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寂火

王冠之上,镌刻着血与火交织的荆棘花环,战士的魂灵飞舞,轻掠,穿梭于夜空,地狱...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章 命运如山
章节列表
第二章 命运如山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东门之外,铺展着旷然而平坦的青葱草地。前方极远处,古树参天,林涛如海,赫然便是一片极之辽阔的郁郁森林。皇家禁卫的坐骑本就是万中选一的纯种健马,此时跑发了性,长鬃飞扬,马尾笔直向后扯起,直如一道白色闪电般划过草地,直射森林方向而去。

风,狂乱地在耳边呼啸不休。熟悉的颠簸感传来,撒迦不由得伸手,想要去拽住前方骑者的衣衫,动作却在半途止住。他怔怔凝望着身前那与卡姆雷截然不同的背影,嘴唇剧烈地哆嗦着,一分分将手收了回来。

马行如风,直卷入密林深处。漫山遍野矗立的古树虽然粗壮高大,彼此的间隙却极为空阔。白马迈动四蹄,飞驰在逐渐阴暗下来的丛林之间,全身腱肉起伏流动,充满了张扬狂放的野性美。

随着地势渐高,头顶上方的树冠枝杈也越来越浓密厚实,到得最后竟已完全将天空遮掩得密不透风。仰首而视尽是沉沉暗色,见不到半点光线射入。在这片阴暗幽深,延绵无际的密林里,除了马蹄践踏于松软落叶层上发出的微声之外,再无半点声息传出。

山体的轮廓,开始逐渐显现出来。突出于地表的硕大岩石仿佛是一头头隐于暗处的怪兽,狰狞地窥探着周遭的一切。前方的丛林间,透出了一簇微弱的光亮,普罗里迪斯微勒缰绳,放缓了健马的速度,向着那处渐行而去。

自几株巨树后甫一行出,眼前豁然开朗,却见密林中被伐出了偌大一块空埕,地面上随处可见年轮密呈的树桩。在远端垂斜的山壁下,有着一个直径丈余的深洞,洞壁两侧和顶部均撑筑着坚实的排木,每隔开几尺距离,便有一处这样的架力点,层层延伸,直通向地底的黑暗中去。

空埕之中堆积着如山的黑色矿石,在周遭燃点的几处火堆辉映下,其中一些被敲开的矿石内部,隐隐流动着血一般的赤色光华,就像是一只只大张着的邪异眼球。近百个衣衫褴褛的苦工正围在矿石堆旁,一些人在大力轮锤敲打,另一些则拣选着色泽不同的石块碎片。

在这简陋之极的矿场边缘,游荡着十余名身形粗壮的大汉。他们手中无一例外地倒提着皮鞭,有几个的腰间还斜插着无鞘长刀,神态阴冷而狰狞。听得马蹄声响,这些汉子俱是转过头来,满面警惕之色。

普罗里迪斯对那些大汉视若无睹,跳下马背,望着撒迦微笑道:“想不想看一些有意思的东西?”

撒迦默默地翻身下马,还是没有说上半个字。自从走出了边云要塞以后,语言对他来说,似乎已变得陌生而困难。

“尊贵的殿下!您怎么亲自来了!我可真是该死,您看,我甚至没有半点准备......”一个脑满肠肥的中年胖子自大汉们身后挤出,急急地迎了上来,横肉叠生的脸上堆满了谄媚的笑容。

普罗里迪斯微微颔首,挥手道:“行了,我只是过来看看,你不用管我。”

胖子飞快迈动着两条粗壮的短腿,走到近处,先是恭恭敬敬地行了个贵族礼节,继而接过二皇子手中的马缰,微躬着腰身,干笑道:“殿下,这个月的产量比前几个月的都要好,而且越是到地底,晶石的成色也就越高,委实是出了不少好货。您先四处转转,有什么事情还请立即吩咐,我立即让人去办。”

普罗里迪斯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带着撒迦走向黑沉沉的矿口。森林中流动着阵阵山风,凉爽宜人,而源源不断自深洞内喷出来的寒气,却让撒迦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就在这宛若冰窖的酷冷温度中,借着洞口透下的光亮,他看见了极深的地底有着一团黑影蠕蠕而动,正在以缓慢的速度攀爬上来。

