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寂火

王冠之上,镌刻着血与火交织的荆棘花环,战士的魂灵飞舞,轻掠,穿梭于夜空,地狱...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章 异地
章节列表
第四章 异地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庭院之中,又恢复了一片静谧。也不知过了多久,细微的脚步声响起,一个枯如竹篙的身影自远处墙角现出,沿着折转曲回的长廊,缓步行来。

这是一个留着长须的老者,满面堆挤着沟壑横生的皱纹,眼窝深陷干瘪。在他的身上,套着一件已经看不出原来颜色,并且明显要小上一号的法师长袍,头发乱糟糟地虬结在脑后,看上去活脱脱就是一个流浪四方的老乞丐。

步履迈动间,老者的头颅,一直是微侧着的。他低声哼着不成曲的小调,背负在身后的手中,正懒散地夹玩着一枚铜铸短哨。那哨身的造型极为古怪,尾部隆起着一道圆弧状的空穹,中端开有一孔。在摩利亚,这种能够发出尖锐声响的小玩意被称作“夜警哨”,是守夜人专用的警讯工具。

这个吊儿郎当四处转悠的老人,正是二皇子家中唯一的守夜人——默克尔,同时,他还是个瞎子。

身体上的缺陷,并不能够影响到老默克尔成为一个尽职的守夜人。在玫琳姐妹还未出生时,他就已经来到了这处宅院。如今这里的一草一木,对他来说无不了如指掌,敏锐出色的听觉更是使得这个老人比任何守夜者都更为警醒。况且,在治安严密的岩重,敢于来皇子府邸中行窃的贼,恐怕连一个也找不出来。

普罗里迪斯对待下人向来随和,女管家也早已司空见惯老默克尔十几年如一日的邋遢扮相。于是这个与皇室仆从形象完全格格不入的老头,便年复一年地在这片宅院中过着自己的悠哉生活,只是赶上心血来潮才会出来晃悠几圈。

更多的时候,他宁愿睡在自己的床上竖起耳朵听外面的动静。就算是后院中传出一丁点声响,老默克尔也能立即分辨出那究竟是一只野猫,还是深夜溜出来与女仆偷情的花匠。

正如往常一样,老默克尔很快就对这套轨迹单调的巡逻把戏感到了厌倦,在听了听主宅方向的动静后,他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走向自己居住的小屋。在将要跨进门的时候,老默克尔突然停下了脚步,隔壁房中传来的紊乱鼻息对于常人来说几乎微不可闻,但在他的耳里,却清晰得一如就在身前。

“啧啧,是个疯狂的小鬼呢!”老默克尔伫立良久,阴恻恻地冷笑了一声,掩上了自己的屋门......

光明与黑暗,两个永恒不变的对立面。

在诸多神话传说中,邪恶的魔王往往都是与后者联系在一起。而无所不能,仁慈强大的至高神,则自然象征着璀璨的光明。在世人的眼中,光明几乎代表了一切。一个没有光的世界,将会变得冰冷而了无生机,恰如末日。

因为无法适应,才会觉得可怖。又有几个人曾经想到过,如果这世上从一开始就没有光,又何来黑暗可言?

撒迦,正是在黎明前最黑暗的那一刻,行出了二皇子的府邸。

岩重的大街上冷冷清清,偶尔间,会有马蹄声细碎响起,那是巡城的禁卫军在赶回营地准备换班交替,除此之外,再也看不到半个人影。

凌晨时分的风很冷,撒迦裹紧了衣衫,缓缓走在铺满了石板的街道上,陪伴着他的,就只有清冷回荡着的脚步声。

在前方的极远处,有着微弱而朦胧的光。撒迦注视着那里,目光不曾稍移。

他从来就没有畏惧过黑暗,但却还未能适应孤独。

半个多月以来,撒迦每一天都起得很早,回“家”的时候,俱已是夜幕低垂。他不知道,那里是不是能称为“家”,却已无法选择。

岩重城的建筑体大多有着雄伟巍峨的风格,而位于西郊边缘的楼阁房屋却尽皆矮小而阴暗。这里密如蛛网的巷道交错横深,四通八达,集结出一块极其复杂的地形。即使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岩重人,只要不是身居此处,往往也会在这座庞然迷宫内晕头转向上半天光景。

撒迦在斜穿过小半个城区,到达西郊的时候,天色已朦朦发亮。熟稔地绕过了十几条错综巷道后,他径直钻入正前方的狭隘胡同,在一家外表简陋不堪的小酒馆门前,顿住了脚步。

几乎是剥啄声响起的同时,酒馆的门就自内被拉开,一双狭长的狞目向外冷冷盯上了撒迦的脸庞:“有人跟着你吗?”

