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寂火

王冠之上,镌刻着血与火交织的荆棘花环,战士的魂灵飞舞,轻掠,穿梭于夜空,地狱...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三章 血煞
章节列表
第十三章 血煞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空荡而冷清的要塞内部,似乎是突然间就被涌出的人流所填满。然而,却依旧死寂一片。

莫达鲁早早就放缓了脚步,黝黑脸膛上的神色,逐渐变得阴骛而凶狠。极远处,几名刚刚自营房内步出的魔法师亦怔然抬首,宽大低垂的头罩下,冷电也似的目光纷纷投向了少将前方。

那里,孤零零地伫立着一名新兵,头颅低垂,手臂贴伏于身侧。由于他的身躯遮掩了大半边的窗户,门迪塔屋内的情形丝毫不得而见。随着盘旋于要塞内的气流划起,卷扬,却有一股新鲜甜腻的血腥气沁入了每个人的鼻端。少将握着斩马的右手不自觉地紧了一紧,冷然迈步,口中低喝道:“你杵在这里做什么?那孩子呢?!”

卡娜与身边同伴交换了一个疑惑的眼神,缓缓升上半空,拢在袍袖中的手掌隐隐现出光芒。几天前,在面对着那些悍不畏死的边云士兵时,她曾经有过这种奇异的,难以言喻的感觉。而此刻,这令她感到战栗的危机感再次袭来,森然充斥了周遭的每一寸空间。就像是面对着一头隐在暗处的野兽,卡娜并不能确定它的方位,但却要比任何人都更为清楚,杀机,已悄然逼近。

门迪塔居所的木门,在发出一阵低低的声响后,由内自外一分分地被推开。莫达鲁脚步不停,军制炎气遽然自臂身边缘亮起,攀爬延漫,密布了斩马刀身。作为一个身经百战的统帅,他自然十分清楚异变已生,唯一感到疑惑的就是,敌人是谁?难道,边云中人仍有余党?

屋门仍在缓慢地滑动着,如若鬼泣般的“咯咯”声直令人遍体生寒。少将微微冷笑,陡然暴起一声大吼,身躯急纵而起,带着斩马耀眼之极的辉芒,鹰隼般直扑屋内!

砰然大响中,厚重的木门立时被刀光绞得四分五裂。屋内烛火随即黯淡泯灭,陷入了一片妖异的昏暗。借着窗外透入的火光,莫达鲁一眼就看到了门迪塔的尸体,他,没有头。

“你是在找我吗?”一个沙哑的声音遽然响起,带着几分漫不经心的慵懒,以及,淡淡的高傲。

少将吃了一惊,回身去看时,只见屋门后的角落里站立着一个男童。他身材矮小,血流披面,却并没有什么明显的伤痕。在照面的一刹那,莫达鲁隐隐觉得,自己看见了一些什么东西正缩回男孩的发际中去,蠕蠕而动,宛若活物。

“是你?!”莫达鲁目视着男孩手中提着的物体,惊疑不定地道。

“嗯,是我呢!”撒迦百般无聊地抛去门迪塔破裂变形的头颅,在身上抹了抹满手的鲜血,冲着少将甜甜地笑。

卡娜自屋内烛光消失的那一刻起,就迅疾对着同伴做出连串手势。法师们立时呼啸掠起,自空中各个方位围住了那幢屋子。而新兵们也开始陆续醒悟过来,他们拔出了武器,举起一面面盾牌,片刻间列出一个横向攻击阵形,将屋子外侧围拢得严严实实。

奇怪的是,那名独自站在窗前的士兵却依然没有反应,仿佛现在的他只剩下了一个失去灵魂的躯壳,仅此而已。

屋子在安静了片刻之后,炎气的光芒骤然亮起,映得窗外一片金辉流动,炽烈灿然!刀锋劈斩引发的轰然爆裂声之间,夹杂着莫达鲁的低沉咆哮,到得后来,竟变成了厉声嘶吼不休!

