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寂火

王冠之上,镌刻着血与火交织的荆棘花环,战士的魂灵飞舞,轻掠,穿梭于夜空,地狱...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四章 魔瞳
章节列表
第十四章 魔瞳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死一般的沉寂中,新兵们不住地后退,队列已不再成形。空中的法师没有一个人敢于出手,当直面这个恶魔还要可怖的男童时,他们这才明白,在巨大而未知的恐惧面前,魔法师的尊严与自信可以如此轻易地灰飞烟灭。

“都不愿意说?”撒迦静静地环视着周遭,突兀疾纵而起,小小的身躯在空中一闪而没。几乎是同时,莫达鲁厉声低吼,慌乱抬臂护住面门,身躯上爆起了簇簇飞溅四射的火星!

撒迦犹如一道毫无分量的轻烟,滚滚缠绕在少将周身四处。指端每次划过,就必定有一蓬耀眼的火花亮起。少将手臂上炎气喷发激涌,连连横劈怒斩,却难以沾上撒迦一分一毫。

“你们还要看到什么时候?!”莫达鲁陡然暴退,挥拳击出两团炽烈至极的炎气光球,惶声大吼道:“一起动手,不然全部的人都会死!”

魔法师们如梦初醒般高速掠行起来,一道道电蛇光束相继自空中射下,疾袭向场中撒迦所在。而后者却轻松之极地闪过了所有攻击,身形微沉,似是在地上拾起了一物。

半空之中,遽然亮起了一道赤红色的狭长光芒。一名魔法师飞行中的身躯微微一沉,整整齐齐地由胯至顶裂为两半,尸身诡谲地飞出极远,方自坠落。腹腔内的脏器“噗哧哧”延洒了一路,喷出的血雨几乎覆盖了大半个空埕!

卡娜惊呼,慌忙升起高度。脚下,那嗜血的男童正腾身高高纵起,手中刀光暴闪,立时又斩落一名不及反应的宫廷法师!

“就凭你,也配用我父亲的斩马?!”撒迦斜执几乎是他两倍长的斩马刀,傲然睥睨着远处的莫达鲁,稚嫩的脸庞上充满了不屑。

“他是恶魔,我要杀,杀......”卡娜厉声尖叫,双手连变十余种繁复手势,口唇急急开合。随着她的脸颊愈来愈苍白,下方的地面开始渐渐变得暗红通透,炽热的高温腾腾而起,一个硕大的六角星芒隐现于地表,光芒忽暗忽烈,直欲喷发而出!

“这个疯狂的婊子......”莫达鲁咬牙切齿地注视着空中,跺了跺脚,“退,不想死的都给我退走!”

撒迦像是根本未曾注意到大地的变化,单手拖着斩马飞掠在四散逃窜的人群之间。沉重的长刀狞然切划横扫,一具具被腰斩的尸身相继仆倒。这瘦小的孩子周身都在漉漉流淌着粘稠的血液,脸颊上溅满了爆开的内脏碎片,但他的神色,却镇定得可怕。

“卡娜,快住手!你难道忘了......”一名魔法师迅疾飞近,低声喝道。

卡娜充耳不闻,“咯咯”尖笑起来。过度的恐惧与愤怒,已让她的神智处于崩溃边缘,“来自地狱的死亡火焰啊!我以自然之神的名义召唤你焚烧燃起,将这世间的一切邪恶化为灰烬!”

“轰!!!”六角星芒微微黯淡后,猛然间喷发出高达几丈的烈火!边云的上空在瞬间亮得有如白昼,方圆几十丈内的大地赤如血湖,一些不及逃开的士兵,以及地面上累累重叠的尸体尽皆化为了片片飞灰!

撒迦几乎是在火焰腾起的刹那将斩马插入大地,单足点上刀柄,箭矢般一纵冲天!卡娜怔怔地看着这个宛如被火云托起的瘦小孩子越来越近,看着他唇角的那一抹冷笑,看着他眸子里**裸的残忍杀机,再难支撑魔力透支的躯体,无力地坠向火海中去。

连串魔法攻击从附近各处激射而至,相继击上撒迦身躯。撒迦嗓口微甜,却看也不看一眼敌袭方向,抬手直插卡娜前胸!

