冷的兵器撞上同样冰冷的甲胄时,人体会感受到一股难以形容的可怕振荡,接下来,往往便是呕吐,或昏厥。

十数个高山氏族士兵在混战中纷纷兽化,变成了半人半兽的狰狞形态。这些瞬间被浓密体毛覆满全身,体形几乎增长了一倍有余的獠牙怪物,膂力大得近乎恐怖。他们咆哮着单手轮起近丈长的沉重刺枪,每一次挥动手臂,便会在周围清出一块极大的空地。一旦被这些大家伙手中的枪身撞上,结果是极其悲惨的——先后已有几十名竞争者被干净利落地淘汰出局,他们一路高飞的姿势之灵动曼妙,委实让场边观战的法师们也自愧不如。

当然,在战场上,气力并不能代表一切。蛇般游走在场地边缘的弓箭手们冷冷拉动弓弦,隐秘阴狠地急速而射。卷挟着炎气的无棱长箭在触上人体时,足以造成不弱于刺枪冲撞的重击。而对于他们来说,笨拙迟钝的半兽人同袍,正是首当其冲的最佳箭靶。

这是一场混乱至极的群战,石灰粉划就的空阔区域中,没有任何军种或种族之间的合作者,有的,只是无休止地攻击与防御。

炎气对撼的闷声随处可闻,一支支隐泛光华的箭矢在空中厉声呼啸,梭往不休。偶尔间,会有一连串金属互击的锵然巨响爆起,宛如惊雷。人类、矮人、高山氏族,都在这乱成一锅粥的激战漩涡中闷声苦斗,周遭的任何一个移动物体都成为需要去劈斩,去格档,去闪躲的对象。此刻,战斗的本能已是唯一。

激烈而狂野的战局中,就只有两个人一动不动地伫于原地。从一开始,他们就遥遥相峙,犹如急流中冷然耸出水面的礁岩。

周遭的空间,回荡着激涌四溢的气流。雷奥佛列挺实的身形后,梦幻般灿然的金发斜斜扯起,仿若风中飘扬的枪缨。而他的整个人,便正是那杆蓄势待刺,引而不发的长枪!

不时的,这卓然出尘的年轻人会挥动一下右臂,手中的连鞘长刀毫无声息地自各个角度击出,格档着来自四面八方的攻击。他的动作幅度并不大,甚至还很轻柔,看上去,那柄长刀就像是一枝风中曼妙舞动着的垂柳。然而,正是这样一柄不携半点杀气的长刀,它总是能在刻不容缓之际格上袭来的兵器,或是拳头。即使是高山氏族士兵高高轮起的刺枪,在与它触碰之后亦会被即刻震飞!

自始至终,雷奥佛列都保持着独有的优雅,他的神态平和而从容,目光直视着正前方的黑发士官,不曾稍移。多年残酷修习而磨砺出的敏锐直觉告诉他,这名突兀出现的年轻人,才是唯一的对手。

“你错过了复试的大部分项目,想要入选,就只有成为最终的优胜者。”雷奥佛列看也不看地向后挥刀,长长的惨呼声中,一名突袭者被刀鞘前端撞中小腹,摇摇晃晃地仆倒于地。

撒迦淡漠点头,一语不发地转身,向旗杆处行去。从一开始,就没有一个人敢于向他展开攻击,就连那些兽化后狂暴而蛮悍的高山氏族士兵,亦未能例外。

“等一等,想要胜出,你就必须得先打倒我。”雷奥佛列的语声仍然温和,但手掌却不自觉地在刀鞘上紧了一紧,那层如冰的莹白不知何时已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吞吐欲爆的一团金黄炽芒!

虽然并不清楚这名年轻士官的真正身份,但他身上掩藏的那股血煞气息,却是如此强烈地激起了雷奥佛列的战意。向来波澜不惊的内心深处,一簇暗火正无声燎蹿着,愈燃愈烈,似乎随时便要破体而出,去将那隐透着邪恶的存在焚烧至灰飞烟灭!

撒迦缓缓回身,满是疤痕的脸庞上有着近乎麻木的平静:“无所谓。”

“操!这小混蛋今天的运气还真不错啊!一来就被人盯上了......”戴尔维总参长小声嘀咕了一句。

旁侧那两名始终沉默不语的黑色制服将领显然是听见了他的低语,相视而笑。其中一人抚摩着颚下钢针也似的浓密短须,淡淡地问:“会是谁?”

“不好说......不过迟到的那个小鬼,身上有着很重的杀气,就像是当年的你。”另一人注视着场中,瘦削的脸庞上隐现黯然,“不知不觉,我们也都已经老了......”