撒迦摇了摇头,那人哼了一声,侧身让他进屋:“就算是有人跟,你也不会知道。前几天在你来的路上,我们的人一共捏死了三只鬼祟的‘老鼠’......”

斑驳着浅浅凹痕的橡木门在发出了一声嘶哑的呻吟声后,重新与门框紧密契合,酒馆的内部复又回归了一片死寂。几点微弱的烛火在角落里摇坠晃动着,构筑了屋内黯淡的光源。先前那人隐在暗处,一动不动地打量了撒迦半晌,忽桀桀怪笑道:“倒是真没想到,直到今天你居然还能够站在这里......跟我来罢!”

昏暗中,依稀可见那人满脸留着浓密的虬须,身形壮硕之极,在行过撒迦身边的时候,竟似极了一堵会移动的方墙!

撒迦保持着沉默,迈动步伐跟了上去。

酒馆内的空间颇为狭小,几张并不宽阔的木桌拼挤在一起,就已占据了将近大半的地方。在摆满了烈酒杯盏的酒柜之后,有着一扇不起眼的小门,大汉拧转门把,冲身后的撒迦偏了偏首,冷笑道:“老规矩,如果在天黑以前你走出这扇门,我将会非常乐意拧断你的脖子。”

门后,是一条阴暗幽深的甬道,一眼望去,宛若永无尽头。略带着霉腐味的气流扑面而来,无声划过两人身侧。撒迦面无表情地走入甬道,在身后的小门即将闭合的刹那,淡淡地道:“你永远也不会有这个机会。”

大汉愣住,忽然迸发出一阵疯狂的大笑,几乎上气不接下气:“好,好!看不出你这小鬼还有点意思,今天晚上出来的时候,老子请你喝一杯!”

撒迦不再言语,径直行向那虚无而混沌的暗色中去。整条甬道俱为大块的麻石砌成,里面没有任何光源,越是到深处,令人作呕的霉腐气息就越浓烈。由于年代久远的缘故,四周的石壁表层上,剥落出了无数大小不一的凹坑,就像是镶嵌着一张张形状各异的鬼脸。在撒迦的眼中,它们清晰而狰狞,但却毫无可怖之处。

甬道深而曲折,在混沌的黑暗中蜿蜒如蛇。由于四壁上碎落的石屑铺得满地都是,当脚掌踏在上面时,会发出一种奇异的“咯咯”声响。它回荡于死寂的空间之中,层叠涌动,一如蛰伏在暗处的鬼魅在狞笑不休。

长时间的徒步行走,使得撒迦的周身已经被汗水所湿透。他微微地喘息着,目光始终梭巡在右侧的墙体上,像是在找寻着什么。终于,一处不起眼的凸起出现在视线中,撒迦行上前去,探手按向那块不过拳头大小的菱形石块。

几记细微的炸响之后,轰然一声天崩地裂般的大震,撒迦的满头黑发陡然向后扯得笔直,全身衣襟尽皆翻飞舞动,激扬不休!

甬道内霍然大亮,整块墙面在他面前已左右分成了整整齐齐的两半,朝阳的第一缕光芒正自天际探出,洋洋洒入这宽近三丈的巨大裂口中。撒迦早就闭上了双眼,许久之后,方才迈出甬道。

外面,已完全是另一个世界。

这里是一座深深凹陷的谷地,形状酷似一个巨碗,碗底平整如铲,铺展着褐色的干燥土壤层,弧形倒卷的边缘部分则高高耸起。一些粗壮的大树零星生长在四周的高壁上,根须牢牢地深扎入壁端,树干悬空横伸,与地面相平行,情形匪夷所思之极。

高达几十丈的“碗口”处,笼罩着一层半透明的穹顶,它的色泽略呈银灰,表层隐隐流动着青色光华。这层光体的存在,似乎并不能影响到气流的透入。清凉的微风穿行于谷地之间,柔和地撩动着撒迦的发梢,拂过他的脸颊。仿佛,是想要给这孤苦伶仃的孩子,些许抚慰。

谷地间,矗立着近百幢线条简洁的高大木屋。它们一幢挨着一幢,紧密整齐地连在一起,排成了一个极大的椭圆形,首尾并不衔接。在这椭圆的中央,有着片类似于马场的空埕,除了光秃秃的坚实大地以外,没有任何东西。

第一间木屋的门,正对着甬道的裂口处,相距颇近。撒迦刚刚走到门边,身后闷响声传来,却是那豁开的石墙又重新合拢在一起,

周遭很安静,看不到一个人。那些形状高矮如出一辙的木屋,通体俱被漆成了凝重的暗红色,显得阴森而妖异。

撒迦在这长龙般的屋群前肃立良久,当他缓缓抬头,伸手推开面前的血色屋门时,原本空洞漠然的眼神之中,突然亮起了一抹野兽般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