空中,几名魔法师面面相觑,俱是神色微变。在法师们的心里,莫达鲁向来就是个狂妄的家伙,但是,他同时也是一名无可否认的强大武士。

在战场上,高阶炎气的修习者往往会成为对方整支前锋部队的噩梦。他们敏捷,强悍,拥有无与伦比的摧毁性与防御能力,几乎是锐矛与坚盾融合在一起的完美杀戮机器。然而,无论是哪个国家,这样的怪物都不会很多。他们就像是一柄柄黑铁斩马,锋利而狂暴,却极难铸造。

军制炎气作为人类所能掌握的最强武技,却并不适合于人类脆弱的身体。十二阶的颠峰,据说从未有过一个武士能够达到。事实上,正与“战神死契”的道理类似,随着武技进阶,几何级增长的炎气给人体所造成的负担,亦将变得日益沉重,终将达到难以负荷的程度。

莫达鲁出生于一个没落贵族世家,逐日惨淡的家境,以及常因债务而愁容满面的双亲,使得他还在幼年时就懂得了权势的重要性。而在战乱横生的坎兰大陆上,一个军人想要拥有权势的最大前提,正是己身的实力。入伍后的莫达鲁疯狂地修习着武技,作战悍勇果决,历经了无数场生死战役后,由一个上等兵,一步步踏上了军营的管理层,直至成为了一名将军。

将炎气修习到六阶以上程度的高级将领很少,当财富与荣耀不再难以获取时,多数人开始认识到生命也正在变得宝贵起来。然而,莫达鲁却是一个例外。他不仅从未打算放弃炎气的修习,反而自突破七阶瓶颈后更加苦修不缀。因为在他的心里,有些东西,比生命都还要重要得多。

对于魔法师来说,高阶炎气修习者是足以威胁到他们生命的强大存在。莫达鲁在与边云众人混战时所展现出的可怕实力,曾给卡娜留下了深刻印象。如果说边云的士兵们是一群凶悍嗜血的妖兽,那少将无疑便是手执魔刀的猎兽巨人。而在此刻,卡娜却在巨人的吼声中听出了些许惊恐惶然。斗室中的刀光,已不如之前那般纵横凛冽,冥冥之中,似乎有着一种无形的力量在渐渐将其收拢束缚。而自始至终,她根本就未能看清屋子里的另一个人!

法师们手中的攻击魔法俱已蓄势待发,半空之中,各色元素光华莹动流转,宛若星辉。几十名士兵亦逐渐向着屋子围靠过去,集结横戈的盾牌组成了一道钢铁护墙,墙身缝隙间微微跃动着的,是一柄柄阔剑剑锋上森冷的寒光。

猛然间,一声怒吼霹雳般震起,少将斜肩倒纵,轰然撞塌了半边门框,仓惶之极地冲出了小屋。卡娜口中低低呼啸,与身边几个宫廷法师同时动作,一时间空中光芒大盛,各式小型攻击魔法匹练也似的游弋直下,自四面八方袭入屋内,瞬息间已将墙壁扯得千疮百孔。元素的光华尚未消失殆尽,那幢残破简陋的居所就在一阵凄惨的呻吟声中坍塌崩裂,化为了一片残桓废墟!

“莫达鲁大人,您看上去有些累,需要去休息一会吗?”虽然是在面对着共同的敌人,但卡娜仍然不愿放弃任何一次嘲笑少将的机会。

“所有的士兵,退后!”莫达鲁对于她的讽刺毫无反应,只是紧握着斩马,直直望向前方倒塌的房屋废墟,神色间阴森戒备,如临大敌。

卡娜颇为奇怪地打量了少将一眼,脸色立时变得煞白。莫达鲁的一身全钢重甲各处,密密麻麻地布满了一道道极深划痕,右侧脸庞上触目惊心地翻开了一处狭长伤口,火光辉映中清晰可见白森森的牙床暴露在血**隙之间,诡异得令人窒息。

鲜血,一滴一滴地坠落在重甲表层,发出单调的“滴答”声响,缓缓自一片静谧中扩开肃杀而森冷的涟漪。丝丝缕缕的烟尘不断地自废墟中冒出,在夜风中扭曲成千奇百怪的形状,逐渐消散无踪。房屋的坍塌,似乎并未能将那名石像般的士兵从梦魇中拽回现实。他依然木直地僵立在原地,身前不到半尺的位置,便是一堵倒塌的残壁。就像是一块汪洋中孤单独伫的礁石,因坍塌而显得愈加空阔的埕地之间,除了他以外,再无旁人。