普罗里迪斯站了没一会,便急促地咳嗽起来。他略微裹紧了衣衫,轻拍撒迦的肩头,淡淡地道:“我不是很能适应低温,你呆在这里,该走的时候,我会叫你。”

耳听着二皇子的脚步声渐渐远去,撒迦一动不动地站在矿口,目光似乎已被下面那团黑影牢牢吸引,再也挪不开半分。

两者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撒迦的心,也跳得越来越快。他模模糊糊地看见,黑影之中似乎有一点赤光,在那浑浊的暗处,它幽幽地闪烁着,微弱却顽强。

终于,那团物体爬到了洞口边缘,撒迦呆若木鸡地站立着,脑海里空白一片,就只是怔怔地注视着“它”,脸颊变得毫无血色。一直以来撒迦都认为,在边云所经历过的一切,便已是这世上最为残酷的梦魇。而现在,他才发现错了。

那些血腥的,黑暗的,充斥着绝望与死亡的全部,加起来也比不上眼前的一幕更为令人窒息。在这一刻,他只希望,自己所见的俱是虚幻。

从地底一路爬出的,是一个人。正确的来说,是个幼小的女孩。她绝对不会超过六岁,留着杂乱而肮脏的长发,脸上覆满了厚厚的尘灰。几块发出光亮的细碎矿石,被包裹在一个绳结编成的小兜中,紧紧地缚在她额前,借以照亮井下的道路。

在女孩的背后,有着一个几乎与她一般高矮的竹筐,里面盛着浅浅的小半筐矿石。她很瘦,裸露在外的两支细小手臂可怕地紧包着一层皮肤,没有半分肌肉,看上去就像是鸟类的足。

身后的背筐,给女孩造成了沉重的负荷。她整个人贴在地面上,缓慢地爬动着,细细喘息,小小的身体似乎随时会被那筐矿石压垮。在她的十根手指上面,没有一片指甲。它们光秃着,呈现出一种斑驳的黑红色,浅浅地抠入地表,带动身体向上挪动。

井口站立的撒迦,并未能引起女孩一丝一毫的注意。她爬上地面,费力地站起,双手拉着背筐的肩带,行向矿场中堆积的石堆处去。她的眼睛很大,有着长长的睫毛,在一片灰蒙蒙的尘土中,透着唯一的一点亮色。

当这个矮小的,骷髅般的小女孩走过撒迦身边时,他在她的眸子里看到的,是空。

这已经不能称之为绝望,就只是没有感情波动,不带任何色彩的,死一般的空。

撒迦注视着她蹒跚行远,突然感觉到浓重的黑色无边无际地压将下来,胸口几乎闷得喘不上气。

“矿井下地形复杂,有很多地方通道狭窄,只能靠这样的孩子钻进去采矿。”普罗里迪斯的声音在远处响起,尖针一般刺入撒迦的心灵深处,“在这里,有几十个孩子整天在地下和矿石打着交道,她还不算是年龄最小的。”

撒迦没有看他,咬着牙,问道:“为什么?”

普罗里迪斯语声平淡地道:“他们的父母都是奴隶,自从被生下来的那一天起,他们的脸上就被烙上印记,唯一所能面对的,便是苦难多变的命运。虽然很无奈,但这却是难以改变的事实。”

“我能提个要求吗?”踏出边云要塞之后,撒迦的眸子里,第一次有了微弱的光。

“说说看。”普罗里迪斯一如既往的温和。

远处那女孩正卸下背筐,倒出矿石,不知怎的,却手中一滑,筐口顿时斜转过来,几块硕大的石块蹦跳而出,狠狠砸上了她的脚面。旁边一名监工大汉听到异常响动,回头望见女孩蜷曲着身体坐在地上,把背筐抛在一边,只当是她在偷懒,当即将皮鞭劈头盖脸地抽下,口中污言秽语骂个不休。

撒迦猛然抬头,望向普罗里迪斯道:“把她从这里带走,我知道,你可以做到的!”

