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寂火

王冠之上,镌刻着血与火交织的荆棘花环,战士的魂灵飞舞,轻掠,穿梭于夜空,地狱...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二章 狞变
章节列表
第十二章 狞变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日出,日落。有光明,也就有了黑夜。

当小岛上的第三个夜晚来临时,撒迦终于扔掉石片,重重地躺倒了下去。身前,有着一个深而狭小的凹洞。这是他生平所掘的第一个坟墓,用途,是埋葬父亲的头颅。

几天以来,红在沼泽里猎来了各种各样的“食物”,其中甚至有着一只遍体生满刚毛的八眼巨蛛。撒迦由开始无法遏制的反胃作呕,到渐渐接受了鲜血的味道。他知道,自己已无从选择。

小小的,破裂的手掌,轻捧起了卡姆雷的头颅。撒迦细细擦净了父亲脸上的尘埃,将他放入坑中。一捧捧石屑被轻缓地洒下,逐渐淹没了卡姆雷的口鼻。撒迦垂目看着父亲的面容,一点点地消失在眼前,在即将没顶之前,俯身,亲了亲卡姆雷冰冷的额。

拍实了地面后,撒迦看了红一眼,费力地自远方挪来一块大石,压在了凹坑上方。红并没在意他的举动,自顾自在一旁咬着一支狭长物体,拖着个肥胖的肚子左蹿右跳,玩得不亦乐乎。

撒迦呆坐半晌,无意中转过眼光,不由微微一惊,走到近前抢下了红口中的物体。那是自卡姆雷头上拔出的箭杆,而小兽所咬的,正是带着剧毒箭头的前半截。

“以后不许碰这个,知道吗?”撒迦的声音沙哑之极,隐隐带着几分怒意。

红察觉到了异样,立时俯首帖耳,努力扮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一双灵动之极的眼睛却在偷偷窥视着撒迦的一举一动。

“这前面有毒,还好你没咬到,不然可是会死的......”撒迦的语声忽然止住,将手中箭杆举到眼前,死灰般黯淡的眸子里,突然亮起了一点微弱的光芒。

天边流云浮动,冷月的辉芒渐被遮掩。一片混沌的黑暗自极远处迅即袭来,悄然压过沼泽,将小岛完全吞没。撒迦起身站立,死死盯着乌黑色的箭头,瘦小的身体开始微微战栗,但眸子里的光芒却越来越亮,到得最后,竟如同燃起了两簇妖异拂动的火焰!

“我回家去一下,你就在这里等我。”撒迦迈步行向沼泽,低低地道。

红纵起身躯,拖着长长的尾巴,紧跟在他身后,显得有些莫名其妙。

撒迦顿住脚步,摇头道:“你不能去的,那里有很多坏人。如果我回不来,你又得自个儿过活了。红,你要乖乖的,不许哭。”他嘴角弯弯,轻漾起一个苦涩的笑颜,道:“父亲就是这样教我的......你要和撒迦一样,做个好孩子。”

红迟疑着停步,伏在了撒迦手指的位置上。

“父亲说,我是一个男人。”撒迦低垂着头轻轻说完,没入了黑暗之中。红轻灵地纵向小岛边缘,不知怎的,喉间发出了一声宛如哭泣的低鸣。

回边云的路,撒迦仍是由密林中穿行直上。愈接近要塞,他的心跳就变得愈加急促,身上也渗出了密密的细汗。仿佛是冥冥之中有着一股力量在推动着这个年幼的孩子,尽管已经控制不住浑身的颤抖,但他还是一步步地向那个方向走着,带着畏惧,亦带着微弱的勇气。

撒迦避开林间明显增多的处处暗哨,直接绕到了要塞侧方,沿着护墙阴影处觅到一条破裂缝隙,猫儿般钻了进去。他并没有急于从狭窄的墙缝间脱出身体,而是小心翼翼地探出半个头,窥视着火光通明的要塞内部。

墙的另一侧,正是威卡的坟墓所在。撒迦张望了一会,连视野内的每个角落都仔细看过,这才从缝隙间蹿出,奔向一处阴暗死角。由于极度的紧张恐惧,他的脸色已变得煞白,冷汗不停地自额头滚落,爬满了眼角颊边。