新兵们保持着整齐的队形缓步而退,几名魔法师也远远四散开来。莫达鲁横执着斩马,微沉身躯,宛若一头随时便要扑起的豹。整个场地间并没有一个人说话,气氛压抑沉闷得仿若有一点火星就会立即爆裂燃起。无形冷厉的杀机,已一触即发。

几十道目光的环视下,废墟正中央的位置渐渐凸起,碎石土屑簌簌散落不休。不待卡娜出声,法师们联手施放出一个中型火系魔法,空气中无数灼热的火元素迅速集结汇聚,形成了一团熊熊燃烧的血色火球,重重地砸向那处所在!

火球在接触到地面时陡然膨胀,无声爆裂开来。废墟间顿时土石横飞,席卷着高温的赤浪汹涌腾起,放射状急速推进扩散,将整个坍塌的房体化为了一片火海。

“将军大人,您的士兵,还真是胆子大得惊人呢!”半空中一个魔法师冷冷掠了眼废墟前犹自不动的那名新兵,不屑地哼了一声,“难道与您交手的竟然是一个邪恶的黑巫师?这可怜的人早已经被摄去了灵魂吗?”

莫达鲁死死地盯着庞然火海,牙缝中恼怒地迸出一句:“去,把他给我拖回来!”

两名新兵收起兵刃,快步走向废墟前缘,却于半途同时止住了步伐,脸色发青地僵在原地。不仅是他们,包括法师在内的所有人俱已完全怔住。莫达鲁畏缩地向后退了一步,握住刀柄的右手开始微微颤抖,而他的目光中,正交织着恐惧与杀意,一时竟不知究竟是战是退!

矮小的撒迦,于众目睽睽之下,正从废墟火海间缓步行出。他的步履从容,脸上带着无邪笑意,周身仿佛附上了一层无形的屏障,猎猎燃烧的火焰就只是拂过他身侧尺余,就连衣衫也丝毫难以焚毁。撒迦径直走到那名从一开始就木立于屋旁的新兵面前,仰首,叹息道:“还是没有勇气逃走吗?”

新兵的身躯已被火舌燎烤得焦灼一片,脸庞上遍布着密密的水泡。他僵直地垂下视线,迎上撒迦的眼神,渐渐地,发出了一阵凄惨而低沉的号哭。

没有人说话,没有人动作。撒迦在这诡谲的场景中探出右手,五支乌黑色泽,长而锋锐的指甲锵然绷直,“既然是这样,我来帮你,好不好?”

他微笑着,却冷冷,冷冷地扫了一眼周遭,一股比死更可怕,比黑暗还要幽深的凶戾,瞬间掠过了场中的各个角落,狞然渗入每个人的灵魂深处。

卡娜想要尖叫,喉间却涩然失声;又本能地想要发动魔法,去摧毁眼前这邪恶妖异的存在,却丝毫不能动弹。如同每一个在场的人一样,她所能做的,就只是在深入骨髓的寒意之中,绝望地,战栗地,注视着即将发生的一切。

那新兵满头俱是豆大的冷汗,目中泪水滚滚而下,却丝毫无法抗拒地俯低了身体,如被催眠。撒迦伸手直刺,利爪般的黑色指甲缓缓切入皮肉,割开了他的喉管。

瘦小的孩子,高大魁梧的士兵,狰狞裂开的切口,飙射疾喷的血液,类似于哭泣的......长长哀嚎。

莫达鲁手中的斩马再也难以掌控,斜斜坠下,无声插入地面。他无力地向后连退了几步,双眼失神地凝注着前方,喃喃地道:“一定不是,他一定不是人类......”

撒迦的动作很慢,很专注,没有看一眼周围的任何事物。他的左手,按上了新兵的头顶,右掌慢条细理地切割着,直至将整颗头颅从脖颈上彻底扯下,全身已是被鲜血喷射得有如一个血人。

“好了,接下来谁陪我玩?”撒迦端详着手中的头颅,很快便失去了兴趣,将它抛到了仆倒的尸身一处,“和那个软弱的小鬼不同,我比较喜欢听到别人哭泣,而不是自己。对了,亲爱的马蒂斯叔叔在哪里?父亲让我来问候他,以我们最喜欢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