普罗里迪斯的脸上慢慢现出了一个笑容,隐约中,带着几分讥讽:“对我来说,这的确不是问题,但我为什么要这样做?”

小女孩的双手紧紧抱在头上,身体蜷缩得像个虾米,惨叫声凄厉之极。矿场内的苦工们就只是在刚开始时纷纷投去了视线,很快便做回了各自的工作,神色漠然麻木,似乎是对这样的事情早就已经司空见惯。

普罗里迪斯笑意更浓,眼眸却冷如寒冰:“你所见到的,只不过是这片矿场里每天都会发生的事情,平常得简直不值一提。我带你来这里,只想让你知道,在这个世上,还有着很多人要比你悲惨得多。就拿这些奴隶来说,他们每天能够得到的食物很少,却干着最艰苦的体力活。如果你没有去过地下挖矿,就永远也不要说自己曾经历经苦难!”

“每一个月,都有很多新的奴隶被送来,而这里掘矿者的人数却一直保持在两百人左右。知道为什么吗?那下面任何一条岔路上覆盖的灰尘都足足有一尺厚!想要挖到矿石,就必须得从一具具呛死,累死,甚至是被坍塌土石活活砸死的尸体上爬过去!”

鞭子仍在挥舞,大片大片的衣衫碎片剥落扯裂,蝶一般飞舞在空中。蝶翼的颜色,血红。

撒迦的呼吸愈来愈急促,指甲已经划破了手心。他的心早就冷却,二皇子的话语却如炽热刀锋:“完不成规定采石量的奴隶,无论是大人孩子,都会被处死。当然,他们畏惧死亡,并因此拼尽全力地工作着,如同一具具没有思想,不知疲倦的傀儡。看起来,这似乎是他们难以逃脱的宿命。可实际上,真正造成这种处境的原因,却是人性中的懦弱。是的,你没听错,正是懦弱让他们像狗一样被人驱使着,而不是与生俱来的低贱身份。”

普罗里迪斯缓缓做了个手势,凶神恶煞的监工立即停手,恭谨地退到了一边。小女孩奄奄一息地伏在地上,背后的衣衫碎裂大半,清晰凸起的条条肋骨之上,遍布着触目惊心的血色鞭痕,已是连呻吟声也发不出半点。

“这里的监工都是些野蛮愚蠢的家伙,他们只知道奴隶的售价都很低廉,却不懂得新手和老手之间创造财富的速度差距。一个劳工的生命在他们眼里,几乎没有任何价值。就算是被刀子抵上喉咙,奴隶们也不会想要去反抗,更加不用说敢于逃离这块矿场。其实杀掉这支不过二十人的守卫队伍,也不是一件多难的事情。”

普罗里迪斯冷冷地直视着撒迦,道:“牛羊就是牛羊,它们虽然长着犄角,却无法去反抗随时到来的屠戮。在它们软弱的心里,没有勇气,但仍然还存在着一些卑微的希望。”

先前那名有着正常人两倍腰围的胖子,显然是个察言观色的老道之辈。二皇子的话音刚落,他便立时冲到奴隶群中,揪起其中一人的衣领,恶狠狠地吼道:“说!你现在心里最想的是什么?!”

那奴隶吃了一惊,浑身簌簌发抖:“老爷,我......我想能多吃半块面包,半块就好了。”

“可以,不过得先干完两倍的活!”胖子狞笑着把他推到一旁,用马鞭柄戳了戳旁边一人,咆哮道:“你呢?”

“我想多活几天,老爷。”那人垂下了头,小声地回答道。

普罗里迪斯挥手示意胖子退下,淡淡地道:“并不奢侈的想法,但却未必能够如愿。很可悲,不是吗?”