夜虽未深,但亮着灯火的营房已然不多。撒迦按捺着惊惶的心情,凝视了威卡的坟墓片刻,悄悄地掩向远处。

卡姆雷在最后的离别时刻,唯一希望的,就是撒迦可以好好的活下去。但是,他却完全低估了仇恨在人类心中的力量,即使,那只是个孩子。

年幼而善良的撒迦,正是在这种情感的作用下悄然发生着一些变化。当仇恨的黑色萌芽顽强破土时,它似乎带走了一些懦弱,带来的,却是寂然焚烧在灵魂深处的火焰。

边云的营房分布颇为松散,西侧就只是稀疏地排列着几幢土石结构的矮屋。紧挨着护墙的一幢,便是门迪塔的居所。

撒迦屏息静气地躲在暗处,等几个哨兵走过后,靠上了虚掩着的窗边。门迪塔在边云一贯表现得较为孤僻,喜欢独处,并没有与人同住。借着昏黄的烛光,撒迦看见床上躺着的人身形矮壮,双臂上裹着厚厚的绷带,正打着惊天动地的响亮鼾声。

虽然那人头部隐在背光位置,但撒迦还是认出了他正是门迪塔。心脏在胸腔中急剧加快了跃动,撒迦觉得全身的血液都涌了上来,一时竟有些眩晕。略定了定神后,他从怀中摸出了已被捂得发热的半截断箭,除去包裹在箭头上的衣襟碎片,哆哆嗦嗦地轻按上了窗沿。

残旧窗棂发出了一阵轻微的“咯咯”声,一分分地被推开。屋内的烛光无声涌出,冷冷地洒在撒迦身上,令他立时打了个寒战。窗沿不是很高,但此刻它在撒迦的眼里,却宛如一道难以逾越的万仞峭壁。

寂静的要塞中,除了火焰被风拂动时的猎猎声响,还回荡着游动岗哨的脚步声,频繁而轻微。撒迦犹豫不决地退回墙边,胸口急促地起伏着,全身疟疾般抖个不停。他的目光,片刻也未离开过那处窗口,心中一千一万个想要迈步,双腿却似钉在了地上一样丝毫不能动弹。源源涌出的汗水,已经将破烂的外衣浸得透湿。撒迦低头看着手中的断箭,咬紧了牙关,猛然间将尖锐的箭杆断折处插入大腿!

鲜血四溅,剧烈的疼痛感瞬息袭来,撒迦不由自主地弯下了腰,喉间发出了一阵微弱的呻吟。恐惧,似乎在剧痛后消融了大半。他拔出箭杆,拖着一道斑斑点点的血痕,悄然走向两扇半掩着的窗。颤抖,已奇迹般地止歇。

门迪塔睡得很沉,左眼的位置上包裹着一块白布,黑褐色的血渍早已干涸,丑恶地凝固在布块中央,宛如一只空洞大张的诡异眼球。撒迦无声地翻入屋内,轻合上窗户,双手紧紧握住断箭,走到床沿正要向门迪塔胸前刺下时,整个人却僵在了那里。因为一直充斥在屋内的鼾声,就在这时突然消失!

门迪塔睁开独眼,冷然注视着面色惨变的撒迦,不屑地笑了笑:“你想杀我?胆小鬼也敢杀人了吗?”

“我不是胆小鬼,我是一个男人!”撒迦口中喃喃自语,后退了几步,忽不要命一般纵身扑上,将断箭直刺而下,“你们杀了我的父亲!”

门迪塔大笑,翻身一腿将撒迦踢倒:“不错,你的父亲是死在我们手上,那又怎么样?你想要报仇,就起来杀我啊!能做得到吗?!”

撒迦被他牢牢踏住头部,丝毫不能动弹。半支毒箭早已脱手飞到了屋角,在烛火中泛着微弱的点点冷光。

“我还怕找不到你了,没想到,居然还会有这么好的运气。看起来你倒真蛮像个男人的,但可惜,却是个和你父亲一样不自量力的蠢货!”门迪塔用力地搓动脚底,狞笑道:“做了你那么长时间叔叔,我总得好好陪你玩一会!”

撒迦的脸颊在冰冷坚硬的地面上摩擦着,很快,便皮开肉绽。温热的血液汩汩流出,无声汇聚成一汪赤泉。踏在头上的那只大脚沉重得犹如磐石,双手根本就无法推动分毫。内心深处的仇恨,如火焰一般在熊熊燃烧,撒迦蜷起了身躯,低低哀嚎。他从未像现在这样渴望过拥有一样东西,那就是杀戮的力量。

痛快酣畅的蹂躏,使得门迪塔觉得周身的伤口似乎都变得不再疼痛。看着撒迦清秀的脸蛋在脚下逐渐开裂、流血,他下身的某个物事竟无法遏制地涨大起来。这突如其来的冲动让他有些讶异,更多的,却是邪恶的亢奋感。

“小崽子,告诉我,你父亲的头在哪里?”门迪塔加大了脚下的力气,慢条细理地道:“说吧,藏那儿去了?没有了头,我也不好对上面交差,就只能把他的尸体扔到戈壁里去喂妖兽了......”