蓝色的头罩缓缓脱落,一头瀑布也似的长发散开,飘扬于空中。两人身躯相擦而过的刹那间,撒迦看见了一双盛满了惊恐的大眼睛,尖而俏然的下巴,以及,两枚薄削苍白的唇瓣。

女人吗?

撒迦心中淡淡地想着,手中加劲,毫无怜悯地直插而下!

黑色的指甲,轻而易举地透入女法师的长袍,切进了那一片温腻滑软。正在此时,几道白色光束悄然无息地袭来,缠上撒迦周身,将他的手臂硬生生地向后扯开!

“神之束缚”!

撒迦愕然看着女法师自面前坠下,被另一个腾空掠过的身影接住,不由恼怒地全力一挣,光索无声拉长,随即寸寸断裂。顷刻之间,又是大量白色光束缠上他的身躯,紧缚收拢。极远处风声厉啸,两团金黄色的炎气正直射而来!

撒迦上纵的去势已尽,半空中又无借力之处,只得咬牙挺胸,硬撼来袭!

“砰!”一声闷响之后,第一团炽烈炎气正面撞上撒迦躯干,后者立时被倒摧出几丈开外,胸前肋骨“噼啪”炸响,已是折裂数根。而相继而来的第二团炎气,却在即将撞上他的瞬间爆裂成无数颗极小的金色光团,骤雨般激射横飞!

这一刻,似乎很长。似乎,又只是一瞬间。

整个要塞中鸦雀无声,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看着半空中密如蝗群的炎气光团急剧扩张,既而猛然合拢至一处,冷冷吞噬了那个瘦小单薄,却邪恶得让人疯狂的身影。

光芒,缓缓散尽。

卡娜挣脱了同伴的扶持,怔然望着被“神之束缚”牢牢缠绕的撒迦自空中坠落。他双眸紧闭,脸上附着斑驳干涸的黑红,一抹鲜血凄艳地自唇角飞扬散落,只有眉,还犹自微挑着,带着几分与年龄绝不相符的倔强,与骄傲。

下方,就是赤炎死地。撒迦一无所觉地下坠,下坠着,满头黑发轻柔地拂动在颊边。在这即将被禁咒之火吞没的时刻,他安静得一如熟睡。

莫达鲁隐在极远处的阴暗角落,佝偻着腰身,不住地喘息。适才全力摧发的两记炎气连击几乎已耗尽了他所有的气力,目睹着这个处处透着诡异的男童即将与炎火相融,少将口唇微动,终又强忍住,神色犹豫至极。

一条纤巧的人影疾掠而至,在空中灵巧曼妙地斜斜转折,于一片狰狞跃动着的火浪之上,接住了撒迦的身体。

莫达鲁费力地撑着身边墙体,直起腰冷笑了一声,缓缓向着火场边缘行去。

卡娜远远飞至要塞东侧,落下地面。怀中孩子的躯体轻得惊人,瘦削凸起的骨头硌在女法师的臂上,令她没来由的心头一颤。当合起双目时,撒迦的脸庞是如此的清秀安然,就像是一株仍未绽放的七色幽滟。直视着眼前这个狰狞与柔弱的混合体,一种难以言喻的情感悄然填满了卡娜的心房。它似乎是畏惧,是仇视,却又带着一丝奇异的爱怜,就像是自身前胸上的那几处刺伤,切切实实地存在着,并且,再难抹去。

“卡娜,你......你没事吧?”几名法师匆匆走近,其中一人迟疑着叫道。

卡娜探触着撒迦身上的伤势,头也不回地应道:“没事,等天一大亮,我们就立即动身,带上这个孩子回岩重。”

“算上刚才的兰达和诺贝塔亚,我们这次损失了将近一半的人手。边云......这里可真是个可怕的地方。”那魔法师低低地道。

卡娜将撒迦平放至地面,右掌耀起一团白蒙蒙的光团,按向他胸前深深凹下的断骨处:“可怕的地方,魔鬼般的孩子......边云就像是地狱,但我并不后悔来到这里。麦迪布尔老师曾经说过,即使我们在某一天达到了大魔法师的实力,也必须牢记‘距离’的含义。现在,我想我已经明白他的意思了。”

“麦迪布尔大人可是摩利亚历史上最睿智的‘魔法师’之一,他的话,自然是不会错的。”莫达鲁自远处行来,有意无意的,在“魔法师”这个词上加重了语气。

几名立在一旁的宫廷法师均是面有怒色,卡娜冷冰冰地瞥了少将一眼,淡然道:“麦迪布尔老师一定会超越那个人,这一点是摩利亚所有法师都深信不疑的。至于将军您,如果有那个空闲去议论别人,倒是不妨多花些时间在修习武技上。今天在对战这个孩子的时候,我们可都是看见了,您真是威风得很啊!”