小女孩的喘息声断断续续地起伏着,就像是随时会断折般微弱不堪。她的头软软地侧在地面上,肮脏不堪的长发散落在颊边,撒迦看到,那双发丛中的眸子,依旧空洞无光,没有痛苦,没有悲哀,没有任何东西。

“你和他们之间最大的区别在于,你还有着可以去憧憬,去希望的权力,他们却没有。”普罗里迪斯缓缓举步,行至撒迦身前站定,带着些许怜悯神色,道:“我知道,你现在很彷徨,不知道未来的路应该怎样去走。甚至就连活下去的动力和勇气,也已经完全失去。如果我没有猜错,你一定不想孤零零的一个人活在这世上,而宁愿去同冥界里的亲人们相守在一起。希望这种东西,对这些奴隶们来说几乎难以触及,但对于现在的你,却似乎不被珍惜。”

“你父亲的死,我有着无法推卸的责任。正因为如此,我把你从边云带回了帝都。想的,就是让你可以成长为一个令你父亲骄傲的男人。”

普罗里迪斯在冷风中微弯了唇角,淡淡地笑道:“你站在这里,生命虽然存在,但灵魂却已经死了。我并不是一个很有耐性的人,假如你选择放弃,我会把你留在这里,留在这群奴隶中间。用不了多少时间,你就可以和想象中一样,回到亲人的身边。在那个时候,你不会觉得痛苦。就像我们面前的这个女孩,她的身体本来就虚弱不堪,挨了这顿鞭笞后,最好的解脱方式,已经不远了。”

宛如一根骤然绷断的琴弦,小女孩的喘息声在一阵急促颤抖后停歇下来,再无半点波动。充斥于森林间的气流打着无形旋突,冷冷划过她枯瘦如柴的身躯,扯动着污秽的乱发,露出了一张不过成年人手掌大小的惨白脸蛋。女孩的眼帘,柔弱地合拢着,神情安详而平静,如同沉浸在一个充满了阳光和欢笑的梦中。

普罗里迪斯轻轻叹息:“这个世界就像是一座入云的山峰,每个人从一出生起,所处的位置就不同。在高一些的地方,有阳光,泉水,青草,花丛,有着绝大多数美好的东西。而山脚下,则到处充斥着阴暗和潮湿,疾病与死亡。往上攀爬的路很陡峭,很多人都放弃了这艰难的旅程。撒迦,我只是一名引导者,真正的动力,还是源自于你的双脚,你的心。这里正是最低层的山脚,放弃,或者是更高?我在等待你最后的选择。”

“不,我不想像她这样死掉。”撒迦剧烈颤抖着的身躯逐渐稳定,稚嫩语气中所流露出的,竟是透彻般的平淡,“父亲说过,让我活下去,变成一个强大的人。我会做到这些。”

普罗里迪斯微怔,身前的孩子尽管年幼,但此刻却竟是难以看透。略为沉默了一会,他愉悦地笑了起来:“你这样想很好,也正是我所期望着的。能告诉我,变得强大,是你的希望吗?”

“不,是为了父亲,我必须去这样做。”撒迦望了眼女孩的尸体,头也不回地向着矿场边缘行去,眼神又回复了死一般的黯淡,“我已经,不再有希望了。”

“你前几天在绞架旁要求我放过那个边云士兵时,我就已经感到了不可思议。现在看起来,以后我得学着去适应你的秉性。”普罗里迪斯自身后赶上,缓缓地道:“在你的灵魂中,除了善良以外,还有着一些别的什么东西存在着,它们让我感到了惊喜。你是个不一样的孩子,从今天起,将会有一个崭新的人生。我保证,你会享受它开始的过程。因为,那将会是非常非常美妙的感觉......”

撒迦只是低垂着头,步履缓慢地走着,没有任何回应。他还记得,马蒂斯被解开绳套时的奇异眼神。不管那里面包含着什么,撒迦只知道,那是个曾经血染重衣却未曾舍弃过自己片刻的男人,放他离去,自己并不后悔。

直至普罗里迪斯纵马的身影完全没入密林之中,监工们才敢相继直起腰身,重新换上满脸凶恶的表情,挥舞起手里长鞭,叱骂不休。似乎是对他们的威吓早已麻木,近百名奴隶目光空洞地挑拣着矿石,动作机械而迟缓,没有人抬头看上一眼,或是做出半点反应。

远处,小女孩的尸体依旧蜷曲在地面上,孤独而凄凉。可能是由于临死前的肢体抽搐,她的一支手臂僵直地探向天空,像是在索取着什么。在这片残酷冰冷的大地上,它直直地竖立着,恰似,她小小的,简陋的墓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