“把我的父亲,去喂妖兽?!”撒迦微弱地,痛苦地重复着。突兀之间,他感觉到脑袋里的某个地方,在随着心跳一记记地跃动起来,由微弱,直至猛烈。这诡异的感觉是如此强横有力地证明着它的存在,撒迦甚至觉得自己可以清晰地听见脑壳中传出的“砰砰”声响!直如要炸裂般的剧痛,让他不禁将双手按上了头部两侧,整个人急剧痉挛起来。

“别装死!他妈的,老子又不会真的杀了你!”门迪塔恼火地行开,一脚踢塌窗户,唤过远处一个哨兵,“废物!这小子什么时候溜进来的,你知道吗?!滚!去请将军大人起床,就说我马上就把孩子送过去!”

撒迦双目紧闭地躺到在地上,痉挛的程度愈显激烈,嘴角边涌出了大量的鲜血。门迪塔回身观望了一会,不禁有些忐忑起来。虽然不知道莫达鲁为什么会对这个孩子产生浓厚的兴趣,但有一点他却十分清楚,少将要的,不是一个死人。

“活见鬼!”门迪塔低低抱怨了一句,对着窗外远远观望的几个新兵喝道:“过来一个!快点!”

几名新兵面面相觑,其中一个看上去比较机灵的小个子匆匆跑近,行礼道:“长官,有什么事吗?”

“我的手动不了,你进屋,给我把这个小子......”门迪塔说到一半,却见那新兵双眼直勾勾地望向屋内,神色极为诡异。

门迪塔心中微诧,转身却见撒迦满身鲜血地站在自己身后,低垂着头,没有半点声息的,直直伫立着。

“小崽子,果然是在装死!怎么?还是不死心?”门迪塔瞥了眼落在远处屋角的断箭,冷笑道:“真是搞不懂,你和你父亲这样的废物,是哪里来的这么大勇气?!如果还想尝试,那就去拾起你的武器。”

“真的吗?”撒迦的声音,变得冰冷而沙哑,在昏暗的屋内低低回荡,宛若纠缠蠕动的毒蛇颤吟。

窗外那名新兵立时打了个哆嗦,脊背上悄然浮起一层寒栗。几天前,他见过撒迦,清秀苍白,令人禁不住心生怜惜。而现在,这个年幼的孩子,似乎已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门迪塔隐约感觉到了一丝异样,却根本就不屑一顾,戏谑道:“小杂种,我就站在这里。如果能成功,我会考虑给你一些奖赏,哦,对,那时我已经死了,哈哈!”

“好。”撒迦淡淡地说了一个字。屋内陡然之间气流卷起,烛火簌簌颤动,摇坠欲熄。片刻之后,光芒渐渐复亮,他已站到了门迪塔的面前,依旧是低垂着头。而后者的肚腹上,却多出了一支断箭。

门迪塔难以置信地注视着插入体内的毒箭,嘴大张着,脸庞上迅速升起了一层黑气,独眼从眶中渐渐鼓起,可怕地凸了出来。

“我和我的父亲,都不是废物。”撒迦仰起头,将箭杆缓慢地推进他的腹部,直至完全没入:“没有一开始就杀了我,后悔吗?”

门迪塔五官中缓缓沁下乌黑色泽的血丝,双手胡乱摇晃着,颓然倒地气绝。在他的黑紫发涨的脸上,凝固着困惑,震惊,更多的,则是深入骨髓的恐惧。

窗外的新兵如梦初醒般想要高声而呼,慌乱的眼神却在这时,触上了火光辉映下撒迦的脸。仿佛是突然被摄去了灵魂,他的声音被堵在嗓中,裤裆里逐渐湿热一片,整个人木在原地,竟是半点也无法动弹!

“你不想逃?”撒迦凝视着新兵的表情,轻轻地叹了口气,“或者,你知道自己根本就逃不掉?”

新兵的泪水混杂在冷汗之间滚滚而下,他已经完全不能够再控制身体的任何一个部位。就像是置身于一个清晰呈现的梦魇之中,灵魂想要号哭,哀求,甚至是逃走,肉体却纹丝不动。身边一切的一切都已经不复存在,他如同是一只面对着天敌的野兽,再也没有办法去感知其他任何东西,只是茫然而战栗地望向那个瘦小的身影,等待着被屠戮,或是吞噬。

远处的人声隐隐传来,想必是少将等得不耐烦,亲自前来门迪塔的住所。

撒迦听见响动,缓缓走到窗边,斜了远处一眼,索然无味地转过头来时,却略为怔了一怔:“这个......原来就是我的样子吗?”

新兵全身剧烈地哆嗦起来,脸上的肌肉开始不停地扭曲抽搐,干涩的嗓子里发出了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咯咯”低响。他的眸子里,正反射出一张近在咫尺的紫色脸庞,狰狞而妖异,直若邪魔。