场地间的伤者陆续被清空,仍在战斗的复选士兵只剩下了不到十分之一。而当雷奥佛列手臂上的炎气辉芒沸腾到最高点时,几十道炽烈至极的光体猛然从他挥出的刀身上激起,呈放射状疾扩而开!

厉声尖啸的刃形光体宛如冥王手中掷出的骨矛,带着凌厉到难以想象的力度,凶狠地扎上了区域内所有士兵的躯体。人体仆地的闷声立时大起,场中除了雷奥佛列与撒迦,此刻已再无一人站立!

“哦?”高墙之上,普罗里迪斯微诧地扬眉。

将领席位间,更是爆起一阵哗然惊叹。要知道如今的皇家军选已日益严格,一路坚持到复选而不被淘汰的军人,大多为突破六阶的炎气修习者,其中一些甚至已经达到了七阶边缘。而雷奥佛列几乎是轻描淡写地就将几十名复选者一次击倒,这份强悍可怕的实力就是放眼整个摩利亚,能够与之匹敌的恐怕也不会超出十人以上!

数万名民众在短暂的沉寂后,爆发出一阵震耳欲聋的巨大彩声。劳南多虽神情毫无变化,但一双狭目中却已隐现傲色。

戴尔维瞠目结舌了半天,颓然瘫回座椅,喃喃道:“完了,完了,看样子超过了第八阶......小混蛋这次死定了。”

“不,已经突破了九阶。”瘦削的黑衣军官接口,慢条细理地道:“兽化后的高山氏族,肉体防御力的强悍程度要远超出你的想象。更何况,这次攻击完全就没有多余的炎气分体。那年轻人一共发出了二十五道炎气斩,而他的对手,也正是这个数字。无论精准度还是威力,这都不是一个八阶炎气修习者所能达到的高度。”

戴尔维飞快地瞄了眼席位另一端的劳南多,苦着脸道:“那怎么办?几十年了,我们军机处就出了这么一个宝贝,本来还指望靠着他好好露一回脸,这下可算是完蛋了!”

“有意思的是,每一道炎气都击中了一个单体目标,但是,却只倒下了二十四个人。”那军官的一双锐目中笑意隐现,“戴尔维,不用担心,你手下的这名士官,会是今年军选最大的惊喜。”

伤重昏厥的士兵俱被抬出场外,十几个候在一旁的光明祭祀匆忙上前,满头大汗地在他们身上施放回复魔法。这批在瞬间被淘汰的复选者,俱是轻甲破碎,前胸纵切着极深伤口。有几个士兵的肋骨已断,可怖地向两边撑开翻起,鲜血喷满了整个胸腔,眼见就是不活了。

“一般情况下,我都会保持一个皇族应有的气质和风度。但凡事总有例外,比方说,当我特别想去做某件事情的时候,就很讨厌有旁人来打扰。”雷奥佛列带着一丝傲色,直视着撒迦,道:“我现在只想和这里最强的敌手对战,那个人,就是你。”

“那些苍蝇一样惹人厌烦的废物,已经不在了。如果你自认为和他们不是同一类型的人,那么,请证明给我看。倾尽所有的力量,来证明你是一名值得尊敬的武者。”

就在刚才,撒迦简简单单地捏“碎”了袭来的炎气光体,用他的右手。

这旁人难以想象的恐怖举动,却让雷奥佛列感到了深深的羞辱。自从突破九阶瓶颈之后,还是第一次,有对手如此轻松地接下了自己的炎气攻击。在肉体强横程度上,曾被大主教亲自以无上圣光洗礼全身的雷奥佛列,向来有着极强的自信心。而现在,这自信亦在遭受挑战。

“只有在获取食物时,我才会尽全力。很多年了,一直是这样。”撒迦平淡地开口。

雷奥佛列低笑起来:“哦?那是什么样的食物?难道比神殿中的圣实还要珍贵?”

“一些很硬的面包,黑面包。”撒迦笑了笑,道:“除了我之外,不会有人喜欢的。”

两个身世背景,际遇秉性都完全不同的年轻人相对而立,冷冷地沉默下来。

雷奥佛列的眸子里已有烈焰燃起,而撒迦的眼神却依旧澄澈而冷凝,宛如蕴藏着恒古不化的坚冰。

罡风愈烈,城外卷来的一片沙尘,灰蒙蒙地弥漫了整个广场上空。喧嚣的人群逐渐变得安静,就连挥舞着手绢的女孩们,也停止了为那个满头金发的年轻军人娇呼呐喊。

天地之间唯一的声息,便是那直若鬼哭的狂风呼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