宽大华贵的蓝袍,显然并不能完全遮掩卡娜的柔美曲线。莫达鲁斜乜着她俯低的盈盈腰身,细腻而精致的柔颈,以及前胸那抹温婉美妙的隆起,喉间“咕咚”吞下了一大口口水。对于女法师的冷嘲热讽,就只是低哼了一声,一张脸膛黑沉沉地全无表情变化。

随着卡娜手中的光华渐炽,撒迦胸前伤处“咔咔”微声炸起,却是骨骼在极其缓慢地收拢接合。在回复魔法的施术效果上,法师要远远逊色于光明祭祀。卡娜刚刚恢复的一点魔力在飞速流逝着,却收效甚微。

“卡娜小姐,你这是在做什么?治好他以后,我们还有多少人够被杀的?”莫达鲁恼火地道。

卡娜丝毫不加理睬,额上渗出的细细汗水在火光下莹若露珠:“他伤得很重,几根折裂的骨头倒戳回体内,再不治疗一定会死。您正在担心的事情不可能发生,即使是魔族也不能在这样的伤势下再爬起来杀人,何况,他只是个孩子。”

“孩子?他简直比一百头食人妖兽加在一起还要可怕!”莫达鲁冷笑,抬手指着远处茫然伫立的几名新兵,“看到那些家伙没有?虽然他们的运气都不错,还能够活下来,但我敢保证全都已经被这小崽子吓破了胆!以后还能不能上战场,恐怕只有光明神王才知道了!”

卡娜全力摧发着所剩无几的魔力,连视线都不曾投来半分:“大人,您前面的表现,似乎比那些士兵也强不了多少呢!”

莫达鲁为之一窒,一时却又无从反驳,只得阴沉着脸转身行远。

“可真是个讨厌的家伙......”一个魔法师低声咒骂道。

“军部的大人物,历来都是如此。在他们的眼里,自己几乎和战神帝波尔一样没有半点缺陷,而其他人则全都是一文不值的废物......”卡娜转首,似是想要让同伴替换自己,却陡然间神色大变。

爆豆般的连声脆响“啪啪”炸起,卡娜感觉到手掌下方的几处断骨在以匪夷所思的速度蠕动、接合,不禁惊讶得睁大了一双明眸,就连半点也不敢相信正发生的一切。

“你在救我?”撒迦忽低低开口,语声沙哑而邪恶。

周围纷立的几名法师大吃一惊,尽皆暴退。卡娜惶然立起身来,不知怎的,却没有退开,微微颤抖着道:“是的,我想救你。”

“我的父亲曾经说过,‘除非你能确定敌人已经完全失去了反抗能力,不然就永远也不要放松警惕’。”撒迦缓慢地睁开双眼,发际间几道微不可见的紫线迅速攀爬而下,在额心汇成了一枚小小的菱形。愈加激烈的骨骼爆响声中,他站起身,根本无视周围如临大敌的法师们,朝着卡娜微笑道:“父亲的话,总是不会错的。下次对敌的时候,要是想要救他的命,不如先把他的手脚都砍下来,这是最安全的方式。”

这幼小的男童直立在那里,十几道魔法攻击的辉芒呼啸而至,将他周围的各个方向完全封死。一团不甚明亮的炎气光晕自卡娜耳边划过,疾射撒迦正面,与此同时,莫达鲁沉重的脚步声隆隆震起,他似乎在高呼着什么,但女法师却没有任何反应。

所有的声息,周遭急起的事态变化,没有半点能够引起卡娜的注意。她就只是站在原地,怔怔地凝注着撒迦的眸子,凝注着那两道已竖成直线的妖异瞳仁,似乎就连魂灵,也被完全摄去。

“你乖乖地呆在这里,看我杀人玩,好不好?”撒迦眨了眨眼睛,露出一个天真的笑容。急速射至的魔法元素带着各色光芒,将他的这个表情映射得诡异无比。卡娜下意识地往后畏缩了一下。

而下一刻,赤红的血光,已笼罩了整个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